笔趣阁 > 阳间借命人 >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意外的推断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意外的推断

笔趣阁 www.bqg11.com,最快更新阳间借命人 !

    我向九尾狐一瞪眼睛:“不是你去,还能是我去吗?快点去,记着把看到东西传过来。”

    叶阳随手把一面镜子塞进了九尾狐手里:“你可以死,情报不能丢!”

    九尾狐委委屈屈抓过镜子走了。

    我走出没多远,我就对着另一面镜子喝道:“把你想杀人的眼神收起来,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抠了。”

    九尾狐马上对着镜子露出了微笑:“李魄哥哥,看你说的。我是恨将臣,怎么能恨你们呢?”

    “滚——”我对着镜子一声怒吼,吓得九尾狐飞也似的跑了。

    等到镜子画面转换之后,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数以百计的妖蛇已经被将臣杀得尸横遍地,仅剩的几条奇形巨蛇也不敢贸然靠近将臣,在战场外围不断游走,寻找战机。

    不远处的赢勾,从肩膀上拔出一枚折断的蛇牙,目露凶光道:“主上,再给属下一点时间。我尽快斩杀这些孽障给主上开道。”

    “不用了!”将臣上前一步道:“你已经浪费了本座太多的时间,退下吧!”

    “是!”赢勾面带不甘的退后几步,束手站在遍地鲜血当中。

    将臣目光锁定了一条妖蛇的瞬间,右手立掌如刀,隔空向对方劈斩而出,半月形的刀气声带呼啸,暴行数米,向妖蛇头顶斩落之间,一条鳞片如血的巨蛇腾空而起,从侧面扑向了将臣。

    那条血蛇,是要以同伴的性命为代价,趁将臣不备将其一举扑杀。

    将臣一掌扫出之后,对自己的战果看都没看一眼,回身一拳捣向了扑来的血蛇。

    狂暴的拳风从正面硬悍血蛇,对方的两颗獠牙,在将臣轰击之下当场崩断,拳风包裹着碎开的蛇牙,贯入了血蛇咽喉。

    血蛇巨口尚未闭合,就被将臣的拳风震碎了头颅。

    殷红的蛇血还在空中乱舞,狂暴的劲气已经顺着血蛇身躯向后逐节炸裂,一蓬蓬的血雨还在空中飞洒,将臣就已经放开血蛇,冲向了另一个目标。

    我抿嘴道:“将臣之前留手了!”

    按照将臣屠蛇的架势推算,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我们无法衡量的程度。

    术者可以通过对手和自己对比,来估算对手大致的实力,但是,对手超出自己实力太多,也就无法算出对方真实实力了。

    因为,你很可能还没来得及比较,就成了对方的刀下亡魂,还拿什么估算对手?

    换成我和叶阳出手斩杀那些妖蛇,在不使用陷阱,秘药的情况下,至少也得跟对方缠斗半个小时,才能找到机会下手。

    将臣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拳,就让妖蛇中的佼佼之辈尸骨无存。

    这种实力,甚至超过我出道以来所见的任何一尊鬼神。

    我还如何判断对方的境界!

    风若行,王屠夫的实力与我和叶阳大致相当,就算是舍命相搏,也占不到太大便宜。

    将臣在葬妖湖畔那一掌,如果是全力施为,风若行她们应该已经尸骨无存了,又怎么会留下一丝生机,等我救援?

    我低声自语道:“我怎么觉得,一切都在将臣的掌握之中。”

    叶阳回应道:“你的意思是:将臣从来就没上当过?他一直是在引导着我们前往某个地方?”

    “如果是那样就太可怕了!”我深吸一口气:“你看到将臣刚才那一掌的威力了吧?”

    “当时,王屠夫,风若行虽然推走了聂小纯和秦心。但是,她们四个人的距离并不远。”

    “她们四个都在将臣一掌可以覆盖的范围之内,如果将臣纯心想要杀人,她们谁都跑不了。”

    “将臣,为什么不动手?”

    “为了聂小纯?为了赢勾?我看都不像。”

    叶阳道:“将臣会不会也想要生生之气?”

    “他在无法判断聂小纯是不是帝后的情况下,只有让她恢复了本来面目,才能知道聂小纯是不是帝后?”

    我脸色凝重道:“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按照,我们先前掌握的情报,帝王下葬是在四大僵尸沉睡之后。”

    “也就是说:将臣他们并没进过阴阳客栈。”

    “将臣为什么会对客栈里的事情了如指掌?”

    “又为什么能处处占据先机?”

    叶阳道:“会不会是将臣吃掉了魔域的掌柜?”

    “将臣这样的僵尸,可以通过吞噬对手,获取对方的秘密。”

    我再次摇头:“肯定不是。”

    “老刘一直跟在将臣身边,如果将臣真的吞噬了客栈掌柜,老刘不会只字不提。”

    “将臣和阴阳客栈之间,肯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这个秘密对我们来说,可能会是一个致命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