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瓜田李夏 > 第四六~四章 祭祖

第四六~四章 祭祖

小说:瓜田李夏作者:弱颜分类:女生字数:4039更新时间:2017-07-17 22:11:09
  “我夏天的时候去。”李夏就笑着对夏至说。

  夏至就说了一个字好。其实她略微有点儿警觉,好像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非常习惯李夏的陪伴了。她自忖是个个性比较独立的人。这种现象是好是坏呢?李夏能一直陪着她吗?

  这些念头在夏至脑海中接连闪现,不过随即就被大家的说笑岔开了。

  夏桥在府城住了两天就回去了。他捎来不少的东西,回去的时候车上也是装的满满的。夏大姑就送了一些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爱吃的吃食,夏至给的东西就林林总总,几乎无所不包。当然了,其中还有月牙儿给的东西,李夏、田括还有田齐家送的。

  田氏看着大家伙都往家里捎东西,她的脸上实在过意不去,最后也意意思思地给买了一包点心。

  那包点心其实并不值什么,然而田氏和夏秀才能这么做,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田氏说话做事也得看周围的环境。她如果什么东西都不给家里捎,书院里那些女眷们背后还不知道要怎样议论她。田氏想在书院里好好待下去,她必须得顾忌影响。

  送走了夏桥,夏至又忙了起来。这期间她又往庄子上去了两回,把种植花草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小黑鱼儿和小树儿也都习惯了在各自学堂的学习。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清明时节。

  清明时节雨纷纷,夏至带着月牙儿、小树儿和小黑鱼儿,还有夏秀才、田氏和二丫一起,就是冒着这样的毛毛细雨回的大兴庄。

  这是北镇府冬去春来的第一场雨。

  清明节,也真正意味着暖春即将到来了。俗话说春捂秋冻,北镇府的人一般到了清明节才会陆续脱下冬天厚厚的棉衣,换上春天的夹衣。

  夏至他们在府城已经开始穿夹衣了。但她想到大兴庄比府城要冷一些,所以回来的时候特意给自己、小树儿和小黑鱼儿都穿了棉衣。月牙儿从来没去过大兴庄,所以一切学着夏至的行~事。

  倒是田氏比较爱俏~丽,回来的时候也穿的是夹衣。那还是用月牙儿送的尺头新裁的衣裳,样式也是极新的。二丫的衣裳也是月牙儿给的。

  一路上,月牙儿跟夏至坐一辆车里,还有小黑鱼儿和小树儿。夏至就跟月牙儿说大兴庄的风土人情,跟夏家来往亲密的人家都有谁,然后就是乡间的趣事了。

  月牙儿听的津津有味。小黑鱼儿和小树儿也都抢着说家里好玩的事,把月牙儿逗的直乐。

  第一次来大兴庄,月牙儿满怀新奇,其余的就是那种寻根的情怀了。

  马车进了村口,夏老爷子、夏老太太已经带着夏家所有的人都来迎接了。往常夏秀才回家都没有这样的阵仗,这次主要是因为月牙儿第一次回来。

  月牙儿当初被卖,事后夏家的人知道了当然有一场好乱的。但夏老爷子极爱面子,这件事到了外面,大家伙知道的就是田氏带月牙儿出门,一不小心月牙儿就被拐子给拐了。

  今天月牙儿回来,大家伙知道的版本就是月牙儿被拐子卖到外面,结果正好给田家的姑奶奶给买下来了。田家的姑奶奶寡居回家,正好带了月牙儿回来,然后凑巧跟夏至见了面,就被认了回来。

  大家都说夏家是好运气。

  夏至看见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赶紧就叫马车停下来。他们几个都下了车,夏老爷子还说不让他们下车。

  “……知道你们今天回来。在家坐着也是坐着,就出来溜达溜达,正好遇上你们。”明明是来迎接的,却非说不是。

  夏至心中暗笑。

  反正也没有几步路了,大家伙都不再坐车,就慢慢地走回家里。

  离开了一阵子,再次回到大兴庄,回到夏家,夏至竟然有种亲切的感觉。她是真的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了。

  马车就停在大门口,夏至到了家更加随意,就在门口看着,让夏桥、夏三叔等众人从车上卸东西下来,往后院上房搬。

  “咋又带回这些东西来?”夏老太太就说夏至,“你们在府城抛费大。家里不一样,家里啥都不缺。”

  夏老爷子在旁边也跟着说:“听大桥说你买了地,还借了钱。该俭省就俭省些,家里不用这些。”

  “就是带的家里没有的。”夏至就笑道,“爷奶,我这是有,我就往家里拿点儿。我要是没有了,就不往家里拿。我拿不拿这些东西,还不都是你们的亲孙女。”

  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就笑。

  街坊邻居有爱看热闹的,瞧着夏至一大群人回来,都光鲜体面,还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回来,就都交口称赞。大家都说夏至孝顺,另外就是羡慕夏家人财两旺,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是有福气的人。

  夏老爷子别的不说,就是特别爱听这样的话。

  夏老太太帮忙整理夏至带回来的东西,一边就问夏至要怎么安排月牙儿。“……是住后院,还是住前院?”

  月牙儿不是独身儿一个人,九姑太太为了给她抬身份,这次又让月牙儿带了个小丫头随身伺候着。

  其实按照九姑太太的意思,是想让月牙儿至少带两个丫头的。还是月牙儿觉得没有必要,最后只带了一个来。

  夏至就说让月牙儿跟自己在前院住。

  “我那屋不是兰子姐一直帮我收拾着!”

  “是。”夏老太太笑,她就猜到夏至会这么安排。“不光你兰子姐,我也帮你收拾。”

  “奶,我就知道你惦记着我。”夏至笑。现在夏桥一个人在家,夏老太太心中念着夏至待小黑鱼儿的好,对夏桥就额外的关心。本来她是从来不往前院去的,现在也常过来看看。

  夏桥不肯到后院吃饭,夏老太太就到前院帮着夏桥做。平常家里的事,她也肯教导和帮着夏桥。

  “姐,我也帮你收拾屋子来着。”腊月过来跟夏至笑着说。

  “陈杏儿呢,啥时候回去的?”夏至就问。

  “从府城回来又待了两天,就让我大舅给接回去了。我可舍不得她了,我娘说等伏天再把她接来。”腊月就说。

  把东西都整理好,带给谁的给了谁,余下的很多是吃用的东西,就放在后院夏老太太这里。她们以后几天估计都得在后院这里吃饭。

  月牙儿第一次回来,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也跟她说了不少大兴庄的事。

  “这几天你要出去就跟着十六。乡里乡亲,见到人得跟着十六招呼。”另外,还有武老太太和田带娣那里月牙儿是要上门去拜见的。

  月牙儿就顺从地点头。

  “明天上坟,你和十六都去。”夏老爷子又说。

  上坟祭祖这种事,一般都是家里的男丁去,有些媳妇也可以跟着去,一般的姑娘家除了送葬的时候是不往坟上去的。

  夏老爷子这也是深思熟虑,月牙儿失而复得,他得到祖先的坟前表一表。

  月牙儿和夏至是夏家女孩子中特殊的存在,让她们两个到祖先的坟前看看,磕个头也好。

  月牙儿就看向夏至。

  夏至对于这样的事是无可无不可,但她明白夏老爷子做出这样决定的意义,所以当即就答应了。

  夏老爷子满意地点头。

  夏老太太去张罗饭菜,田氏往前院去收拾,屋子里人少下来的时候,夏老爷子就向夏至询问了她买地的事。

  夏至就如此这般都说了。

  夏老爷子点头,说买地好。“家里有田地,不管到啥时候这人心里都不慌。”买地绝对是正道。夏老爷子觉得夏至是个姑娘家,而且还小小的年纪,这样就知道要买地了是很难得的。

  不过对于夏至要用那些地种花草的事,夏老爷子表示了他的担忧。

  夏至之前种花是赚了一点儿钱,,但那用的是家里园子地的边边角角。

  “听说是好地,就算种不了麦子,种点儿谷子、高粱,那也稳稳当当。”

  夏至就把自己打算挑夏老爷子能听懂的又说了一些。夏老爷子心中是不大赞成的,但他也知道夏至有自己的主意。

  “你有主意,爷也不能强拦着你。”意思是让夏至好自为之。

  “爷,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夏至就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夏老爷子也笑了。

  然后夏老爷子还问夏秀才和田氏有没有给她找麻烦。

  “我爹一心教书,我娘,我娘让你和我奶镇住了。最多就是牢骚两句,不是事儿。”夏至开朗地说。

  “嗯。”对此,夏老爷子是很满意的。之前夏桥回来的时候都跟他说过,夏至怎样陪月牙儿到田氏那里,又怎样出钱出力备办酒席给夏秀才和田氏做脸,帮着两人维护跟书院同僚的关系。

  越过夏秀才和田氏让夏至当家,这个决定是正确极了。夏至不仅能引领一家子朝上进的路上走,还能顾全大局。

  如今家里能有这样和睦兴旺的气象,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夏至。

  说了半晌的话,夏至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咋没看见我五月姐?”难打是住姥家去了。

  夏老爷子的脸色有瞬间的僵硬。“五月病了。……别提她。”

  夏至就知道出事了。然而夏老爷子说不要提,夏至就先按下这件事不问。她想着五月应该没出什么大事,要不然夏二叔和夏二婶脸上肯定会露出来。

  她回来了这半天,夏二叔和夏二婶都和往常一样,看上去开开心心的,对她也额外的殷勤讨好。

  这份额外的殷勤和讨好应该是为了夏柱和郭玉环的成亲的事。

  晌午,夏老太太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除了夏至带回来的各种熟食,夏老太太还现杀了一只鸡。

  按照夏老太太的说法,她准备了好几只鸡,打算每顿都杀一只来吃。

  “奶,千万别。我们谁是外人啊,这回家一趟就把家里的鸡都给吃没了。”夏至大笑。

  “吃不没。”夏老太太的皱纹里都是笑意。小黑鱼儿这次回来又出息了不少,夏老太太知道那应该是学堂里给规矩的,再就是夏至的照料和教导了。“咱家鸡多。”

  夏老太太还告诉夏至,她今年打算多孵些小鸡仔来养着。“下了蛋就腌起来,到时候让大桥给你们送去。”然后鸡养到够大也送去给夏至让她杀了吃。

  “咱家里养的,比外面买的吃着香。”

  香不香的先不说,那里面肯定饱含~着家里人浓浓的情意和关心。

  吃饭的时候五月还是没有出现。

  吃完了饭,夏二叔就想跟夏至说夏柱、郭玉环成亲的事,不过却被夏老爷子给拦住了。

  “十六刚回来,你容她喘口气,歇一歇。都是你的事儿,一家子都为你忙活了。”

  其实这件事现在就说也没什么。但夏至肯定不能驳了夏老爷子的话。看来有什么事让夏老爷子对夏二叔很不满。

  不会是夏柱的事,那应该就是五月了。

  夏至当然不会当着夏老爷子的面问。吃过晌午饭,她就带着月牙儿回前院歇着。月牙儿也得认认自家的门。

  知道夏至竟然自己单独住一个屋,月牙儿还是有点儿惊讶的。她虽然没怎么到过乡下,但听到不少的传闻。

  “这是我自己争取的。原来这屋子就是堆东西的。”夏至如此这般地跟月牙儿说了。

  月牙儿对夏至这个妹妹是佩服的。

  夏至又领着月牙儿院子里外都转了一圈:“……咱家的樱桃可好吃了。等樱桃下来,咱们回来吃樱桃。”

  到下坎的时候就遇见了孙兰儿。

  “十六,月牙儿姐,你们回来了!”孙兰儿惊喜地过来说话。她今天跟着孙老五出去打短工,刚刚回来。而一大早出门之前,她还给夏至收拾屋子来着。

  夏至就带了孙兰儿回自己的屋子里说话。

  “月牙儿姐,十六这你住的惯不。”孙兰儿是见识过府城夏至的房间的,所以才这么问。

  “挺好,没啥不惯的。”月牙儿从夏至那儿知道了孙兰儿的遭遇,心里很同情孙兰儿。因为夏至和孙兰儿好,她也将孙兰儿当做了自己的妹妹。

  “兰子,我的旧衣裳你嫌不嫌?”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