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敛房尸检发现疑点

第五百五十六章 敛房尸检发现疑点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529更新时间:2017-01-09 17:00:01
  梁书成正为风若尘的推理而感到惊喜万分,自己闹得焦头烂额的悬案终于有了眉目,巴不得连夜照着名册将江宁县的宦官全都给抓起来!

  只要抓到了人,梁书成就有办法让他们开口,若是抓不到人,说明那人已经畏罪潜逃,就更容易确认目标了!

  无论如何,风若尘这么一个早先还让他鄙夷,认为有失体统的女人,竟然有着这等本事,也难怪杨璟会贴身带着此女了!

  可就在梁书成准备行动之时,一直沉默的杨璟却阻拦了他!

  “杨大人可还有赐教?”梁书成心里也有些紧张,毕竟杨璟才是这些人的主心骨,如果杨璟推翻了风若尘的说法,那么他也只能是空欢喜一场罢了。

  除了刘汉超和李彧等人熟知内情之外,似洞真等人,一直以为风若尘不过是杨璟的小妾或者姘头之类的人物,大不了就是个女护卫加不要脸的暖床货。

  可谁想到风若尘直指关键,三言两语便找到了嫌犯,心里早已震惊不已,如今见得杨璟开口,一个个便如同梁书成一般,那是完全吊足了胃口的!

  杨璟见得诸人脸上紧张兮兮的神色,也有些哭笑不得,心说各位哥哥们,这只不过是推理,虽然有些根据,但破绽还是很多的,便如同易姬那种说法,也并非不可能,谁说女子就一定是弱势群体?

  孙二娘杀人做腊肉的时候,你们是没有见到啊,姒锦杀人如麻的时候你们是没有见着啊,还有韩洛音、繁花、天香圣女、白观音乃至于夜郎国的大贤者等人,杨璟遇到的女魔头还少么?

  “抓人的事情且先不急,反正咱们明早才离开,今夜也是无事,不如先去看看受害者的尸体吧。”

  听说杨璟要去尸检,梁书成也有些皱眉,而陈锡贤却露出了不可察觉的笑容,心说到了之后,还不是要照着我老道的路子来走一走么?

  梁书成也是被案子的突破性进展给高兴坏了,他其实本来就是个极其谨慎的人,为了避免冤假错案,平日里的案子也是一审再审,如今得了杨璟提醒,也是当头棒喝一般,眉头舒展开来,朝杨璟道。

  “臬台大人所言极是,下官这便带诸位大人到敛房去。”

  在场诸人可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没有哪个是新丁菜鸟,对尸体这种东西,自然是没太大感想的,便是易姬这样的小丫头,也浑然无惧。

  可众人听说要尸检,却纷纷双眼放光,仿佛从未看过如此新奇的事情一般。

  这完全是因为他们的兴趣焦点并非在尸体上,而是在查案子上。

  这一路紧赶慢赶,旅途极其枯燥,而他们第一次发现,查案子竟然这般好玩,还能给人带来如此强大的成就感,自然喜欢上了这种参与查案的感觉。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这等程度的凶杀案,并不是每天都有,平日里签押房的书桌上,大部分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邻里间因为一条臭水沟打破头,闹到衙门来,县老爷各大几个大屁股便放回去的情况比较多一些。

  可这些人并不去想这些,而是觉得自己终于明白杨璟为何喜欢查案子了,因为查案子其实也是挺有趣的。

  便是罗道宁和甘露师太这种老古董级别的,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虽然外头还下着雨,但众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一个个方兴未艾地跟着梁书成来到了敛房。

  其实风若尘的推理也并不能说一无是处,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时候,起码也是一个突破口,换一个角度来侦破案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杨璟出于谨慎起见,还是想勘察一下尸体,毕竟他们无法逗留太久,只有一夜的时间,就像先前所想,能够梁书成提供一个大概的方向和破案的指导,也是不错的。

  至于梁书成能够做到什么地步,也只能看他的个人能力,杨璟早先就是这么个想法,所以也没有抱太大的期望。

  到了敛房之后,这些平日里能够枕着尸体睡觉的高手们,竟然一个个激动起来,杨璟也是颇为无语。

  心说经过今夜,只怕往后自己再碰到案子,这些人还不得一个个屁颠屁颠跟着过来?

  只是杨璟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玩有趣的事情,这是关乎着十二天人命的天大案子,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可惜,跟这些人说这些思想觉悟简直显然是徒劳,也没有这个必要,不过杨璟表现出来的态度,已经让梁书成感受到,杨璟是真心有在重视这个案子,这才是刑名官员该有的姿态,也难怪官家会如此重用这个年轻人。

  人家能够年少得意,并非天上掉下来的,这一点,梁书成算是对杨璟心悦诚服了。

  这外头本来就下着雨,夜里也有些冰凉,敛房里头更是阴森诡异,阴气阵阵,易姬等人虽然也修炼道法,可并不代表他们不惧神鬼,此时这丫头抱着手臂,下意识留在了门外。

  毕竟是男尸,女人家终归是要避嫌的,如果只是跟着杨璟,那倒是无所谓,可这么多爷儿们在场,若进去了,可就尴尬了。

  风若尘和易姬本来就不对付,如今留着两人在外头,气氛有多尴尬也就可想而知了。

  杨璟可没有理会这些,甚至于连其他人也都忽略了,这是他的工作习惯,一旦进入到工作状态,他的注意力便会高度集中,只有这样,才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这尸体惨白浮肿,因为被雨水冲刷,低温环境下,保存得比较完整,尸僵程度也很高,尸斑比较浅,而且集中在下肢,也符合悬挂的形态。

  死者也就二十四五岁,面容俊朗,轮廓分明,表情虽然很是狰狞,但仍旧能够看出相貌是相当出众的。

  除了左臂有一道陈旧性伤疤之外,果真如同梁书成所言,身上再无其他损伤的痕迹,没有抵抗伤。

  通常来说,没有抵抗伤,很多时候都是熟人作案,受害者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然遭到袭击,一击毙命。

  而另一种情况则是,受害者被人下药,才没有抵抗伤的出现,或许就是在昏迷的状态下,被吊了起来,而后切去**,失血而亡。

  至于到底有没有被下药,自然需要解剖之后才能够确认,而且如果头颅有损伤,或者内脏有损伤,也是需要解剖之后,才能得到确认。

  不过时间并不允许,杨璟也没有带着法医物证勘查箱,只能做简单的体表尸检。

  死者的**已经被连根切除,尸体显然经过了仵作的清理,虽然血迹没有了,但耻骨部却有一个拳头大的创口,因为肌肉和皮肤的收缩作用,创口张开很大,又因为被倒吊,以致于内脏下坠,创口处露出膀胱等脏器的一部分。

  就好像这些脏器堵住了这个创口,随时争先恐后想要从创口挤出来一般,那脏器平滑的表面,有种一戳就破的紧绷感。

  杨璟无法解剖,只好让梁书成叫来尸检的仵作,询问了一些问题,不过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东西。

  梁书成见得杨璟一无所获,心中反而有了一种释然,就好像终于可以去抓那些宦官,案子即将要了结了一般!

  不过杨璟显然没有放弃,他从口袋之中取出一双随身携带的橡胶手套,认真戴了起来,而后在众人惊愕的眸光之中,将食中二指,插入到创口之中,拨开膀胱等脏器,就好像在里头掏什么东西一样!

  众人也是直犯恶心,早先对破案的那点兴趣,顿时一扫而光,没人告诉他们,杨璟破案会是这般模样的啊,这可如何下得去手!

  在他们看来,杀人可比这个行当简单太多了!

  便是仵作们,由于没有解剖的经历,平素里多半也是体表尸检,见得杨璟如此,惊诧之余也是暗自佩服,人家能够当上折狱郎,从头到脚挂着官衔,可不是走狗屎运啊!

  杨璟的手指插进去之后,那尸体就好像放了一个屁,体内的恶臭尸气顿时从创口处喷涌出来,洞真等人早已跑出敛房,一点都不争气地呕吐起来!

  杨璟却面无表情,他那专注而敬业的神态,竟然让一名老仵作感动得暗自湿了眼眶!

  仵作本来就是下贱的行当,虽然也有开手钱,洗手钱等外快,足以衣食无忧,但谁都不愿意干,因为碰触尸体,是很脏的一件事情。

  可杨璟贵为从三品云麾将军,即便位高权重,却仍旧没有忘本,甚至比他们这些仵作还要敬业,所做的事情比仵作的还要脏,这如何让人不心生敬意!

  杨璟心无旁骛,手指触摸了一阵,而后朝仵作道:“你的箱子借我用一用,随便把灯给我移过来。”

  这几个仵作早已被杨璟折服,赶忙递过箱子,又将灯火都集中起来,而此时敛房之中,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注视着杨璟。

  杨璟在箱子里头挑挑拣拣,虽然对仵作的工具并不陌生,但终究没找到趁手的,最后选了一把锋利的剪子。

  杨璟在创口的上缘,朝着肚脐的方向,剪开了一道小口子,这口子并不算太大,家属也不会看到,梁书成等人自然也不会乱说,算不上损毁尸体。

  口子剪开之后,杨璟便撑开创口,朝梁书成道:“把灯给我凑近一些。”

  梁书成虽然对刑名很执着,但他是知县,从来不沾碰尸检,那都是仵作的勾当,他最多也只是研究一下尸格,叮嘱仵作该着重检查哪个部位或者那种尸体现象。

  当他凑近之时,鼓起了毕生的勇气,才朝那撑得如同血盆大口的创口扫了一眼,便只是一眼,他就脸色苍白,差点支撑不住。

  那种身体内部的红白颜色,以及黄黄油油的皮下脂肪,体内的间桥组织结缔组织等,视觉冲击力实在太大了!

  杨璟凑得很近,好像恶臭和血腥对他完全不起作用一般,过得片刻,他才抬起头来,将那口子合上,朝梁书成道。

  “这人的精巢被取走了。”

  “精巢?”虽然杨璟用的是现代医学术语,但这个词太过直白,所有人都听得懂。

  “这又有何奇怪之处?”梁书成尽量忍耐着呕吐的冲动,朝杨璟问道。

  “先是切掉**,又放掉鲜血,如今又摘走精巢,这凶手不像在杀人,更像...更像再采集啊...”

  “采集?”梁书成有些似懂非懂,但无论如何,他都能够感受得到,事情只怕不是抓了那些宦官就能够解决问题的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