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净身师父牵出蛮子

第五百五十八章 净身师父牵出蛮子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412更新时间:2017-01-10 12:00:01
  在梁书成的眼中,朱老三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凶手人选,他曾经是刀子匠,刀功了得,对朝廷有着怨气,对社会的不公有着强烈的反抗意识。

  虽然他已经年老体衰,力气或许比不得年轻人,但他在工作当中经常能够接触到药物,诸如大麻水之类的东西,给受害人灌进去之后,会使人失去清醒的意识,也就任由他宰割了!

  只是朱老三却不再表现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当他看到那处创口,当梁书成指控他是凶手之时,他愤怒了!

  他感觉自己的手艺受到了污辱!

  为人处世终归是要有底限的,无论底限有多低,都该有,如果连底限都没有了,人便会变成疯魔,随心所欲,无所不为。

  朱老三虽然低贱,但也有自己的底限,他如今穷困潦倒,人生也没有了指望,即便被拿去抵罪,只要官府肯赡养他的老妻子,他都是愿意的。

  而当他知晓案子详情,见到那致死的伤口之时,他却再不愿意去抵罪了。

  因为这触及到他的两个底限,也是他唯一拥有,支撑着他苟延残喘的东西,一个是他的老妻子,一个是他的手艺活。

  这两样东西是他最后的尊严与骄傲,是他人生之中仅剩的两个值得他去关心的事情。

  他终究放心不下,无论是手艺断了传承,还是老妻子无人赡养,他都无法接受。

  杨璟从他的眼神之中,读懂了他的坚持,也知道他是凶手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从他那红通通的硕大酒糟鼻,就可看出,这老汉每日都是醉生梦死,双手抖成这样,是没办法如此精准地对受害者下刀的。

  杨璟拿着那柄金色的净身刀,走到了前面来,朝朱老三问道:“老哥哥,你可知道这等粗劣的刀法,是何人所为?”

  朱老三见得杨璟穿着官服,顿时表现出反感来,可见得杨璟的手,那手指修长白皙,便这么捏着刀子,却有一种举轻若重的自然,仿佛那刀子就是杨璟的手指,与杨璟融为一体了一般!

  这柄刀跟着朱老三大半辈子,自打父亲将手艺传给他,便将这柄家传的金刀也一并传了下来,他是有眼力的,能够看得出杨璟也是操刀的高手。

  朱老三打了个嗝,酒气冲天,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尸体的前头,指着尸体创口上方那笔直的细长刀口道:“这是你切的吧?”

  杨璟点了点头,那朱老三惺忪的醉眼终于露出清醒的光芒来,朝杨璟道:“不错,我确实知道是谁干的…”

  梁书成等人其实也已经知道,如果真是朱老三干的,他肯定会矢口否认,又何必拿顶罪来当托辞,顶罪跟认罪都是死,还不如认罪来得干脆。

  而他最后关头因为这刀伤的问题,选择了否认,不愿别人污辱他的手艺,也同样让人印象深刻。

  杨璟的问话,梁书成等人也听得出来,起码在杨璟心里,这位朱老三的嫌疑已经排除,否则杨璟也不会问他,是否知道真凶是谁。

  杨璟问话之时,梁书成也是心情失落到了极点,本以为凶手近在咫尺,可谁知道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然而谁都没想到,这个脏兮兮醉醺醺的老头子,竟然真的知道真凶的身份!

  其实细想一番,老头儿对这道刀伤这么在意,或许他是真的知道,难保不是他的同行,或者官府没有登记在册,又或者是他私底下收的徒弟呢?

  毕竟他的手艺传承就要断了代,难保不会偷偷传给其他人,若是他的新弟子用这些受害者来练手,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

  当所有人再度升涌起希望来之时,朱老三却说了一句让人惊愕诧异的话来。

  “只要愿意当我徒弟,把我这门手艺传下去,我就告诉你这事儿是谁干的。”

  这老头儿开什么玩笑啊!竟然让堂堂从三品云麾将军,王朝的忠勇伯爵,拜他这么个低贱下作的刀子匠当师父!

  “大胆!杨璟大人乃是我朝廷三品大员,忠勇伯爵,提举洞宵宫,两淮路巡检观察使,乃国之栋梁,中流砥柱,吾皇之股肱,尔区区卑贱,岂敢如此胡言乱语!”

  朱老三也没想到,杨璟如此年轻,竟然就身居高位,而且还是这么多的高阶官职!

  不过他很快就冷笑一声,朝梁书成道:“既是如此,知县大人拿了老子去背黑锅便罢了,休想知道真凶是谁,也别妄想老子会认罪!”

  “你!”梁书成没想到这老儿会如此硬气,本以为将杨璟的头衔搬出来,会吓住这老儿,谁曾想竟是弄巧成拙了。

  不过回想一番也就清楚了,这朱老三一次都没失手过,为宫中输送了大量的宦官,这些宦官都尊他为师父,都需要孝敬他,其中不乏一些受到官家宠信的大太监,如此一来,这朱老三的眼界可就不低了。

  按说这么一个人,不应该流落市井,也不应该如此潦倒窘迫,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众人也无从知晓。

  杨璟早知朱老三的两个底限,所以对朱老三的要求并没有太意外,朝朱老三道:“老哥哥抬爱,本官也是荣幸之极,不如本官给你找个徒弟,如何?”

  朱老三也是光棍起来,朝杨璟道:“不成!老子就要收你做徒弟,其他人老子还看不上眼,你的天赋不错,又是老手,别人比不得你!”

  梁书成等人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憋得脸色都铁青了,却又拿着老头儿没法子,若真让人拷打一番,只怕这老儿吃不消,想要撬开他的嘴,还真是没办法!

  杨璟却不见恼怒,将那柄金刀轻轻放下,而后朝朱老三道:“老哥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嘛,你想当我师父,却还是不够格的!”

  杨璟话音刚落,双眼微眯,眸光逼人,右手在腰间一抹,那柄手术刀在指尖翻转,寒芒闪耀!

  那手术刀如同通了灵性一般,在杨璟的指尖旋转者,这也是杨璟无聊时候为了锻炼刀感和精细操作的练习,就好像学生仔喜欢转笔是一个意思。

  朱老三却未曾见过这一手,见得杨璟那银刀竟然锋锐无比,刀刃薄如蝉翼,笔直且狭长,极具诱惑力!

  杨璟停下动作,捏住刀柄,稍稍转身,便在那尸体的身上划了一刀!

  这一刀直接从耻骨连接处割到了咽喉,乃是开胸腹常用的一字切割,当然了,除此之外还有Y字型的切割方式。

  朱老三等人亲眼见到这柄手术刀,都被这柄手术刀的精良制作和锋锐无比的刀刃给震慑了。

  此时杨璟这么一刀下去,这吹毛断发的利刃,还不得将这尸首开膛破肚啊!

  众人不由想起适才杨璟指触内脏的场景,一想到那些内脏哗啦啦流一地,尸水横流,恶臭满屋的画面,便忍不住肠胃发寒直欲作呕。

  然而杨璟转过身来,那尸体却完好无损,众人才知杨璟只不过虚张声势,吓了他们一下,不由松了一口气。

  可朱老三却双眸怒睁,死死地盯着那尸首,过得半晌,才长叹一声,低下了头来,朝杨璟道。

  “约莫两个月前吧,我内弟带了一个人过来找我,说是想跟我学手艺,我问了几句,内弟说那人是个哑巴,但天赋还是不错,我有心将这门手艺传下去,便有些心动了…”

  朱老三如此一说,梁书成也不由心头大喜,果然被他猜中了,这凶手看来便是这朱老三的新弟子!

  “可过得几天,我发现那人并非哑巴,而是生怕开口之后会露出破绽,因为那是个蒙古蛮子!”

  “老朽虽然出身低贱又穷困潦倒,却绝不会将老祖宗的手艺传给蒙古鞑子!”

  “我那不成器的内弟说了,蒙古人在北面建立了帝国,也想仿照我汉人的传统,将那些奴婢割了,放到内宫里头伺候皇族,可他们都是打仗杀人的货色,又不懂内行,去了势却活不了几个,便四处招纳高明的刀子匠。”

  “那蒙古蛮子就是想学了这手艺,能够借此入宫去伺奉皇族,得个飞黄腾达的机会,老朽自是不愿意的,这人又要威胁老朽,见得老朽油盐不进,也就与内弟离开了。”

  朱老三说到此处,也不由有些愧疚,许是因为他内弟与蒙古蛮子有牵扯吧。

  “这些个蛮子哪里懂什么手艺,根本就跟杀猪宰羊的屠夫没甚么两样,找了套刀,依样画葫芦,结果画虎不成反类犬,反正他们的俘虏很多,草菅人命也是常有的事,死掉了也不可惜,活下来就送进宫里头去伺候主子…”

  朱老三这么一说,众人顿时恍然,说不得这蒙古蛮子正是用这些人来练手了!

  “那人甚么姓名?可知道他住在那处?”梁书成激动起来,然而朱老三却摇了摇头,回答道:“我不太清楚,但内弟却住在方山镇里头,就在街尾的八里铺…”

  梁书成闻言,手底下那些个捕头也不消吩咐,轰隆一声便往外头冲了出去!

  梁书成兴奋地搓着双手,仿佛这惊天大案就要告破了一般,然而杨璟却再度给他破了一盆凉水。

  “知县大人可不要高兴太早,这些蛮子若想练手,又何必到淮南来,北方大把的人可以给他们残害,没必要冒着危险偷渡到我大宋的地界…”

  “再者,本官看那些卷宗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发现了一个问题,五月初九,在容县发现了受害者,可到了初十早上,枣仁县也发生了类似的凶案,凶手想要连续作案,时间是不够的,所以只能说明,这个案子并非单人,极有可能是多人作案!”

  “若真如老哥所言,这些人跑到南边来学手艺,倒也说得过去,可这些蛮子再如何凶残,也没必要将衣物全部都剥掉,直接杀了埋了岂非更好?”

  “再者,以老哥的手艺,也都只是挤出球囊的丸蛋,而后连根去势,却不会将内部的精囊也一并除掉,可这凶手却这么做了!”

  要知道精囊并不算太大,隐藏在膀胱的边上,很容易被忽略掉,可这凶手却将精囊给摘除了,可见并非朱老三所说的那些蛮子在练手,而是老手所为!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