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百五十一章 试射新枪官家振奋

第五百五十一章 试射新枪官家振奋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648更新时间:2017-01-08 08:00:01
  杨璟本还想着无功不受禄,这从三品云麾将军的武散官虚衔,绝对是个烫手的山芋,只是没想到,赵昀之所以升他的官,竟然是为了让他配得上瑞国公主!

  这其中的利弊杨璟也经过了深思熟虑,繁花知道赵昀最宠爱瑞国公主,此举看似真心实意替瑞国公主着想,是在讨好赵昀,表面上送了一场富贵给杨璟,但实际上一旦杨璟成为驸马,便休想再干什么大事了,这一手玩得真真是一箭三雕!

  虽然杨璟一直防备着,但繁花这种软刀子砍人,却是防不胜防,个中苦衷还不能向赵昀倾诉,实在有口难辩!

  而且赵昀已经下了通牒,杨璟要么接受云麾将军的头衔,要么连两淮路巡检观察使的官职也一并还给他!

  也就是说,要么接受云麾将军的武散官,要么洗洗睡,连北上安丰军巡边也休想了!

  好在瑞国公主还小,还有大半年才满十四岁,留了足够的时间让杨璟寻找解决问题的法子。

  不过杨璟转念一想,自己毕竟资历尚浅,到了边军难以服众,这云麾将军虽然是个武散官,但到底是有一些震慑力的,再加上巡检观察使的官职,即便无法让人心悦诚服,起码也能用官职来压人不是?

  即便接受了这个官职,自己已经北上巡边,朝堂上那些人想要整治自己,也是鞭长莫及,等到自己解决了安丰军的危机,又是一场大功劳,到时候便是名符其实,又何必再惧怕别人的排挤?

  念及此处,杨璟也就暂时安心了下来,接受了云麾将军的官职。

  赵昀见得杨璟答应,竟然生出一些欣喜来,这也是天大的怪事,连他自己都觉着好笑,哪个皇帝赏封官职还要求着自家官员接受的?

  不过当谈话结束,杨璟提出要进献一项军器的时候,赵昀也将封官的事情抛之脑后,生出莫大的兴趣来。

  这就要说到端平入洛的事件了。

  当初宋蒙联盟,意图灭掉金国,宋朝的任务是打下幽州,但蒙古人将金国大部分领土都攻占了,南宋这边却迟迟没动静,开战之后又接连失利,陷入困局,只能向蒙古人求援。

  蒙古人一鼓作气将金国打下来,因为两国之间的盟约问题,宋朝想要趁机收复北方的领土,便发动了军队,趁着领土问题没有尘埃落定之前,占领了洛阳等地。

  当时的赵昀可谓雄心勃勃,光复宗庙成就千秋伟业指日可待,朝堂上也是一片喜庆。

  结果蒙古人认为宋朝撕毁盟约,悍然出兵,非但将领土全都占领,还大败南宋的军队。

  端平入洛的失败,也成为了赵昀人生的转折点,从此之后他也变得消沉了。

  但杨璟重新燃起了赵昀的雄心壮志,听说杨璟竟然搞出新的武备,心说这小子总能给人带来意外的惊喜,就好像这世间哪个行当他都要掺和一番那般。

  别的侍卫即便不知,胡命桥也是知道杨璟懂得制造和使用火器的,但杨璟这件新玩意儿,硬木托柄,钢铁枪管,看起来与火铳和突火枪之流有着太大的区别。

  胡命桥是信得过杨璟的,否则杨璟也没办法将这老套筒带进宫里来。

  御花园之中,杨璟让人立起几个死靶,几个活靶,死靶方面,杨璟用了一些瓶瓶罐罐,以增强视觉冲击,是用来展示精度的,而活靶则是用来展示老套筒的威力的!

  虽然有些残忍,但为了自己的科技强国大计,杨璟也只能残忍一回了。

  他让人给猴子穿上甲片,虽然甲片有些厚重,但猴儿还是在树林间稍显笨拙地跳跃,只是很不适应甲片,三番四次差点掉下来。

  杨璟没有上膛,先将构造原理以及大致的威力告知了赵昀,赵昀也是惊叹不已,但又有些不太相信,毕竟这已经超越了时代,超乎了他的想象。

  杨璟虽然对枪械并不陌生,但对这种老步枪并不太习惯和适应,好在试射的时候,渐渐摸到了手感,准头也都找了回来。

  毕竟是在皇帝面前演示,为了求稳,也为了让赵昀安心,杨璟采用了定点单膝跪姿射击的方式。

  枪托稳稳地卡在肩窝,杨璟朝赵昀道:“陛下,臣要开始了,动静或许有些大…”

  赵昀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朝杨璟道:“快点开始吧,莫以为朕是个胆小怕事的,什么场面能吓着我?”

  杨璟笑了笑,也不再理会,而是全神贯注,稍稍瞄准,砰一声脆响,二十步开外的目标罐子瞬间被击中,炸开无数碎屑!

  这威力可把赵昀和胡命桥等人全都吓住了!

  大宋的老式火铳是前填式的,跟绳火枪一般,需要点燃绳子来激发,发射时间根本无法掌控,而且铳口会冒出大量烟雾,遮掩了视线,极其容易受潮,距离稍远就无法保证精度和威力。

  但距离太近的话,敌人很容易攻击到枪手,而激发的时间太长,没等子弹打出去,别人已经杀到面前来了。

  也正是因为火枪的劣势大过优势,造价又高昂,技术又繁复,所以大宋才没有大力研究和投入生产使用。

  可杨璟的枪却彻底改变了他们对火枪的所有看法!

  这是跨时代的产物,这是军事工业上的奇迹!

  杨璟只需要单膝半跪着,不断移动枪口,动一动手指,那些目标便被命中并摧毁!

  眼看着杨璟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退出弹壳,而后再次上膛,再次击毁目标,赵昀等人已经被震撼得浑身发毛!

  更让人吃惊的是,那树上跳来跳去的猴子,身上披着的甲片与大宋军士的甲片厚度是一样的,为了减重,甲片其实不算太大,而移动目标其实很难瞄准,想要击中也需要极高的准头,以及对枪械的足够了解。

  可杨璟却轻而易举地击中了跳跃着的猴儿,那猴儿落地之时,早已血肉模糊,而甲片上竟然留下一个指头大小的弹孔!

  射穿甲片,竟然还能将猴儿打得血肉模糊,这是怎样的精准度和威力啊!

  杨璟也是吓了一跳,因为他没想到猴儿会受到如此巨大的创伤!

  虽然他在书本上接触过,但现实中并没有碰到过枪伤的案例,这也跟国家对枪械管制比较严格,在治枪治爆方面成绩突出有关系。

  莫看电视电影上那些狗血情节,中枪之后便留下一个小弹孔,其实都是骗人的,若近距离让狙击枪集中,整个脑袋都会被打烂。

  诸如AK-47和M系列的枪械,集中目标之后创口也会呈现撕裂创,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小弹孔。

  便是手枪击中,前面留下小弹孔,可子弹洞穿之时,强大的冲击力,会带来巨大的贯穿伤。

  比如那些被击中额头的,或许额头上只留下一个小弹孔,但脑后会形成碗口那么大的伤口!

  某国那个被枪杀的总统,在车上被击中,头盖骨和头皮当场被掀飞,这种事情可不是乱说的。

  杨璟携带的子弹只有几发,这老套筒也只是半成品,生怕过度使用会出现问题,演示也就适可而止,万一出现意外或者误伤,可就前功尽弃了。

  见得杨璟收枪,赵昀等人纷纷后退了一步,杨璟摇头一笑,将枪头插入地下,众人才安心下来。

  不过他们无法掩饰脸上那惊讶万分的表情,这哪里是火枪,分明是阎王爷的朱砂笔,笔锋一落,便是一条人命啊!

  杨璟已经将老套筒的原理都简单讲过一遍,赵昀见得杨璟将子弹退了出来,又将枪头倒置,心里对这支新式火枪的忌惮也就消散了。

  可另一股情绪却如同怒海狂潮一般在他心中激荡不停,如果将这种新式火枪装备大宋的将士们,是何等样的一支军队,简直就是阎王爷的索命军团啊!

  有了如此强大的火器,便是蒙古人的骑兵又如何,只要给大宋足够的时间,慢说抵御蒙古人,也别说收复失地,便是一统江河,称霸天下都不成问题了!

  原本在杨璟的影响下,赵昀渐渐升涌出了重振国家的雄心,这支老套筒无疑让他心中那颗种子发芽,瞬间长成了参天大树!

  赵昀激动得久久无法言语,身子都在轻轻颤抖,仿佛他曾经的梦想,如今已触手可及一般!

  而给他带来这一切的,就是这个自己求着他收下云麾将军官职的杨璟!

  难怪唐淑妃极力推荐杨璟,也难怪自己试探女儿心思之时,女儿竟然露出羞涩,全然没有当初对周震炎等驸马候选者的抵触和反感!

  如此优秀且令人惊叹的年轻人,又如何不让人倾心?

  正当赵昀想要夸赞杨璟之时,杨璟却朝他躬身谢罪道:“陛下,臣罪该万死,恳请陛下恕罪!”

  杨璟如此举动,赵昀不由皱了皱眉,心头却有些不悦,难不成这杨璟背地里做了什么坏事,想要用这火枪的技术来抵过?

  实话实说,进献这火枪技术,足以改变大宋的命运,杨璟便是十恶不赦,也能抵消,可赵昀身为人君,却并不喜欢这种方式。

  “杨璟,你且说来,何罪之有啊?”

  杨璟低头坦诚道:“陛下,这火枪确实是臣的主意,但并非臣一个人做出来的,当初为了研制火枪,臣擅做主张,将大理国的五十名宗师级匠人,偷偷带了回来…”

  杨璟如此一说,赵昀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因为这件事情他早已知道,当初他派胡命桥保护使节团,便是为了考察杨璟,这件事情胡命桥早就禀报过。

  如果杨璟图谋不轨,必定会将这些人藏起来,但杨璟却通过皇城司来安置这些人,而皇城司里全是他赵昀的人,可见杨璟并无私心。

  赵昀本想派一些人在杨璟身边,避免杨璟在北方巡边之时会趁机结党营私,收买人心,拥兵而自重。

  如今看来,自己却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因为杨璟能够为了制造这个火枪,不惜受到当今皇帝的误解,为了保守火枪的技术秘密,不惜将这个事情瞒到现在,光是这份心性和远见,便是赵昀都自叹不如的!

  念及此处,赵昀也是心怀大畅,表面上却仍旧阴冷,朝杨璟道:“好你个杨璟,竟然敢瞒骗于朕,欺君之罪可是要砍你脑袋的!亏得朕许你高官厚禄,甚至想要招你为驸马,尔实是可恨!”

  杨璟早做好了心理准备,此时只是低头听着,不敢抬起头来,赵昀还以为杨璟被吓住了,如今杨璟成了宝贝疙瘩,他可不想把杨璟吓傻了,当即缓和了口气,朝杨璟道。

  “不过嘛,朕念你有功,死罪可免,活罪却难逃!”

  “陛下但有所驱,臣必赴汤蹈火!”

  “好!朕就罚你,今次北上,将那些云都赤的人头,全给朕带回来!”

  杨璟猛然抬头,却见得赵昀带着戏弄杨璟得逞之后的笑容,还朝他眨了眨眼睛,杨璟不由也笑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