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七十五章 箱子

第七十五章 箱子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446更新时间:2016-07-24 12:00:01
  杜可丰的房间很大,外间可做待客之用,中间是珠帘,帷幕,屏风,而后才是寝房,许是服用鸦片之后曾进入过亢奋期,整个人变得狂躁,杜可丰将房间翻倒得乱七八糟,各式各样的物品洒落一地,甚至于许多名贵的瓷器都被打碎了。

  杨璟在房间之中来回走了几遭,仔细检查了地上的东西,而后才开始检查柜子。

  柜子里头的东西都被翻乱,仿佛被恶贼洗劫过一般,在一个柜子的底部,杨璟发现了一沓画册,随手翻看就看到了一些生动之极的春宫图。

  这些春宫图采用的是工笔技法,逼真形象,纤毫毕现,重点部位更是不堪入目,在追求逼真的同时,又秉承了中国画的特点,重在神韵和意境,使人看了不禁浑身燥热。

  连环杀手因为心理已经扭曲,往往无法通过正常的交合来达到性满足,比如这起案子的凶手,早起用钝器或者尖锥击打女受害者的脑袋,尖锥其实就代表着他的男性能力,尖锥一撞一撞地冲击着女人的脑袋,会让他感觉自己的男人能力发泄在女人的身体上,从而达到心灵上的满足。

  由于无法从正常途径获取快感,杀人狂通常会出现一些性癖好,收集春宫图其实也算是其中的一种方式,难道这杜可丰真的是凶手?

  杨璟将春宫图放回原位,继续在柜子里头翻找,这一次却翻出来很多金银珠宝。

  杜可丰从一个小小的监造,摇身一变成为江陵府通判,这其中有着多少官场的黑暗交易,杨璟不得而知,但这其中肯定少不了金钱的助力,所以在杜可丰房间里发现这些财物,并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事情。

  杨璟又接连翻查了好几个柜子,无一例外都是财物,此时房中除了宋慈并没有其他人在场,连黄政敏都带着老郎中在屏风那头等候着,杨璟也不需要顾忌太多。

  宋慈感受过指纹比对的神奇之后,曾经向宋风雅打听过杨璟的破案过程,也知道杨璟对凶犯进行过心理侧写,对于宋慈而言,这种推断充满了主观臆断,却又比其他官吏要高明,因为当时并没有人研究心理学,所以对于杨璟所谓的侧写,宋慈并不是很能接受。

  但看着杨璟将春宫图等物翻出来,宋慈还是有些吃惊,因为这些春宫图似乎在印证杨璟对凶手的推断,可直到杨璟翻查所有柜子之后,除了这些春宫图,已经别无所获,这也难免让人有些丧气。

  宋慈是宋朝官员之中的另类,虽然他有时候也会凭借主观推断,但他将法医检验打造成了一个系统学说,并撰书立说,凡事讲求证据,无论是思想上还是行动上,都引领一时。

  并不是说杜可丰没有嫌疑,但在没有足够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宋慈认为调查一个通判其实并不妥当,只是这起案子的社会危害实在太大,他才同意带杨璟过来调查。

  但这些春宫图并不能证明什么,虽然宋朝的文化极其繁盛,但此时理学已经羽翼渐丰,文人们受到道德典范的约束,可春宫图之类的东西,很多人还是会偷偷珍藏起来。

  因为古时的女人谨守妇道,逆来顺受,在男女之事上更是极少主动,这也是为何男人们喜欢寻花问柳,因为烟花女子会主动撩拨,懂得男女之间的情趣,而无法寻花问柳的时候,欣赏一下春宫图,应该是满足男人们对那事儿幻想的最佳方式,所以不足为奇。

  杨璟见得宋慈沉默,也知道这位老神探有些失望,但他并不打算就此放弃。

  因为他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搜查,那就是杜可丰的床!

  在古时,床往往与榻并称床榻,既是卧具也是坐具,杨璟一直认为杜可丰的床是拔步床,其实拔步床一直到明朝晚期才开始出现,宋人的床虽然与拔步床很接近,但其实应该称之为围子床或者架子床。

  这种床也有三个脚或者四个脚,床用精雕细琢的栏板围起来,立起四根或者六根木柱来支撑上方的木顶,床边还有类似露台的踏床,用来垫脚之类的。

  架子床里头的空间很大,床底也有很大的收纳空间,杨璟便趴在地上,举起火烛一看,果然在床底找到了几口箱子!

  宋慈见得杨璟拖出其中一口箱子,也是心头一喜,连忙凑了过来。

  这些箱子上面都有锁,但最外面一口箱子并没有锁上,许是杜可丰近期曾经打开过,因为戒断反应搞得脑子迷迷糊糊而忘记锁上了。

  杨璟将灯火放在旁边,轻易打开了那口箱子,然而却被箱子里头的物品惊呆了!

  火光的照耀之下,那箱子里头竟然全是女人的物品,包括香帕绣鞋头饰和亵衣等等,甚至还有一些沾染了黑红色血迹的布条!

  “这是…这是证据啊!”宋慈不由惊呼出声来,如果按照杨璟的心理侧写,凶手乃是心理扭曲的变态狂,杀人之后会留下受害者的私人物品当做战利品或者说纪念品,以备日后拿出来,重温杀人之时的画面,以满足内心扭曲的需求,那么这些东西,很有可能就是杜可丰杀人之后留下来的!

  杨璟看了看宋慈,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这些确实是证据,但只能证明杜可丰与这些女人有接触,并留下她们的随身物品,而无法证明这些女人就是杜可丰杀死的…”

  宋慈想了想,也点了点头,看来杨璟比想象地还要缜密一些,杜可丰寻花问柳,时常让人送一些烟花女子上门服务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留下一些物品也无可厚非,如果他是凶手,一定会做得更加隐秘。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东西的出现,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杜可丰的嫌疑,就目前的线索而言,杜可丰应该是最接近凶手的那个人选!

  因为他服用致幻的鸦片,或许会导致他精神失常,而他跟那些受害者有着过密的联系,再根据王不留的证词,若换成其他官吏,杜可丰早就被打上杀人凶手的印记了!

  但这些物品的出现,反而让杨璟更加的笃定,杜可丰应该不是凶手!

  因为凶手有着不短的成长期,从内心的恶魔开始萌芽,到成长为杀人狂魔,无论是作案手法还是方式上,都体现了这种成长性,对于连环杀手而言,杀人这种事是无法分享的,只能自己慢慢品味,但杜可丰每次招来这些女子,都会通过下人或者身边的随从来完成,显然并不符合侧写的特征。

  再者,杨璟也并不能确定这些物品都是受害人的,或许这些物品只是窑姐儿们送给杜可丰作纪念的,想要确定物品的主人,还必须进一步的查证。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都是杜可丰的私人物品,杨璟也是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搜查出来的,想要将这些物品带出去,必须经过杜可丰的同意!

  然而杜可丰眼下处于半昏迷状态,小命都还没有挽救回来,杨璟却要将他当成杀人疑犯来调查,慢说黄政敏不同意,便是杜可丰的妻子们,也要闹得不可开交吧?

  杨璟心里正为难,却听到宋慈低声提醒道:“杜通判突遭此剧变,并不能排除他人恶意下毒的可能,黄知府作为地方长官,是应该查证清楚的…”

  “照啊!杜可丰虽然是服用鸦片过量,但提供鸦片的那个人却仍旧没有着落,以此为借口的话,正好将这些东西都带回去!”杨璟心里想着,不由朝宋慈点头笑了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搜查到这里,也算告一段落,但对于杨璟能够而言,还有一样重要的东西没有找到,那就是鸦片!

  杜可丰服用了大剂量的生鸦片才造成了如今的危险,那么剩下的鸦片又在哪里?

  “杜可丰已经成瘾多时,又断药这么长时间,再次得到之后肯定示弱珍宝,怕是宝贝一般藏在身上了!”杨璟如此一想,便在杜可丰的身上摸索了一番,果然在他怀里搜出了一个沉甸甸的纸包,打开一看,里头是一大块黑色的鸦片膏,被压成了豆腐块的形状,边角处缺了一块,上面还留有杜可丰的牙印!

  “这就是你说的鸦片?”宋慈也是好奇地凑过来,想要拿过去好生看看,杨璟却摆手制止道。

  “阁老,这纸包上留有指纹,只要经过比对,就可以知道是谁送的了!”

  宋慈一听,也不由佩服杨璟的细心和谨慎,只是凑过来嗅闻了一下鸦片的气味,端详了一会儿,也就任由杨璟用手帕包起来,小心收好。

  搜查房间也费了不少时间,两人正小心翻看着箱子里头的东西,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各种药汤,杨璟赶忙将箱子重新推回床底。

  黄政敏与大夫人以及老郎中等人又走进房间来,杨璟便照着原先的方案,给杜可丰进行治疗。

  几个老郎中也收起了那一点点小心思,毕竟他们也参与了治疗,若杜可丰救不活,他们也跑不了,杨璟是宋慈的子侄后辈,有宋慈撑腰,他们可没有这么大的后台,于是越发小心谨慎,照着杨璟的吩咐,都忙活了起来。

  因为需要导泄之类的,场面实在不太雅观,杨璟只是留了几个下人听用,其他人员一概赶了出去,黄政敏也守在外头,宋慈毕竟已经年老,便安排到隔壁房间休息,由宋风雅和徐凤武伺候着。

  房间里头的气味极度不好闻,但杨璟早已习惯,几个老郎中见得杨璟干着脏活累活却面不改色,不由对杨璟生出几分赞许。

  而经过治疗之后,杜可丰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当东方现出鱼肚白之时,杜可丰总算被杨璟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脉象已经平稳,开些温补的汤药调理几日,应该没有大碍了…”那为首的老郎中把脉过后,大松了一口气,其他几个郎中也是雀跃不已,这可不仅仅是救回杜可丰的命,同样也是救回了他们的命啊!

  为首的老郎中站了起来,朝杨璟拱手为礼,为先前鄙夷和嘲讽眼睛而感到愧疚,杨璟反而谦逊地回礼,其他老郎中也纷纷行礼致歉,杨璟连称不敢,摆出后学晚辈的姿态来,终于让这些老郎中佩服起来。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