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七十二章 江陵

第七十二章 江陵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12更新时间:2016-07-23 08:00:01
  江陵府是南宋初期荆湖北路的治所,建炎时改称荆南府,到了淳熙又改回了江陵府。

  江陵府历史悠久,从唐朝开始便扬名天下,到了南宋更是与临安、绍兴、景德等地,一并成为富庶丰饶的繁华之都。

  南宋后期由于金国被灭,蒙古人开始南下,接管了金国人绝大部分的领土,南宋在联蒙灭金的战争中其实获利并不大,疆域也没有扩大多少,仍旧属于偏安南隅。

  湖南湖北一带已经成为了前线的后方,像襄阳府这样的地方,在后来抵御蒙古大军的战争之中,都成为了最前线的地方,所以江陵府的地理位置也就越发重要了。

  巴陵隶属于岳州,也就是岳阳,按说应该是湖南境内,但在南宋时,荆湖北路管辖现在的湖北以及湖南的一部分,岳阳和常德等地,都属于荆湖北路的辖区。

  江陵府的治所在江陵县,这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三国时为荆州的治所,东晋的时候又被称为荆州城,到了南北朝时期,甚至还成了齐和帝萧宝融的都城,五代十国之时,江陵又成为了南平国的国都,历史上歌颂江陵的经典诗词更是不胜枚举。

  江陵府除了治所江陵县之外,还有枝江、当阳、长林、公安、荆门等县,从巴陵出发到江陵县,走水路也需要几天,好在宋慈做足了准备,杨璟也乐得自在。

  这是杨璟第一次出远门,沿途风光秀丽,山水大好,依仗着宋慈的名号,各地官员也好生接待,不敢怠慢半分,日子过得舒服,旅途也就变得格外的短暂,很快便抵达了江陵府。

  这杜可丰虽然只是个从五品的通判,但宋朝的官职比较特殊,通判虽然是州府长官的佐贰官,却与长官同掌地方军政、钱谷、户口、赋役、狱讼听断之事,可否裁决,与守臣通签书施行,而且还有监察地方官员,直接禀报皇帝的特权!

  可以说这个通判虽然官衔比知府低了些,但却是中央用来制衡牧守一方的地方大员的棋子,知府自然不敢对通判指手画脚。

  连知府大人都不敢惹的人物,杨知县只不过是七品的县官,而杨璟甚至不入流,如果没有宋慈这个大拿亲自出马,杨璟想要调查杜可丰,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因为与宋慈同行,除了徐凤武和宋风雅之外,唐冲等人并没有跟过来,好在苏秀绩正好向杨璟递交调查报告,便跟了过来。

  不得不说江陵府密探的工作效率还是很高的,这几日的调查,在苏秀绩的带领下,这些密探明察暗访,竟然发现了七起暗娼莫名失踪的案子,而且杨知县前番连夜审问周南楚那个随从,得到了一份名单,正是先前他替杜可丰找来的那些烟花女子。

  经过这么一对比,七个失踪暗娼里头,竟然有四个失踪于杜可丰监造城门期间,若无意外,这四名可怜的女人,应该已经与其他人一样死在了杀人狂手中了。

  这也更让宋慈感到震惊,更加坚定了他陪同杨璟问讯杜可丰的决心,而苏秀绩乃是江陵府的人,有他陪同,前后打点,宋慈等人还离城十里,知府便带着地方官员出来迎接了。

  关于苏秀绩的出现,杨璟起初也觉得巧合,但想了想,私下里还是向宋慈询问了关于苏秀绩的一些问题。

  这江陵府密探从沉船案开始就出现在杨璟的视线之内,无论与巴陵县衙,还是本地乡绅土豪,亦或是深山老林里的苗寨,甚至于阎立春这样的皇亲国戚,苏秀绩都有些交情的意思。

  这个相貌儒雅的中年男人,仿佛将密探的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左右逢源,关系网大得惊人,而且善于结交朋友,便是杨璟这样的小推官邀请他来协助查案,他也都带着密探过来帮忙。

  这样的密探已经脱离了鬼鬼祟祟的印象,反而有点像后世的间谍,交际能力出众,极其擅长隐藏身份,通过扩张得越来越宽广的关系网,获取自己想要的情报。

  事实上这种密探或者间谍的特务运动,在南宋已经非常的泛滥,朝廷的密探也是光明正大地撒播到地方,虽然属于中央编制,却钳制着地方的事务,干预权很大。

  北宋灭亡之后,赵构带着残余朝廷偏安,但金国人死缠烂打,搜山检海捉赵构,国内的各种势力以及农民起义更是没有断过,为了应对北方的敌人,为了“攘外必先安内”,及时掌控国内的情况,遏制叛乱的发生,宋朝的特务机构皇城司也就变得越发的庞大和关键。

  为了应对北方的金国人,南宋朝廷甚至还特设了一个御营司,也就是枢密院的机速房,里面都是战争间谍,用于刺探军情和刺杀敌人,这个机构后来就变成了战时设置的重要衙门。

  皇城司在南宋遍地开花,权柄越来越大,不仅仅只是充当宫廷禁卫,监察百官,刺探军情,监控百姓舆论,触手也越深越长,倒是有点像明末时候极度膨胀的锦衣卫了。

  因为南宋朝廷的机构几乎照搬北宋,所以皇城司的人员配置也没有太大的出入,最高长官仍旧由宦官来担任,但皇城使已经名存实亡,与其他衙门一样设提举官一名,提点官两名,干办官五名...点检文字使臣、法司使臣、主押官、押司官等等,而下面的密探则是暗察子,这些暗察子也是皇城司的基层,遍布全国各地。

  苏秀绩就是荆湖北路皇城司分机构的小头目,至于他的上司到底是谁,除了宋慈这种能够接触到机密的重臣,怕是连江陵知府等一众地方官员都不得而知的,只怕这也是他在江陵拥有极高活动自由度的原因了。

  宋慈是什么样的人物已经不需赘述,宋大学士能够来江陵,那是地方上的荣幸,江陵知府黄政敏偕同大大小小官员出十里相迎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宋慈只说是来欣赏江陵胜景,探查地方人情,到府衙查阅一下卷宗,为自己的《洗冤集录》搜集素材,但知府黄大人也不敢大意,心里总有些忐忑。

  这也不能怪黄政敏,因为宋慈刚正不阿,又断案如神,这些年来也不知多少贪官污吏栽在他的手里,虽然已经致仕养老,但余威尚存,谁敢在他老人家面前放肆?

  杨璟只是个推吏,虽然紧跟着宋慈,但并不起眼,大家也都以为他只是宋慈的小随从而已。

  一行人欢欢喜喜将宋慈迎入江陵城,城内早已洒扫完毕,道旁显然经过了清理,商铺摊贩井然有序,江陵百姓听说传奇的提刑官宋大人光临,纷纷夹道欢迎,一睹宋阁老的尊容。

  这排场实在太过热闹,比后世那些领导视察却让学生们日晒雨淋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要震撼太多了。

  但杨璟并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他看了看身边泰然自若的苏秀绩,便小声问道:“苏大人,敢问哪一个是杜可丰杜通判?”

  苏秀绩虽然四十出头,但保养极好,温润如玉,谦谦有礼,一字胡格外洒脱俊逸,端得是相貌出众,若在后世,那便是一个潮叔。

  杨璟早就领教过苏秀绩的魅力,可总觉得这帅大叔每一次出现都带着不同的气度,一双眼睛似百变的精灵,总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看之不透的神秘感。

  许是人潮太过吵杂,苏秀绩过得片刻才回过神来,压低了声音朝杨璟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杨璟:“我想问问苏大人,杜可丰杜通判是里头的哪一位?”

  苏秀绩哦了一声,而后摇了摇头道:“通判大人不在队列里头。”

  “不在?”杨璟并没有来得及将案情告诉苏秀绩,而苏秀绩在最后关头赶上他们的队伍,与他们一同来江陵,让杨璟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杜可丰乃是通判,手里握着监察百官,直达天听的权柄,而苏秀绩同样是直接隶属于官家的密探,这两人之间难免有工作上的合作,两人又都在江陵府,说不定交情还不错。

  再说了,即便苏秀绩与杜可丰没有私交,公事上也没有太多往来,以苏秀绩左右逢源八面玲珑的性子,想让他得罪杜可丰,参与杜可丰的调查,他也不一定会办得到。

  而且他与江陵府衙门渊源颇深,眼下要调查的是江陵府通判,按规矩他苏秀绩也是要避嫌的。

  所以杨璟便与宋慈打了个商量,非但对江陵府隐瞒调查的意图,连苏秀绩也不能知道他们对杜可丰的调查。

  苏秀绩可不知道杨璟心里的想法,见得杨璟有些惊讶,便解释道:“早先苏某还未到巴陵县之前便已经听说了,杜通判染了风寒,身子有恙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日里都没有办公,这样的场面怕也是来不了的。”

  “染了风寒?”杨璟听到也是笑了,这杜可丰极为好色,无女不欢,夜夜笙歌,身子好得不得了,说什么染了风寒简直就是笑话。

  怕是周文房落网之后,无法给杜可丰再提供生鸦片,以致于出现了戒断反应。

  杨璟是非常清楚这种戒断反应带来的危害的,尤其是杜可丰服用的是未经提炼精制的生鸦片,毒副作用更大,一旦出现戒断,怕是很难熬下去了。

  杜可丰作为通判,乃是江陵府的二号人物,但宋慈莅临江陵府采风,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没办法支撑着出来迎接,说明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容乐观了。

  “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尽早拜访杜可丰,如果他因为戒断反应而死了,这线索可就断了!”

  杨璟心中如此想着,不由看向了前头的宋慈,眼下也只有依靠这位宋大学士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杨璟突然嗅到一股浓郁的香料味,似麝香,又像肉桂,与寻常女子所携带香囊的花香截然不同!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