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六十八章 异花

第六十八章 异花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75更新时间:2016-07-21 08:00:01
  许是有杨璟这个名师指点引导,又许是陈水生心地单纯,能够直指本心,陈水生的表现比杨璟初入行之时,实在强太多,这也坚定了杨璟要培养他往刑侦方向发展的决心。

  得到了杨璟的开导之后,陈水生也知道杨璟只是为了揪出那个小贼,顺藤摸瓜抓住背后那个坏人,而不是真的要让所有人卷铺盖滚蛋,他的心情也就放轻松了下来。

  杨璟知道这小子藏不住事儿,也不敢再放他回工地,便让他回去照看陈潮。

  没过多久,徐凤武和宋风雅等人也来到了茶厅,杨璟将事情始末告知他们之后,唐冲和徐凤武便先行到工地附近盯梢去了。

  此时正值傍晚,那人即便想要逃走也没有机会,杨璟之所以让夏至去警告这些工人,说明早之前没人主动认罪,就赶走所有人,就是为了逼迫这个隐藏在工人里头的小贼,逼他趁夜逃走。

  距离入夜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杨璟便带着宋风雅到药园子走了一趟。

  对于周文房这处庄园,杨璟非常的满意,特别是这个药园子,对他的帮助非常的大。

  他虽然不是中医行家,但这些药材可以给他提供足够的材料,日后有条件有时间,可以研制和提取一些制剂,说不定还能够培养一些青霉素之类的药物。

  青霉素在二次世界大战之中拯救了无数人的性命,如果杨璟能够培养出青霉素,今后即便是蒙古人打过来,爆发了大规模战争,或许他也能够为这场战争做出自己的贡献,为延续汉人道统而奉献力量,因为冷兵器时代,因为炎症感染死去的人,比被武器直接杀死的人还要多!而青霉素等药物,就会成为救命的圣药!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杨璟脑海之中模糊的雏形,想要研制出来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他也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而已。

  之所以带着宋风雅来药园,是因为杨璟想让宋风雅学会勘查现场的模式和流程,希望能够在自己的手把手教学之中,尽快提升宋风雅的能力,让她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

  宋风雅非但发现了药园子里的鞋印,还与杨璟一起来到了药园的高墙外头。

  杨璟已经勘查过高墙的内侧,地面上还残留着一些草药叶子,鞋印也很清晰,足以判断那个小贼是将药物丢出高墙外的。

  可到了高墙的外面,他们却没有发现任何脚印,反倒在地上发现了一些抹痕,应该是王不留用树枝将脚印全部都扫平了。

  这也足见王不留拥有着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如今王不留可算是最接近的一个嫌疑人了!

  如果杨璟从高墙内侧提取鞋印,在采集工人们的鞋印进行比对,很快就能够找出偷药的小贼,因为工人们穿的草鞋都是自己编织的,每一双草鞋的纹路都不一样,对比结果应该是比较明显的。

  但因为需要顺藤摸瓜,杨璟还要等着那个小贼狗急跳墙,带他找到王不留,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自从指纹比对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效果之后,宋风雅对痕迹学显然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她看到这些鞋印,当即提议要进行比对,这也让杨璟感到很欣慰,因为宋风雅也渐渐跟上了自己的侦查节奏,熟悉了这种侦查的模式。

  古代刑侦与现代的差距绝不仅仅只是科技和仪器上的差距,还有侦查理念上的不同,宋风雅等人只要掌握了这种理念,刑侦能力绝对会得到巨大的提升!

  宋风雅自己也感受到了这种模式带来的巨大改变,仿佛所有事情都能够变得直观而明朗,不再依靠主观判断,而是通过证据和痕迹来做出合理的推断,更加的准确和迅速。

  勘查完现场之后,太阳还未下山,夕阳的余晖撒在青翠的药用植物上,这些植物吸收着阳光的最后一丝温暖,而后释放出各种芳香,沁人心脾。

  这个药园子很大,杨璟也先前也没有欣赏过,此时也是心情大好,便与宋风雅行走在药园子里,观赏着各种各样的花草。

  人都说有毒的草,开迷人的花,眼下正是五月,而夏季的四五月正是许多植物的花期,整个药园子里也是芬芳满园,杨璟和宋风雅不由看得痴醉。

  可当杨璟走到药园深处之时,双眼却陡然发亮起来!

  在药园深处的一个角落里,余晖的照耀之下,一大片橘红色的花海死死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些花朵硕大而鲜艳,花茎细长,看起来就像一个顶着发髻和花冠的清瘦美人,美得让人窒息!

  宋风雅也是看得痴了,伸手就摘下了一大朵花儿,那花茎顿时流出乳白色的花胶来。

  “好美的花!这种草药叫什么?怎么我从来没见过?”她一边嗅闻着花朵,一边朝杨璟问道。

  杨璟也没想到会在这个药园子里发现这种东西,虽然知道周文房对草药有着极深的研究,却没想到他竟然会种着这种东西!

  杨璟不由分说地从宋风雅的手里接过那朵花,小声地说道:“小心一些,这东西全株有毒…”

  “什么?有毒?可这花儿这么美丽…”宋风雅显然有些失望,她本来还想着要在自家里种上一些,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这么毒。

  “这自然界里头的东西,都奉行着适者生存的法则,越是弱小,就越需要保护自己,越是斑斓艳丽的蛇和蛙,就越毒,越是美丽动人的花,就越需要小心…”

  女孩子最喜欢花蝶一类的东西,宋风雅虽然有些男子的英气勃发,但到底还是个女子,心里终究放不下这美丽的花朵,听了杨璟的 解释之后,便很不舍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知道这花的来历?”

  面对宋风雅期待的目光,杨璟反而有些不忍心告诉她真相,想了想,便折中了一下,朝她解释道:“这花名叫虞美人…全株有大毒,尤其是种子,碰都不能碰,但果实却是镇咳镇痛的圣药,只是…我会把这一片封锁起来,以后不会再让人靠近,以免伤及无辜…”

  杨璟并没有夸大其词,这种植物内含有毒生物碱,会引起抑制中枢神经中毒,那是危及生命的!

  “虞美人?果然名符其实…名字美,花儿更美…”宋风雅感叹着说道,却不由多看了杨璟一眼。

  她家里开着很多医馆,她从小就跟着宋慈研究医药,对于草药的辨识,她宋风雅也是老手,可她从未见过这种草药,而杨璟只不过是苗寨里寄人篱下的汉家郎,又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苗寨里头虽然也有采药为生的人,苗药更是神秘而强大,但研究药材都是蛊师的专属权力,杨璟只不过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呆子,他怎么会懂得这些?

  杨璟也察觉到宋风雅那不解的目光,但他并不准备告诉她实情,他总不能说这些并非虞美人,虽然虞美人也属于罂粟科,但这种却是真正的罂粟,是生产鸦片的原材料,与大麻、古柯并列为产毒的三大原材料!

  他不知道周文房种植这些罂粟的目的是什么,但从这些药株的情况来看,种下的时间已经不断,而且已经收割过,说明周文房是很清楚如何收割罂粟,甚至极有可能知道罂粟的药效!

  念及此处,杨璟的心里也有些不安,虽然判决还没有下来,但周文房应该是必死无疑的,杨璟不得不暗自提醒自己,在周文房被处决之前,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否则还真安心不下来。

  杨璟查看了这些罂粟的花朵,推算了一下花落结果的时间,默默记在心里,才带着宋风雅离开了药园子。

  一回到主宅,他便对夏至和陈水生千叮万嘱,一定要把药园子封锁起来,不准闲杂人等进入,夏至和陈水生没见过杨璟这么严肃,便将这事儿给牢记了下来。

  唐冲和徐凤武以及王斗都在盯着工人的住处,杨璟便让他们轮流回来吃饭,直到夜里二更的梆子响过,杨璟才与宋风雅来到了工棚左近。

  古时采用时辰制来计时,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夜间也用“更”来计时,眼下是二更,也就是晚上九点到十一点,宋朝以后,古人还把每个时辰分为“初刻”和“正刻”两部分,已经很接近后来的二十四小时制了,只是杨璟眼下还在南宋,只能通过梆子响来判断时间。

  晚上十点多,若在后世,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而古时虽然也有夜生活,但都是权贵富豪和文人们的专属,寻常百姓并无太多娱乐,早早便入睡,十点钟算是很晚了。

  杨璟和宋风雅与唐冲等人分头行动,无论那贼子从哪个方位开溜,都逃不出杨璟的手掌心。

  好在今夜月朗星稀,可见度很高,不多时他们就见到一条人影从工棚里走了出来。

  “果然是他!”杨璟只看了一眼,便认出了这个矮壮的黑脸汉子,早在他查看脚印之时,便通过脚印的长短和深浅,判断出贼人的大致体型,倒也没有太大的出入。

  “难怪这些工人如此放心地酣睡…谁能想到偷草药的贼,竟然会是工头,真是有些贼喊抓贼了!”

  这些工人心里都忐忑不安,按说是如何都睡不着的,毕竟明早还没有人站出来承认错误的话,他们就全部都要走人了。

  可当他们辗转反侧之时,却发现工头一直醒着,大家一直以来都将工头当成了领袖,见得有工头守着,也就生出安全感来,可谁都没想到,工头才是那个偷草药的贼!

  “跟上去!”杨璟与宋风雅相视一眼,而后点了点头,不远不近地跟踪着工头,没入到漆黑的夜色之中。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