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六十章 喝酒

第六十章 喝酒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847更新时间:2016-07-17 08:00:01
  周南楚本就瞧不起杨知县,因为杨知县如果够强势,他这个典史也就当不上了,所以他认为杨知县应该被官场倾轧整怕了。

  当杨知县对杨璟下狱的事只字不提之时,他心中还在暗嘲,而当这些案宗搬上来,正式将白骨女尸案交给他,周南楚更觉得这是自己的胜利!

  他虽然没有参与沉船案的调查,但说动苏秀绩这样的江陵府密探,带着唐冲和鹿白鱼等人,解救鹿月娘,对沉船案也是有所了解。

  如果让他继续跟踪下去,他也自信能够像杨璟那样,甚至比杨璟更快就能找到彭连城这条线,破掉这桩案子!

  所以他对自己的破案能力还是比较自信的,再说了,他有周氏做靠山,作为地头蛇,想要调查什么人,随便一句话的事,破案这种事,还难得倒他?

  然而当他听到杨知县说比限三日之时,终于有些坐不住了。

  所谓比限,就是县衙里头的一个规矩,给你一个破案的期限,如果期限到了还未能破案,那么就要罚银子,打板子,再不破,就再打,打到破案为止!

  这罚银子倒也还好,县衙胥吏的工食银并没有多少个子儿,胥吏们都靠捞外快才衣食无忧,饷银罚了也就罚了,可这打板子可是货真价实的!

  比限之日一到,案件没有侦破,不仅仅捕快和衙役们挨打板子,如果知县大老爷狠心一些,便是他这个典史,也是说打就打!

  为了尽快掌控大权,他从家里带来了不少能力出众的长随,方方面面都照顾到,这些都是他周家的班底。

  比限三日这么短,这不是存心要将他周南楚的班底全部都打残么!

  也怪自己把话说得太满,人杨璟破案只需要五天七天,自己比杨璟厉害,那给你三天也不算过分嘛。

  可周南楚如今连案情都没有搞清楚,看着这堆积如山的卷宗便知道这个案子非同小可,比限三日还不如直接打他板子啊!

  就算杨知县不敢打他的板子,可经此一役,他周南楚也就成了县衙的笑话,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今后还怎么立足?

  念及此处,周南楚感到非常的耻辱,自己这是被杨知县深深地羞辱了啊!

  “开什么玩笑!三天破案,那杨璟真能五天破案,让他直接当提刑官得了!”周南楚愤然站起来,指着那如山般的卷宗大叫道。

  杨知县也不恼怒,手指轻敲着桌面上的惊堂木,轻笑道:“杨璟身为推吏,刑侦断狱的本事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虽然没还没有正式上任,但本官已经委以重任,周典史认为他有所不敬,将他关了起来,这案子自然要着落在周典史的头上,莫不成周典史要本官亲自去跑腿查案?还是说本官没有出迎,周典史要把本官也给关起来!”

  杨知县本来就是敢顶撞当今官家的言官,连权势滔天的阎贵妃都敢弹劾,朝堂上下衮衮诸公他哪个没骂过,如今重新找回本心,不再隐忍,此言一出,猛拍惊堂木,隐现尊威,不容侵犯,慢说堂上的胥吏,便是周南楚也被吓了一跳!

  “下官…下官不敢…”周南楚此时才意识到,关押杨璟实非明智之举。

  人没有去接你,已经是你丢面子,还要闹大,还要在这二堂上争执开来,这不是更丢人么!

  这么一想,周南楚也就软了下来,迟疑了一番,这才嘟囔道:“既然那个杨璟这么有本事,能够五天破案,大人把他放出来,让他破案就好了。”

  他的声音虽小,但整个公堂都噤若寒蝉,却是让所有人都听在了耳朵里。

  杨知县只是冷哼一声道:“本官可没有周典史这么大的权势,说抓人就抓人,说放人就放人,这公堂之上,言出必据准绳,岂能儿戏!”

  周南楚本以为自己松了口,杨知县就该感恩戴德,把杨璟那丧家之犬给放出来就完事了,岂知杨知县并不买账。

  “那大人的意思…该如何措置这事儿?”

  杨知县见得周南楚不敢再嚣张,心里也很是舒爽,不过仍旧板着脸道。

  “杨推吏是受了本官委托在办事,周典史抓人之时可曾问过本官的意思!事到如今,要么接下这案子,比限三日破案,要么你自己去把杨推吏放出来,你自己选吧。”

  杨知县此言说完,站起来便拂袖而走,回内衙去了,只留下一脸尴尬的周南楚,以及窃窃议论着的大小胥吏。

  周南楚见得众人对他指指点点,但觉得每个人都在嘲笑他,心头羞愤难当。

  心想自己才将杨璟拿下,此时放他出来,可不就输了么!早上抓的人,下午就要放出来,自己打自己的脸,还如何在县衙混下去!

  念及此处,他便大手一挥,将长随都召了过来:“来人,把卷宗都抬回去,我就不信破不了这案子!”

  周南楚忿忿离开之后,二堂上才轰然笑开,师爷摸了摸胡须,不禁对杨知县心悦诚服,赶忙到后衙去,禀报了周南楚的决定。

  杨知县也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让人取了几两银子,交给师爷,到酒楼订了一桌席面,送到大牢里头慰劳杨璟,师爷嘿嘿一笑,点头离去。

  杨璟早已得到王斗等人的忠心,这些捕头和狱吏哪里敢把自家头儿真个儿塞进牢房里,只是留在了班房,泡上一壶好茶,糕点水果好生伺候着。

  见得师爷乐呵呵地进来,杨璟便知道自己的计策成功了,王斗等人也已经知道,便拥上来,急忙问师爷道。

  “先生先生,大老爷怎么说?”

  师爷虽然只是知县私人礼聘的幕僚,但熟悉政务,替知县打理衙门事务,深谙官场规则,无论是内务外事,迎来送往,都离不开师爷,所以地位也很高。

  这师爷先朝杨璟微微拱手行礼,而后转头朝王斗等一众衙役神秘一笑,压低声音道:“东翁回到后衙之后,只说了两个字!”

  王斗等人顿时伸长了脖子,纷纷挤过来,侧着耳朵问道:“哪两个字?”

  “舒坦!”

  众人听得师爷这么一说,想起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杨知县,回到后衙的得意模样,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心底越是佩服杨璟。

  师爷是经手了整件事情的,这事情由始至终都没逃过杨璟的算计,这可是他亲眼所见,对杨璟自是钦佩,走过来朝杨璟说道。

  “推吏大人,老朽追随东翁多年,这两年可从未见过东翁如此高兴,还得多谢推吏大人,东翁已经让在下定了席面,一会儿就送过来,往后怎么做,还得推吏大人费心了。”

  杨璟微微摆手道:“县老爷本就是个忧国忧民的好官,只是仕途坎坷,一时心寒困顿罢了,杨某也只是略施小技,激一激县老爷的雄心,往后咱们兄弟可都指望着县老爷呢。”

  师爷一听,杨璟没有居功自傲,心里更是佩服这个年轻人,在班房里头待了一会儿,酒楼的席面也送了过来,鸡鸭鱼肉各色时鲜摆了满满一桌。

  杨璟平日就随和,让王斗等弟兄们一同坐下,连老师爷都被留了下来,喝得满脸通红,和王斗等人划拳行令,平素里的夫子形象是彻底毁了。

  杨璟并不好酒,但喜欢这种爷儿们痛饮的气氛,属于没酒量但有酒品的人,但心里一直在琢磨着案情,也不敢喝太尽。

  正热闹着,宋风雅也过来了,杨璟可不奢望堂堂大学士的千金,跟他们这些大老爷儿们窝在班房里喝酒,当即就迎了出来。

  “我在签押房里都被烤成羊了,你这家伙倒是在这里快活!”宋风雅没好气地骂道,杨璟也嘿嘿一笑,借着酒劲,便将自己的酒杯递到了宋风雅的面前。

  “大小姐辛苦了,杨某敬你一杯!”他本就只是做做样子,没想到宋风雅嘿嘿一笑,女侠气度发作,果真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宋风雅也是豪爽,喝完之后便问道:“我喝完了,你的呢?”

  杨璟尴尬一笑,目光却盯着宋风雅的酒杯,后者顿时醒悟过来,自己喝了杨璟的杯子...

  也不知是烈酒的作用,还是间接喝了杨璟口水的原因,宋风雅也是两颊潮红,慌忙转移话题道:“那破签押房实在太热,我把那些指纹带回府里比对了,爹爹起初还不信,看过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每个人的指纹果真不同,而且对你那个什么放大镜直呼神奇,说若是早几十年让他有这么一个放大镜,他还能多侦破几百个案子呢!”

  宋风雅也是高兴,感觉自己从未在父亲面前这么自豪,因为父亲见多识广,很少有什么事物能够引起他的兴趣和惊讶。

  “我爹说了,你放心坐你的牢,他会帮你把剩下的指纹都比对出来的...”

  杨璟一听,也是无语得很:“什么叫放心坐我的牢,感情看着我坐牢你很开心啊,难道大小姐不是应该求你爹爹帮忙,把我捞出去么?”

  杨璟一想到宋风雅喝了自己杯子的酒,心神就荡漾起来,说话也就亲近了许多。

  宋风雅见杨璟如此轻松,也嘿嘿一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没给你求过情?我是抛弃兄弟的人么,我爹说了,不用救你出去,还说你安心坐牢,杨知县还会感激你来着...起初我不信,现在嘛...”

  宋风雅朝酒席那边努了努嘴,就好像在说,这天底下还没有什么事情是她那名满天下的爹爹推测不到的。

  杨璟见自己的小伎俩瞒不过宋慈,也是暗自心惊,这位法医老祖宗果然名不虚传,足不出户便已经智珠在握了。

  宋风雅见杨璟低头不语,还以为自己打击了杨璟的信心,便戳了戳他的肩头道:“喂,我爹说了,你那里还有什么新鲜玩意儿,记得给他留一份...”

  杨璟一听,心里顿时一紧,万一让宋慈发现自己的法医勘查箱,那还了得,转念一想,便有些不怀好意地朝宋风雅邪笑道:“我现在倒是有个好事,你要不要?”

  “什么好事?”

  杨璟看着一脸期待的宋风雅,一指那酒席,朝宋风雅道:“请你喝酒,不知大小姐可否赏脸?”

  宋风雅看了看杨璟,又看了看变得有些拘束,眼中却又有些期待的王斗和诸多狱吏牢头,而后嘿嘿一笑道:“正等着你这句呢!”

  “耶!”王斗等人顿时举杯欢呼起来!

  宋风雅和杨璟紧挨着坐在长条凳上,仿佛他们两人是一伙,接受着王斗等人酒杯的冲锋,那气氛可别提多欢乐了。

  诸人正喝着,班房的门却被轰然踢开,本以为杨璟在大牢里吃苦头的周南楚,正铁青着脸,恨得咬牙切齿。

  而他的身后,他带过来的典衙随从班底,正吆五喝六地指挥着数十个人。

  这些人一个个被牛皮索绑着,是前番受了杨璟的命令外出公干的捕快和弓手,他们将去年参加城门修缮的劳役抓了回来,既然案子已经给了周南楚,这些人自然也要转交到周南楚的手上。

  周南楚还有如山一般的案宗要处理,如今又要审问数十劳役,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且听那些捕快和弓手说,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去年修葺城门,一共征召了上千人呢!

  “入他娘的,比限三日,老子的屁股是铜浇铁铸的也要被打开花了去啊!”

  再看看搂着大学士千金的肩膀称兄道弟喝着酒的杨璟,周南楚恨不得杀了杨璟,就在这里,就是现在!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