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十章 悔婚

第五十章 悔婚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78更新时间:2016-07-12 08:00:01
  黄白色的浑浊米酒,像搅拌了蛋黄的牛奶,口感香甜,略带涩辣,但后劲绵醇浑厚,就像苗寨的人们那般让人印象深刻。

  杨璟坐在竹楼里,喝着米酒,吃着荷叶包着的五色糯米饭,一盘清蒸鱼,松枝熏制出来的腊肉切成薄片,与糯米饭一起蒸出来,油脂融入米饭,米饭的清香又渗透在肉片里,实在是难得的美味。

  鹿老爷子喝了一大碗酒,抹了一把胡子上的酒渍,杨璟也知道他心情不会太好受,毕竟连他都能感受到鹿老爷子对云狗儿的这份疼惜,有些不舍也是理所当然的。

  “狗儿,是阿爷对不住你,若不是月娘她们不待见…哎…不过也好,好男儿志在四方,出去闯荡一番也是好事,只是内陆的汉人都是狐狸一样的滑头鬼,狗儿你凡事可要多留一个心眼…”

  “总之吧,在外头受委屈了,阿爷这里随时欢迎你回来,明天我就让人把这竹楼给封了,什么时候都给你留着…”

  “唐冲虽然话不多,但人够老实,又是看着你长大的,他家里头就剩他一个人,跟着你倒也让我放心,只是…阿爷也不要你原谅月娘和白鱼,只是大家好歹是一家人,即便不能冰释前嫌,也不要再相互折腾了吧…”

  鹿老爷子喝了很多酒,杨璟也默默听着他唠叨,心里却格外的温暖。

  但鹿老爷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杨璟的心瞬间冷了下来。

  他说:“狗儿啊,这事儿也怪阿爷,月娘从小就跟你不对付,如今她与南楚这孩子情投意合,虽说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这小妮子说宁死也要解除这婚约…我…哎…”

  鹿老爷子长长的一声叹息,也让杨璟感到很压抑。

  要说他不恨鹿月娘和鹿白鱼姐妹,确实有些难,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杨璟也不会主动招惹他们。

  虽然鹿月娘姿色过人,但她已经跟周南楚私定终身,杨璟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他也知道鹿老爷子夹在中间,确实很难做人。

  云狗儿痴恋鹿月娘,心甘情愿受她欺负,不愿解除婚约,这些都是事实,但云狗儿已经成为过往,如今是杨璟当家作主,他对鹿月娘可没半分好感。

  虽说早先跟鹿月娘置气,杨璟已经放过话,跟鹿月娘赌气,只要鹿月娘还是这般高高在上的臭架子,就算自己不想跟鹿月娘成亲,也绝不会解除婚约,她要是有本事,就再跟周南楚私奔一回便是。

  可如今看到鹿老爷子如此揪心于此时,杨璟自是于心不忍的,他的心理年纪比较成熟,对古时的婚恋观也不是很认同,这件事自己大度一些,放过鹿月娘也就罢了。

  想通了这一节,杨璟也就放开了心里这口气,正要向鹿老爷子主动解除这段婚约,然而就在这节骨眼上,木阶梯嘎吱直响,鹿月娘怒气冲冲地撞了进来,指着杨璟就大骂道。

  “你怎么可以这么卑鄙无耻!你的脸皮都让狗吃了么!我家阿爷养育你长大,你之恩不报也就罢了,由小到大,我鹿月娘从来都没喜欢过你,从我懂事开始,你就是个外人!”

  “你没来之前,阿爷将我和大姐当成珍珠,你来之后就抢走了阿爷,什么好吃的都让着你,生怕你受伤,连林子都没让你进去过,还请了先生来教你读书认字,我跟姐姐只能赤脚在老林子里玩耍!”

  “你长这么大,可知道弓箭和竹矛长什么样子?你被毒蛇咬过吗?你见过让人恶寒的山蚂蝗吗?你吃过林子里的虫子么!”

  “你就是个吃白饭的米虫,你可曾为寨子做过些什么!我鹿月娘最恨你这种败类,你要不肯解除婚约,我就杀了你,再跟周公子在一起!”

  鹿月娘一连串的指责狂风暴雨一般袭来,杨璟虽然被骂得狗血淋头,但也听得出来,鹿老爷子仍旧将云狗儿当汉家郎一般培养,以致于鹿白鱼姐妹失了父亲宠爱,这才对云狗儿如此的憎恶。

  凡事必有因,若果真如鹿月娘所言,云狗儿也确实有些让人讨厌,但即便如此,云狗儿可以冒着生命危险,跟踪鹿月娘到彭家,到画舫,想要暗中保护鹿月娘,就足见云狗儿并非一无是处。

  如果云狗儿真如鹿月娘所说那般不堪,鹿老爷子又不是眼瞎了,又怎会继续疼爱他,将他视如己出?

  鹿老爷子确实是个让人敬佩的好汉子,或许他是在履行对云狗儿父母的承诺,又或许他是真心疼爱云狗儿,无论如何,能对一个养子做到这样的地步,他足以让杨璟将他当成父亲来看待了。

  杨璟本以为自己会很愤怒,但事实上他却很平静,因为鹿月娘在数落的是云狗儿的人生,杨璟没有这样的代入感,二来他实在是心疼鹿老爷子。

  杨璟轻叹了一声,正要说些什么,鹿老爷子已经忍不住了,他猛然起身,甩手给了鹿月娘一个重重的耳光!

  “啪!”

  “不得放肆!你怎么能这般说你狗儿哥哥!还不给哥哥赔礼道歉!”

  鹿老爷子胡须轻颤,双眸怒睁,拳头紧紧握着,手背上的青筋根根暴起,脸膛都变得红黑起来。

  “阿爷!我没错!我不明白,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孩子!”鹿月娘的眼泪滚滚而落,捂住脸颊,却分毫都不再退让!

  杨璟在一旁看着,心里也颇不是滋味,他能够看得出鹿老爷子的心痛,更看得出老爷子对女儿的愧疚。

  他先前不肯解除婚约,除了跟鹿月娘赌气之外,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怕鹿月娘所托非人,似周南楚这样的汉家郎,行事高张咄咄逼人,最惯哄骗淳朴的苗家女孩。

  然而当局者迷,爱情又使人盲目,鹿月娘执迷不悟,杨璟也不想好心反被当成驴肝肺,再者,他也只是对周南楚的印象不好,这小白脸或许不是什么好人,但说不定对鹿月娘是真心的。

  抛开鹿月娘不提,杨璟也不能让鹿老爷子这般为难和伤心,于是他朝鹿老爷子说道:“阿爷,你不要怪月娘,这事儿是我不对…”

  鹿老爷子满眼感激地看着杨璟,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然而鹿月娘却并不买账,愤怒地咆哮着:“谁要你在这里装好人!你要真为了咱们好,就赶紧毁了这婚约,滚出我的寨子!”

  “你够了!”鹿老爷子作势又要打,鹿月娘却浑然不惧地昂起头脸,面对平日里说一不二的寨主老爹,她也不再退缩!

  竹楼里的动静很快就将鹿白鱼等人都惊动,纷纷走上竹楼来,看了看情形,大抵也猜得出发生了什么。

  杨璟也没太多理会,反正自己要离开了,权当回报一下老爷子吧。

  他拦住了鹿老爷子,感受着鹿老爷子的身体在颤抖着,还是缓缓开口道。

  “阿爷,狗儿愿意…狗儿愿意解除婚约,先前都是狗儿不对…让大家受苦了…”

  虽然他只是云狗儿身体的主人,但仅仅两次的相处和接触,他已经感受到鹿老爷子对云狗儿这份亲情,这份浓于血脉的亲情,已经让他感动不已。

  杨璟此言一出,连鹿月娘也都有些惊愕,虽然大家都清楚,这件事情迟早有解决的一天,但没想到印象中那个可恶的云狗儿,竟然会主动提出解除婚约!

  鹿月娘还清清楚楚记得,杨璟是如何威胁她,扬言不会解除婚约,让她无法跟周南楚在一起,她永远记得云狗儿那张丑恶的嘴脸!

  杨璟已经不想理会鹿月娘,他跟鹿月娘之间更多的是误会和憎恶,他真正在乎的,是鹿老爷子的感受。

  杨璟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对父辈的敬爱,鹿老爷子终于忍不住老泪纵横,他本就舍不得杨璟离开,如今鹿月娘出言不逊也就罢了,最终还逼得杨璟解除了婚约,他心里也是五味陈杂。

  “狗儿…是阿爷让你受委屈了…”他动容地抓着杨璟的肩头,四目相顾,也是无语凝噎。

  杨璟洒然一笑,反手抓住鹿老爷子的手,紧紧地握了握,而后才转身离开。

  走出竹楼之后,鹿老爷子也跟了出来,苗寨的人早已因为先前的骚动,都集中在了竹楼前面的空地上。

  他们都是看着杨璟长大的,在他们的眼中,杨璟比汉家的少爷还要少爷,是他们寨子里最特殊的一个存在,这十几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了。

  可现在,杨璟终于要走了,他们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不舍,或者说只是单纯的不习惯。

  杨璟走到寨子门口,回头一望,鹿老爷子仍旧双眼含泪地看着他,这个又当爹又当妈的老人,让杨璟在这个时空感受到了别样的亲情。

  他转过身来,默默地跪下,遥遥地给鹿老爷子磕了个头。

  男儿膝下有黄金,在杨璟的印象中,他还没有给谁下跪过,但现在,不管是为了云狗儿,还是为了自己,他都发自内心地给鹿老爷子磕了个头。

  这一举动让老爷子顿时泪崩,更让寨子里的人眼眶湿润,仿佛过了这十几年,他们才第一次真正认识这个云狗儿,他们倒是有些犹豫,要不要让这个云狗儿继续留下来。

  不过就算他们乐意,杨璟也是不乐意的,他终于摆脱了云狗儿的羁绊,他要过自己的生活,属于他杨璟的全新的开始!

  他站起来,转头便走,不再有任何的迟疑,他的身边,是背着行李的唐冲,这个沉默寡言的高大汉子,突然朝杨璟瓮声瓮气地说了句。

  “少爷,唐冲没有跟错你。”

  杨璟淡淡一笑,拍了拍唐冲的肩头道:“这里没有少爷,只有兄弟,当然了…如果唐大哥不嫌弃的话,哈哈哈!”

  唐冲跟着笑,脸上的刀疤牵扯着,有些可怕,也有些可爱。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