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四十九章 推断

第四十九章 推断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68更新时间:2016-07-11 12:00:01
  虽然杨璟的推断有些石破天惊,但也合情合理,杨知县想了想也就明白了。

  “照着贤侄这般说来,凶手应该就是蛇神庙的人,只是周文房没有强取豪夺之前,那野庙里头住着不少人,平日里也有很多信众去膜拜,又该如何揪出这凶手来?”

  杨知县也被杨璟勾起了兴趣,在他看来,破案是件很枯燥乏味的事情,可听得杨璟的缜密推论,突然发现原来破案也是有着不少乐趣的,特别是心中迷惑被解开的那一瞬间,那种轻松和满足感,竟然有些让人着迷!

  面对杨知县的提问,杨璟也谨慎考虑了片刻,首先他必须要拿到蛇神庙的图纸,确定埋尸地位于野庙的哪处位置,才能够更加精确地展开推理。

  如果埋尸地在野庙内部,那么庙里的人嫌疑就大一些,可如果埋尸地是野庙的外面或者旁边,那么外来人士也有作案的可能性。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通过尸骨来对凶手进行侧写!

  所谓侧写,就是通过既有的线索,对凶手的相关信息进行合理的推断,以此来缩小嫌疑犯的排查范围,这也是案件侦破过程之中常用的手段。

  杨璟想了想,便将杨知县引到了最后一具尸骨前面来,而后问道:“大人且看,这具尸骨有何不同之处?”

  杨知县被杨璟这么一问,非但没有觉得自己被小看,更不会觉得杨璟在考他,而是被激起了心中的好奇和斗志,仿佛又回到了刚入官场之时,充满了干劲,当即低下头去细细观察起来。

  观察完之后,杨知县又细细查看了其他尸骨,而后露出得意的笑容来。

  “这尸骨比较脆,骨质很疏松,死亡时间应该是最早的,左颞部也并非圆孔,而是一个洞,口缘参差,又有不少裂隙,应该是被钝器打砸造成的,而且她的颈椎骨明显错位,左臂骨双双折断,相对其他尸骨,所受的虐待更甚,手法也更加简单粗暴…”

  听杨知县这么一分析,杨璟心想这知县也不是不学无术之辈,顿时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人所言极是,这第一具尸骨所展现出来的痕迹,足以说明她生前受尽了虐待,而且手法极其残忍粗暴,可大人接着看下去就会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尸骨的痕迹越来越相近,甚至于受创的部位都没有太大的差异,从创口痕迹可以看出来,凶手的杀人手法越来越娴熟,也越来越稳重!”

  “小侄已经将尸骨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了出来,这尸骨的变化,也就是凶手的成长过程,他从一开始的慌乱,面对受害者不知如何处置,粗暴地宣泄自己内心的恶意,到最后享受杀人的过程和乐趣,通过不断杀人,自己也变得愈来愈得心应手!”

  “而前番我们已经知道,这是埋尸的第一现场,由此也可以推断出来,这凶手肯定是长住野庙里头的人,这些受害者多半是信徒或者被诱骗拐带到庙里的!”

  “县衙里头有户籍登记,先前周文房诬告野庙的人,肯定也会留有案底,想要查找这些人并不难,只要将这些人都找来,还怕揪不出这凶手来?”

  杨璟一口气说完,脸上也是掩饰不住喜色,在他看来,这凶手已经形成一定的杀人模式,甚至给人一种仪式感,而心理变态的连环杀人狂都有一个特征,他们会变得越来越难满足,作案的频率会越来越高,作案手法也会越来越进步,甚至于作案的目标都会更加趋向于他们心里的想象。

  在这个案子中,通过牙齿磨损程度以及骨骼来推断,受害人大多是中年女性,或者说年纪稍大一些的女性,通过盆骨来观察,甚至极有可能是生育过的女性。

  这样的群体对于凶手而言有何特殊的意义?

  连环杀人狂之所以不断杀戮,是为了获得心理满足感,这种满足感说开了,其实是一种弥补的心态,因为他们缺失了生命中某种心理或者生理的需求与满足,长期压抑才导致了心理变态。

  在古时,心理犯罪的研究还是一张白纸,杨璟在这方面却有着足够的知识和经验,这也是他敢扬言破案的信心所在。

  只不过还有一点被杨璟忽略,或者说杨璟无法考量到的。

  虽然古时交通不发达,行走不便利,但户籍制度还是很严格和完善的,因为统治阶级担心民众会造反,所以用各种诸如保甲里正制度以及连坐制度等,限制人口的流动。

  通常出行需要各类路引和身份证明文书,所以想要寻找一个人,基本上就是交通上的问题。

  但杨璟却没有想到,如今已是南宋末年,北方局势动荡,许多人纷纷南下避难,再加上水涝之类的天灾,灾民难民四处求生,人口流动变得极其频繁,官府对人口和户籍的管制也开始吃力。

  就说这蛇神庙,原本有主持和庙祝僧人以及各种手脚力、打杂小厮等等,庙宇虽然不大,但人员却也不少。

  如果是佛门或者道家的僧人,按照规定是要登记在册的,而且也免除赋税和徭役,但这些野庙里头的人,基本上就是三教九流的人,他们算不上正规的僧侣,却有着本地的特色,深受本土人士的支持和肯定,也就成了上面不想管或者懒得管,下面人不敢管也没权力管的局面。

  宋元明清的小说里头,大和尚和道人等等,其实形象并不好,大多以邪恶的形象出现,就是这个原因了。

  所以杨璟在这一点上是有些想当然了,虽然他侧写出了凶手的相关信息,更是确定了凶手就是野庙的人,但想要找到他,其实并不容易。

  这也是为何人口失踪的案子往往会不了了之的原因之一。

  杨知县自然是知道这些难处的,但杨璟只凭着几具白骨,就描绘出了凶手的形象,给了他这么具有方向性的线索,他再喊难的话就有些不地道了。

  杨璟并不知道杨知县心里的想法,见得杨知县满意点头,还以为这案子有着落,心里也就期待着将野庙的人都召集起来的那一天了。

  杨知县也不含糊,马上让张证去通知王斗,组织人手,开始追索原先野庙的成员。

  杨璟又将与这些尸骨一并挖掘出来的一些随身之物都打上标记,诸如荷包鞋子衣服香帕之类的东西,虽然腐烂了,但有一些还是能够依稀辨认。

  只要书吏们将失踪人口的卷宗都整理筛查出来,便可以通知那些失踪人口的家属来辨认,说不定还能够确定其中一些受害者的身份。

  有时候侦查案子就是这么枯燥,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的简单,每一条线索的获取,每一次案情的进展,都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通过大规模的走访排查等手段,大浪淘沙一般,最终才能确定嫌疑人。

  杨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再加上古时的交通不便利,办案人员素质和方法上也有待提高,所以他也没想过会在短期之内出效果。

  与杨知县又聊了几句,杨璟便简单收拾了一下,婉拒了杨知县一同进餐的邀请,送走杨知县之后,便走出了敛房。

  这才刚打开门,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杨璟的面前,着实把杨璟吓了一大跳!

  杨璟惊魂甫定,看清楚来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却是宋风雅。

  “你怎么会在这里?”杨璟面带不悦地问道,心里其实在暗骂,差点没被这姑娘给吓死了。

  宋风雅也是气鼓鼓的,叉着腰,挺着高耸的胸脯,朝杨璟反问道:“你说我怎么会在这里!”

  杨璟曾经是个工作狂,这是他接任刑案推吏之后的第一个案子,心里也是充满了兴奋与激动,工作起来也就有些忘乎所以,想都没想就答道:“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宋风雅一看杨璟竟然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红着脸骂道:“你个说话不算数的骗子!”

  “骗子?我骗你什么了?”杨璟也是一脸茫然,心里正想着,却已经被宋风雅狠狠踩了一脚!

  “你干什么啊!忘了吃药还是药吃多了!”杨璟不由骂着,然而宋风雅已经怒哼一声,气得跺脚,甩袖而去了!

  杨璟捏了捏脚面,看着宋风雅的背影,此时才醒悟过来,宋风雅该是一直在等着他,跟他一起勘查尸骨,没想到杨璟撇下她,自己钻进敛房,由于太过专注,竟然忘了叫上宋风雅,也难怪这姑娘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了。

  虽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通过这件事,杨璟也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

  既然已经决定干老本行,就必须要建立自己的班底,召集收拢一些用得趁手又放心得过的人才,宋风雅虽然有着大小姐做派,比较刁蛮骄纵,但并非娇滴滴的软弱女流,她的武功甚至比杨璟要高,还有一个了不得的老爹,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

  而且宋风雅还是买一送一,将她纳为己用,连她的贴身护卫徐凤武也能够一并使唤,这徐凤武虽然年纪轻轻,但武功和心性都不错。

  这段时间王斗等人撒网出去搜寻蛇神庙的人,杨璟能够也正好回苗寨一趟,跟老爷子道别,也顺便将唐冲给要过来,再加上张证和弓手李沐,应该就有个班底的雏形了。

  从苗寨回来的路上可以顺便去把陈家父子给接过来,陈潮老爷子可以在宅子里当管家,也是个养老的好去处,还能帮夏至丫头措置家里的事情,陈水生也足够机灵,可以给个捕快的差事,让他跟着自己。

  如此一想,杨璟也就放宽心回去歇息,打算第二天就出发前往苗寨。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