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四十四章 发泄

第四十四章 发泄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523更新时间:2016-07-09 08:00:01
  杨璟的刻意激逗果然起了效果,彭连城仿佛陷入了癫狂状态,此时哪里还见得半分谦谦君子的模样!

  古人对心理疾病并无太多系统的研究,一般以癔症统称,除非疯到丧失理智,否则很少会被当成犯病。

  似彭连城这样的文人,便是患上心理疾病,也只会被当成特立独行的文人风流,哪里会受到正视。

  可如果客观地分析,彭连城其实已经病得不轻了。

  他是大族子弟,从小接受正统的儒家教育,想要让他接受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需要经历多少痛苦挣扎,也就可想而知了。

  杨璟还推测,曹恩直或许并非同性恋,或者说他是后期才被彭连城诱导,并非天生同性恋,他与彭连城乃是发小兄弟,平日里又亲密无间,很容易就会转化为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

  彭连城必须时刻警惕,生怕别人发现自己的真实性取向,又需要与曹恩直保持亲密,来填补自己对男人的渴求,而作为长房长子,他肩负着比所有人还要多的家族使命和责任。

  再加上他又娶了一个娇蛮霸道的妻子,自认清贵的他,却摊上了一个暴发户一般的媳妇儿,还要饱受欺压,忍受这女人的颐指气使。

  而弟弟又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纨绔,家族里头也不知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龌蹉腌臜事情。

  他对阎立春这样的女人毫无感觉,有没有夫妻之实是一码事,弟弟彭连玉不知廉耻,叔嫂通奸则是破乱天道人伦的丑恶之事。

  彭连城自己背负着太多秘密,而彭连玉与阎立春苟且偷奸不说,竟然还联手做起生意,想要通过阎立春的门路,进行科考舞弊,还妄图借此渔利!

  彭连城自己就有缺陷,他也曾为自己喜欢男人而感到羞耻,但渐渐地他也就发现,这是老天爷的安排,而并非他作践自己,这是骨子里的渴求,而不是自己能够选择或者决定的。

  于是他比别人还要维护正统伦理,像一种补偿心理,也更是一种掩饰,试问谁能够想到,极力维护正统礼教的他,本身就是个不为世俗所容的人?

  所以当他发现了彭连玉和阎立春的阴谋之后,便揭发到老太公那里去,谁知老太公为了家族的利益和脸面,非但没有制止,反而让彭连城不要再理会这件事情!

  彭连城只好强忍着,找到自家弟弟,希望弟弟彭连玉能够痛改前非,悬崖勒马,只是没想到,彭连玉非但不知悔改,反而揭穿了彭连城与曹恩直之间的事情,指责彭连城败坏道德,根本没有资格说他!

  彭连城此时才知道,阎立春早已发现自己是同性恋,还将秘密告知了彭连玉,阎立春甚至还主动找上门,说他彭连城无法与自己同床共枕,就不要阻拦她与彭连玉,还恬不知耻地扬言,就算她与彭连玉生下儿女,最终也是彭家血脉,她又没有勾搭外人,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而且还告诉彭连城,其实彭老太公早就默认了此事!

  彭连城已经怒不可遏,当下就要不顾一切地杀死阎立春和彭连玉,但最终还是被阎立春的贴身大丫环撞破,及时呼救,彭连城这才罢了手。

  他本以为自己表现出来的强硬姿态会让彭连玉和阎立春收敛一些,但这对狗男女根本就没把他当成一回事儿,继续张罗着洞庭文会,暗中联络了十几二十名考生,要一同舞弊,甚至还要在文会上揭发彭连城的丑事!

  这样的事情一旦暴露,彭连城必定会失去家族继承人的资格,彭连玉虽然名声不好,但借助阎立春娘家的势力,肯定能够将彭连城的位置取而代之,反正现在彭家也想巴结阎立春。

  遭受到的屈辱便如同啃噬心头的蚂蚁,使得仇恨的怒火不断在彭连城内心之中积累,彭连城又担心彭连玉真的将他的丑事揭发开来,终于还是控制不住怒火而爆发开来。

  周文房本是彭连城的好友,他能够当上巴陵县衙的推吏,并非周氏的后台关系,而是彭连城动用了自己的人脉。

  彭连城知道周文房虽然科举不成,却专研毒药之道,便让周文房调配了毒药,想要毒死彭连玉,以保守自己的清白名声。

  周文房调配好毒药之后,彭连城便伺机给彭连玉和阎立春下毒,可这两人对他已经起了戒心,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机会,只能通过周文房的关系,找了两名船工,让船工找机会下毒。

  彭连城知道曹恩直也收到了邀请,担心彭连玉会对曹恩直不利,便找上门来,跟曹恩直说明了一切,没想到却让李婉娘全都偷听了。

  李婉娘本就是个心思玲珑的女子,与曹恩直成亲多年,早就产生了怀疑,听得二人亲口证实,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

  可到了晚上,她冷静下来之后,终究还是想通了,曹恩直虽然与彭连城有着不可告人的亲密关系,但对她还是不错的,如果这秘密真的被彭连玉揭发开来,曹恩直必定身败名裂,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所以当曹恩直回来的时候,她就劝说曹恩直上船,因为如果曹恩直拒绝邀请,就会引起彭连玉的怀疑,彭连城的下毒计划想要成功,便会更加的困难。

  曹恩直没想到妻子非但没有责怪和幽怨,反而主动帮他出谋划策,心里也着实感动,便向彭连城提出要登船,彭连城想想也就没有拒绝,只好又与周文房商议,让一名护院高手扮成船工,保护曹恩直。

  而另一方面,阎立春也知道自己跟彭连城已经势不两立,便让贴身大丫环出面,雇佣了鹿月娘这个蛊师,让她在船上保护彭连玉,顺便给船上的人都下蛊,也算是立下投名状,避免有人走漏消息。

  只是她并没有想到,彭连玉一见鹿月娘花容月貌,便鬼迷了心窍,酒宴的空当就要对鹿月娘用强,结果自然是被鹿月娘打了出去,还被鹿月娘下了蛊。

  彭连玉吃了瘪,恼羞成怒,又不能对鹿月娘发泄,便将矛头指向了曹恩直,借题发挥,揭发了曹恩直与彭连城的丑事。

  船上的士子们都已经决定跟彭连玉参加科举舞弊,更知道他凭借的是阎立春的门路,自然要拍马附和,加上曹恩直和彭连城的新闻实在太过劲爆,这些人当即就大声嘲笑起来。

  曹恩直发现矛头不对之时已经来不及,也顾不得羞愤,便吩咐那护院高手,将彭连玉给架入了船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给他灌下了毒药!

  鹿月娘对彭连玉的行径甚为不齿,又岂会继续待在他身边,阎立春的人说不动鹿月娘,只好亲自下船舱去找彭连玉,却发现了曹恩直的人,双方当即大打出手!

  那些船工也都陷入乱战之中,船上登时大乱,那些个士子本来就心里有鬼,骚动一起,他们更是慌张,船上乱成一团不说,船舱里更是厮杀不断!

  混乱之中,也不知是谁踢翻了烹饪的火炉,舱内起火,烟雾很快就将里头的人逼了出来,双方在甲板上继续厮打,船舱却被烧穿了,那些个士子都是文弱不堪的人,待得船舱进水,更是慌乱,也不知谁喊了一句,要捉拿拿凶手,结果两边的人都炸毛了,又将士子和那些陪酒的女人都给牵扯进战团!

  只是这画舫算是大船,船舱漏水之后,巨大的压力很快就将船底撞开,船身吃不住,便倾斜起来,而后缓缓沉入了洞庭湖!

  这些人落水之后自然挣扎求生,可大多数人也只能被淹死洞庭湖里头。

  彭连城和阎立春都关注着船上的一举一动,可惜等他们派来援兵,早已难挽大局,彭连城先到一步,将生还者都救了起来,生怕自己的秘密走漏,只能将两个有资格参加宴会的士子给抓了回去。

  至于其他生还者,有些只是厨子和奴婢之类的,并没有资格到二楼的宴席,也听不到彭连玉胡言乱语,彭连城也就放过了他们。

  几次三番询问他们,这些奴婢都说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船舱失火,导致了沉船。

  彭连城便以彭连玉的名义,给了他们很大一笔抚恤费,诱导他们将沉船说成意外事件,至于曹恩直等人,他一时半会儿也不知该如何处置,便让周文房好生软禁在了别院。

  事情传开之后,李婉娘第一时间找到彭连城,哭得肝肠寸断,彭连城也不好隐瞒,便带着李婉娘见了曹恩直。

  李婉娘提出要照顾曹恩直,隔三差五过来送温暖,彭连城也没办法拒绝,但他自己也放心不下,生怕李婉娘这般温情,会把曹恩直的心给夺了回去,便将一半钥匙交给李婉娘,每次都一起来探望曹恩直。

  不过这种事情始终是瞒不过阎立春,李婉娘很快就成为了阎立春调查彭连玉死因的突破口。

  为此她甚至不惜用下蛊来操控李婉娘,只可惜事态的发展渐渐无法控制,无论是她,还是彭连城,都无法控制得住,终究还是被杨璟抓到了周文房,将曹恩直等人给救了出来。

  杨知县对杨璟的审讯技巧感到非常的别开生面,如今见得杨璟三言两语就撬开了彭连城的嘴,非但如此,反而让他陷入癫狂之中,根本不需要发问,就发泄多年积怨那般一一倾吐了出来!

  到了最后,彭连城甚至关于阎立春以及许多彭家的辛秘都吐了出来,仿佛整个世界都对不起他一般!

  杨璟知道他的心理已经扭曲,说什么都不意外,但杨知县可就脸色大变,赶忙让那书吏停下,不敢将这些记录在供词里,而是用另外一张纸记录下来,稍后说不得要跟宋阁老好好商量一番。

  发泄完内心之后,彭连城如释重负,仿佛肩负了十几年的大山,终于放了下来,又如同被抽空了灵魂,似那行尸走肉一般。

  他缓缓低下头,只是趴在稻草铺上,无力地流着眼泪,再没有多说一句。

  杨璟拍了拍他的肩头,而后朝他说道:“如果你想见曹恩直,我回尽量安排你们见一面的。”

  杨璟不是古板之人,也不是所谓的卫道士,他知道同性恋不是病,而是与生俱来无法选择的,就像人的性别一样,所以他并没有唾弃彭连城。

  彭连城闻言,没有任何反应,杨璟只好叹了一口气,转身要离开,正要关门之时,却又听到身后传来彭连城的声音。

  “谢谢。”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