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四十三章 真相

第四十三章 真相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33更新时间:2016-07-08 12:00:01
  下半夜开始凉快起来,牢房之中却仍旧闷热,杨璟背着药箱,走在牢房的过道上,两旁的犯人在逼仄的号子里辗转难眠,轻轻地**着,有一些则是连屁股都被打烂了,只能像死狗一般趴着,哼哼呀呀地叫唤。

  杨知县非但听从了他的建议,让宋慈和苏秀绩离开,还暂停了审讯,将犯人都收押了起来。

  杨璟在王斗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了彭连城的牢房。

  这位大少爷给人的印象十分儒雅,可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在巴陵也是有口皆碑。

  杨璟直到如今都想不通,彭连城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且他与曹恩直情同手足,怎么会将曹恩直囚禁在地窖里?

  莫非他爱上了李婉娘,想要据为己有,但又不忍杀死自己的发小,才将他软禁起来,借此让李婉娘死心塌地跟了他?

  但他和李婉娘都持有地窖的钥匙,也就意味着李婉娘对曹恩直的遭遇是知情的,难道李婉娘也有心成奸,这才合谋起来?

  不过这三人只见的情感纠葛,也不可能成为沉船案的关键,为了得到兄弟的女人,而杀死一船的读书人,这样的事情显然不合情理。

  再者,这里头还有一个被周文房毒杀的彭连玉,既然已经派了周文房去毒杀彭连玉,为何又要派鹿月娘去下蛊?

  这是否可以说明,毒杀彭连玉是周文房自己的主意?如果是这样,那么彭连玉被周文房毒杀,是否能够借此来分化彭连城和周文房二人?

  杨璟心里不断考虑着种种可能,不知不觉却已经来到了彭连城的老房前面。

  彭连城屁股都被打烂了,王斗也不担心他会跑,更不需要担心他会对杨璟不利,当即打开了牢房,退了出去。

  彭连城只能趴在稻草铺上,歪着头躺着,也不像其他人那样**,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杨璟放下药箱,而后坐在了他的旁边。

  “李婉娘醒了,身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不过…”

  虽然明知杨璟在吊他胃口,但彭连城还是猛然抬起头,而后又有些不自然地继续趴了下去。

  杨璟心底一笑,知道自己的突破口是对的,却不再提起李婉娘,而是走出去提了一盏灯,照亮了牢房,这才打开药箱,沾湿了干净的软布,给彭连城擦拭屁股上的伤痕。

  杨璟刚要碰触彭连城,后者却如遭雷击一般躲开,双眸之中爆发凶狠和暴戾之气!

  “若不及时处理,这伤口怕是要化脓,到时候便是神仙也救不了你,难道你不想再见李婉娘一眼?”

  彭连城目光缓和了一些,但仍旧保持着敌意,杨璟心中突然想起另一种可能,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试探着道:“即便不见李婉娘,难道连你的好兄弟曹恩直也不再见上一面?”

  说完这话,杨璟便低下头,假装在药箱里翻找东西,却偷偷观察彭连城的变化,果然见得他脸色苍白,目光中的凶狠少了,却多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意味。

  杨璟轻笑一声,而后将彭连城的身子扳过来,沾湿的软布再一次伸出去,而这一次,彭连城终于没再躲避。

  为了处理伤口,杨璟问王斗要来的是一盏马灯,足够光亮,擦拭干净血迹之后,彭连城屁股上的伤痕也是触目惊心。

  然而让杨璟感到吃惊的并非屁股上的伤痕,而是更加深处的一些东西!

  他终于确定了那个自认为不太可能的可能,仿佛接上了最重要的一环,所有的事情都能够解释得通了一般!

  杨璟本想用怀柔政策,打消彭连城的警惕性,如今看来,却应该反其道而行之!

  似彭连城这样的人,最是高傲,即便他不再顾及生命,也会保护仅有的尊严,对于一个男人而言,逆鳞一般碰触不得,不容别人践踏的尊严无非两种,一种是别人污辱你的女人,另一种则是将你当成女人来污辱!

  杨璟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笑道:“没想到啊,堂堂彭家大少爷,人人称善的谦谦君子,后门竟然让人给开了,这要是传出去,呵呵…”

  杨璟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彭连城便像被毒蛇咬了一口般,顾不得屁股上的疼痛,竟不知从何生出一股力气,竟然扑过来,就要掐杨璟的脖颈!

  “胡说!我杀了你!”

  彭连城如此过激的反应,直接印证了杨璟的猜想,这彭连城果然有龙阳断袖之癖,不爱女子,却独爱爷儿们!

  这分桃的癖好虽然古来有之,魏晋尤甚,直到后来仍旧有人以畜养男宠夸耀娈童为风尚,然则到了南宋却早已不是这个样子。

  程朱理学在南宋已经冒头,并愈演愈烈,存天理而灭人欲的口号已经叫得很响亮,所以男人间的相互厮混,已经不再是文人们的风尚和潮流,反而会被鄙夷。

  加上彭连城这样的身份和口碑,独爱男人,还被男人占了身子这种事情,也只能带来耻辱,便是男风盛行的年代,男人们值得夸耀的都是自己骑别的男人,何曾见过男人们夸耀自己是被男人骑的那一个?

  “这就是彭连城的命门,就是他比生死还要更加看重的东西!”虽然方法不算太过光明,但杨璟仍旧压抑不住心里的激动。

  对于彭连城的袭击,杨璟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稍稍偏了偏身子,也就躲了过去。

  “你真正关心的其实不是李婉娘,而是曹恩直,对不对!”

  “李婉娘跟你一样,爱着曹恩直,你不忍李婉娘伤心,每次去探望曹恩直,都会带着她,对不对!”

  “李婉娘劝你放了曹恩直,但曹恩直知道你杀死那些士子的内幕,你又不能放他出来。”

  “曹恩直本来就不爱李婉娘,跟李婉娘有名无实,但李婉娘却恪守妇道,几次三番想要劝你放过曹恩直,你不厌其烦,生怕李婉娘迟早会泄露秘密,便让人给她下蛊,想要杀死她!”

  这些本来都只是杨璟的推测,查案最忌讳主观臆断,其中有一些环节也确实没有证据支持,只是杨璟将线索都关联起来,做出的个人判断。

  比如彭连城与曹恩直形影不离,他们的妻子都没有子嗣,甚至还经常出游独处,这些迹象虽然不是实质的证据,却能够说明很多问题。

  若在往常,杨璟根本就不会用这样的法子,但如今他揭穿了彭连城最大的秘密,击溃了他的心理防备,连珠炮一般逼问之下,他相信彭连城肯定会崩溃。

  若自己说的不对,彭连城肯定会反驳,若自己说中了,彭连城也会恼羞成怒!

  果不其然,杨璟一番快速逼问之下,彭连城面色变得狰狞可怖,捂住耳朵,拼命摇头,喷着唾沫星子大声咆哮道:“闭嘴!闭嘴!闭嘴!”

  “李婉娘只不过是个愚蠢的女人,若非恩直一再顾念夫妻之情,我早就杀了她!”

  彭连城陷入疯狂之中,杨璟也由此看出,自己就算没有全中,也说对了绝大部分!

  于是他继续激怒道:“李婉娘跟你抢曹恩直,她死有余辜,杀了也情有可原,但你为何要杀自己的亲生弟弟?难不成他也跟你抢男人?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杨璟火上浇油一般嘲讽怒骂,狠狠践踏彭连城的尊严,因为他知道,彭连城这样的人最是冷静理智,但越是深沉的人,就压抑得越深,爆发起来也就越恐怖。

  “他不是我的弟弟!他才是禽兽不如的东西!他没有抢我男人,却睡了我的女人,他的大嫂!这样的人留着只会败坏彭家名声,还不如死了干净!”

  杨璟也是暗自心惊,没想到彭连城竟然真的承认了这桩罪行!

  “这些都只不过是你掩饰的借口罢了,你跟阎立春同样没有夫妻之实,若说败坏名声,你跟彭连玉又有何差别?你之所以杀他,是因为他知道你要杀死船上那些士子,对不对!”

  彭连城哈哈大笑起来,状若癫狂,而后朝杨璟吼道:“这是什么混账话!就因为我跟那个愚蠢至极的阎立春没有夫妻之事,我的弟弟就能睡自己的嫂嫂?”

  “他不学无术也就罢了,还买通了县衙教谕和主簿,才得了个取解试的末名,早就将我彭家脸面丢光了,但他却又贪得无厌,不知羞耻,竟然联合诸多伪君子,密谋通过阎立春到临安走动关系,想要在春试里舞弊!”

  “这是给我彭家抹黑!他一个人声名狼藉,欺男霸女也就罢了,非要拖着整个家族下水,这样的人留着也只能不断惹祸上身!”

  “那些所谓读书种子,口口声声家国天下,张嘴就是仁义道德,却毫无礼义廉耻,除了恩直和另外两个人,其他人竟然都相信了彭连玉这蠢货的蛊惑,打算在船上联盟!”

  “若不是李婉娘那蠢女人劝说,恩直也不会上船,也就不会陷入这桩事情,我自然也就不需要把恩直关起来,这女人非但不知悔改,还想让我把恩直放了,简直就是蠢到了极点,她不该死,谁该死!”

  彭连城已经彻底崩溃,不需要杨璟挑拨激怒,仿佛发泄一般,一股脑将事情都说了出来,而杨璟内心之中最后一层迷雾,终于被拨开了。

  难怪自打进来巴陵县衙,就从未见过主簿,他本以为是这些官员联合起来排挤杨知县,不配合知县的工作,却不知他们竟然牵扯到了科考舞弊!

  而彭连城的作案动机也是异常复杂,种种因素叠加起来,早已让他的心理扭曲失常!

  杨璟本想用周文房才是毒杀彭连玉的真凶,来离间和撼动他们的联盟,如今彭连城已经招供,却是用不上了。

  不过现在却又可以用彭连城的口供,来让周文房开口了!

  彭连城还在忿忿地大骂,如同疯子一般,而杨璟却朝牢房外的走道扫了一眼。

  杨知县等人就在走道上听着,旁边的书吏早已将彭连城的话都记录成口供!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