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三十九章 破门

第三十九章 破门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85更新时间:2016-07-06 12:00:01
  阳光渐渐变得炽烈,晒得皮肤一阵阵灼痛,行人纷纷缩回店铺或者住处,寻找地方纳凉,便是乞丐都躲到小巷里头去了,空荡荡的大街被晒得热浪蒸蒸。

  宋风雅身上的蛊毒显然已经被彻底解除,许是杨知县将抓获周文房的消息告知了苏秀绩,这位江陵府的密探才会带着随从,在唐冲的带领下,找到了杨璟这里。

  杨璟和李沐等几个弓手连早饭都没吃,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可如今又从老马夫的口中逼问到极其重要的线索,杨璟也是连吃个午饭都不敢。

  若昨夜抓获周文房之时,就第一时间赶来,就能够赶在被烧毁之前,对周文房的住处进行搜查。

  这一切都表明,那个幕后主使已经开始抓狂了,已经开始与官府的力量做正面的交锋,争分夺秒想要赶在官府的前头,销毁对他们不利的证据!

  所以杨璟也没打算再浪费时间,与苏秀绩等人说明了情况之后,一行人便开始赶往周文房的别院。

  苏秀绩那几名随从都是老辣的探子,身手自然不凡,相比之下,杨璟手底下这几名弓手就有些不够看了,于是杨璟便让他们回去吃饭,李沐却坚持要跟随杨璟办事。

  杨璟一想,李沐是老伙计了,又正当壮年,有一把子力气,心理素质也过硬,人也足够机灵,再者,如果在周文房的别院有所收获,功劳也不至于让苏秀绩全占了去,便同意了李沐的请求,让其他人回去向杨知县报信,随便吃些东西。

  由于时间紧迫,加上天气酷热难当,需要保存体力,众人也没太多计较,一行十一人,全挤进仅有的两辆马车里头,往城南而去。

  宋风雅到底是个女孩子,又是宋阁老的千金,大家也给她留了足够的空间,不过车篷里仍旧满是爷儿们的汗臭和脚臭味。

  苏秀绩又询问了关于周文房的一些情况,也就不再多话,车里头安静下来之后,众人才听到一阵咕噜噜的肚子叫唤,不由将目光都转向了杨璟。

  杨璟摸了摸空落落的肚子,只是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转头往窗外望。

  窗外其实没甚好看头,杨璟才看了一会儿,便感觉身边的宋风雅轻轻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转头一看,宋风雅递过来一个精致好看的酥饼盒子。

  “这是我的碎嘴零食...你吃了顶一顶吧...”

  杨璟心头微喜,也不客气,道了声谢,打开来就吃,宋风雅一看,杨璟拿起来那块还带着一个缺口,显然是她吃过的,但杨璟并没有注意到,看着杨璟将那块自己吃过的酥饼塞进嘴里,宋风雅也是低头不语。

  杨璟见得此状,还以为宋风雅受不了车厢里的汗臭味,心里也佩服得紧。

  这姑娘虽说泼辣了些,但贵为阁老千金,却能够吃苦头,混在男人堆里,一个女子却能够打破世俗的约束,想着继承宋慈的本事,前番雨夜里掘墓开棺也就不去说了,单说这一次刚刚解蛊,身子还未恢复完全,就跟着过来查案子,就足够赢得杨璟的敬意。

  杨璟大半天水米未进,这酥饼虽然糯软,但还是差点噎着杨璟,喝了唐冲递过来的半竹筒水,杨璟才咽了下去,却连酥饼的味道都没记住,实在有些暴殄天物。

  简单的吃喝之后,马车已经离开了住宅密集的中心地带,周围开始出现低矮的民居,以及一些菜园子和竹林,已经来到了城根的郊区。

  巴陵县城在历史上曾经是汉人和南蛮人交战的要冲,所以城墙还算完整,不过南宋偏安一隅数十年,也没什么动乱,城墙失了保养,许多地段都已经破败不堪。

  又走了一刻钟左右,连像样的民居都少了,放眼望去,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些草房,远处那一片林子也就显得格外的惹眼。

  这林子葱翠喜人,看着就感到清凉,树木之间隐约显出楼房的飞檐,白墙黛瓦,充满了婉约的诗意。

  “就是这里了...”那老马夫老老实实地指着那处庄园道,杨璟也就有些紧张起来。

  周文房已经是核心高层人物,对这处别院又刻意隐藏,而且根据老马夫的供述,他每隔两三天就会送来一大车食物,想来里头藏着的人并不在少数。

  所以杨璟便提醒苏秀绩等人,这里头住着的人怕是不简单,让他们都放警觉一些。

  经历了几次危险之后,杨璟也知道自己的根底,便让苏秀绩和他的手下打头阵,倒不是他胆小,而是怕拖了大家后腿。

  苏秀绩也不含糊,众人下了车之后,他便带着自家的手下往前门而去,让杨璟等人绕到后门去,避免里头的人从后门逃走。

  于是杨璟便与唐冲李沐,外加宋风雅和徐凤武,在老马夫的带领下,继续驱车到后门。

  这庄园占地颇大,高墙绿树,后门不算大,但两侧栽种花木,又有藤蔓遮掩,很是隐秘,若没有老马夫指路,一时半会儿怕是很难找到。

  杨璟等人下了车,便隐藏在两侧的树木后头,杨璟没有兵刃,手里那根木棍还是马车里的,许是老马夫用来挑担子的,倒也结实趁手。

  等了一会儿之后,宋风雅朝杨璟低声道:“咱们到里面去,把门关起来,这样就不怕他们作鸟兽散了。”

  杨璟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若在外面守着,门一打开,里头的人四处逃散,他们人少,也不知该追哪一个。

  但如果到里面去,把门锁死,就能来个瓮中捉鳖,也不怕这些人逃了出去。

  “好,咱们进去。”杨璟点了点头,猫腰来到后门,试着推了推,那门不出意料已经被反锁,便朝老马夫问道:“有没有钥匙?”

  老马夫摇了摇头:“没有周老爷带着,老头子我也不能单独过来,钥匙却是没有的...”

  “那如何是好...”杨璟也有些犯难了,而宋风雅却只是笑了笑,朝徐凤武看了一眼。

  徐凤武会意地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一段距离,突然发力疾行,踏踏踏踩上墙面,手中尖刀往上一插,手臂借力,竟然跃上了一丈有余的高墙!

  “这就是轻功么!”杨璟也是心头大惊,虽然徐凤武并不是飞身上去,需要借力,动作也不算华丽,但也足以让杨璟感到吃惊,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场景。

  宋风雅见得杨璟的惊讶表情,也很是得意,正要说话,徐凤武已经从里面把门给打开了。

  杨璟等人赶忙溜了进去,但见得眼前郁郁葱葱都是花树,不远处就是一大片药园子,各种草药绽放着绚烂的花朵,这也不由让杨璟想起一句话来,坏的男人,说着甜蜜的话,有毒的草,开着迷人的花。

  就像毒蛇一样,越是颜色斑斓,毒性就越大,这药园子里五颜六色,里头怕是大半都是毒草!

  脑子里冒出这样的念头,杨璟也是心头一紧,因为根据鹿月娘等人的供述,彭连玉其实在中蛊之前就已经中毒,而杨璟和宋风雅开棺验尸之时,并未见得尸体有中毒的迹象,足以说明这毒药并非寻常的毒药,而凶手自然是个用毒的高手,莫不成这周文房就是毒杀彭连玉的凶手?!!!

  念及此处,杨璟不由朝宋风雅看了一眼,这姑娘已经抽出一柄精致的短刀,想来也是察觉到了危险。

  杨璟看了看周围的地形,这后门只有一条石子路,曲径通幽,两边是假山水池和花木,便决定往前面走一段,说不定能与前门的苏秀绩等人形成包围之势。

  徐凤武虽然年纪不大,但沉着冷静,显得极其干练老辣,想来以前经常跟宋慈一同查案子,难怪能够成为宋慈的贴身护卫。

  有他在前面引路,杨璟也安心了不少,穿过药园子之后,便是一个大池子,里头的莲花开得正艳,池中央是一座凉亭,一座曲曲折折的木桥将池子分成两半,通过这木桥之后,他们发现竟然还有一道门。

  杨璟以为这一次没办法翻越过去了,因为墙根下面就是莲池,但徐凤武却毫不在意地冷哼一声,朝唐冲说道:“给我搭把手。”

  唐冲会意,往门前一站,稍稍蹲了下来,双手交叠,点了点头之后,徐凤武便疾行几步,踩着唐冲的双手,高高跃起,在他的肩头点了一下,便攀上了墙,用力一蹬,鹞子一般翻了过去!

  “什么人!”

  徐凤武刚刚翻过去,杨璟便听得一声暴喝,门后面便传来了刀剑相击之声!

  杨璟将耳朵贴着门板一听,门后脚步沉重而杂乱,守门的应该不止一个人,既然已经被发现,杨璟也就不再迟疑,朝唐冲吩咐道:“快撞开这门!”

  唐冲身躯极其高大健硕,有的是力气,但这木门却包了铜边,又格外的沉重结实,这铜边应该是为了镶嵌铁门栓才做的,一时半会估摸着很难撞开。

  果不其然,唐冲尝试了两次,那门扇却是纹风不动,门后已经传来闷哼和惨叫,但战斗之声未停歇,就说明徐凤武还在抵抗!

  “得尽快想办法破门!”

  这门墙前面只有莲池和身后的凉亭,想要找到破门的工具实在有些困难,宋风雅也是急了:“快想想办法!”

  “凉亭!”杨璟灵机一动,便往凉亭那处看去,但见得那凉亭里头是个石桌,但凳子却是大根原木剖成两半,充满了原生态的气息。

  “去拆那个木凳!”

  唐冲和李沐都是机灵人,顺着杨璟的手指一看,那剖开的原木正好可以用来当撞木,便飞奔到凉亭之中,将那半边原木打磨的木凳给扛了起来。

  两人都是精壮之年,却仍旧有些吃力,杨璟连忙过去帮忙,连那老马夫都叫上,四五个人合力抱起半边原木,猛然朝门栓的部位撞击过去!

  “嘭!”

  原木反弹回来,门上头的石粉石屑却簌簌落下!

  “再来!”

  “嘭!”

  “嘭!”

  “嘭!”

  接二连三的撞击之下,那大门轰然炸开,木屑四处溅射,杨璟等人终于破开了这道门!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