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三十七章 走水

第三十七章 走水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155更新时间:2016-07-05 12:00:01
  第一缕晨曦透过铁窗,溜进了巴陵县衙的大牢,潮湿的大牢仿佛进入了第二个轮回,阴森的气息被驱散干净,看着那阳光,便让人怀念暴晒过的被子的气味。

  杨璟揉了揉酸胀的眼睛,长长伸了个腰,旁边的杨知县同样萎靡不振,脸色并不好看。

  夜审并不顺利,无论他们问什么,周文房只是闭口不言,即便他早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牢头和狱卒们虽然已经轻车熟路,诸般刑具也是一一登场,在周文房的身上留下各种伤痕,烙铁早已将周文房身上的肌肤皮肉烫得一片模糊,期间也不知用冷水泼醒了几次,这个硬骨头却如何都不肯开口。

  刑讯拷问的诸多手段让杨璟眼花缭乱却又触目惊心,他终于明白为何有那么多的屈打成招,为何会有这么多冤假错案了。

  这种程度的刑讯逼供和拷打折磨,杨璟自认是没办法扛过去的,换成是他,说不定早就招供了。

  本想着尝试一下自己的逼供手段,但天色已经亮起来,他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且周文房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怕是不堪折磨,也只能暂时作罢。

  经过一夜的折腾,杨知县已经很疲乏,听杨璟说要去搜查周文房的住处,希望能够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也是欣慰不已。

  县衙的捕快虽然不少,但如今都分派有任务,连捕头王斗都带着衙役看守着李婉娘的住处,一时间也派不出更多的人手来。

  思来想去,杨知县便让人跟县尉打了一声招呼,让他调拨了几名弓手,交给杨璟来指挥调用。

  县尉这官职由来已久,到了宋朝,县尉是基层武官,负责地方上的除暴安良,缉捕盗贼,防备叛乱的工作,其辖下设置弓手二十名。

  这弓手并非单纯的弓箭手的意思,是有固定配额的,分拨给巡检司和缉盗所等听用。

  到了南宋,弓手的数量也就多了起来,原本直属于县尉的弓手性质也发生了变化,一些大县的弓手甚至多达数百名,而弓手的职责原本是专门缉捕盗贼,不得作于他用,但到了后来,弓手也如手力之类的衙役一般,被用在其他地方。

  比如巴陵县,大牢里头的狱子很多就是弓手,而王斗手下的捕快其实也是弓手,这些开支都需要从县衙的地方财政里头拨付,所以弓手也就变成了万金油,哪里有差遣就去哪里。

  杨璟担心周文房被捕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幕后之人会提前毁灭证据,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就带着弓手前往周文房的住处进行搜证。

  走出县衙之后,杨璟才发现街道上雾气蒙蒙的,一些飞虫悬停在半空之中,嗡嗡飞着,两边的商铺也纷纷打开门做生意,摊贩也渐渐开始上街,处处都散发着食物的热气和香味。

  杨璟也着实是饿了,但终究还是忍着,朝那些弓手说道:“诸位兄弟辛苦了,这差事要紧,等办完了差事,杨某再请兄弟们吃一顿。”

  这些弓手跟捕快一样,其实都是贱役,三代以内不得参加科举考试的那种,对待寻常百姓还能够吆五喝六,但杨璟眼下正是知县老爷的红人,与知县老爷叔侄相称,他们又岂敢在杨璟面前摆谱,加上又出了周文房这档子事儿,县老爷趁机立威,谁还敢在这节骨眼上得罪杨璟!

  见得弓手们没怎么抱怨,杨璟也就不再罗嗦,一行人很快就往县城南边快步行进。

  周文房曾任刑案推吏,周氏在巴陵也是大族之一,虽然周文房只是旁支,有些家道中落的意思,但好歹也是姓周的,能够走关系进衙门当差,家底还是不错的。

  再加上平日里诸多孝敬,周文房更是不缺钱,没有住县衙就算了,还在县城南边买了一栋不小的宅子。

  一路上杨璟也向这些弓手了解周文房的个人情况,这些弓手对地方的情况也是心知肚明,周文房主管刑名,他们自然是清楚的。

  听完之后杨璟也有些释然,这周文房已经二十多岁,却并未婚配,据说平时流连风月场所,只娶了两房小妾,并未娶正室,也无子女。

  “看来他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生怕家眷会拖累自己…”杨璟如此想着,对此行倒也不是很乐观了。

  周文房如此防备,想要从他的住处挖出有用的线索,希望其实并不大,但杨璟也不想轻易放弃,如果周文房抵死不开口,他也只能从别的途径来寻找线索。

  心里这般寻思着,也就渐渐到了县城南街,此时前方却突然传来骚乱声,行人往来奔走,一道道浓烟滚滚升腾起来!

  “走水了!走水了!”

  有人敲着铜锣不断喊着,街道上也越发热闹起来,杨璟一看街尾那滚滚浓烟,心头不由一紧!

  “不好!大家快些手脚!”杨璟一声惊呼,一行人便跑了过去,临近才发现,果然是周文房的住处起火了!

  杨璟之所以没有歇息,马不停蹄赶过来搜证,就是担心幕后之人会毁灭证据,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

  好在周文房的宅子并不偏僻,又有两个小妾和不少的丫环奴婢在家,发现得比较及时,周围邻居担心殃及池鱼,救火也很是卖力,杨璟与这些弓手加入救火的队伍,忙活了小半个时辰,火头终于是被扑灭了。

  望着还在冒烟的残垣断壁,周文房那两个小妾灰头土脸地哭了起来,奴婢们则小心在旁伺候着。

  这小妾也是六神无主,正想派奴婢到县衙通知周文房,见得杨璟带着弓手在救火,便询问周文房是否在县衙公干。

  杨璟将周文房的事情据实以告,那两个小妾当即就傻眼了,当下就哭喊着要到县衙去理论,杨璟也懒得计较,反正有杨知县处置,他还是专心搜证好了。

  周文房犯了事儿,杨璟带着弓手来搜证,周家小妾和奴婢也不敢阻拦。

  虽然火头被扑灭,但宅子也被烧了大半,特别是周文房居住的内院,更是被烧得一塌糊涂,应该就是起火点。

  对于火场搜证,杨璟也是有经验的,但凡犯罪,总会留下痕迹,就看你能否发现而已。

  因为担心破坏了现场,杨璟让弓手们在外头候着,自己走进了宅子里头。

  被烧断的梁木和瓦砾四处都是,杨璟也将重点放在了周文房的居所,以周文房的谨小慎微,他能够骗过衙门里的人,这两个小妾肯定不会知道太多内情。

  如果这两个小妾是知情人,那么幕后黑手肯定会杀了她们灭口,她们能够好端端活着,说明她们对周文房的所作所为并不清楚,只不过是周文房的禁脔罢了。

  杨璟在周文房的房间里搜索了一番,根据现场以及周围物件的燃烧度,确认了这里就是起火点。

  再继续搜查这个房间,意义也就不是很大了,杨璟不由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那俩小妾见得杨璟出来,便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既然搜查完毕,妾身可否让人进去收拾收拾?”

  杨璟知道她们这是要捡些值钱东西,火势都集中在周文房的房间这边,其他地方烧得不算太严重,她们大概是见得周文房入狱,想要卷铺盖走人,不然就是将财物都取回来,也好将周文房捞出来。

  杨璟并没有让她们进去,而是带着弓手,将其他地方也都好生搜查了一遍,这才允许她们收拾。

  这一次搜查也让杨璟确认了一个事情,这两个小妾却是一无所知,不由得更加的气馁了。

  杨璟眉头紧锁,心想着也只能寄希望于撬开周文房的嘴了。

  正要离开之时,杨璟却发现一个老妈子抱着一大堆衣物,从洗衣房里走了出来。

  心念一动,杨璟便将那老妈子给拦了下来:“这位大婶,你们家老爷的衣物还在不在?”

  那老妈子也是心情不佳,毕竟出了这样的事,她们这些下人说不定又要重新寻找东家,但她们都是低贱的下人,哪里敢得罪杨璟,再加上杨璟并未欺压,反而很有礼貌,为人谦和,她也就开口答道。

  “回禀大老爷…洗衣房许是潮湿了一些,并未引起太大的火头,老爷和奶奶们的衣物都还在,只是…只是昨天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洗…”

  “没洗?太好了!”杨璟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这周文房换了夜行衣才到县衙去行刺李婉娘,换下的衣服如果没洗,应该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把你家老爷的衣物都拿来!”杨璟朝那老妈子吩咐道,但很快又改口道:“不,你别动那些衣物,带我过去,我亲自看看!”

  老妈子也是迷惑不解,一个大老爷们的衣服能有什么看头,可见得杨璟这般,也不敢违抗,当即带着杨璟到了洗衣房。

  虽然是个粗活,但老妈子也是大户人家做惯了的,老爷和奶奶们的衣服都是分开存放和分开清洗,因为今早起火,昨日的衣物都分门别类叠放在木架上呢。

  杨璟细细检查翻看周文房的衣物,而后朝老妈子问道:“鞋袜和帽巾在哪里?”

  老妈子指着角落里的一个小竹筐,答道:“老爷的鞋子放在那边了…”

  杨璟双眸一亮,丢下衣服便走到了竹筐前面,小心将周文房的鞋子捏了起来,仔细查看着,而后又让弓手和老妈子们都出去,关上门,这才打开了物证勘察箱。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