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二十九章 爷儿们的柔情

第二十九章 爷儿们的柔情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146更新时间:2016-07-01 12:00:01
  随着鹿老爷子的解惑,杨璟也终于搞清楚士子沉船案的来龙去脉,但对于彭连玉杀死这些士子的动机,仍旧没有头绪。

  由于鹿月娘让自己背了黑锅,杨璟又是失踪者之一,嫌疑自然也就最大,即便鹿家不计较自己伤害月娘和鹿白鱼姐妹,想要自由生活,杨璟也必须想办法给自己洗脱嫌疑才行。

  可彭连玉已经死了,所谓死无对证,彭家又是大族,又有谁会相信事实真相?

  再者,鹿月娘已经成了彭家的必杀目标,为了救月娘,唐冲和周南楚又杀伤王斗等官差,鹿月娘又受了指使,对李婉娘下蛊,这些都是铁打的罪行,鹿家麻烦也是不小。

  这样的情况下,杨璟想要洗脱自己的嫌疑,证明彭连玉才是真凶,就必须搞清楚彭家杀害士子的动机是什么,那么关键在哪里?

  如果鹿老爷子所言属实,彭连玉在中蛊之前就已经中了毒,也就意味着彭家人根本就没想过要让彭连玉回来,彭连玉才是最先背黑锅的那个。

  彭连玉发现自己被人坑了,才想着要鹿月娘背下这个锅,没想到鹿月娘又把这个锅甩给了杨璟。

  那么给彭连玉下毒的人,应该就是幕后真凶了!

  彭家确实能够指使彭连玉做事,可彭家舍得杀彭连玉灭口?这样一来,是不是可以推测,杀士子是彭家的主意,但杀彭连玉却另有其人?而这个杀彭连玉的人,应该对彭家的计划是知情的,而且不是彭家的人!

  杨璟本以为能够真相大白,没想到事情远比想象的要更加复杂,想要破解这一切,无论如何是绝对绕不过彭家的!

  动机,动机!

  只要搞清楚彭家那个凶手杀死士子的动机,这个案子应该就能够真相大白了!

  可是彭家的凶手为何要杀死这些士子?彭连玉是吊车尾的成绩,如果说因为嫉妒而杀死一船的同学,这动机实在太过牵强,但结合彭连玉的为人,如果他心理扭曲,倒也说得过去。

  但事实已经证明,策划这一切的还有幕后之人,彭连玉只不过是执行者,那么这个策划者的动机又是什么?

  “无论他的动机是什么,他能够指使彭连玉,应该是彭家极其重要的人物...”杨璟如此推测着,面色却又凝重了起来。

  虽然情有可原,但以他如今的状况,想要在鹿家继续待下去那是不太可能的了,而他自然也不想再寄人篱下,所以当鹿老爷子问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先离开鹿家。

  可他想了想,却又无法再这个时候离开,他与鹿月娘和周南楚之间的过节可以揭过不提,甚至连挟持鹿白鱼的事情也可以抛开不追究,因为他相信鹿老爷子还是会让自己安然离开的。

  然而无债一身轻,鹿老爷子的这份恩情,他必须替云狗儿还上,所以他还不能离开鹿家!

  且不说彭家绝对放不过鹿月娘,单说她如今背着夏家灭门的嫌疑,又杀伤捕头王斗等人,鹿家便逃不过这场官司。

  虽然杨璟也是自身难保,而且鹿白鱼和周南楚等人对他都不待见,但他必须要拉鹿家一把,不能拍屁股走人,这样太不仁义。

  “阿爷,你还信得过狗儿吗?”杨璟沉思了片刻,面色冷峻地朝老爷子问道。

  鹿老爷子微微抬起头来,仿佛第一天认识印象中那个软弱的云狗儿一般,而后还是点了点头。

  “月娘他们从彭家里头逃出来,彭家的人肯定不会放过咱们,所有的罪责都会推到月娘的身上,而月娘和唐冲周南楚又伤了捕头王斗几个,官司上就够寨子吃一壶…”

  杨璟也不知道王斗和那几个捕快最终有没有被唐冲杀死,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鹿老爷子看出他的担忧,便解释道:“只是伤了,没死。”

  杨璟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彭氏乃是名门大族,不管彭家里头谁在使坏,想要陷害咱们,都不是难事,所以…如果阿爷信得过,狗儿想找个帮手。”

  听到这里,鹿老爷子也是眼眶湿润,他本以为杨璟会就此离开,因为鹿月娘亏欠杨璟在先,就算杨璟走了,他也不会责怪杨璟,但杨璟非但没有离开,反而给他出谋划策,甚至要帮他找帮手,鹿老爷子又岂能不感动。

  云狗儿身世凄惨,为人又敏感懦弱,平日里也是软弱可欺,虽然是他鹿老汉的义子,但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为寨子做过什么实事,这也是鹿月娘等人看不起他的原因之一。

  如今他经历了这一波三折的磨砺之后,终于硬朗起来,也知道替鹿老爷子分忧,知道要报答鹿老爷子的恩情,这又让鹿老汉如何不欣慰?

  “你有这份心就够了,以后安心住在寨子里头,我鹿老汉一天没死,谁都欺负不到你身上!”鹿老爷子显然动了情,泪光闪动地捏了捏杨璟的肩头。

  杨璟虽然颇为感动,但也知道老爷子其实并不相信自己能够请来帮手,毕竟他云狗儿只是个吃软饭的,平日里二门不出大门不迈,这次出去也是狼狈地回来,又识得什么大人物?

  但他们并不知道宋风雅中蛊的事情,只要鹿月娘替宋风雅解蛊,只要她敢出面作证,有素来正直又暗中调查沉船案的宋慈撑腰,便是彭家也奈何不了鹿家寨子了!

  宋慈虽然已经致仕养老,但眼下时局动荡,如果杨璟记得没错,不需要多久,宋慈就会被朝廷起复,彭家绝对不会不考虑这一点。

  再者,杨璟也相信杀死这些士子的幕后主使应该只是彭家的老鼠屎,彭家在湖南根深蒂固,但却呈现疲态,否则也不会想要靠阎立春来增强官场影响力,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彭家不可能肆无忌惮地制造惨案。

  想到这里,杨璟便朝鹿老爷子笑了笑道:“阿爷是不是看不起狗儿?反正现在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就让狗儿试一试吧。”

  鹿老爷子知道云狗儿敏感好强,生怕伤了他的自尊心,便朝杨璟点了点头,想了想,又摘下了自己左耳的银耳环,朝杨璟说道。

  “狗儿,并非阿爷看不起你,这些年你在寨子里受气,阿爷也是看在眼里,夜里总觉得对不起你的爹娘,但大老爷儿们如果连这点气都受不了,又如何能够成就大事?”

  “阿爷每次都喜欢你能拿出点爷儿们气来,谁欺负了你,就直接打回去,打伤了阿爷帮你赔,让人打伤了,阿爷就帮你治,可你每次都默默忍着,不瞒你说,阿爷也是恨铁不成钢…”

  “今次你离开之后,阿爷才晓得你也有你的考虑,也不想破坏寨子里头的安宁,你走了之后阿爷整日里为你提心吊胆,也算是看开了…”

  鹿老汉分明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能够温言软语跟杨璟说这么多心里话,也算是真情流露了。

  他将那耳环拉开,而后刺破耳垂,戴在了杨璟的左耳上,虽然有些刺痛,但杨璟却没有阻拦,因为他知道这是老人家的一份心意。

  “阿爷,你信狗儿一次!”

  鹿老汉拍了拍杨璟的肩头,满眼慈祥地笑了笑道:“阿爷信你!”

  杨璟满怀舒畅,当即找来纸笔,给宋风雅修书一封,又讨回那张面具,一并交给唐冲,让他务必尽快送到宋风雅的手里头。

  唐冲接过东西,扫了一眼,目光在杨璟的左耳上定格了片刻,而后点头离去。

  杨璟实在太累,身上又有伤,舒舒服服洗了个澡之后,便缩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小木屋是云狗儿的住处,虽然不大,但很舒适,杨璟也生出熟悉的感觉来,这一觉睡得很踏实,等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却发现夏至丫头不知何时睡在了自己的旁边,也没有拖鞋,半边身子还悬空在床边,想来是守在旁边照看自己,不知不觉睡着了的。

  看着夏至丫头甜睡的样子,杨璟也不忍心吵醒她,将她的身子挪到床上,给她盖上毯子,这才走出小木屋去。

  这苗寨坐落于山腰之上,四月未央,天青气朗,放眼望去,那山下是成片的竹海,山上是苍翠的密林,微风扑面,带着淡淡的草木芳香,实在让人心旷神怡。

  杨璟伸了伸懒腰,便见得一名苗家妇人挎了个竹篮上来,原来是给杨璟送食物来了。

  杨璟不是云狗儿,不懂苗话,只是笑着朝那蓝衣黑裙的妇人点了点头,后者倒是有些受宠若惊,叽里呱啦说了几句,也就离开了。

  这饭菜不算丰盛,但胜在量足,杨璟也是美美地饱餐了一顿,正打算叫醒夏至吃午饭,门外却传来吵闹声。

  杨璟走出木屋一看,但见得山道上出现一支队伍,衣服颜色很是鲜艳,与苗寨里头满眼都是蓝黑色的布料截然不同,一看便知是宋家的人来了。

  他也不着急,走回屋内,把夏至丫头叫了起来,这丫头发现自己睡在杨璟的床上,一张俏脸唰地就红到了耳根,还后知后觉地掀开被角,发现自己和衣而睡,衣裳都完好地系着,竟然还松了一口气。

  似乎察觉到自己的举动有点质疑杨璟的人品,小丫头也是尴尬不已,只是吐了吐舌头,讪讪地笑了。

  杨璟也不在意这些细节,让她留在这里吃饭,自己则出了木屋,大步往鹿老爷子的竹楼走去。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