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二十章 反制

第二十章 反制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57更新时间:2016-06-27 08:00:01
  杨璟手里头还挟持着刀疤凶徒,他刚从棺材出来,手脚酸麻无力,也不敢拖延,没有回头便朝夏至吩咐道:“丫头,拿上绳子,先绑了再说!”

  然而夏至却没有回应,杨璟扭头一看,这小丫头正深深埋着头,浑身轻轻颤抖着,能够看到泪水不断汇聚到她渐渐的下巴,而后啪嗒啪嗒打在棺材板上!

  “杀了他!杨大哥,杀了他!我要替爹娘报仇!”杨璟心头刚刚涌出不安,夏至已经抓住杨璟的手腕,只是这么一拖,锋利的手术刀便划破了刀疤脸的脖颈!

  “丫头!你先冷静!冷静下来!”杨璟也不敢放开刀疤脸,只能尽力往后挪,将用背部将夏至推到后面,隔开她与刀疤脸的距离。

  好在杨璟常年用到手术刀,与手术刀几乎有种骨肉相连的熟练感,一双手更是稳如磐石,这才没有割破颈动脉,饶是如此,刀疤脸脖颈也是鲜血横流,然而凶徒却面不改色!

  夏至已经泪流满面,杨璟也是心中轻叹,面对毁掉自己的家,造下灭门罪恶的凶手和仇人,试问谁又能够冷静得下来?

  杨璟也是任由夏至靠在自己的后背哭泣,这才刚刚放松警惕,陡然又警觉起来,目光转向了马车的前面去。

  按照他的推测,前面应该有个凶徒在赶车,可如今车辕上却空空如也!

  杨璟的表情变得严峻,双眼满是阴沉和凶狠,紧握手术刀,而后沉声道:“如果你想躲起来,伺机偷袭,那就大错特错了,你自信比我手里的刀子要快的话,不妨试试看!”

  杨璟道破了对方的意图,那名仅剩的凶徒也只好从车厢边上现身出来。

  此人不过二十出头,剑眉星目,倒也英朗,虽然穿着短衣,但皮肤白皙,身上又没有刀疤脸那种鱼腥味,应该就是敲自己闷棍的那一位了。

  这年轻人躲在车厢边上,如果他从车窗探手进来,应该能够制住夏至,用夏至来反制杨璟!

  好在夏至丫头冲动之下扑到了杨璟这边来,不然还真让他得了手!

  “丫头,别忙着哭,先绑人!”杨璟见得这年轻人之后,突然醒悟过来,将刀疤脸推下车去,转而蹲在女凶徒的身边,将刀刃抵住了她的脖颈!

  这伙人狠辣至极,保不准会壮士断腕,虽然刀疤脸看似低贱,年轻人有种淡雅贵气,但杨璟却不敢肯定他们哪一个是主,哪一个是仆,如果刀疤脸是仆人,年轻人情急之下,说不定会放弃刀疤脸。

  虽然杨璟已经猜到这些人不会杀自己,否则也不会大费周章,但他不能冒这个险!

  而他们一直带着这个女凶徒,甚至带着她去夏家灭口,还带着她逃到落霞村,说明这三个凶徒之中,女凶徒的地位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那刀疤脸和年轻人见杨璟挟持了女凶徒,果然脸色大变!

  “你想干甚么!快放了月娘!”

  刀疤脸还未开口,那俊朗年轻人已经坐不住了,指着杨璟便骂起来。

  杨璟并未从此二人的眼中看出异常,可见这两人并未认识自己这张脸,如果是相识的,起码会称呼自己的名字,如果自己与他们有渊源,无论是敌是友,称呼上应该都能够体现出来,如此看来,认识自己的应该只有这个受伤的月娘了。

  此时杨璟才低头看了月娘一眼,此女大概二十出头,虽然脸色嘴唇苍白无雪,但仍旧看得出她皮肤有些黝黑,大眼细眉鹅蛋脸,颇具英气,一身黑衣上头沾染斑斑血迹,往那雪白脖颈一看,上面隐约露出一些长条鲜红的鞭痕,这一身伤怕是刚刚经历了严刑拷打。

  见得这两名凶徒果然关切着这个月娘的安危,杨璟也有恃无恐,将绳子丢到地上,朝刀疤脸沉声下令道:“把他绑起来!”

  那年轻人听得杨璟如此说着,脸色陡然大变,满眼愤怒地吼道:“你敢!”

  杨璟将刀尖在月娘的脖颈上轻轻游走,挑了挑月娘的衣襟,而后朝刀疤脸二人邪笑道:“我有何不敢,我疯起来可是连自己都害怕的呢。”

  刀疤脸顿时弯腰,将绳子捡了起来,面向了那年轻人,年轻人顿时跳脚骂道:“你个狗杀才,怎敢对我动手!”

  刀疤脸显然对年轻人有些畏惧,但又看了看月娘这般,显得很是挣扎。

  这神色落入杨璟的眼中,杨璟心里不免生出疑惑来。

  按说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不该如此婆婆妈妈,而这小白脸在里正家中之时能够设下埋伏,给了自己一记闷棍,应该是个聪明人,怎么会看不清楚眼前的形势?

  “不对!这小白脸在装疯卖傻,他在故意拖延时间!”杨璟陡然警觉起来,放眼往外一看,马车停在了一处破庙前面,除了一条出入的小径,周围都是绿沉沉的松柏。

  杨璟早就分析过,由于月娘身上有伤,他们不太可能隐匿在山林之中,因为他们需要及时的治疗,如此才能够保住月娘的小命,可昨夜杨璟带着王斗将里正的家里闹翻了天,他们绝不可能继续躲藏在落霞村。

  如此一来,这破庙应该是他们的暂时避难所,他们在这里等待同伴的接应,也难怪他们要拖延时间!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杨璟也就不再拖泥带水,一把抓住月娘的长发,用力往后一扯,露出白皙的脖颈来,朝刀疤脸二人喝道:“你们当我是傻子么!再拖延时间我就把她杀了,大不了玉石俱焚!”

  刀疤脸见得杨璟表情狰狞,似乎到了忍耐的限度,也不敢再拖延,麻利地将小白脸给反绑了起来,后者只是阴沉着脸,也再没有暴躁地大骂,安静下来的小白脸便仿佛蛰伏起来的毒蛇一般,双眸让人为之发寒。

  杨璟看着刀疤脸捆绑小白脸的双手,突然眼前一亮,朝刀疤脸说道:“给他打拖船结,你莫以为我真是傻子!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再有下次,你看我会不会手软!”

  其实早在他帮夏至解开绳结之时就发现,这是洞庭湖畔的渔夫们常用的一种绳结,平常用来拖船,越是用力,绳结就扯得越死,如今看来,自己和夏至就是被这刀疤脸给绑了的。

  刀疤脸被杨璟一语道破,也不敢再耍花样,老老实实就将小白脸的手脚都给绑了。

  杨璟知道时间紧迫,对方的接应同伴随时可能会出现,也不再迟疑,让夏至挪过来,将手术刀塞到夏至的手里头:“她敢动一下你就割开她的喉咙!”

  夏至本来还有些怯生生的,但这些都是她的仇人,适才就恨不得要杀了他们,内心的仇恨让她生出无尽的勇气来,果然代替杨璟,将月娘挟持得紧紧的!

  杨璟跳下车来,用绳子将刀疤脸也绑了,而后将小白脸和刀疤脸都扛起来,丢到了棺材里,同样将棺材盖起来,用黑布遮掩,可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杨璟便蹲到月娘的面前来,朝她威喝道:“这是哪里!距离巴陵县城多远!”

  月娘微微睁开那双大眼睛,却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目光看着杨璟,熟悉却又陌生,带着愧疚却又有些怨恨,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来。

  “你是哑巴么!”杨璟故作凶狠地盯着月娘,鼻子几乎要顶着她的鼻尖,然而她却只是冷冷地偏过头去。

  杨璟直勾勾地盯着她,右手却悄无声息在她的***上用力捏了一把!

  “啊!”

  月娘惊叫一声,杨璟却是得意地笑道:“原来不是哑巴啊,你再不回答我,我就把这棺材钉死了,让那两个杀才闷死在里头,你信是不信!”

  杨璟也知道这月娘怕是跟刀疤脸二人一样,想要尽量拖延时间,不得不下狠招,见她仍旧一副油盐不进的贞烈姿态,杨璟也不啰嗦,直接将卡住棺盖的木板给抽了出来!

  “嘭!”

  木片被抽走之后,棺盖彻底合缝,如果杨璟猜得没错,这口棺材应该是里正家里为老人存在家里头的,楠木所制,沉重又精良,密封性可不是一般的好。

  见得杨璟如此果决狠辣,月娘果然屈服了,满眼怨恨却又有种说不出的疑惑,朝杨璟冷声道:“往北走上一个时辰就是巴陵...”

  杨璟听得她的官话有些生僻,却又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恨不得马上逼问她关于自己身世的问题,但眼下逃亡要紧,杨璟也就将木片重新插回棺盖,而后将月娘一并绑了起来,让夏至好生看管,自己驾车径直离开。

  山道很是难走,加上杨璟先前并不会驾车,一路上也是险象环生,速度自然快不起来,虽然心里着急,但杨璟也无可奈何。

  如此一直到了下午,眼看着太阳渐渐西斜,马车才终于离开了山道,进入了官道!

  杨璟曾经走过官道,根据官道的砂石泥土,判断出这一段官道应该就是通往巴陵的官道,看来这月娘并不敢欺骗他,心里也就稍稍安定了下来。

  可就在此时,夏至却在车篷里喊道:“杨大哥,你快看!”

  杨璟扭头一看,见得夏至食指拇指捏着一颗光润的木珠子,再低头一看,月娘被绑的双手之中还藏着半串手珠,杨璟当即明白了过来!

  这月娘果然与刀疤脸二人一般,并非省油的灯,虽然双手被绑,但她却神不知鬼不觉地拆下木珠子,趁夏至不注意,从车厢的缝隙丢出去,给同伴留下追索的踪迹!

  这马车上面载着棺材,吃重本来就很深,想要照着车辙来追索并不困难,如今又有月娘的木珠,那些接应的同伙想要追赶上来,那是迟早的问题,怕是很难安然回到巴陵了!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