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二十一章 鹿月娘

第二十一章 鹿月娘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19更新时间:2016-06-27 12:00:01
  若非夏至发现月娘沿途留下木珠子,杨璟怕是被人追上都还犹未知情,如今极有可能已经被月娘的同伴给盯上了!

  杨璟见得月娘一脸的得意和不屑,也懒得跟她打嘴仗,沉思片刻,当即停了车,在车厢里翻找了一番,果然找到了自己的法医物证勘察箱,便让夏至背着这箱子以及车上一些吃喝补给。

  杨璟在马鞭的末端绑上一块喂马的豆饼,将马鞭绑在车辕上,使得那豆饼刚好悬在马嘴前面,而后将月娘背起来,猛踢了那马儿一记,马车顿时往前疾驰而去。

  马儿吃痛自然要跑,但一会儿疼痛消除之后,马儿就会懈怠起来,而后渐渐就停下来。

  但杨璟借鉴了后世的一个小技巧,将豆饼悬在马嘴前面,为了吃到诱人的豆饼,马儿就会继续跑下去。

  看着马车不断往前,杨璟也有种说不出的憋闷,这刀疤脸和小白脸也是极其关键的人物,但如果不丢掉他们,自己都要被他们的同伴抓住,关键时刻也只能放弃。

  他生怕有人在背后跟着,会被发现行踪,也不再犹豫,辨明了方向之后,便背着月娘,带着夏至,钻入了官道旁的山林里头,走起了山间小道。

  眼下天色将暗,行走在山林间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月娘虽然不高,但并非柔弱女流,看样子应该是个常年练武的,身子也比夏至要沉重很多,杨璟也背不了多久,所以必须要尽快找个落脚之处。

  杨璟在官道上已经辨明了方向,月娘并没有骗他,那破庙确实位于巴陵的南边,杨璟稍微估算了一下,此时他们所处位置距离巴陵也就二十余里,想要通过山间小道赶回巴陵,实在有些困难。

  但此处距离落霞村却并不远,落霞村刚刚发生了杀伤捕快的事情,相信巴陵县衙肯定会派出人手去调查,所以返回落霞村,应该是安全的。

  那辆马车应该很快就会被发现,自己背着一个人,夜间又目不视物无法前行,到时候一样很危险,杨璟与夏至商量了一下,便决定走小道返回落霞村!

  夏至好歹也是巴陵本土人士,落霞村虽然贫苦,但村外有孤峰古寺,于山巅看落日晚霞,乃是一道盛景,她曾经陪着大少爷曹恩直与大夫人李婉娘去过几次,倒也渐渐认出了路线。

  这一路上闷头赶路,月娘也很是温顺,事实上她也不得不温顺,她的身上布满了各种鞭伤和烙印,动一下都牵扯伤口,痛得满头大汗,哪里还敢挣扎。

  反正赶路有时间,杨璟生怕节外生枝,终于有机会问一问这月娘了。

  “喂,你跟我说说,你们为何要灭夏家满门,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

  月娘到底是个女人,被杨璟这般背着,胸背相贴,自己又无法动弹,早已羞愤难当,哪里肯回答杨璟的问话。

  杨璟稍稍扭头,嘴巴差点就亲在了她的脸上,与她那漆黑深邃的眸子对视了片刻,月娘没有任何羞涩,眼中却满是愤怒。

  杨璟轻笑一声,通过月娘的表情,已经有些笃定自己的想法,便试探着再次问道。

  “其实你们到夏家并不是为了灭口,而是为了提醒夏家的人,对也不对?”

  夏至小丫头一听到这话,顿时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头,眼睛死死盯着月娘。

  月娘猛然抬起头来,似乎有些难以置信,杨璟心头更加确定,便解释道:“姑娘已经身受重伤,如果是去灭口,那位刀疤大哥又怎么可能带着你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刚从彭家把你救出来,按理说应该今早逃走才对的...”

  杨璟之所以这么说,也并非无端的揣测,在夏家之时,他从菜园子里找到了月娘等三人的脚印,通过脚印,判断出月娘身受重伤,而菜园子里除了他们的脚印之外,却是没有其他人的脚印。

  但杨璟进过夏家的屋子,虽然现场早已被周文房和那两个仵作破坏干净,连尸体都被搬了出来,但杨璟却在现场找到了几个血脚印!

  古时的鞋子不可能批量生产,都是手工制作,鞋底也不会千篇一律,鞋印便成了破案的捷径,杨璟可以确定,除了月娘三人之外,还有人到过夏家,而那人并没有走菜园子,而是直接进入的夏家,可见应该是夏家熟识之人。

  也只有熟识之人,才让夏家人放下了防备,而此人猝然发难,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杀掉夏家满门!

  月娘等人赶到夏家之时,极有可能已经晚了,所以他们又匆匆逃离了现场。

  虽然具体情况还有待证据的推论支持,但通过脚印这一项,杨璟便得出了初步的结论,而随后的事情也在不断验证杨璟的想法。

  如果他们真的是灭门凶手,应该会毫不犹豫杀掉夏至才对,但他们却将夏至和自己藏在了棺材里头。

  而月娘身上明显是被拷打的伤痕,那么他们应该是彭家的护院之类的,而月娘则极有可能是彭连城的大夫人阎立春的贴身女护卫!

  夏至被阎立春的贴身丫环威胁,不得不收下了毒药,最终却没有对李婉娘施毒,自己的阴谋被夏至揭露之后,阎立春愤而杀人,借以威慑夏至,阎立春应该是最大的嫌疑人。

  这月娘同样受到了被折磨的待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与夏至一样,也是知情人之一!

  适才杨璟故意说起他们灭了夏家满门,就是为了观察她的反应,而她的愤怒已经是最直接的回答,让杨璟确定了自己的猜想,这些人果然不是夏家灭口的真凶!

  见得月娘不言语,杨璟也不着急,将她放了下来,让夏至取了水,权且休息一番。

  此时月娘的愤怒已经得到了缓和,毕竟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提醒夏家,却被冤枉成凶手,如今杨璟消除了这种误会,她的意识之中对杨璟的恶感也就减少了几分。

  这种变化或许连月娘自己都没有感受得到,杨璟却是尽收眼底,他想要询问月娘,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但时机显然还不够成熟,在没有消除月娘的敌意之前,他无法保证月娘会告诉自己真相。

  杨璟将装水的竹筒凑到月娘嘴边,她却冷冷地别过头去,一副不吃嗟来之食的姿态。

  杨璟也不勉强,自己喝了一口水,而后朝她问道:“其实我很好奇,你到底做了什么,才让彭家夫人这般折磨你?”

  这山间树林密集,遮挡了余晖,很快就要暗下来,蚊虫蛇兽也开始蠢蠢欲动,杨璟见得月娘身子轻轻颤抖,便知道自己说中了她的心事。

  但月娘不回答,他也不打算用强,眼下最要紧的便是赶到落霞村,找到那些在村里头调查的捕快和公人,只有安全下来,才能放心询问月娘。

  念及此处,杨璟又将竹筒递过来:“真的不喝吗?”

  月娘眉头紧皱,仍旧别过头去,杨璟也只是摇了摇头,而后将月娘背起来,继续往前赶路。

  天色很快就完全黑了下来,山间小道弯弯曲曲,两旁密林森森,时不时传出各种奇怪的叫声,夏至丫头也下意识贴着杨璟走。

  杨璟见得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倒也开始迟疑,若想继续赶路,就必须要生火照明,这林子里到处都是松树,那富含松脂的枯枝完全能够当火把来用,可一旦生火,就会成为最惹眼目标,大大增加了暴露的危险。

  而如果不生火,却又漆黑一片,根本就寸步难行,想要前往落霞村,只能等到天亮,不得不在林子里过夜。

  背着月娘走了这么久,杨璟的体力也消耗得很厉害,大汗淋漓,手脚发软,他很想找个隐秘之处,凑合一夜,第二天再赶路。

  但他很清楚,追兵随时有可能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到时候也就功亏一篑了。

  所以他便让夏至在道旁折了一些干燥的松枝,点起了火把,而后加快脚步,继续往落霞村的方向赶去。

  月娘也越来越疲惫,杨璟是能够感受得到的,因为月娘一直都不愿贴近杨璟的身体,即便忍着痛楚,也要往后仰着,尽量避免胸部贴上杨璟的背部,可如今她整个人都趴在杨璟的背上,渐渐陷入了昏睡的状态。

  她本来就带着重伤,一路上又不肯吃喝,林子密不透风,她又出了一身的汗,水分流失很严重,状况自然也就越发恶劣了。

  杨璟知道,人在半梦半醒的状态时,比较接近催眠的状态,思想防备也是最薄弱的,虽然有些胜之不武,手段也不甚光彩,但他还是决定,趁着这个机会,好好问一问月娘。

  “月娘,你刚才已经认出我了对不对?”杨璟尽量保持着呼吸的平稳,将嗓音放得很低沉和轻柔,仿佛在月娘的耳边梦呓一般。

  月娘果然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杨璟心头一喜,便趁热打铁道:“那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杨璟满是期待地看着昏昏沉沉睡着的月娘,在火把的照耀之下,那苍白的脸,那微微颤动的长长睫毛,那微微张开的唇齿,一切似乎都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名字...名字...你是云狗儿...”

  “云狗儿?原来我叫云狗儿!”杨璟心头激荡难当,苦苦追查了这么久,终于有了眉目端倪,他又岂能平复内心的激动!

  “月娘,那你跟云狗儿又是什么关系?”杨璟强行压抑内心的激动与兴奋,继续低沉着声音,在月娘的耳边柔声问道。

  月娘的眼皮不断颤抖着,眉头紧皱,咬着下唇,听得杨璟如此问话,陡然睁开双眸来,那布满血色的双眼在火光之中散发着冰寒的杀意!

  “云狗儿!我恨云狗儿!我要杀了云狗儿!”她死死抓着杨璟的手臂,尖声怒叫着,然而心血激荡翻涌,苍白的脸面仿佛瞬间充血一般潮红,而后又昏了过去!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