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二十三章 坠崖

第二十三章 坠崖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07更新时间:2016-06-28 12:00:01
  杨璟也是一时大意,见得那房间之中纤尘不染,又有先入为主的思维定式,见得那女子充满了迷人的魅力,也放松了警惕,没想到这次却是自投罗网!

  好在他警觉性够高,否则早被这黑衣女子从背后一刀劈死了!

  面对女子的刀刃,杨璟只能咬紧牙关,用双手抓住了利刃,手掌被轻易割开,鲜血喷涌出来,落了杨璟一脸!

  若说正面对抗,杨璟或许不如这女子,但若说近身擒拿格斗,杨璟却还是信心十足的,抓住刀刃之后,头部猛然往后一磕,当即磕在了那女子的口鼻头面上!

  杨璟如此拼命的打法,也让女子有些无所适从,这一脑袋磕下去,女子的鼻梁都要被磕断了,她的后脑也是撞在地面上,整个人头晕目眩,手里的刀也就松开了。

  杨璟趁势用力一顶,捏住女子的手腕,低喝着一拧,女子的手腕发出沉闷的骨折咔嚓声,那长刀当啷落地!

  然而剧烈的痛楚也让她从眩晕之中清醒过来,一掌打在杨璟的耳朵上,杨璟只觉着耳朵剧痛,整个脑袋里嗡一声,仿佛全世界的声音在一瞬间消失了一般!

  耳朵流出来的鲜血传来温热感,杨璟浑身无力,咬破了下唇,正要蓄力,想着再次磕撞女子的面门,后腰却传来剧痛,那女子竟然用膝盖将杨璟硬生生顶飞了出去!

  杨璟滚出老远才停下来,一双手沾染了砂土,钻心地疼,然而他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刚要站起来,一道黑影袭来,女子又是一脚踢来,正中杨璟的胸口!

  “嘭!”

  杨璟倒飞出去,后背撞在茅房后头的木栅栏上,砸断了好几根木栅栏,其中一根的断口从杨璟的左肋处划过,衣物被撕扯开来,连皮肉都被撕裂开一条大口子!

  此女之凶悍也让杨璟心头惊骇不已,他只是个小法医,虽然也参加过几次大比武,可终究是个外行,实战经验并不多,哪里比得上黑衣女子这般狠辣的武林高手!

  这接连被击打,也让杨璟感到痛楚难当,更要命的是适才那一脚窝心踢,让杨璟胸口憋闷,根本就喘不过气来!

  跌落在地的灯火早已燃烧起来,那火光之中,黑衣女子满脸是血,已经捡起那柄长刀,再度冲了过来,又是势大力沉的一刀劈下!

  杨璟心头大骇,下意识往旁边一摸,抓到半截木栅栏,慌忙格挡在身前!

  这木栅栏取材于山中,还算坚韧,又或许因为女子也受伤不轻,一刀之下竟然无法斩断,刀刃反而嵌在了木头里!

  杨璟心头一喜,猛然往前一窜,环腰抱住那黑衣女人,一头将她撞倒在地!

  长刀再度脱手,那女人也没想到杨璟竟然如此死缠烂打,而且招式古怪,却又简单粗暴,被撞倒在地之后,那柔韧的蛮腰猛然一拧,就要挣脱杨璟的压制!

  杨璟又岂能让她得逞,他知道近身肉搏,利用关节技来擒拿对手,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一旦让这女人脱身,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当即如蛇一般缠住女人的身子!

  这女人尝试了几次,竟然纹丝不动,杨璟便如同钢铁浇筑一般缠在她身上,压得她根本就透不过气来!

  杨璟根本就不敢大意,也顾不得这许多,此时二人相互制约僵持,手脚都被锁住,只有头能动,杨璟可不敢再用头脸去撞对方,后脑比较坚硬,用后脑撞对方的口鼻还成,正面硬碰,谁先爆头还不一定。

  身下的女人如蛇一般扭动着,拼命想要挣脱,杨璟却死死贴着对方的身子,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眼看着女子满脸鲜血,双眸之中却满是冰冷的杀意,杨璟也被激起了本能里头的残暴!

  他直勾勾盯着女子的眼眸,目光落在了她那精致的鼻子和朱唇之上!

  经过杨璟刚才后脑的磕撞,女子的口鼻都是鲜血,也不知道鼻子塌了没有,杨璟顾不得这么多,低头将女子的樱桃小嘴给吻住,脸却调整角度,堵住女子的鼻子!

  他要憋死这出手毒辣的女人!

  经过这一番打动,动静着实不小,可房中的夏至丫头和月娘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可见夏至早已被这女人给制服了。

  生死攸关,杨璟根本就顾不上什么风度,那女人从背后偷袭,想要劈死自己的时候可没讲风度!

  被杨璟用嘴脸堵住口鼻,那女子显是羞愤难当,拼命挣扎着,猛烈地摇晃脑袋,想要摆脱杨璟的强吻,可杨璟却如同章鱼一般缠绕着!

  两人脸面紧紧贴着,杨璟也看不清女人的表情,但从她剧烈抽搐的胸脯,杨璟能够感觉得到,这女子已经开始要窒息了!

  然而正当此时,这女子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大力气,竟然扭动着,与杨璟一同滚向了木栅栏的破口处!

  这木栅栏后头到底是什么地形,杨璟也没机会看过,他只感觉到天旋地转,后背和大腿滚过破碎的木栅栏,而后传来让人心悸的悬空感!

  “糟糕!木栅栏后头是山崖!”

  虽然离开官道选择山间小道之时,杨璟已经辨明了方向,也知晓这官道旁边并没有崇山峻岭,大不了就是一些高一些的小山和密林,可眼下他伤的不轻,便是滚下山坡,也够他吃一壶的了!

  悬空感使得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一刻既漫长又短暂,杨璟却很清楚,掉下去之后,如果昏迷的是自己,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他努力保持着清醒,心里不断告诫自己,千万要撑下去!

  脑海之中闪过无数个念头,从他被陈家父子救起开始,而后是关于沉船案和自己身世的各种调查经历,眼看着终于发现一些端倪,又从月娘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名字,却又横空杀出这么个黑衣母夜叉来,让他陷入生死攸关的境地!

  如果没有这个黑衣女人出现,他相信自己能够从月娘的身上,找到沉船案的突破口,更能够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之谜。

  因为这一路上他发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线索,而这个线索就在月娘的身上,只是可惜,所有的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空中楼阁,一旦自己跌落昏迷,所有这一切都将成为泡影!

  “不能!我杨璟绝对不能死在这里!更不能死在这个狠辣女人的手里!”杨璟在心里不断咆哮着,他的穿越重生才刚开始,他还想要好好看一看南宋的世界,又岂能栽在这个女人的手里头!

  求生的欲望激发了杨璟的潜能,他早已松开了女人的口鼻,眼下却是将头缩到了女人的怀里!

  因为他知道下落的过程当中,保护头部有多么的重要,手脚断了还能活,如果磕碰到脑袋,引起脑震荡或者脑出血,甚至颅骨破碎,那就死定了!

  “咔嚓嚓!”

  树枝折断的声音不断传来,杨璟也能够感觉到下坠速度猛然一滞,显然是身下的女子砸在了树枝上,枝叶划破杨璟的手脚,却伤不到他的脸面,他仍旧将头缩在女子的怀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璟的头猛然撞在女子的胸前,他感觉自己的脖子都要断了,脑袋空白一片,仿佛灵魂出窍了一般,疲累和伤痛如同潮水一般袭来,他感觉女子的胸脯就是一团温暖的云朵,让人无法拒绝,终于还是陷入了昏迷。

  那黑暗就如同杨璟在后世翻车之后一般,这种经历他也曾经有过,当他再度睁开眼睛之时,温暖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就仿佛他在陈家父子的渔船上醒来那般,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仿佛现在才是他重生之后的第一次醒来。

  然而当他模糊的视界渐渐变得清晰,当他看到身旁那满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女人之时,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杨璟感觉自己被几辆坦克来回碾压了好几轮一般,浑身疼痛难忍,这是好事,能够感觉到疼痛,说明自己还是活着的,而且身子手脚并没有残缺。

  他尝试着抬了抬手,手掌的伤口又被撕裂,只是鲜血并没有大量涌出来,他伸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才发现这女人比他还要命硬,身上衣物都被剐成布条一般,浑身上下都是血口,却仍旧没有死!

  那柄长刀早已不知失落到了何处,杨璟拍了拍黑衣女人的脸,发现她处于深度昏迷,又扒开了眼皮检查瞳孔的反应,这才安心下来。

  杨璟歇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检查一番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由于他在下落的过程当中占据了主动,将黑衣女人当成了肉垫,所以并没有致命的伤势,虽然浑身是血口子,但都是皮外伤,并没有伤筋动骨,但行动能力多少还是受到了不小的限制。

  确定自己的伤势并不算太严重之后,杨璟才放眼观察四周的环境。

  此时他身处一处山谷之中,身后便是那处山崖,虽然不算高,但由于山崖上的树木遮掩,也无法看到山崖上面的情况,而前面是山谷的河涧,涓涓而流,清澈见底,隐约见得鱼儿自由自在地游弋,对岸同样是陡峭的石壁,一时半会儿也见不到出口,想要出去怕是要顺流而下才能够做到。

  杨璟小心翼翼地爬到河岸边上,将整个头都沉入清澈冰凉的河水之中,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而后才小口小口地喝水,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元气。

  河水入腹,使得杨璟的疼痛和疲累都有所缓解,他躺在岸边的石滩上,过得好一会儿才坐起来,看着那仍旧昏迷的黑衣女人,低头沉思了起来。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