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十四章 真正的病因

第十四章 真正的病因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080更新时间:2016-06-24 12:03:42
  曹恩荣敢于承认自己在桂花糕上动了手脚,也敢于表达对婉娘的憎恨,也算是个敢作敢当的汉子,杨璟对他的语气也不由缓和了不少。

  “你跟我说说,彭连城的夫人又是怎么回事?”

  曹恩荣想着既然已经说了,也就不再隐瞒,便开口道。

  “彭家是百年望族,先祖乃是荆湖大土司,后来彭家举旗反叛,被神宗皇帝诏安,仍旧掌管着地方,巴陵更是彭家的立身根本,不过这么多代过去之后,也渐渐有些家道中落的意思了。”

  “到了如今,彭家也只能在地方上作威作福,在朝堂上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直到彭连城娶了这位大夫人,因为这位大夫人名唤阎立春,乃是当朝阎贵妃的远房堂妹!”

  “哼,阎立春出身市井,没读过什么书,最是泼辣善妒,自然受不了彭连城对婉娘好,如果有人想毒死婉娘,阎立春比我曹恩荣还要心急呢。”

  杨璟对历史不甚熟悉,而对南宋历史更是一知半解,不过他当初也是看过那部红透半边天的提刑官,对南宋还是有着大体的了解。

  宋理宗乃是赵匡胤之子赵德昭的九世孙,到了他这一辈,日子已经过得跟庶人无异,也就是说他算是平民出身,有着底层生活的经历。

  后来才被权臣史弥远接回宫里,拥立为帝,虽然荣登九五,却被史弥远把持朝政十多年,史弥远死了之后才重掌朝政,励精图治,也曾经缔造过“端平更化”这样的兴盛局面。

  不过后来他又宠信了丁大全和贾似道这样的奸臣,对阎贵妃更是言听计从,为了给阎贵妃建造宫殿,甚至要砍掉杭州灵隐寺的数百年古松。

  阎立春虽然只是阎贵妃的远亲,但如今阎贵妃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阎立春能够下嫁彭家,也算是彭家抱了大腿。

  彭连城自诩清高,却摊上这么个媳妇,漫说是他,便是彭老太公也要好生纵容这位阎立春,相比之下,婉娘知书达理,又是发小,两人产生些许暧昧,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杨璟从曹恩荣这处问清楚了阎立春的情况之后,心里也在疑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彭连城确实有理由怀疑阎立春在桂花糕里动了手脚,也确实需要替阎立春顶下这桩罪。

  但这也说明,阎立春是有作案动机的!

  虽然婉娘被救了过来,但曹恩荣也知道自己谋杀未遂,这官司是跑不掉的,很光棍就跟着捕快到牢房呆着去了。

  这大半天忙活下来,杨璟也是饿到不行,脱下面具来,正打算吃个午饭,小丫头却已经端着药汤进来了。

  婉娘的情况虽然已经稳定,但杨璟也不敢大意,放下碗筷,取了一根软管,打算给婉娘灌一些药。

  小丫头似乎已经知道了曹恩荣被捕的事情,表情有些不自然,杨璟想了想,还是问起:“忙了半天,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小丫头本以为杨璟会逼问她,没想到杨璟竟然给她拉家常,想起这半天来与杨璟也算是“患难一场”,当即露出酒窝甜笑道:“奴婢叫夏至...”

  杨璟也是莞尔一笑,穷苦人家的名字也不太讲究,大抵这小丫头是夏至出生的了。

  “你先坐着吃些东西吧,不碍事的...”

  虽然杨璟脱了面具,为人又随和,但夏至丫头也不敢造次,毕竟在曹家当奴婢很长时间了,也知道规矩,当下只是站着不答应。

  杨璟是后世之人,对封建社会这一套没有太多好感,便将她按在了桌子旁,给她摆了一副碗筷,佯怒道:“是不是要我伺候你吃?”

  “奴婢可不敢...”夏至丫头慌忙要起来,但肩膀被杨璟压住,虽然嘴上拒绝,但心里却甜丝丝的,连忙盛了一碗粥,猫咪一般斯文地吃了起来,教养还是不错的。

  杨璟笑了笑,便将软管消了毒,从婉娘的嘴巴探进去,打算给她喂一些药汤和流食。

  然而当他将温温的中药汤灌入婉娘的食道之时,婉娘却出现了剧烈的排斥反应!

  这药汤才刚刚灌下,婉娘就剧烈地呕吐起来,若非气管处的伤口已经缝合起来,说不得又要裂开了!

  杨璟停止了灌药,扶着婉娘坐起来,夏至早已放下碗筷,在一旁伺候着。

  婉娘微微睁开双眸,眼中竟然绽放极其清醒的光辉,见得杨璟和夏至,婉娘张口想要说话,却如何都说不出来,张口又干呕了一番。

  她流着眼泪,很是急迫,忍着伤口的疼痛,死死抓着杨璟的手,拼命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是啊啊啊地干着急。

  杨璟捏住她的肩膀,想让她平复下来,婉娘却更加急躁,似乎生怕自己再度昏迷就再难醒过来一般。

  这一番扭动扯动了伤口,婉娘根本坐不住,又虚弱地躺了下去,杨璟慌忙将她放平,抚着她的额头,在耳边轻轻说这话,安抚着她。

  婉娘眼看着要继续沉睡,却又陡然睁大了双眸,抓住杨璟的手,按在了自己的下腹处!

  杨璟还以为这是无意识的动作,可当他触碰到婉娘那平坦的下腹之时,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

  抢救婉娘之时,为了保持婉娘的呼吸顺畅,杨璟已经将婉娘腰间的束带给解开了,如今婉娘只穿着薄薄的睡袍,他的手触摸到婉娘的小腹,却摸到了一处坚硬!

  婉娘再度昏睡了过去,杨璟也顾不得这许多,掀开婉娘的衣服,便看到藕色亵衣的下摆,那光滑平坦的小腹让他的指尖仿佛过电一般,那薄如蝉翼的亵裤也是让杨璟和夏至一阵脸红。

  而真正让杨璟感到吃惊的是,婉娘的腰间缠着一条红色丝绳,绳子上竟然绑着一把小巧的黄铜钥匙!

  这钥匙是干什么用的?为何婉娘要藏在如此隐私的地方?她难得醒来,为何如此急切的要将钥匙交给自己?

  更让杨璟感到疑惑的是,自己抢救婉娘之时,婉娘应该是昏迷的,也就是说她根本就没见过杨璟,为何她会如此信任自己,将如此重要的钥匙交给自己?

  脑子里一堆问号的杨璟最终还是将钥匙取了下来,而后给婉娘整理好衣服。

  “丫头,你见过这把钥匙吗?”

  面对杨璟的提问,夏至也是轻轻摇了摇头,从她那同样迷惑的眼神之中,杨璟也看得出来,这小丫头与自己一样一无所知。

  杨璟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婉娘为何如此相信他?

  难道说婉娘虽然是昏迷的,但感知却并非被蒙蔽,她一直都在听着这一切的发生?

  这种情况在临床上也并不少见,甚至许多手术病人在重度麻醉的情况下,也能够保持神志清醒,却如何都醒不来,只能活生生忍受着手术的痛苦,却又无能为力。

  正当杨璟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他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臭味,低头一看,才发现是婉娘的呕吐物。

  夏至丫头先前也说过,婉娘最近很少进食,饮食也极其清淡,呕吐物应该不多,气味也不至于这么难闻。

  刚才她剧烈呕吐,吐出来的都是黑色的液体,因为注意力都集中在婉娘身上,杨璟也只是以为这些呕吐物都是灌下去的中药汤,此时仔细一看,却是紧张了起来!

  婉娘的呕吐物中大部分确实是刚才灌下去的中药汤,但其中却有一些黑乎乎的胶状物体!

  杨璟让夏至丫头退开一些,而后用筷子拨开这些胶状物体,发现这些胶状物体像一个个青蛙卵!

  杨璟的心头顿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他戴上手套,挤破其中一个青蛙卵,里头竟然是头发丝一般的白色小虫!

  “是蛊虫!她不是过敏,而是中蛊!”杨璟的脑海之中顿时掀起一阵风暴!

  直觉告诉他,婉娘的事情绝对不是孤立的,起码在这个时间点上,多多少少与沉船案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当彭连城出现之后,他以为彭连城就是两桩案子的连接点。

  如今看来,彭连城并非这个连接点,婉娘才是,中蛊才是,甚至于这柄钥匙,都变得极其关键和至关重要!

  因为彭连玉真正的死因是中蛊,宋风雅也因为调查而意外中了蛊,如今晚娘被下蛊,莫非她对沉船案是知情的,这看似意外的过敏事件,其实真的是杀人灭口么!

  思绪如同暴风雨前夕的乌云一般在杨璟心头翻滚,杨璟紧皱着眉头,不断思考着各种可能性,而后转过头来,严肃甚至于严厉地问道。

  “婉娘根本就没吃过桂花糕,对不对!”

  其实根本不需要夏至回答,杨璟已经从婉娘的呕吐物中得出了结论。

  按照夏至的陈述,婉娘实在晨尿之后吃的桂花糕,距离现在也不过几个小时,之后又出现类似过敏的症状,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应该没有那么快消化掉。

  但呕吐物之中除了中药汤和那些蛊虫卵之外,就只有一些青菜碎渣!

  早在盘问夏至之时,杨璟就已经察觉到这个小丫头在说谎,当曹恩荣道出实情,他还以为夏至是受到了曹恩荣的威胁,才不敢吐露真相。

  如今杨璟却知道,这个夏至小丫头所隐瞒的事情,怕是不仅仅只有曹恩荣这一桩!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