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十八章 挨闷棍

第十八章 挨闷棍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477更新时间:2016-06-26 08:00:01
  杨璟是从菜园子的脚印里推断出凶徒的人数,以及凶徒带着一个受伤的女人。

  虽然他并不清楚这个女人为何会受伤,但对于他们而言,这绝对是天大的利好消息。

  王斗一声提醒,也让杨璟从让人沉醉的美好夕阳之中清醒过来,到了村口附近,杨璟便让大家都下了马,毕竟落霞村静谧清幽,虽然鸡犬相闻,但马蹄声说不定会让凶徒警觉起来。

  王斗也没想到杨璟有如此强的反侦察意思,心中也是暗自佩服,便与四名捕快下了马,带着杨璟和夏至,悄悄绕过村口,从一处水田的田埂,进入了村子里头。

  落霞村并不大,也就几十户人家,房舍连成一片,袅袅炊烟和依稀的人声,仿佛一名娇柔的少女,抵御着即将到来的黑暗侵蚀。

  之所以选择绕过村口,杨璟也是担心凶徒会在村口放哨望风,毕竟他们需要安顿治疗一个伤员,杨璟这边人多势众,若让他们有所察觉,借着夜色逃遁开,怕是很难再追捕回来。

  杨璟人生地不熟,而王斗是本地本土之人,又经常出来公干,对县城周遭的村落很是熟悉,不多时就带着杨璟等人,偷偷来到了里正的家里。

  这里正也就相当于村长,落霞村并不是很大,有些什么风吹草动,绝对瞒不过里正,更漫说这些凶徒携带利器,还有一个伤员了。

  里正一家正在吃晚饭,房子还算是不错的,后头还有一座二层小楼,正房夫人连同小妾孩子差不多十口人,正围坐在桌子边,一个粗使奶娘抱着一个孩子,与几个老妈子在另外的偏房里头吃饭。

  捕快们身穿皂衣,挎着腰刀,挂着牛皮索和镣铐捕网,一看这架势,里正当即就慌了。

  他是认得王斗这个捕头的,当即镇定下来,朝王斗笑道:“王捕头,这么晚了,有何贵干?若不嫌弃这粗茶淡饭,不如坐下来一起吃一点?”

  杨璟见得这里正虽然强装镇定,但下意识摸着自己腰间的钱袋子,当即就发现了异常,见得里正的小妾不声不响往后门挪动,杨璟马上拦了下来。

  “夫人这是要到哪里去?”

  那小妾被杨璟这么一拦,脸色顿时苍白起来,喏喏地支吾道:“妾身...妾身给几位差爷拿副碗筷...”

  杨璟冷笑一声,抓住小妾的手腕,沉声道:“夫人怕不是给咱们拿碗筷吧!”

  事实上从进入饭厅之时,杨璟就闻到了浓重的药味,他天生对气味比较敏感,跌打创伤的药剂有着红花之类的草药,识别度又高,想不注意都难。

  虽然有王斗等人在场,但贸然抓住人家小妾的手,还是很不妥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之下,就逼问别人的小妾。

  这在后世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杨璟对这个时代的办案方式也有一些了解,嫌疑犯可没有太多人权可言,在刑讯逼供合法化的古代,猝不及防逼问一下,也就变得不是那么唐突了。

  那小妾被杨璟这么一抓一喝,抬头看时,眼睛戴着面具,双眸爆发严厉锋锐的寒芒,如同那判官一般让人生寒,她当即就吓住了!

  王斗趁机将里正拖过来,朝他恐吓道:“你也是县衙定下来的里正,可知窝藏凶犯是重罪,知法犯法更是罪加一等!”

  王斗是个老狐狸,见得杨璟如此,自然知道这位宋府先生已经察觉到了端倪,当即就像要诈一诈这个里正。

  没想到这里正也是个软骨头,一家老小都在这里,若自己真栽了进去,事情可就麻烦了!

  他平日里也没少孝敬县衙的胥吏,王斗跟他还算有些交情,见得王斗如今铁面无私,知晓事情非常严峻,再看杨璟这个身份不明的狠人,当即就双脚发软,跪下交代道。

  “王捕头你可要明鉴啊,这都是这贱妇惹来的祸害,她说是她堂兄和堂嫂,小人也就没有多想...”

  杨璟一听,连忙将那小妾制住,从后头掐住她那细细的后颈,在她耳边威胁道:“人藏在哪里了,快带我们去,敢出口示警,我拧断你的脖子!”

  王斗和四名捕快纷纷抽出腰刀,杨璟一手推着那颤抖着的小妾,右手却是将腰间的手术刀攒在了手里。

  他的格斗擒拿虽然勉强能用,但对手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使用的又是单刃长刀,杨璟也没有太多底气,出了饭厅之后,王斗便率先一步,抢在了杨璟的前头。

  那小妾几次想要开口示警,都被杨璟适时的威胁给逼回了肚子里,来到厨房旁边的一处下人房前面。

  杨璟将那小妾丢开,与王斗相视了一眼,后者会意地点了点头,与四名捕快便将这房门给围了起来。

  房门紧闭,传出浓浓的药味,四周的夜色渐渐围拢过来,越发让人心惊肉跳。

  王斗挥了挥手,便有一名捕快上前来,深吸一口气便踹向那门扇!

  门扇不堪重负,竟然整个被踹倒,借着饭厅投射的光芒,杨璟果然看到房中的床上,正坐着一名女子,身上缠着纱布,正在慌乱穿着衣服,被踹门的动静一惊,露出一张惊骇而惨败的脸来!

  那捕快心头大喜,就要冲进去捉拿女子,杨璟却警兆顿生,急忙喊道:“小心!”

  话音刚落,那门旁突然闪出一个人来,一刀劈在捕快的身上,也不知劈到了哪里,那捕快当即倒地!

  “啊!!!”

  那小妾一声尖叫,里正的整座房子仿佛都震动了一下,而后奶娘和老妈子以及大夫人和孩子,一个个都惊叫哭喊起来,落霞村的静谧瞬间被打破,那哭叫声实在让人烦躁到了极点!

  见得弟兄受伤,王斗与其他三个捕快便冲了上去,没想到那凶徒武功着实了得,与王斗硬拼了一记,竟然砍伤了王斗!

  杨璟手里头的手术刀根本就派不上用场,也就悄悄收回了腰带里头,快速扫了一眼,发现饭厅门边有一条扁担,便抄起扁担前去助阵。

  王斗被凶徒所伤之后,剩余的三名捕快也胆怯了,一下子就落了下风,眼看着凶徒要冲出院子,杨璟也紧张万分,手心满是汗水,正要往那凶徒身上打,心头陡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来!

  “不对劲!凶徒一共有三个,现在才两个,还有一个呢!”

  杨璟陡然大惊,此时却听得身后一声大喝,那小妾早已不见了懦弱和惊骇,抓着一把剪子,抵住夏至的脖颈,面色狰狞地朝杨璟威胁道:“别动!再动我就杀了这丫头!”

  那里正说凶徒是小妾的堂兄和堂嫂,杨璟也并未多想,更是被小妾表现出来的怯懦给骗了过去,如今看来,这小妾应该是接应那伙凶徒的,怕是早有准备了!

  夏至被制服,投鼠忌器的反而变成了杨璟这边,他心里也是懊悔不已,若非自己疏忽大意,没有想到还有人接应这些凶徒,若非他将夏至带过来,夏至也不会遭遇这等危险!

  只是这短短的片刻迟疑,杨璟就感觉后背凉飕飕的,还未来得及转身,后脑便传来一阵剧痛,就好像一道晴天霹雳打在了头上一般,整个脑子嗡一声响,视界就被黑暗吞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璟悠悠醒来,脑袋炸裂一般生疼,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而后嗅闻到一股熟悉的少女幽香,睁开眼睛一看,夏至就躺在自己的身边,与自己紧贴着,虽然四下漆黑,但他能够感受到夏至的呼吸。

  他的手脚都被绑住,连嘴巴都被布团塞了起来,挣扎着要起身,脑袋却碰到了木板,又差点昏厥了过去。

  “这些凶徒竟然把我们塞在棺材里!”杨璟通过手脚小心探查了一番,总算是搞清楚状况了,他们非但被塞在棺材里,此时摇晃得厉害,应该是在车上,这些凶徒也不知要将他们转移到哪里。

  回响刚才的打斗,一定是那藏着的凶徒趁机偷袭,一下子就将他打昏了,如今也不知王斗等人是生是死,不过他和夏至也是自身难保,杨璟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感受到杨璟醒来,夏至也发出了呜呜声,杨璟知道夏至是醒着的,也就放心了一些。

  杨璟沉下心来思考了片刻,攒了一些力气,便将脸凑了过去,夏至不知道杨璟要干些什么,也屏住了呼吸,连呜呜声都不敢发出来。

  杨璟在黑暗之中摸索,脸终于贴在了夏至的脸上,而后扭头,感受到了夏至口中塞着的布团,他努力张大嘴巴,感觉下巴都要脱臼了,这才咬住了夏至口中那布团的一个小角,小心翼翼地一点点用力,此时夏至也明白了杨璟的意图,从羞臊中醒悟过来,努力张大嘴巴,杨璟终于将她嘴里的布团给扯了出来。

  夏至也是个聪明的丫头,虽然羞涩,但还是照方抓药,极小声地朝杨璟说道:“杨大哥,我帮你把布团咬...咬出来...”

  她的嗅觉没有杨璟这般灵敏,毕竟是个小女孩子,也慌乱了许多,因为被塞着布团,一张小嘴湿润润的,在杨璟的脸上试探了好几次,才碰到了杨璟的唇边,顾不得羞臊,将杨璟的布团给咬了出来。

  杨璟深深呼吸,见得夏至不好意思说话,他也不往这方面谈,低声询问了一番,这才知道夏至一直是清醒的,他果然被凶徒打昏,而后与夏至一起被塞进了棺材里。

  “车子走多久了?”杨璟虽然分不清方向,但只要离开棺材,应该就能够通过时间来判断出大概的路程。

  夏至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羞涩之中,过了片刻才不好意思地答道:“走了大概小半个时辰...”

  杨璟默默点了点头,而后尝试着挣扎了一番,双脚被死死绑住不说,双手还被反绑,他与夏至则面对面侧卧着,这棺材狭窄逼仄,塞两个人已经是极限,若非夏至娇小玲珑,连侧卧都做不到,夏至只能叠在他身上了。

  想了想,杨璟便朝夏至说道:“丫头,你身子还没有长开,筋骨柔软,你试试能不能翻身,背对着我,这样说不定能够帮我解开手上的绳索...”

  其实他翻身还是比较容易的,但他身子比较硬朗,怕动作太大会挤坏了这小丫头。

  夏至沉默了一会儿,而后轻声道:“好...我试试...”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