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十九章 出棺

第十九章 出棺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59更新时间:2016-06-26 12:00:01
  狭窄逼仄的黑暗空间之中,夏至终于背过身去,绑着的双手被身子压在下面,扭曲而痛苦,但她还是强忍着,摸索着找到了杨璟的双手。

  然而她的双手也被绑着,她又是娇柔的小女孩子,四周黑漆漆,闷热到了极点,心里也恐慌,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解开绳索,反而越发紧张,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杨璟感受到夏至的恐慌,也就让她停了下来,而后吩咐道:“我腰带里还藏着一把刀,你摸摸看还在不在...”

  杨璟说完,便小心翼翼地将身子往夏至那边侧了侧,手术刀并不大,藏在腰带里头,那些凶徒急着跑路,应该还没来得及搜他的身。

  “嗯...”杨璟听得夏至低声回应了一声,而后便感觉到夏至的小手在自己的腰胯间游走摸索,为了避免小丫头摸到不该摸的地方,也为了尽快解开绳子,杨璟也低声引导着她的动作。

  “找到了!”轻声惊喜道,杨璟闻言,也是轻轻嘘了一声,提醒夏至不要得意忘形,以免惊动了凶徒,不过确定了自己没有被搜身之后,杨璟也是心头欢喜,因为他身上还带着李婉娘交给他的那把钥匙!

  因为被反绑双手,如今两人是背对背的姿势,小丫头力气又不大,姿势又别扭,能挪动的空间也小得可怜,所以即便手术刀很是锋利,小丫头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将绳索磨断,杨璟也就默默在心里推想:“这些凶徒为何没有搜身?”

  这三名凶徒有胆藏在里正家中,深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懂得灯下黑的道理,又能够用女伤员当诱饵,引诱捕快进入房中,另一名则在房门后埋伏,甚至还留着最后一名凶徒,一举打昏杨璟,可见他们保持着极其敏锐的警惕和拥有着极强的反侦察和反追捕能力。

  他们出手狠辣,一刀劈翻捕快,没有丝毫的犹豫,说明他们并没有寻常百姓的畏官思想,根本就不怕做这些掉脑袋的事情,如此狠辣之人,为何没有像偷袭那个捕快一样一刀劈翻自己,而是选择了脑后打闷棍?

  打闷棍也就算了,他们竟然还将自己和夏至这小丫头带离里正的家,要知道杨璟和夏至可是目睹了他们对捕快行凶的!

  他们造下了夏家灭口的惨案,自然是认得夏至的,那么他们为何不把夏至也一起杀掉?

  难道夏至还有利用的价值,或者夏至还有令他们忌惮的东西,杀死夏至的家人只不过是为了震慑夏至?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为何要留下自己的性命?如今他们已经将杨璟的面具除掉,难道说他们认得杨璟这张脸?

  一想到这里,杨璟也不由精神一振,如果说这些凶徒认得自己,又留下自己的性命,那么便足以说明,无论是敌是友,自己与这些凶徒都有着不小的渊源!

  诸多谜团在脑海之中不断纠缠着,杨璟越发感到迷惑,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们如此大费周章地将他和夏至藏在棺材里,足以说明他们并没有杀人的心思,起码暂时是没有的。

  想通了这一点,杨璟也稍稍安心下来,此时却感受到双手传来温热的湿润感,杨璟心头不由一紧,连忙低声问道:“丫头,是不是割到手了?”

  那手术刀极其锋利,棺材里又黑漆漆一片,而且还是反手操作,夏至被割伤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这小丫头却一声不哼,可见其心性多么的坚韧。

  “杨大哥,我没事...”杨璟听得夏至低声回了一句,而后双手便陡然一松,绳索果然被割断了!

  杨璟活动了一下发麻的双手,而后便小心摸着手术刀,正要将夏至的绳索割断,转念一想,又咬住手术刀,用手细细将绳结摸索清楚,替夏至将双手给解开,此时才感受到夏至的双手已经湿哒哒一片,显然被手术刀割得不轻!

  杨璟扯下一块布条,将夏至手上的伤口包扎起来,这才调整了姿势,尽量给小丫头留出多一些的空间。

  “杨大哥,现在怎么办?”夏至到底是个小丫头,虽然杨璟刻意与她保持了一些距离,但惨遭灭门,又早人挟持,被藏在黑漆漆的棺材里,小丫头也是下意识躲在了杨璟的怀里。

  杨璟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用手仔细将棺材摸了一遍,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来。

  “这些凶徒并没有要杀咱们的意思,这棺盖非但没有钉死,反而留了缝隙,否则咱们早就闷死了,你摸摸这里就知道了。”杨璟将夏至的左手引到棺盖的缝隙上,让她亲手摸了摸。

  “这缝隙也不算小,可为什么没有光线透进来?”听得夏至如此发问,杨璟正要回答,却又听得夏至低声地自问自答道:“我知道了,肯定是他们用毡布盖住了棺材!”

  杨璟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丫头你倒是聪明,现在是白天,光天化日之下用马车搬运一口棺材是很显眼的,如果他们往偏僻的山野前行,倒也不需要顾虑这一点,他们既然将棺材遮盖起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他们要带咱们去的地方应该是热闹一些的地方!”夏至照着杨璟的思路,果断接口道。

  杨璟对这小丫头的机灵也是赞赏有加,便将自己刚才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们杀伤了官府的捕快,又走得匆忙,这马车颠簸也不是很厉害,说明吃重很深,他们还需要贴身照料那个女伤员,这些综合起来看,这三名凶徒只能坐同一辆马车,也就是说,除了前面赶车的,另外一名凶徒和女伤员,应该就在车篷里,就守在棺材外头...”

  “虽然没有钉死棺盖,但棺盖上有毡布或者黑布遮挡,如果我猝然打开棺盖,根本就没有机会反击,所以咱们最好老实一些,等他们掀开了盖布,打开棺盖的那一瞬间,反击他们!”

  杨璟之所以要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夏至,也是希望小丫头一会不会出现惊慌,能够尽量配合自己,避免小丫头会阻手阻脚。

  没想到夏至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这些凶人很警觉也很狡猾,打开棺盖肯定会特别小心地防备着,不如我帮杨大哥绑一个虚结,等他们把大哥捞出去的时候就必须贴身,到时候杨大哥再动手就更容易一些了...”

  杨璟听得夏至的补充,也是心头惊愕,本以为这小丫头只是机灵,没想到却如此的缜密细致,杨璟不由对她刮目相看了。

  “还是你想得周到一些,就照你说的办。”杨璟当即应了下来,夏至便扭动了一下身子,调整好姿势,给杨璟绑了个虚结。

  杨璟感受着她绑结,顿时想起适才自己摸索那绳结的画面,心中暗暗揣测了一番,而后将手术刀藏在了袖口里头。

  待得夏至将自己的双手反剪,藏在身下不久,棺材便停止了晃动,马车终于是停了下来。

  杨璟深吸一口气,屏息凝神,将眼睛眯了起来,因为他们长时间见不到关,一会儿凶徒来开棺,必定无法适应光线强度,会出现短暂的视觉障碍,这样的话就会影响他动手的时机,将眼睛眯起来,就能够尽量避免光线对眼睛的刺激,争取在最短时间之内适应光暗的变化。

  果不其然,没过片刻,一道光线便从棺盖的缝隙透了进来,显然是凶徒掀开了盖在外面的黑布,杨璟将眼睛凑过去,尽量适应这道光芒,只是短短时间过去,棺盖便被打开,白光充斥着他的整个视界,他只好将眼睛眯得更紧!

  那光芒被高大的身躯挡住,杨璟适应过来之后,便看到凶徒的脸了。

  这名凶徒的左眼上有一道浅浅的刀疤,穿着黑布短打,应该是在女伤员房里埋伏,劈翻捕快的那一位。

  杨璟已经适应了光线,却仍旧装出不堪光线直射的痛苦样子,虽然看起来闭着眼睛,实则一直透过一丝眼缝,观察着凶徒的动作。

  那凶徒稍稍站得远了一些,果然如夏至所言,即便将杨璟藏在棺材里,他们仍旧保持着警觉,仿佛狐狸一般,是发自骨子里的谨小慎微。

  一如夏至猜测的那般,对杨璟观察了一番,那凶徒果然俯身要将杨璟从棺材里扶起来,杨璟的心头也是紧张到了极点。

  虽然他身手不差,但却从未做过杀人的事情,那一夜挟持张证也是无可奈何,此时手心的汗水早已将手术刀给湿透,差点就捏不稳这柄利刃!

  “起来!”刀疤脸凶徒的声音很低沉,身子贴近杨璟之时,杨璟能够嗅闻到他身上那股鱼腥味,这就更验证了杨璟的推想!

  当凶徒伸手来提杨璟肩上的衣物,想要将杨璟扯起来之时,杨璟陡然出手,手术刀便架在了凶徒的脖颈上!

  “别动!”

  杨璟长时间缩在棺材里,手脚发麻得厉害,但还是倾尽全力稳住了动作,陡然站起来,一把抓住凶徒的头发,手术刀就贴着凶徒的颈动脉,那薄薄的刀刃就好像搭在琴弦上的薄片,甚至能够清晰感受到凶徒颈动脉的跳动!

  许是感受到杨璟对颈部血管的精准把握,想到杨璟绝非等闲之辈,那凶徒果然垂下双手,不敢再动,而杨璟也趁机扫视了车篷内的情况。

  一股浓重的药味和血腥味扑鼻而入,杨璟转头一看,那重伤的女凶徒就躺在车里,就在棺材的边上,此时靠着车厢的侧壁,一双眸子满是血丝,正死死地盯着杨璟!

  那眼神之中充满了怨恨,却又透出淡淡的惊喜,很是复杂,只是这深深的一眼,杨璟已经笃定,这女伤员是认得自己这张脸的!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