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十三章 二叔的胡桃

第十三章 二叔的胡桃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266更新时间:2016-06-23 12:00:01
  或许是先前有了小丫头的描述在先,杨璟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当他看到彭连城之时,也被此人的一番风采所折服。

  这彭连城也就三十出头,丰神俊逸,潇洒儒雅,一脸正气,正是一个男人最具魅力的年纪。

  他先朝小丫头点了点头道:“忙你的去吧,辛苦了。”

  与曹家和大夫人娘家人对自己的打骂想比,彭连城这句辛苦了,让小丫头感动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当即行了一礼,而后抓药去了。

  彭连城走进屋内,朝杨璟拱手作揖道:“这位应该就是起死回生的杨先生了,在下彭连城,乃是恩直的至交,今日嫂嫂得脱大难,可多亏杨先生了!”

  杨璟见得彭连城坦诚率真,脸上带着的惊喜也骗不了人,心里不由犯嘀咕。

  若说真是彭连城让人在桂花糕里掺了胡桃,想要害死曹氏,那么此时他应该是过来确认曹氏死活的,曹氏没死,他难道不该慌乱吗?甚至于他根本就不需要出现在这里,还是说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认为没人能够抓住他的把柄?

  杨璟快速想了一下,也就暂时将这心思按了下去,毕竟从昨日离开洞庭湖畔,这短短的两天一夜已经足够他忙活折腾,如今而是身心俱疲。

  “彭公子客气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杨某虽然不是什么高人,但也不会袖手旁观...”杨璟有心想要试探彭连城,便朝他随口道:“公子且进来坐着说话,请。”

  如果彭连城确实是幕后凶手,那么他看着曹氏如今的惨状,多少会心虚,怕是很难在这房间逗留。

  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彭连城面不改色地进来,还满是担忧地问起曹氏的情况,唉声叹气,那份关切却是做不得伪的。

  “彭公子看来与曹夫人已经是旧识了...”杨璟试探着问了一句,没想到彭连城却没有半分遮掩,一脸坦诚,光明磊落地回答道。

  “不瞒杨先生,在下与恩直、婉娘三人是一块儿长大的,如今恩直...如今恩直下落不明,在下自然要替她好好照顾婉娘了...”

  说到此处,彭连城看了看仍旧昏迷着的大夫人婉娘,眼中竟然充满了柔情,这份柔情落入杨璟的眼中,可就不仅仅只是对兄弟妻的关切了。

  杨璟有心试探,便直视着彭连城,语气突然变得冰冷起来,直接质问道。

  “彭公子既然如此心疼婉娘,为何还要害她?”

  彭连城顿时一惊,眸光也变得犀利起来:“先生所言何意,我为何要害婉娘?先生为何怀疑到我头上?”

  杨璟站起身来,将那碟桂花糕端过来放在桌面上,而后轻轻推到了彭连城的面前。

  “你既然与婉娘一起长大,便应该知道她吃不得胡桃,为何要在送她的桂花糕里头掺了胡桃屑!”

  “这怎么可能!”彭连城身子一僵,慌忙端起桂花糕来,只是细细一看,整个人都瘫倒在了椅子上!

  杨璟见得如此,心想彭连城要么真的对参杂胡桃之事不知情,要么就是演技太好,正要继续探究,没想到房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二少爷曹恩荣脸色铁青,身后还跟着端茶的丫鬟,想来是见得彭连城来访,要过来见一下面,没想到却听到了杨璟和彭连城的对话!

  他颤抖着手,指着彭连城,悲愤地质问道:“你怎么能对嫂嫂做出这等事情来!”

  彭连城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却重新坐直了腰杆,面对曹恩荣的质问,反而有种不屑,冷声反问道:“你曹恩荣又是如何对待婉娘的?她可是你的嫂嫂!”

  杨璟一听,这里头显然有着不可告人的家丑!如果曹恩荣对婉娘有着非分之想,那么曹恩荣是否也有着嫌疑?

  “你含血喷人!你差点害死了嫂嫂,你就是凶手!来人啊!快来人!”曹恩荣有些气急败坏将门外的衙役和捕快都喊了过来。

  “彭连城就是害了嫂嫂的凶手,你们快把他抓起来!快抓起来!是他在桂花糕里头掺了胡桃!”

  曹恩荣的大喊大叫将曹家老爷和老夫人,以及婉娘的爹娘都引了过来,他们都是婉娘的亲人,知晓婉娘爱吃桂花糕,当即就相信了。

  “你!你这畜生!为何要害我家婉娘!为什么!”婉娘的母亲和曹老夫人当即就扑了上来,那些衙役和捕快慌忙拉开来,趁机将彭连城给围了起来。

  杨璟本想着继续询问彭连城,如果可能的话,甚至想要问一问曹恩荣,可曹恩荣这么一闹,把所有人都惊动了,连杨知县都随后赶了过来,自己却是没办法再问下去了。

  杨知县冷着脸看着彭连城,而后质问道:“这桂花糕是不是你送的?”

  “是。”

  彭连城的回答让在场之人都吃了一惊,曹老夫人和婉娘的母亲已经泣不成声。

  杨知县只是叹了一口气,而后挥了挥手,捕快们便将彭连城给抓了起来。

  杨璟坐着,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当捕快们想要带着彭连城离开之时,他却走了过来,朝彭连城低声道:“这桂花糕是你送的,但却不是你做的,我想知道是谁做的。”

  彭连城脸色一变,但很快恢复如常,朝杨璟说道:“自然是我做的。”

  杨璟眉头一皱,他知道彭连城在说谎,彭连城虽然科考失意,但一向以读书人自居,信奉读书人高高在上的那一套,又怎么可能自己下厨去做劳什子的桂花糕!

  可他又为何要主动担下这个罪责?虽然婉娘被救了过来,但谋杀未遂也是大罪,而且以彭连城对婉娘的关切,这份误解的伤害,要远比官府对他的惩罚更加的痛苦!

  既然桂花糕不是他做的,那么又是谁做的?

  杨璟轻叹一声,没再说话,眼睁睁看着彭连城被带走,当他发现曹恩荣想要开溜之时,也趁着杨知县在场,当即阻拦道:“曹二公子且留步,在下还有几句话要问一问。”

  曹恩荣想起适才与彭连城的对话,一张脸当即就红了,心虚地说道:“凶手已经抓到,就是彭连城,你...你凭什么问我!”

  杨璟走到曹恩荣的面前,充满压迫地直视着他,而后凑近了低声道:“你是想让我单独问你,还是让杨知县在公堂上问你?”

  曹恩荣面色一紧,下意识往杨知县扫了一眼,正好与杨知县的目光碰触到一起,当即泄了气。

  杨知县将彭连城带走之后,杨璟便示意曹恩荣坐了下来,而后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问道。

  “适才彭连城已经跟我说过,你也别想瞒我,现在让你说,只是给你个坦白的机会,如果我发现你说假话,便只能让杨知县过堂来审你!”

  曹恩荣一听过堂二字,整张脸都吓白了。

  古时断案乃是口供为王,证据次之,一旦过堂,各种大刑伺候着,便是铁齿铜牙也都给撬开,虽然并非过堂都会动刑,但市井百姓以讹传讹,也就将过堂看成了龙潭虎穴一般。

  “你既然都已经知道了,还问我作甚,直接让知县大人来抓我便是了!”曹恩荣色厉内荏地喊着,然而越是这般,就越是只能证明他的心虚。

  杨璟沉吟了片刻,猛然抬起头来,逼视着曹恩荣,而后缓缓沉声道。

  “桂花糕里头的胡桃是你放的对不对!”

  其实从救治婉娘的时候开始,杨璟就从曹恩荣的表现之中看出一些端倪来,只是当时曹恩荣的表现太过直白,杨璟反倒认为有些不可能。

  但彭连城似乎早就知道曹恩荣对婉娘有成见,而彭连城对婉娘的关切又做不得假,那么彭连城与曹恩荣自然不可能有太好的交情。

  既然没有好交情,曹恩荣却带着丫鬟端茶过来,又恰好在关键时刻进房来,只能说明他一直在外头偷听!

  作为婉娘的贴身侍从,小丫鬟是知道婉娘吃不得胡桃的,她也是真心对婉娘好,但凡过口的食物,她自然会小心,彭连城让人送来桂花糕,小丫头肯定会事先检查过。

  可如今桂花糕里头有胡桃,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桂花糕送过来之后,才被人做了手脚,掺入了胡桃,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能是曹家的人,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曹恩荣的嫌疑是最大的!

  杨璟只是想要诈一下曹恩荣,没想到曹恩荣脸色苍白,被杨璟如此质问,当即露了怯!

  “果然是你!”

  杨璟确定了之后,曹恩荣也是颓然,长叹了一声,表情却变得阴狠起来。

  “我家哥哥对她千般万般的好,这女人竟然还三心二意,见得我哥哥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就与彭连城眉来眼去,光明正大地来往,让我曹家蒙羞,让她吃点苦头又有何不可!”

  曹恩荣毫不掩饰自己对婉娘的憎恨:“那天傍晚,彭连城又亲自送了桂花糕给这个女人,两个人还毫不避嫌地待了很长一会儿,气得我爹爹旧病都要复发,要不是还要借助彭家来搜寻哥哥的消息,爹爹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我看不过眼,趁着他们离开,就偷偷在桂花糕里做了手脚,没想到却让那小丫头撞破了,我便威胁那小丫头,如果敢说出去,我就杀了她全家!”

  曹恩荣言毕,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一般,在他看来,自己的行为是维护哥哥的清白,是惩戒不洁的嫂嫂,是正义而无可厚非的!

  杨璟见得他那扭曲的神态,也是轻轻摇了摇头,但如果桂花糕是曹恩荣做了手脚,那么问题就来了。

  “既然如此,彭连城为何要承认桂花糕是他做的?”

  曹恩荣冷笑了一声:“哼,因为他还以为是他夫人做的桂花糕,因为他夫人比我还要憎恨李婉娘!”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