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三章 掘墓开棺,谁人识君

第三章 掘墓开棺,谁人识君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822更新时间:2016-06-21 11:58:23
  夜色如墨,凄风冷雨,杨璟将箱子抱在怀里,用蓑衣盖着,往城西的小庙前行,两旁的酒楼传来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声,越显得杨璟孑然一身。

  只是杨璟对此并未太过在意,他正在分析着从帐房小先生那里探听到的消息。

  巴陵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小先生在酒楼里工作,而那个酒楼又以接待文人士子为主,是以可信度也比较高,因为洞庭湖沉船惨案的主角们,正是一群即将要参加春试的赶考士子!

  他们都已经通过了发解试,即将参加省试,便一起聚会游湖,联络结交,谁又能想到画舫会沉,这对于巴陵县的文坛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损失。

  杨璟有着极强的侦查和反侦察技巧,这一番交谈也从小帐房口中得知了详情。

  这些遇难者都是巴陵县的青年才俊,这件事情也是轰动一时,杨璟通过筛选排查,不断从小帐房身上套话,总算是找到了两个比较符合身体主人的人选。

  根据年龄和身高以及家庭条件等诸多因素综合考量,最后的人选还是落在了彭连玉的身上,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位人选,也比较符合。

  这人名唤宋少霖,是宋氏大族的旁支子嗣,也算是大富大贵,之所以会引起杨璟的注意,是因为他和彭连玉,走向了两个极端。

  他是发解试的案首头名,而彭连玉是最末,彭家大搞法会,又开善堂,风光大葬,而宋家却低调到不行,巴陵的百姓连宋家什么时候举行的葬礼都不清不楚,彭连玉臭名昭著,宋少霖却是善名远播!

  杨璟穿越而来,夺了这具肉身,那么无论是彭连玉,还是宋少霖,两人的墓穴之中,必定有一个是空的!

  而更加可疑的是,无论遇难者还是幸存者,无论名声好恶,都有人在说道议论,仿佛已经得到了定论,却从未听人说还有人失踪!

  杨璟本就隐约察觉到这起惨案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阴谋,眼下自己这具身体还在,也就是说应该存在一个失踪者才对,可无论是哪一家,都默契而微妙地保持着沉默,并没有提出有人失踪这样的问题来!

  不管自己的身份是彭连玉,还是宋少霖,这两家都或高张或低调,都举行了葬礼,都发布了死讯,这其中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彭家正在开善堂,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杨璟到彭家去打探消息,相信应该能够更加清楚事情的内幕,而宋家则安安静静,怕是没什么机会接近。

  最直截了当的办法,就是确定彭连玉和宋少霖的埋骨之地,开棺看一看!

  掘墓开棺这种事,在古代那是最让人不齿的一件罪恶之事,但杨璟是个现代人,还是一个崇尚科学的法医官,为了探寻真相,为了避免卷入阴谋之中,冒险一试也未尝不可。

  主意已定,杨璟也就暂时放下了思绪,加紧了脚步,到了城中地带,行人也多了一些,气氛也越发热闹,杨璟走了一段,却又退了回来,在一家医馆门前停了下来。

  “仁春医馆...”见得此招牌,杨璟不由想起了那名高高在上的女骑士,他摸了摸腰带里那块碎银,便走进了医馆。

  此时医馆已经准备打烊,一名坐馆老郎中正在给一名年轻人讲解一张方子,见得杨璟一身雨水地进来,一旁收拾医馆的小厮不由皱了眉头,正要驱赶之际,那老郎中却开口了。

  “小兄弟有什么事?”

  杨璟将蓑衣和斗笠脱下来,轻轻放在门外,将身上雨水抖落干净,这才走了进去,将白日里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而后取出那块碎银,轻轻放在了桌面上。

  他虽然很需要银钱,但那女骑士近乎施舍一般的神态,让他感到很不舒服,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种钱他还不屑去拿。

  “劳烦老神医将这银子转交给那位姑娘...”杨璟如此说着,便要走出门去。

  宋时通行铜钱和铁钱,也有交子会子这样的纸币,但金银仍旧并非通用货币,富贵人家需要用金银,一般都要到金银引铺去兑换成铜钱,但金银价值高,携带比铜钱要方便很多,拿出来又有面子,是故富贵人家私下使用金银已经成为一种风尚。

  这颗碎银大概有二三两重,一两银子大概能够兑换一贯铜钱,不过一贯并非一千文,而是七百七十文左右,这颗碎银相当于两千多块人民币,对于寻常百姓而言,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杨璟将陈水生一天所得的鱼全卖了,也才百来块钱。

  老郎中见得杨璟衣衫陈旧灰头土脸,但眸子熠熠生辉,极为深邃,可谓人穷志高,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而后收下了那碎银,看着杨璟的背影,不由顿生好感,便开口道:“小哥且慢,外头雨大,不如留下来避一避雨势,喝口热茶再走。”

  此地已经是巴陵的中心地带,看这医馆规模不小,虽然脸上涂抹了泥灰,但杨璟还是生怕别人认出他来。

  杨璟要去开棺,就必须确定彭连玉和宋少霖的墓葬所在,沉船事件之中那些幸存者,想来应该会寻医问药,而且老郎中的消息来源应该比那个小帐房要更广,消息也应该更加详细和全面。

  杨璟本还犹豫着要不要留下来探听一下,但转念一想,待得到了西边小庙,再向那些大和尚探查,毕竟这些和尚道士最近可没少做法事,对墓葬地点应该是一清二楚的,如果留在这里,那名女骑士回来,少不得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来。

  如此一想,杨璟也就打消了留下的念头,转身朝老郎中道谢:“谢谢老神医了,不过小人还要赶路,就不叨扰了。”

  杨璟言毕,便走到门外,开始穿起蓑衣和斗笠,可就在这个时候,店里那个年轻人却追了出来。

  “这位兄台请留步!”

  杨璟不由心头一紧,却不敢回头,只是听得那年轻人在背后问道:“我看兄台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来见过?敢问兄台是何方人士?”

  杨璟面色顿时一沉,却是镇定了心神,拉低了斗笠,转身笑道:“小的只是村野刁民,又怎会与贵人识得,小人还要赶路,这就告辞了...”

  也不等那年轻人回答,杨璟便走进了雨幕之中,几次回头,见得那年轻人只是挠头迷惑,并未追上来,心弦才松开来,照着那小帐房的指示,不多时便来到了城西的这处小庙。

  出门在外,住店打尖儿是在所难免,但对于许多人而言,驿馆和客栈却不如寺庙道观来得实惠。

  这些寺庙或者道观有着足够的空房间,比客栈要清净很多,只需要交些香火钱,如果香火钱分量足一些,还能够享用斋饭。

  知客僧显是刚刚才接待了一些留宿之人,并未回去歇息,见得杨璟进来,便迎了上来。

  “大和尚有礼了,小的进城买卖,误了时辰,想叨扰一番,不知大和尚这里方不方便?”

  知客僧扫了杨璟一眼,见得杨璟穿着陈旧,便皱起了眉头,杨璟见得此状,便取了一些铜钱,放进了功德箱里头,那知客僧这才面色稍霁,微笑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施主且随我来。”

  知客僧的情绪变化并没有逃得过杨璟的眼睛,不过他也没有谴责这和尚的意思,毕竟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到了僧房之后,杨璟简单安顿了行礼,又取出几枚铜钱来,塞到了知客僧的手里。

  “大和尚,小可本要进城寻找一位恩公,只是这位恩公不幸落水遭了难,小可打算去祭拜一番,只是衣衫褴褛,不好冲撞了恩公的府邸家人,一时间也不知恩公葬在哪里,还望大和尚能够解惑一二...”

  知客僧不动声色地将铜钱收了,这才微笑着问:“施主的恩公姓甚名谁?”

  “恩公名讳彭连玉...”

  “彭连玉?”知客僧听得这个名字,不由笑了,这彭连玉作恶多端,又岂会施恩与人,眼下彭家正在开善堂,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到那里混吃混喝,这冒昧冲撞一说,更是无从谈起。

  杨璟也知道这种借口太过牵强,但他看得出知客僧是个见钱眼开的人,三教九流也不知接触过多少,拿钱买消息也很正常。

  果不其然,杨璟并没有等太久,那知客僧便开口道:“施主也是个知恩图报的高义之人,小僧佩服,彭连玉公子被葬在了巴陵山下的龙尾坡上,山陵建得很是气派惹眼,并不难找。”

  杨璟朝知客僧道谢了一番,后者便退了出去。

  这小庙之中也有其他住客,眼下不便行动,杨璟走了一天的路,便脱光了衣服,放在炉子边上烤,自己缩在被子里睡了过去。

  待得杨璟醒来,已经是夜半时分,外头的大雨已经停了,杨璟穿上干燥的衣服,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他在房间里头搜索了一番,但这些客房里头并没有太多能用的东西,想了想,便将瓷枕的布套取了下来,倒“品”字割了三个洞,套上头就是不错的面罩,毕竟总不能每次都往脸上抹泥。

  又转了一圈,确定客房没有其他能用之物,杨璟才背上法医物证勘查箱,想了想,又取出一柄大号切割刀,藏在腰间,这才取了个灯笼,便悄悄溜出了小庙。

  起初他还担心巴陵会有宵禁和关闭城门之类的政令举措,但走到城门处才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大雨过后,夜空晴朗,星月闪亮,杨璟一路都没有点燃灯笼,借着月光,走了小半个时辰,便来到了知客僧所说的龙尾坡。

  这三更半夜的,惨白的月光使得这片坟地更加的阴森骇人,遥遥里似乎还有不少冥火在闪烁,但杨璟是个工作多年的老法医了,对神神鬼鬼的东西几乎已经免疫,大着胆子便往前继续走。

  可走了一段他发现不对了,因为远处那些冥火越来越清晰,却是一朵朵火把的火光!

  那火光的映照之下,四五个人正在开凿和挖掘一座气派的新坟!

  他早听知客僧说过,彭连玉的坟墓造得很是气派,自己只有勘察箱里的手术刀具,还担心无法掘墓开棺,没想到竟然有人领先他一步了!

  早在洞庭湖畔之时,他就已经察觉,有人在追索他的踪迹,而且极有可能是两股不同的势力,如今再看,果然有人不相信他已经沉尸湖底!

  杨璟取出头套来戴上,而后压住呼吸,放轻了脚步,悄悄潜行到了那墓葬旁边的灌木后头,但见得这些人大刀阔斧已经挖开了大半,而让他惊讶的,竟然有个黑衣人在监督着这些掘墓者!

  杨璟微微眯起眼睛来,精气神高度集中,往那黑衣人的背影一扫,顿时觉着有股说不出的熟悉感。

  正当此时,那黑衣人高举右手,朝那些人低声下令道:“好了,把棺木给我起开!”

  杨璟听得这把声线,心头大惊,再往那黑衣人高举着的左手一看,火光的映照之下,那人手腕上的玉珠,便如同天上的星辰一般,散发着熠熠光辉!

  “竟然是她!”

  杨璟心里吃了一惊,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却踩到一根枯木,登时发出“喀嚓”的声响来!

  “谁!”

  那黑衣女子一声沉喝,陡然朝杨璟这边看了过来!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