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七章 中蛊

第七章 中蛊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01更新时间:2016-06-21 12:00:07
  望着眼前的烈焰,张证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周围几个伙计甚至跌坐在了地上,夜风一吹,才发现后背早已被冷汗湿透。

  张证见得弟兄们松懈了下来,慌忙喝道:“都起来!快起来!这金蚕蛊最喜欢从下身的孔窍钻入人体之内,你们想死不成!”

  这当头棒喝让如冰水从头顶往下浇,那些人纷纷跳了起来,一个个不断跳跃,翻起裤腿来检查,没有发现异常,纷纷吓出一身冷汗。

  而正当此时,一声尖叫顿时划破夜空!

  杨璟感觉自己的耳膜生疼,因为尖叫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身前挟持着的黑衣女子!

  但见得那黑衣女子猛然掀开裙摆,翻开裤脚一看,一条淡淡的血线从脚踝处的袜子边缘,沿着修长笔直的小腿,一路往上延伸!

  “大小姐!”张证猛然惊呼,想起适才黑衣女子蹲下来呕吐,俨然已经猜测出来,怕是有蛊虫钻入大小姐体内了!

  那黑衣女子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疯狂乱跳,而后激动过度,顿时昏阙了过去!

  杨璟想起彭连玉的惨状,也是脸色大变,漫说他还要靠着这些人调查真相,便是黑衣女子只是个陌生人,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在他看来,蛊虫乃是特异的微生物,既然是微生物,那么抗生素应该多少有些效果,他的法医物证勘查箱之中,就有注射器和抗生素!

  抗生素笼统一些来讲,就是抗微生物药和抗感染药,这些现代药剂虽然数量不多,绝对能够让杨璟在古代成为神医!

  考虑到今后的生存,杨璟对这些抗生素极其珍视,但药物的作用就是用来治病救人,如果他今夜见死不救,他接下来的人生都要背负愧疚!

  然而他法医物证勘查箱乃是他最大的秘密,而且那蛊虫怕是从黑衣女子下身的隐私之处钻进去的,想要做些什么,也不能在张证等一大群男人面前进行。

  于是他抱起黑衣女子,朝张证急问道:“这附近可有遮风挡雨的住所?”

  张证也是乱了心思,杨璟此时已经丢下了长刀,若想救回大小姐,显然就是最佳的时机。

  可他深知金蚕蛊是多么恐怖的存在,杨璟适才的一番救场,当机立断焚烧蛊虫,都证明了他对蛊虫是有着不少了解的。

  如今他抱起大小姐,显然是有心救治,张证只是略微思量了一番,便放弃了将大小姐救回来的念头。

  他的脑子飞速运转,而后指着西南方向的一处阴影道:“那边是彭家新见的守灵草庐,正可一用!”

  杨璟也不啰嗦,抱着黑衣女子,在张证等人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守灵草庐前面来。

  走到近处他才发现,这是一座三间房的木屋,以彭家的财大气粗,既然能够大搞法会,又开善堂,又岂会只建一个寒碜的草庐。

  张证劈开锁头之后,杨璟便抱着黑衣女子进入到房中,张证等人将房中的灯火都点燃了起来。

  “都出去,守着门口,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杨璟将黑衣女子放在床上,也不回头,不容置疑地沉声道。

  “你以为你是谁,想对我家大小姐做什么!”其中一名汉子听得杨璟的话,当即就怒了。

  然而张证却心知肚明,如今大小姐中了蛊,那蛊虫一旦在体内生长,会很快就榨干掏空大小姐的身子骨,非但如此,若蛊虫壮大起来,随时有可能钻出体外,传染给其他人。

  眼下谁接近大小姐,谁就有二次中蛊的危险,杨璟知晓蛊虫的种种特性,自然是清楚这种隐患的,这样的情况之下,除了真心救助大小姐,张证实在是想象不出来杨璟还能对大小姐做什么别的龌蹉事。

  心中如此想着,张证便朝那人骂道:“闭嘴!都跟我出去!”

  那人见得张证发怒,果然闭了嘴,跟其他人快速离开了房间。

  张证将房门轻轻关起来,临走之时充满了希冀地看着杨璟,犹豫了一下,还是由衷地说了一句:“拜托这位兄弟了!”

  杨璟并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待得张证关上房门之后,他便解下法医物证勘查箱,除去布套,扭动密码锁,打开了箱子。

  他先取出一把剪子,将这位大小姐的裤腿从下往上剪开,当笔直修长雪白如玉的大长腿呈现在他面前之时,他的眼中没有丝毫冒犯,只有沉沉的凝重和专业,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由下往上一路延伸到胯部的淡淡血线。

  他的剪刀终究还是停在了大小姐那淡紫色的亵裤边缘上,迟疑了一阵,放下了剪刀,掐着大小姐的人中与合谷穴。

  大小姐悠悠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房间之中,张证等弟兄全然不见,身边只有戴着头套,只露出眼睛和鼻孔的杨璟,而她的左边裤子竟然被剪开,露出了亵裤!

  “啊!”

  她毕竟是个女子,下意识就尖叫了起来,拼命往床铺里面退缩!

  杨璟早有预料,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冷静地直视着大小姐,朝她说道:“你已经中了蛊,若再这般激动,气血翻腾,只能加速蛊虫的深入,不想死的话最好安静一点!”

  杨璟如此一说,大小姐才陡然想起自己中蛊的事情,想起适才下身后门一紧,一股滑溜溜的感觉涌上心头,她顿时又惊骇又羞臊,不由安静了下来,只是深埋着头,不敢再看杨璟。

  杨璟见她平复了下来,这才开始在法医箱里挑选药物,准备注射器,而大小姐却肩头耸动,浑身颤抖,低低地哭了出来,眼泪大颗大颗滴落在床铺上。

  “我不该违逆爹爹的告诫...若不是我争强好胜,想要抢在哥哥们前头,侦破这起案子,又岂会中蛊....”

  杨璟稍稍抬头,虽然大小姐只是失魂落魄一般喃喃自语,仿佛临死前的忏悔,但因为房间太过安静,他仍旧听得真真切切。

  他也不知该跟她说些什么,但接下来的治疗需要她的配合,也必须稳住她的情绪,获得她的信任,于是便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黑衣女子并未对杨璟耳语相向,虽然不清楚经过,但她也知道,张证能够放心将她交给杨璟,就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于是她抬起头来,轻声答道:“我叫宋风雅...”

  “宋风雅?好名字...不过你可跟风雅全然不沾边呢...”杨璟想起那个在官道上野蛮驰骋的孤高女子,想起她竟然带人深夜掘墓开棺验尸,不由开口戏谑。

  宋风雅微微一愕,但并没有反驳,两人顿时陷入了尴尬,好在杨璟很快将心思都放在了注射器和抗生素药物上面,气氛也就缓和了许多。

  宋风雅是个聪慧的女子,否则也不会自信地认为自己能够侦破沉船案,她同样是个见多识广的女子,却从未见过杨璟手中的注射器,不由看得出神。

  杨璟一边抽取了药剂之后,满目严肃地直视着宋风雅,朝她解释道。

  “我会将这些药水注入你的体内,希望能够遏制蛊虫的生长,至于能否杀死蛊虫,我也不敢确定,当然了,选择权在你手里,如果你不愿意,我即刻离开便是...”

  宋风雅发自本能想抱着膝盖,却发现整条长腿都露了出来,当即扯过被子来遮掩,咬着下唇迟疑了一番,她终究还是点了点头,眼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杨璟也没说二话,取出酒精和棉球,在她的手臂上消了毒,轻轻扇了扇,清凉的感觉让宋风雅身子一僵,雪白的手臂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要开始了。”杨璟严肃地交代着,等到宋风雅点头,他才将针头刺入手臂,将药水推入了宋风雅的体内。

  宋风雅第一次见识这样的治疗手段,一切对于她来说都太过新奇,也正因为新奇,这种未知的神秘,让她生出了一丝生机与希望。

  而杨璟却没有停止,他又抽了一筒药水,而后转过身来,平静地朝宋风雅说道:“这一针要扎在臀上,如果你觉得我会污了你的清白,我可以指导你自己操作。”

  杨璟虽然不敢保证抗生素能够起效,但宋朝不像后世那样抗生素泛滥成灾,效用已经很低,在这个时代,抗生素的效果绝对是极其强烈的,所以即便无法杀死蛊虫,想要延缓蛊虫的生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遏制了蛊虫,让宋风雅赢取这段宝贵的时间,或许宋风雅的家族能够解得这蛊也是极有可能的。

  古时女子的贞洁意识极其强烈,虽然没有夸张到牵了手就要成亲,但扒下裤子给一个大姑娘打屁股针这种事情,还是问清楚一些好,免得以后会惹来麻烦。

  宋风雅也没想到会有如此让人羞涩的治疗手法,一张俏脸顿时滚烫起来,毫不犹豫就答道:“你教我,我自己动手...”

  杨璟轻笑一声,将棉球沾了酒精,递给宋风雅,而后转过头去说道:“除下裤头,涂抹腰际下一掌之处,左右臀皆可,由内而外,一定要涂抹均匀。”

  空气仿佛瞬间凝滞了一般,但并没有安静太久,杨璟便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

  臀部传来酒精的清凉感,让宋风雅感到羞臊难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便罢了,两人同坐一张床上,自己竟然还露出臀部来,于她而言,绝对一件刻骨铭心的事情。

  杨璟又将准备好的注射器往身后递,细细说明了注射的流程,宋风雅接过注射器之后,却久久不见动静,杨璟也是有些急了。

  “想要控制蛊虫,我劝你还是尽快吧...”

  身后传来一声重重的吸气声,而后他听到细若微蚊的低语:“我...我做不到...还是你...你帮我吧...”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