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八章 性命和清白

第八章 性命和清白

小说:断狱作者:离人望左岸分类:历史字数:3343更新时间:2016-06-21 12:00:51
  古时之人常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毁,一个人对别人再狠辣,真要自戕之时却仍旧下不去手,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针头,更何况宋风雅骨子里并非一个狠人,而且还是一个女子。

  她并非胆怯之人,也不是没有过实战经验,跟着哥哥调查案子之时也曾与人争斗,也会出手伤人,也曾被人出手所伤。

  但她就是不明白,那清清凉凉的酒精和小小的针头,为何会让自己恐惧成那样,就如同她不怕毒蛇猛兽,甚至不怕妖魔鬼怪,却独独对毛毛虫和老鼠感到万分恐惧一样,或许这就是女人的天性,能够出人意料的坚强,同样能够匪夷所思的胆怯。

  她本以为自己的贞洁观能够抵抗这份恐惧,不过就是自己扎自己一下,有什么下不去手的?

  可当她露出雪白的翘臀,几次三番却如何都下不去手,她才明白原来有些恐惧是那么不可理喻的。

  杨璟也没料到胆大妄为的宋风雅会不敢给自己扎针,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毕竟这种情况他也见过不少,许多赳赳莽夫不也一样怕扎针么。

  他转过头来,宋风雅慌忙将臀部遮掩起来,可看到杨璟的眼中毫无邪恶与亵渎,只有严肃和专业,她也就安心了下来,这种目光,她在自家医馆的老神医眼中,已经无数次感受过了。

  杨璟看她羞臊到浑身僵直颤抖,便低声说道:“把衣服掀开,必须重新消毒了。”

  宋风雅这才别过脸去,将遮盖臀部的衣物掀开一个小角来,杨璟熟练地涂抹酒精消毒,而后朝宋风雅说道:“放松些,我数三个数再扎针,也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宋风雅的俏脸早已滚烫,耳根和脖颈更是羞红,也不敢与杨璟对视,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一...”杨璟拖长了声音开始数数,宋风雅果然放松了一些,杨璟见得她雪臀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毫不犹豫脱口而出:“三!”同时将针头轻柔地推入了肌肉之中。

  “啊...”宋风雅低吟一声,也没想到杨璟来了个突然袭击,待得回过神来,杨璟已经转过身去,她慌忙穿好裤子,哪里还好与杨璟计较什么。

  收拾好注射器和药剂之后,杨璟又取了一些甘露醇注射液以及一个化学实验常用到的洗耳球交给了宋风雅。

  在他看来,那蛊虫既然是钻进了肠道里头,如果及时排泄,说不定能够将蛊虫一并排出来,甘露醇除了强效脱水的作用之外,还有促进排泄的效果。

  宋风雅本以为打屁股针已经是她这辈子最羞臊最尴尬的一件事情,但听了杨璟的低声说明之后,才知道什么叫无地自容!

  这简直比**裸站在杨璟这个陌生男人面前,更让她感到羞耻,对于一个女子,特别是贞洁观念异常强烈的古代女子而言,杨璟一次甚于一次地在不断打破她的底限!

  可杨璟虽然戴着头套,但一双眸子充满了救死扶伤的那种圣洁光辉,没有丝毫的邪恶和轻浮,眼下又是生死攸关,宋风雅竟然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

  房间之中没有马桶,宋风雅只能到隔壁的茅房去解决这个问题,当她拿着杨璟交给他的东西走出房间之时,张证等人纷纷冲进了房内!

  在他们看来,杨璟的治疗已经结束,眼下就是抓捕杨璟的最佳时机!

  宋风雅并没有阻止张证等人,因为她明显能够感到体内的蛊虫已经蛰伏不动,足以说明杨璟的治疗是有效的。

  这也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只要她回到巴陵县城,她宋家名下统共六家医馆,更有老神医坐镇,即便无法找到解蛊的法子,起码也能够延缓蛊虫的发作。

  再者,她是亲眼见过杨璟给自己治疗的整个过程,只要得到杨璟那个神秘的白银色箱子,她就能够依样画葫芦,回去让女医馆给自己继续治疗!

  宋家虽然不似彭家,并非本土的豪族,但宋家的商行却与山野苗寨的蛮族土司交往甚密,想要找到解蛊的办法,也不是不可能。

  而杨璟虽然没有坏心眼,但到底还是坏了她的清白,即便杨璟不会宣扬出去,但她今后想要嫁人,怕是心里都会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且不说杨璟来历不明,单说他先挟持了张证,又知晓他们掘墓开棺的秘密,眼下又与她共处一室,做出如此羞臊的事情,宋风雅或许无法狠心杀死杨璟,但绝不可能让他离开!

  杨璟是何等聪慧之人,又善于察言观色,审时度势之下,便知道张证和宋风雅的用意了,好在他已经将箱子锁了起来。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歪主意,但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宋风雅听得杨璟之言,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杨璟,目光之中只剩下无尽的冰寒。

  杨璟也不去看她,只是拍了拍手中的箱子,继续说道:“想要破开这箱子并不难,但这些都是我家的祖传秘药,什么时辰用药,用量多少,只有我自己清楚,我也不妨告诉你,这些秘药带有剧毒,使的是以毒攻蛊的法子,多一分少一分都会致命,如若不信,你倒可以试一试。”

  “另外,适才我给你的药只能持续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后便压不住蛊虫,你还是考虑清楚的好。”

  杨璟一边说着,一边将箱子轻轻推到到张证的面前来,后者眉头一皱,只好向宋风雅投去询问的目光。

  宋风雅早想过杨璟绝非等闲之辈,对杨璟之言虽然抱有质疑,却又不敢不信,家中老神医能否解蛊她并不清楚,但杨璟的秘药能够遏制蛊虫,她却是亲身体验过的。

  如果真如杨璟所言,三个时辰之后她还要依靠杨璟给药,如果家中老神医无法找出法子,她同样需要杨璟给药来压制蛊虫,维持她的性命。

  念及此处,她也只能无奈摆了摆手,将张证等人挥退出房间。

  她是见过杨璟箱子里头那些药剂和器械的,而且杨璟用来挟持张证的手术刀,卖相就极其不凡,她很清楚,杨璟不可能平白无故救治自己。

  于是她便问道:“我需要你继续给药,你想要什么?”

  杨璟知晓蛊毒厉害,起初救治宋风雅确实没有其他心思,但宋风雅此时提起,杨璟就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了。

  他想弄清楚身体前任主人的身份来历,想要避过这场阴谋,这才陷入了这起调查,眼下正是探寻案情的最佳时机。

  宋风雅已经到了掘墓开棺这等地步,说明调查已经走入了穷途末路,换言之,她一定对整个案情有了最为详细的调查结果!

  “这些秘药都是先辈留下来的,我并不懂得如何配制,用一份就少一份,每一份不说价值连城也是千金难求,我知道你宋氏家大业大,我也不要你家的银子,只要你将沉船案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我,我可以给你继续用药三天。”

  听得杨璟的条件,宋风雅也是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有些失落,她是巴陵方圆百里有名的美人,家中更是巨富大族,杨璟却对她的美色和钱财无动于衷,偏偏问起沉船案,女子的虚荣心作祟,她到底还是不太高兴的。

  毕竟杨璟将她最羞臊最尴尬的一面都看了去,虽然她不可能因此而委身于杨璟,但杨璟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却又让她感到非常的不满,或许这就是女人的心态了。

  “你到底是哪家的人?为何对沉船案如此感兴趣?”

  如果说宋风雅现在有一件事是最急于去做的,那便是掀开杨璟的头套,看看杨璟长什么样子!

  这个男人给了自己一段无法拒绝的羞耻经历,但他的动机和意图却又是救人的善意,让人心底愤恨却又无法责备,宋风雅是多么渴望看一看这个神秘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到底是何来历。

  杨璟也知道宋风雅的心思,毕竟他只是个陌生人,对于宋风雅而言,这样的事情也实在难以接受。

  他知道自己不想说的话,宋风雅也不可能勉强他,毕竟他是目前为止唯一能够给宋风雅提供帮助,遏制蛊虫的人,宋风雅的小命就捏在他的手里。

  但他还需要从宋风雅的口中得知沉船案的始末经过,今后或许还需要宋风雅的力量来进行调查,所以他还是回答了宋风雅的问题。

  “我并不是哪一家的人,我家哥哥出身寒门,一家子日夜操劳,就为了哥哥有朝一日能够金榜题名,谁想到会死在洞庭湖里...我要找出凶手,我要给哥哥报仇!”

  宋风雅听得杨璟如此,没来由感到松了一口气,只觉着杨璟看来也并非恶人,心里到底还是好受了一些。

  “你哥哥姓甚名谁?”宋风雅不由问道,她对沉船案中死去的士子进行过详细的调查,只要知道名字,她就能够查出杨璟的真实身份来!

  杨璟本就是胡乱编造,又岂能不清楚宋风雅的心思,当即眸光一冷,拒人千里地答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想要揪出幕后真凶就行!”

  宋风雅虽然早有预料,但听到杨璟一丝不漏,也是来气,正打算追问,却听杨璟提醒道。

  “眼下药力已经发作,蛊虫的抵抗力最低,且蛊虫侵入体内时间也不长,照着我的法子赶紧去蹲一蹲,说不定蛊虫就排出来了,到时候任杀任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你再啰啰嗦嗦,蛊虫深入体内,怕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杨璟这番话确实站在了宋风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虽然对他自己不利,但对宋风雅而言,确实是良言,宋风雅不由对杨璟大为改观,也不再多言,走出了门口。

  但她很快又停了下来,转头朝杨璟问道:“我知道你不肯透露姓名,我该如何称呼你?”

  杨璟微微一愕,恶趣味地一笑道:“叫我红领巾吧。”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