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1082章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第1082章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418更新时间:2018-02-14 00:00:41
  关兴权看了下表,这里到机场开车也就十分钟不到的事,他还有至少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再说已经同机场打过招呼,那架运载了大量冰冻牛肉的安-124巨型运输机没他就压根不会起飞。

  茨瓦地区是没建立大规模的屠宰加工厂,但小型屠宰场和冷库还是造了的,这也是为了方便。

  运出茨瓦部族一直以来大量出口的牛肉,换回这会在乌克兰便宜至极的军火,张楠的公司在中间倒腾不为赚钱,只是因为这买卖对公司而言实在,也不会亏了养牛的部落牧民。

  再次坐下,关兴权道:“经济投资我不懂,但如果要和他喝酒聊天做朋友没问题,就是他一个搞间谍工作的克格勃居然去管那么大一个直辖市的对外经济,有点意思!”

  列宁格勒,关老大用华夏式的表达方式叫它直辖市,虽然这样的叫法显然不准确,但也带那么点意思:体现其重要!

  老普是个克格勃,在克格勃里那么多年的人,骨子里就是个克格勃,改不了的。在东德十有八九干的还是间谍工作,现在的职位却是可以用“主管外对经济工作的副市长”比喻,这似乎有点…

  别扭!

  中校什么级别?

  副团级?那也就是个副县级差不多,现在人家一转眼就差不多相当于个副省级、副部级,还是身居要职的副部级,这升迁速度比坐联盟号宇宙飞船的速度还快!

  听这话,张楠微笑着道:“关哥,人家20年前在列宁格勒大学读的是法律,毕业的时候还拿了货真价实的经济学副博士学位,老底子就是研究经济的出身。”

  “副博士?”

  这下有疑问的是项伟荣,他对这样叫法的学历学位有点奇怪。

  “班长,这是俄式学制学位,就相当于我们的博士。苏联人最高的学位是全博士学位,相当于我们的博士后。”

  关兴权对老普换工作觉得有意思,但他认真学习过俄语,对苏联的了解远远多余才初中毕业的项伟荣,知道那个副博士可不是个“副的博士”:经济学博士搞经济,对口!

  克格勃里的特工、间谍,连抓经济也是个懂行的,那位不是人才就怪了。

  这下轮到项伟荣发感慨,“经济博士去当个玩特工情报的克格勃,有点意思!”

  他读书少,没办法,不仅仅是因为农村出身,那时候高中都是保送的,大学更是工农兵大学,你就是成绩再好也没个毛用!

  当兵,那是最好的出路。

  聊了不到半个小时,最后决定暂时还是由真正的投资经理同老普去打段时间的交道,因为自己这边这几人这会真没功夫去列宁格勒瞎晃悠。

  至于将来…

  妮可在那提了个大家都十分认同的方案:“既然和他是朋友,你们又看好这个人,那就再等等,等到最困难的时候给他足够的支持!

  政治上我们帮不了他,也不能去帮个俄国人,但搞点投资实际支持一下还是没问题的,甚至不用我们公司直接出手。

  华夏老话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碳,他既然管经济,那就支持他经济。

  这人是克格勃,政治资本该他自己去赚,我们就给他最需要、别人还给不了的经济资本支持。

  会成好朋友的,真正的好朋友。”

  经济支持不是送他钱,就是能被老普自己转化为政治资本的投资,这样还会将华府的注意减小至最小。

  前提是:眼前的大坑不是华府主导。

  会是华府主导的吗?

  可能性不大,隐藏的敌人在背后搞鬼最有可能。

  关兴权看着时间差不多这就离开,还好不用同一堆双层包装的冻牛肉凑一块,不然这滋味不好受。

  安124上层机舱内有88个座位,这会里头就几个人,其中两个还是派过来帮关老大拿东西的承包商。

  这架巨型运输机有厨房,甚至还有两个提供给机组人员使用的休息间。

  机组让出个休息间给这次搭顺风机,地位超然还带着个非常沉重的结实拉杆箱的关兴权,关老大没客气,这趟飞行就九个小时左右,不算超远程,那些机组成员有一间休息室足够。

  箱子里有500万美元现金,睡在休息室里还省心。

  晚餐时间是用电炉子加热的面包、烤肉、生菜和牛奶,随意吃了点,再坐了会之后关兴权就去休息室里合衣睡觉。

  不冷,上层舱室开了加热。至于下层虽然气密,但故意没开加热:货物是90余吨赚点油钱回来的冷冻肉,那就让它们冻着得了。

  夜航航班,上万米的巡航高度,保证那些冻肉冻得硬邦邦的!

  ……

  基辅时间后半夜两点,足足睡了六个小时的关兴权从床上起来,活动了活动,飞机就快降落在安东诺夫设计局机场。

  一下飞机,和两个拉包的伙计上了一辆吉普车去酒店。

  开车的公司职员问关兴权:“头,先休息还是立刻通知那个领头的?”

  “10分钟以后我要见他。”

  简单明朗,关兴权很想看看那个传说中的红魔鬼,还是个领头的。

  没说见几个人,这十分钟足够一名军队出身的人做很多事情,关兴权其实也有点试试对方的意思。

  为关老大预留的是一间挺大的套房,就在那名开车的伙计到酒店、打电话通知对方十分钟之后,没有提前也没有推后,安德烈出现在客厅。

  关兴权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对方的脸或者身高,而是这个红魔鬼穿的是件高领的毛衣,没套外套。

  这是个态度,毛衣不好隐藏武器,虽然关兴权认为对方名气既然那么大,估计和自己一样在近距离内完全可以不用枪械就杀人。

  这人的个子在俄国人里不算高,与班长类似,最多一米七五;身材不胖不瘦,样貌和他哥哥萨沙有一点相似,但也就那么一点,看着更像是西欧人种的,长相也很普通。

  这看着就是个平时可能比较注意饮食节制的普通人,真的很普通,扔在人堆里都不会去多看几眼的普通人。

  “你好,我是关兴权,在安哥拉的时候和你哥哥萨沙认识,算是朋友,你可以叫我关。”

  “安德烈-伊万诺维奇-科留奇科夫,你可以叫我安德烈,朋友们都这么叫。”

  这就算认识了。

  俄国人招呼朋友,要是关系好的一般会名加中间名,正式的会叫姓氏,但这种安德烈说的“朋友间的叫法”也常见,还真是朋友和家人之间的叫法。

  随意,但不见外。

  关兴权示意对方请坐,也不太多客套,直接道:“两件事。第一件事比较复杂,之前电话里提到过的那家矿业集团拒绝了我们递出的橄榄枝,态度非常不好,还向我们提出了赔偿要求。

  我们的老板很生气,他要摧毁那家矿业集团,你和你的人到博茨瓦纳之后会得到一份名单,老板要这些人全部死于意外,但又想知道名单中的部分人员有没有参与……

  第二件比较麻烦,莫斯科叶氏的代表在两天前正式向我们提出了苏霍伊设计局的转让出售意向……”

  安德烈静静地在听,表情一点没变,连手上的动作都没变,关兴权看不出他一丝的心里波动。

  高手!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