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五百二十四章 烽火大地

正文_第五百二十四章 烽火大地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4526更新时间:2017-01-06 14:17:42
  远在华龙首府“天京”的军府内,张霖正听取军务总长画眉的报告:

  “四月十一日,十爷冲锋部攻取‘梧州’,总督野牛父女伏诛,冲锋所部云鸥和雷鸟中将两位师团级中将不幸死于攻城战斗中;十五日,赤虎夺取‘梧州’,控制全境;十九日,八爷疯狗、二菊夫人、铁头将军三路围攻‘福州’,‘福州’总督天狗降城,后畏罪自尽于狱中。”

  “大哥,这次要麻烦您去指挥‘沙州’战役,神尊师侄诡计多端,您诸事要千万小心……

  ”张霖抓着伯爵老大粗重的手掌恳切的道。

  “老幺放心,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伯爵老大目注皇帝,紧紧握住张霖的双手,加重了坚定的语气。

  ……

  大群大群的鸟儿急飞归巢,鸣叫声此起彼伏。

  一望无际的山林谷地间,步骑骡马混编的军伍在商旅马帮长年通行踩出的山径上行进。

  道路简陋狭窄,马骡都是善走山路脚力耐久的骡马,但没有人骑在马骡上,所有的兵器甲仗干粮军帐一应辎重都由马骡驮负,马贼将兵全部徒步行军。

  受伯爵老大节制的几个民军团,全由抽调的警备民兵编伍,并不是马贼中编伍的主力野战军团,连个正式的名号都未授予,更谈不上军团旗。而依照马贼军律,从各州郡抽调来的警备民兵在一般情况下,战事告一段落,若没有新的调遣命令,即应该在两个月内交接换防完毕,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各自还归原来的警备军团。

  以判官、无常临时提调的这个警备军团来说,因为曾经先后立下不少战功,在“湘州”之役后,又奉命在湘东临时驻扎休整了一段时间,所以一直不曾解散。

  在焦灼中等待,在寂寞中煎熬,判官、无常终于得到了新的命令:向“沙州”进军,归伯爵老大节制,参与进攻圣会长老神尊的“沙州”战事。

  目前征伐“沙州”的总共三路,以集结于东面的中路军马最为人多势众,包括了鬼蜮联军、狼卫军的三个旅团,大本营一部辎重兵,这一路兵马不下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南下;

  西路军马以驻防“黔州”的旱魃子弟为主,借道南下,与阴魂父子合兵南进,从西面威胁“沙州”,作为奇兵和牵制性的作战部署;

  南路军马则以判官、无常、马猴等民军降将率领民军步兵由湘地南下,至沙江与西路军合兵一处,会攻府城。

  从前方传来的战报,东路军马这一路进军遭遇抵抗的规模并不大,也不太激烈,而且沿途敢于抗击的“沙州”教兵,都被伯爵连根拔起杀了个干干净净,血腥弥漫,这让后来一步的判官、无常、马猴等民军降将心急火燎,怕到时无仗可打,拼命督军疾赶。

  “沙州”东关城。

  天色将黑的时候,大地微微颤动,烟尘滚滚,沉闷的郁雷沿着驿道方向遥遥传来。

  从“天京”、“黔州”分路南下的十万马贼步骑,在会师后,逼降沿途城镇圣会守军,一路向“沙州”府城逼近,此刻已然兵临东关城下,立营下寨,大军围城。

  东关城里青铜圣骑士和主教都脸色苍白,心烦意乱,面对不断涌来,看似永无休止的马贼军队,是战是降?心里直打鼓。

  虽然早就知道马贼意图南犯,但是来犯的马贼军力如斯强大,仍然出乎他们的想像。

  伯爵老大尚未攻城,然而四野逐渐点起的篝火星星点点,宛若天上繁星,已然让城内数万人感受到逼人的寒气。

  直插“沙洲”南关城的三位马贼将军,艰苦行进了留百余里崎岖山路,虽然辎重俱有马骡驮负,兵士们已然筋疲力尽,疲累不堪,前方斥候回报称已进入了南关城地界,判官这才下令全军就地宿营。

  山林的夜晚寒凉幽暗,林木茂密的地方甚至完全看不到天空,其中隐藏着不可预知的凶险。

  有鉴于此,判官绝对不敢掉以轻心,亲自带了亲卫巡察地形,遣兵把守险要,以免被敌人袭扰而无谓的减员。

  一夜平静,然而快到天亮的时候,还是出了事,在外围警戒扼守险要的马贼兵士与数百圣教徒对峙,冲突一触即发。

  当判官率领亲卫队赶到隘口,果然是数百气势汹汹圣教徒的呼喝叫嚣,而且已经有人开始向隘口冲击,石块、标枪、简陋的箭矢向南城关隘口外倾泻。

  有人开始进攻,形势顿时犹如着火的干柴难以遏止,所有的圣教徒吼叫着冲出隘口,试图一举冲破来犯的马贼营盘,转瞬间就有好几个马贼士兵受伤。

  想着还要赶路,不能在这里耽搁,判官立即从亲卫手里要过自己的五石强弓,吐气开声,一支鸣镝闪电般射出。

  这只鸣镝不是穿甲重箭,箭头沟槽上卡着鸣管簧哨,箭一离弦即发出凄厉的呜呜怪声。

  鸣镝一出,其他亲卫也纷纷挽弓射箭,军弓的射程和杀伤威力都远远强于圣教徒的简陋弓箭和标枪,而且那些呼啸而去,闪耀着异光的箭矢都是涂以药粉或生草乌粉,带着致命的剧毒,不管是射到手臂或者是腿上,只是擦出了一个小血口,即可致命。

  惨号惊呼此起彼落,只是两拨箭雨就勾销了百多个叫嚣冲锋的圣教徒,精锐射手齐射的威为,如风卷残云。

  当第三拨箭雨呼啸而去时,剩余的圣教徒们已经所剩不多,开始向南城关逃窜,这样更惨,完全成了不设防的箭靶子,最后能逃脱射杀的不过寥寥数人,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尸体,凄惨得很。

  判官什么也没有说,留下马猴部驻守南城关,下令大队立即拔营起程。

  不到一刻,马**兵警备军团鱼贯而行,蹄声得得,步声杂沓,二万步骑随着判官、无常如同饿虎一般向“沙洲”府城扑去。

  沙江。

  经过休整补充的旱魃子弟兵两万,加上阴魂带来的一万战士,共三万骁勇的马贼战士,在旱魃的率领下以势如风雨般的攻势,拔除了沙江西岸的若干屯守据点,与对岸的西关城的屯守教兵对垒。

  西关城以及沙江江防的重要,神尊叔侄如何不知?只是自“天京”、鬼蜮一路南下,在东关城会师的马贼主力军力庞大,又岂敢不调动尽可能多的兵力布防御敌?因此西关城的兵力反而相对空虚,只能将其精兵扼守沙江一线,依托险要阻敌。

  旱魃率领塞上鬼蜮联军日夜兼程,趁夜突袭,于天明时分占据沙江东岸一线要点。

  扼守沙江防线的是神尊麾下的直属亲信兵马,战力还不弱,与一般的警备教兵不同。

  西关城守军在沙江东岸依托险要地势扼守,并且多埋地雷、窝弩,挖陷阱,设劲弩,但要徒涉渡江,便乱箭射之,以旱魃的三万兵却是急切间难以攻拔,如今不过每日令全军鸣金击鼓,作渡江之势,骚扰对岸守军。

  旱魃的任务就是拿下整个西关城,因此在十六万大军兵压“沙州”,直逼府城之时,一个西关城拿下是早早晚晚的事情,旱魃不想强攻,因此上好整以暇的招抚降服了沙江西岸附近的一些村寨,全军都好酒好肉的吃着,等后续军马赶上来再说。

  如此这般便是隔江对峙三日。

  这日晚间,斥候来报判官、无常等部突破南关城,已距沙江西岸不到二十里,旱魃不由大笑:“来得正好!”

  判官披着铁甲,手中倒提着一杆狼牙棒,沉重的狼牙棒在他手中宛如无物,背上斜背着标枪袋,锋利的三棱枪头闪着幽冷的青光,仿佛五条随时择人而噬的毒蛇。

  无常一口双手长刀斜挂胸前绑定,没有佩在腰间,腰间掖着一把匕首,标准的陷阵死士兵刃佩挂方式。

  判官仰首打量着黑暗中的险要地势,身后偶尔响起一声低沉的声息。全副武装的亲卫队就在身后,正准备以他们手中的兵刃劈开敌人的血肉。

  浑身燥热,心跳渐快,与旱魃商定下来的作战部署,便是由他率领警备民兵从沙江上游出其不意徒涉渡江,强行突破东岸险要隘口,循势而出敌阵之后,待明日白昼,于山林深谷问,树旗帜以为疑兵,吹铜角虚张声势,出奇兵佯攻敌之后军,如此敌方必定要变阵御敌,西岸三万兵马乘势进战,伺机捣其中坚,敌众一旦披靡,必然大败,沙江即下,攻取西关城自然就不难了。

  关键就看今晚能否强行突破,夺取南岸这个孤立的上游险要隘口,由于旱魃的三万兵马都集中在中路,离此十余里之遥,因而西关城守军也多集中于当面守御,上游就是有事,一时之间也未必能够被其知晓。

  连着三声鸟啼,这代表着先遣小队已经初步清除了岗哨,可以前进了。

  判官立时纵身跃起,向前奔去。

  从闯上隘口的那一刻,杀戮开始!

  惨叫!

  溅血!

  碎肉、残肢、流淌的鲜血,激起疯狂杀戮的**,突击隘口的每个马贼战士都杀红了眼!

  将拦阻在面前的两个教兵砸飞!

  血雨飞洒中,判官全然不顾四面八方砍来刺来的刀枪,只是挥舞着沉重的狼牙棒!

  敌军士兵潮水般涌来,却像是在礁石上撞得粉身碎骨的浪花,迅速退潮。

  狼牙棒在刀枪和血肉中杀出一条血路,在浑身浴血的判官身后,是一路的断肢残骸,以及杀气腾腾的端木磊。

  箭啸刀鸣,拼杀逐渐沉寂下去,马贼的后续人马陆续通过这个隘口进抵东岸。

  旱魃三万大军同时发动,西关城已然汲汲可危,即将易手!

  连续攻拔了东岸“沙州”守军在沙江上游的三处险要寨堡之后,判官下令就地警戒休整。

  马贼警备民兵各营长这时候正杀得性起,军团长的军令一下,也就只得不太情愿的收拢部下,转为警戒。他们虽然来自“湘州”各部,但由于跟随判官征战,屡立战功,对他的命令也还是服气的,何况马贼的军律本就森严,违反军令的事情,即使出身乱民叛军的他们也是不敢。

  就在满是血腥气的敌方寨堡中,判官一边啃着牛肉面饼,嚼着炒米,一边下令各团收缩靠拢,分派巡逻、警戒、哨探等职事。

  啃着牛肉面饼的无常进来禀报各团营已经就位,巡逻警戒哨探人等俱已安排妥当。

  判官点点头,不再吱声,专心对付面饼、炒米,这一顿好杀,体力消耗不少,得多吃点补充。

  无常吩咐跟随在判官左右的亲卫去看看牛肉汤烧煮好了没有,要是烧好了马上盛过来。

  一个亲卫应声而去,无常转而对判官说道:“大哥,下面有些兄弟可是有些意见啊。”

  “有意见?”判官看了看这个与自己同甘共苦的袍泽弟兄,说道:“怕是你小子有意见,在肚子里编排我的不是吧?”

  无常嘿嘿一笑,道:“我们现在已经突破沙江东岸,距离西关城不过数里之遥,为何不一鼓作气直下西关城?反而要在这里等待天明野战?如果我们军团一举拿下西关城,沙江守军必然大乱,那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扫平西关城了?”

  “哼哼,你是想拿下夺取西关城的首功吧?”判官笑问,然后不待无常回答,说道:“兄弟,你要知道,如今沙江一线部署的都是神尊那老小子的亲信精兵,而西关城里不过是一般的教兵而已,心无斗志,一触即溃,即或胜之,亦是胜之不武。我们只要一战全歼沙江守军,消灭了神尊麾下的精兵,西关城不战自下,何劳刀兵血战?若是我等擅取西关城,敌众闻讯遁逃,元气未伤,胆气未寒,‘沙州’战事必然因此迁延,那时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这西关城的战事,伯爵大爷早有明示,旱魃督军才是主将,我们是听命调遣。军律森严,既不遵将令,也不上报请示,擅自行动者是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再者,旱魃督军是十三爷的亲家公、少帅的岳父,我们这个临时编伍的民兵军团能与之相提并论吗?兄弟,你还认为夺取西关城的首功应该由我们所得吗?”

  无常默然,叹道:“大哥,还是你说的在理。”

  判官爽声大笑,道:“什么都不用说了,等天明放手杀敌就是。呵呵,肉汤来了,来,来,大家一起吃。”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