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五百二十八章 将功补过

正文_第五百二十八章 将功补过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4552更新时间:2017-01-06 14:17:43
  不用张霖吩咐,整个集团已经动了起来。

  战亡者的诸般善后,是有许多事儿需要预先做到前面的。依着张霖的口气,这战亡肯定在十万人以上,何况还有伤、残的士兵,这数量也不会太小。这么庞大的伤亡数字,集团相关司署的大小官吏明白,如果现在不赶快做起来,到时没个五、六年,这善后抚恤也别想弄清爽,还得让那些士兵遗属天天指着鼻子骂。鬼蜮战事的伤亡善后,已经给了军府相关司署的官吏们极大的教训。虽然当时他们预先已经做了很多安排,但是由于经验不足,纰漏仍然很多。事实上鬼蜮战事中战死伤残士兵的善后抚恤,到现在仍然留着不少尾巴,让官吏们不得不继续想办法加以妥善解决。而这次东南的伤亡眼看就要超过鬼蜮伤亡数字的两倍了,可以想像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恐怖的数字。

  官吏们甚至有些抱怨大马贼们多找了多少事儿来给他们做。光明教会,哪里有什么善后抚恤的说法,顶多就是个安葬钱。在教兵里头,士兵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死了一文不值,所以教兵中倒有一半人没有什么战斗力,要不是有连坐法,怕是上战场都得往后缩,根本就不能打战了。当然作战勇猛,能给将官捞取战功的士兵,赏赐的钱财比较多,有战利品分得也多,胆子大点战场上私掠的战利品也不会少,如果侥幸不死于战场的话,多半能给自己挣个后半生的丰厚养老钱回老家养老,再混得好点,说不定也能跳龙门当上官,就更不得了啦。这样的教兵打仗就与他人不同,总是往前冲去拼命,对利益的渴望让他们成为教兵中的“精锐”。

  总之,光明教兵得自己挣自己的善后抚恤或者养老钱。哪里像马贼这样,替士兵着想,善后抚恤、养老安置,都有安排,事儿多得让他们这些官吏每天累得像条死狗,好像还是做不完。不过,马贼士兵确实一上战场就舍生忘死,勇往直前,凶猛剽悍,以善战闻名华龙,应该与这些大有关系吧?要不十三爷能在这上面花那么多心思?许多官吏心里是这样想,可不敢说出来。

  而张霖刚刚所下的军令,这时也已经制作成标准范式的几份绝密文件,经张霖签押之后,迅速以“八百里加急驿递”分作数人向中原递送;另外,飞鸽传书的密文密画也拟制完毕,这飞鸽传书仅仅是命令伯爵、旱魃做好一切轻装奔袭的准备,随时准备开拔而已。这并不矛盾,类似这种秘令,总是以正式文牍为准的。

  “军务部”的胥吏渐渐散去忙自己的事,议事的花厅里,只剩下了寿山、包瞎子等几位。

  身为民务大臣的包瞎子,脾气可是不怎么好,与张霖的合作一直就磕磕碰碰。而张霖看他是个人才,有意让他在内阁多磨一磨,不与他多计较,倒是颇容忍了包瞎子的一些无礼之行。

  这不,包瞎子又像是发牢骚,又像是有疑问:“这仗打得也邪门,怎的都是战死的多,伤残的少?”

  张霖睨他一眼,不答。

  寿山忙出面打圆场,笑道:“包总长如何不知战死者主要是‘沙州’府城守城之役和这次遇伏突围之役中战亡?都是血战、苦战、恶战,战死者多,自不必奇怪。又譬如鬼族子弟向‘沙州’府城靠拢,中弹的士兵不少,其中伤重不治的士兵约占伤者四成以上,这也是‘战死者’多,而伤者少的原因。”

  “王爷说得在理。在下忽然想起还有一件公务尚未办完,这就先行告退了。得罪!”

  包瞎子说着,起身向张霖行了一个双手抚胸的标准礼,显然也意识到刚才过于无礼,口中说道:“十三爷,瞎子先行告退。”

  张霖微笑着单手抚胸还了一礼,道:“既然公忙,爷就不留你了。去吧。”

  “是。十三爷。”包瞎子又团团做了个罗圈揖,这才退出花厅。他这一告退,寿山稍后也跟着告了退。

  花厅里这会只剩下张霖和斑鸠了,张霖笑道:“看来也没有什么事了,你我就散了罢?”

  两人正要出厅,门外闯进来一个军吏,嚷道:“十三爷大喜!‘江州’大捷!九爷调兵遣将,不费吹灰之力,一举拿下了‘江州’全境!”

  张霖不由愣了愣,太子这事先可是完全没有向大本营请示过啊!不声不响就自作主张拿下了“江州”。

  “这是九爷的红旗捷报!咦,这是九爷的请罪手折?”有点儿兴奋过头的军吏总算有点回过味来,京城里事先完全没有一点要打“江州”的风声,再联系九爷太子的请罪手折,几乎不用想也知道了,拿下“江州”必定是九爷太子擅作主张,没有向军府请示。

  这年青的军吏不由偷眼瞧看张霖的脸色,张霖早瞧见了,顺势就在那军吏屁股上踹了一脚,踹了他一个小趔趄:“小兔崽子,好的不学,察颜观色倒学得挺快啊!以后再这样,爷非踹你个狗抢屎。”

  “十三爷,属将也是关切嘛!”这出身马贼嫡系的军吏知道张霖不会拿他怎样,只是开开玩笑罢了。

  “爷看你这兔崽子就是欠踹。在‘军务部’办差多久了?怎么还这么不长进?难道还不知道,在马贼战功才是第一位的,胜利者不受谴责?”张霖笑吟吟说道。

  “多谢十三爷教训,属将一定努力。”那军吏忙行礼退了下去。

  “九爷的请罪手折孤就不看了。老姐,你赶明儿看一看,用伯爵老大的口气斥责几句也就是了。那请罪手折发还本人,就不要入档了。详细战报,爷待会儿再慢慢的看。呵呵,这一桩坏消息后面跟着一个好消息,晚上吃饭也能吃得香一点,睡觉也能睡踏实一点,老姐,你说是不是这样?”

  “那当然,那当然!”斑鸠笑道。

  “妈了个巴子的,‘江州’的圣会首将不是猫嫣么?真的就那么弱不禁风,一打就玩完了?这‘江州’怎么我们一打,甚至没用什么力,就把‘江州’打趴下了?‘江州’怎么的也算是圣都的桥头堡吧?”张霖也有点玩不透太子能一战而下“江州”的奥秘了。

  斑鸠笑道:“十三爷是一时想岔了吧?且不说我们马贼都是虎狼之师,打‘江州’犹如以石击卵。那‘江州’军力早就在内乱中消耗得差不多了,犹如病夫,焉能抵抗我马贼天威?”

  “哈哈!”张霖大笑。

  斑鸠正色说道:“所以,下一步经营东南,必须首先将梧、福二州经营为坚不可摧的前哨堡垒,要使这两处粮谷丰饶,马牛成群,能支持得起长期在东南的作战才行。军马补充、军粮储积,起码要能在‘梧州’、‘福州’得到充足供应,否则即使是从‘中州’输送,运费也是不堪承受的。另外,军械工场也必须西移,就地生产。”

  “是这个理。这点必须跟九爷、十爷、赤虎一一说清楚,从今往后,在没有大本营正式指示之前,他们在东南的大规模军事进攻到此为止,不许再越雷池一步。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整军备武,蓄积粮草。敌若来犯,可坚决反击,但不许追击太远,最远不许超过一日程,平日更不许以马贼名义在圣都京畿抄掠。”

  看了看花厅外的天色,张霖微微叹了口气。

  东南战事伤亡之大,恐怕是所有人都没有预估到的!

  东南已经血流成河,但是从当下情势看,战事不歇,这血永远是流不够的,必定还会有更多更多的鲜血染红东南的山山水水!

  现在是骑虎难下之势,垂涎于圣都花花世界的豪强大族,都在虎视眈眈,盼着早日平定东南,便可蜂拥进入圣都掠夺;而在东南遭受巨大损失的马**军一系的兵马又岂肯善罢甘休?血仇实在是太深,不以血来洗刷,此恨难消啊!

  因此,张霖当下是有进无退无法收手,即使这时向东南输送军粮以及其他军需,代价高昂,也得硬扛着。能够在东南本地筹到的粮食是越来越少了,这种胶着不下的局面实在让张霖头痛,若不尽早结束东南战事,东南来年春耕是无法正常进行的,而误了农时,就是大半年的粮食没有着落,以战以守俱难!

  “江州”大捷来得好也来得巧,转眼就化解了国府眼下一步危机,真是妙不可言啊!

  心里再捋了捋今儿处置的所有公事,能不能在来年春耕之前结束大的战事?这是东南战事的一个大转折,如果马贼能在来年春耕之前结束大的战事,东南将很快平定;如果不能在来年春耕之前结束大的战事,这战事就不知道要打到何年何月了。

  张霖虽然期望着马面的“回马枪”,期待着伯爵老大、旱魃的奔袭能够圆满成功,但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在来年春耕到来之后,大的战事仍然不能结束的打算:

  从“冀州关”通达东南的原有驿道,国府刚在两天前下令再次增调一大批奴隶,前往修路工地开山劈石,要尽快将这条驿道的拓宽取直任务完工;

  另外也是在两天前,国府下令再新开四条通达东南的驿道,以增加粮秣军需的通过速度。而且为了尽量缩短驿道里程,张霖不顾民务总长包瞎子的反对,下令新修驿道必须尽量采用直线通达的方式,必须少绕弯路,力求遇山开山,逢水搭桥,悬崖绝壁则移山填谷,这是完全不惜人力、物力的做法,但是为了节省里程,张霖不惜代价。

  四条驿道当然不是同时开工,实际上现在只有一条驿道刚刚开工,日夜不停轮班修筑,张霖为此还准予将大量军用的火药、银硝调往工地,以作开山劈石之用。

  北方与东南没有什么可行船的水道,张霖也只能通过修驿道来解决粮秣军需输运东南的难题。必须保证粮秣军需的不间断供给,而要保证这一点,道路必须通畅无阻,这就是张霖最近几天为最坏的情形所做的准备之一。

  而张霖还在下令给伯爵、旱魃的同时,下令早已派遣到“沙州”参加实战的“军刀”各支秘谍小队,全面配合旱魃、伯爵奔袭“沙州”府城,生擒叛逆贼酋。

  这些天来张霖有点心神不宁,东南方面完全还没有一点消息传来,这让他总有些怔怔失神。

  其实,像伯爵、旱魃奔袭“沙州”府城,最快也得半个月以后才会有结果;即使是张霖所猜测的马面的“回马枪”,怕也未必就能在这几日一战功成,张霖心里不是不明白,但他就是有些不耐。

  张霖想了想,“江州”大捷之后,“江州”的驻军布防,营地选址,驿站、鸽驿前伸,烽火快讯的初步设置,人员派遣调配,各军事官署设置,秘谍的派遣,粮秣军需的前送安排,干粮与马料的仓储等与军府相关的公事都办得清爽了,需要与内阁协商通气的公事也或是移文过去,或是邀请会议,都已有所安排。

  如果是以前,公事不多时,有更多闲暇时间做其他的事儿,张霖心里自然是轻松惬意的。但是在心悬东南战事的这段时间,公事不多却让张霖颇是烦躁,但是又不好把属下的公事抢来做,规矩就是规矩,连他这位十三爷也不能破坏的。

  其实张霖只是心中郁闷而已,胶着的东南战事就差着那么一点火候,偏生差这么点火候就让东南战事无法了局,怎么能不郁闷?

  在张霖推测中,马面若真要使“回马枪”,最迟也应该是在五、六天之前。

  但是张霖有时候也会百密一疏,他的推测忽视了一个小小的问题,东南不是北方,也不是关东。

  这时候的东南刚刚进入雨季不久,雨水其实还不算多,但是山林中就特别难行了,同样的里程,多花一倍的时间,也未必就一定能赶到。

  又哪里能如张霖所愿,迅速而漂亮的使出“回马枪”?像滇、沙之地这种崎岖地形,这种绵绵雨势,能使“回马枪”就不错了,漂亮根本都谈不上。

  半个月后,张霖期待中的“回马枪”,终于还是如了他的愿,马面率领突围而去的马贼残部,奇兵突出,一枪锁喉,制了圣军死命,神尊、牧师、青铜圣骑士,还有圣会数员重要人物猝不及防之下全部被生擒活捉,整个圣军立时溃散大半,余众投降。

  今儿收到了“军刀”秘谍从东南连续发回的烽火快讯,生擒神尊的消息,令得张霖大喜过望,不管怎么说,好消息令得张霖心情大好,这是东南战事一大转机。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