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五百二十九章 战机出现

正文_第五百二十九章 战机出现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4248更新时间:2017-01-06 14:17:43
  滇州。

  圣军大败,神尊被马贼生擒的消息,被那些圣军溃兵迅速向东南四方传扬。地方上的乡宦、豪强对马贼的态度开始有了明显转变。

  少帅张良、牛头、马面所率的马贼,所到之处,就明显感受到了这种变化。

  需要粮食?地方上合力筹粮;需要伤药?地方上出钱备办;需要布匹?地方上合力捐献;需要向导?不乏自告奋勇之人。

  神尊已经倒了,地方上的势力明白,现在是马贼统辖沙、滇,不识时务,后果那是大大不妙,何况马贼、圣军、民军互相之间的血战、恶战、硬战,早就让地方势力吓的够戗,他们明白,马贼这个最后胜利者的强硬是不可以硬抗硬顶的。

  马贼的通告榜文、以及同样内容的揭贴已经贴遍了沙、滇许多地方府县。

  榜文之上,是以马贼皇帝的口气通告沙、滇二州。

  先是说明马贼进军东南的理由,自是光冕堂皇,历数了乌鸦以及神尊行不法以害民、扰民诸般劣迹,诸如强占官私良田、屯田;诸如擅自增租,不顾庄民死活;诸如勒索商号,强逼捐献等等,但凡与光明教会沾边者,都算到乌鸦的头上。

  在马贼还没有来得及在沙、滇设立行政衙署之前,这道榜文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首先受益的就是马贼的各路部队。

  少帅张良与牛头、马面商量之后便将各处所得的粮食、药材、布匹等军需全部造册登记,并打了不少欠条,他们这时候真是穷得和叫花子差不多,可拿不出现金付帐,也只能打欠条了。

  说实在话,当时可没有人相信这些欠条,日后会一一兑现,只以为马贼故作姿态而已。

  有了充足的军需,加上缴获圣军的马骡辎重,少帅张良所部,以及收降的小部分圣军教兵,行军速度自然快了不少,虽然是在雨季,但看看三五日后,也就能抵达沙江岸边了。

  这日,马贼到达一处小镇宿营。

  雨季在野外宿营较难找到生火煮食的地方,加之现在也没有大股敌军能威胁马贼,所以能在镇子村寨宿营,当然就尽量在这些地方宿营了。

  但是几万人是不可能都在镇子里宿营的,大部分人还得在野外搭建军帐宿营,只是都能吃上比较可口的热食,喝上一口牛肉干煮的热汤而已,比起在野外嚼干粮炒米当然要好得多了。

  今夜,显然有点不太寻常,军部外都是三位主将的亲信四处把守,显然有些要紧事要商议。

  “神尊老贼这个人留不得。”马面沉声道。

  少帅张良点头道:“我看先处置了神尊,让那些跟前跟后的家伙彻底死心。否则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二人见牛头不语,问道:“您老是什么意见?”

  牛头沉思半响,冷冷的道“我们干脆在水上做了神尊,让他溺水而死。”

  第二日,烟波浩渺,帆影点点。

  马贼马猴部出动了几十艘船来接少帅张良,气派极大。

  神尊等人自然也要押到船上,听候发落。

  上船的时候是黄昏,晚上行船自然缓慢得多,而且沙江晚上还有不小的风,每一条船都挂起了夜航灯,拉开了彼此的距离以免碰撞。

  也许是上船的时候晚,船上吃晚饭也就跟着比较晚,酒菜饭做好了开吃,已经是起更五刻。

  牛头陪着神尊、牧师、青铜圣骑士三人在船舱里共一桌吃饭,因为优遇神尊,桌上还备了酒。神尊对着一桌子还算丰盛的酒菜,却有些儿心神不宁,他预感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牛头是老油条,虽然心知会有事发生,却泰然自若,不动声色。

  直到后半夜,马贼部将马猴带人将神尊等三人捆绑手脚,压上大石,沉入水底,活活溺死。

  “总算是结束了。”

  张霖放下了刚刚收到的烽火快讯,长吁一口气,往椅背上一靠,闭目养神,食、中二指在花梨桌面上叩击出有节奏的声音,显示他这会儿心情大好。

  神尊溺死于沙江之中,心头大患一时尽去,张霖只觉通体舒泰,病情也大好了许多。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沙、滇二州将来的总督官员人选。

  这主管地方民政的首脑,若不得其人,就怕坏事。这人选颇是让张霖头痛,想遍集团的文官幕僚,竟然没有一个最合张霖心意的。

  主管沙、滇的地方民政,治民理政的能力当然是第一位的考虑,这样的人在张霖手下还是有不少,但一则一个个各有职司分身乏术;二则,说到对沙、滇情势的熟悉,张霖手下的这些文官幕僚真就没几个。有能力治民理政,综理全局,但若是不熟悉沙、滇风土人情,也还是不成!

  想来想去,也只得想让旱魃与牛头这两位沉稳老将,先暂时署理沙、滇二州的军民政务,将来有合适的人选再说。

  马贼各路会师沙江,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不可能保持高度机密。阎罗等民军势力,都在紧张注视着马贼的下一步动向。

  马贼东西两路,皆以骑兵为主,西路马贼骑兵约在七、八万之间,东路马贼骑兵约在五、六万之间,两路骑兵员额总合约在十三、四万上下波动,这要视战斗激烈与否,以及非战斗减员的情况而定,而马贼军的战马则接近三十万匹,也即是说马贼每个骑兵都有两到三匹战马换乘,机动灵活,风飙电击,民军很难捕捉到重创马贼的有利战机。

  马贼的编成当然不止是骑兵,在马贼军中还编有约十六万人的民兵步军,这些民兵步军也以流动作战为主,与骑兵互相呼应,端的是很难对付。

  马贼风行电击般的流动游击,实在令阎罗三兄弟都头疼不已,除了据守坚城险要,并没有太好的应付之道。

  驻守“沙州”府城的的阎罗,当然也意识到会师沙江的马贼有可能进袭府城,所以早早也做了一些坚壁清野的准备。

  马贼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滇州”马贼,突进“沙州”腹地是那样的突然迅猛,令他有措手不及之感。

  沙江江面上,火光通红。夜风催动着火舌,肆意吞吐,喊杀声还在远处的府城继续。

  火光映着沿江追赶的马贼骑兵那黑色披风,犹如暴风雪降临在沙水江畔,寒意入骨。民军水兵的船队沿江顺水而下,疾行如飞,眼看马贼的追骑就要追赶不上了。

  蓦然一声厉啸,船队殿后的那只船,甲板上所有的民军水兵都看到一幕惊人的景象。

  一箭横空,越过数百步江面,正中船上主桅大帆,风帆应声而落,民军水兵们甚至还听到了江风吹送到船上,那嗡嗡未绝的角弓硬弦余响。

  船上一阵慌乱,但片刻之后就稳定下来,发起了凌厉反击,弓弦响动,一侧船舷的四具床弩出其不意的射杀了四名马贼追骑,还以颜色!

  这一下,追赶的马贼军将领判官也犯难了:对方在江上,自己根本无法接近,而且对方船上的床弩威力也让他颇为顾忌。

  对方只要换好帆索,就可继续顺流疾下,而且就是没有风帆,在江流的推动下,船行也不慢,还要继续这无望的追击吗?

  就在这时,对方船尾火光一闪,只听轰隆一声响,却是船上一炮打在了追骑身侧的小石头山上。

  马贼众追骑方自一愣间,小石头山上落石滚滚,劈头盖脸打将下来,令得一干追骑避让不迭,狼狈万分,幸好没有什么大石头落下来,否则怕是难免死伤了。

  这一炮,终于坚定了判官追骑撤退的决心,片刻之后,马蹄声远去。

  战场无比血腥,漫地丢弃的刀枪亮得晃眼。横七竖八的尸体中偶尔还会发出一声呻吟,那是濒死者在这人世间最后的留声。

  一场鏖战,士卒、难民死伤殆尽,玉石俱焚,然而战斗还没有结束。

  马贼以疾雷之势,攻克“沙州”府,将“沙州”府库中的粮食、军器、官银,珠宝尽数运往关东;不久,马贼分兵四出,扫荡沙水两岸各县,抄掠粮食。

  这一场恶战了三日尚未结束的混乱大战,却是马贼集结大部,向南抄掠时,与阎罗所纠集兵马不期而遇的遭遇战。

  开阔地的尽头,黑衣如乌云,马队没有声息。马贼骑兵面无表情,一片冷肃,在并不耀眼的阳光里,微微眯着眼睛,养精蓄锐,摈弃一切杂念。

  战马,偶尔抬抬蹄子,等候着出击的号令。

  两军对阵,草木肃杀。

  马贼对面是一股较大的民军,人数上要比马贼骑兵多得多,但是都是步兵,服饰有点杂乱,因为猝然遭遇,他们只来得及摆出不完整的拒马沟,在阵前撒下一些铁蒺藜。

  “呜——”号角鸣响,战鼓隆隆。

  马贼骑兵如同带刃的刀锋,两翼包抄,从步兵侧翼之中契入,血肉迸裂,当者披靡。

  旱魃不是笨蛋,才不会傻得从正面进攻,让敌方的拒马沟和蒺藜发挥作用。

  骑兵对步兵,除非敌方步兵军阵预先防御准备充分,阵形厚实,又有车垒为屏障,弓箭火炮弹药充足,并且有援兵,否则必定是一面倒的屠杀。

  阎罗的民军步兵阵在马贼骑兵的两翼包抄挤压下,很快松动,不少人在后退中跌倒,然后被自己人或者马贼的马蹄践踏成肉酱,鲜血的红色迅速主宰这个战场。

  不断有人倒在马贼骑兵的刀下,倒下就不再有人关注。这一股人数相当不少的民军步兵,在马贼骑兵的一次包抄冲锋下,就彻底溃散了,所有的民军乱兵都只记得逃命。

  就像马贼在围猎,猎物只顾着逃跑,哪里还记得自己的同伴怎么样了,这是训练不足的军队溃败的共通原因,身经百战的精兵劲旅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即使是败战,也绝对不会是溃败。

  很快,这一片开阔地除了马贼骑兵们之外,就没有几个活人了。

  旱魃匆匆打扫了一下战场,只是洗劫了一下死者身上的金银财物而已,尸体都没有掩埋,就匆匆离去,别的地方还有连番的战斗在等着他们。

  有了金银,可以通过一些黑市渠道,高价买到一些粮食,在这个意义上,金银也等于粮食。当然,直接获得粮食比用金银去买粮食要好得多,不过金银都是不能放过的,毕竟黑市的粮食商人们就喜欢这个。

  混战第四日。

  旱魃、阴魂统率的西路马贼,已经死死咬住了民军中战斗力较强的阎罗主力大股。

  西路马贼不像东路张良部那样分设立师旅建制,不过这并不影响这些鬼族子弟纵横来去。

  两支军队杀得昏天地暗,血流成河。

  收到友军紧急讯号的各路马贼警备民兵,判官、无常、马猴等部,纷纷舍弃辎重和小股敌军,一路急行军,自各个战场火速增援。

  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民军终于在天亮后开始大溃败;同日,马贼东攻占“沙州”府城,贼首阎罗三兄弟逃遁,南降乌鸦。张良命令将被俘贼众枭首示众,以慰阵亡将士在天之灵。

  八月,华龙诸多实力人物,以及各地王公豪强,纷纷上书,请求征圣都,灭乌鸦!

  征灭圣都陈条堆积了军府一大摞,各行营众将帅的请战书,更是雪片似的飞来大本营,张霖却充耳不闻,视为未见,自顾在玩具房里陪着小张思和小千代两个小娃娃玩耍。

  东南外屏尽失,精锐尽墨,困守圣都孤城,依然是强弩之末,探手可灭,马贼皇帝还在等待什么?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