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四百二十章 东南乱党

正文_第四百二十章 东南乱党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3238更新时间:2016-11-28 18:11:33
  “啊?!我……我这就去,糟了,我刚进的货!”法官一听立刻变了脸色,跳起身就往外跑,张霖等几个人也赶紧跑了出去,俩家距离的很近,张霖也担心自己的这里会不会受到影响,寿敏也赶紧跟了出来。

  老远就看到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看样子已经烧了一会了。张霖等人看到失火的正是法官的仓库,他的仓库里全是易燃品,昨天还刚进了好几大箱的锡箔呢,再加上里面的花圈,麻布,寿衣,骨灰盒还有那些纸糊的各式家具轿车等等全烧起来了,没用了,就算是消防队来了也晚了。

  法官的仓库本来是有人守夜的,后来法官听信田中信子的话就把守夜的人撤掉了,本来他那点东西也没什么人偷,平时走进去都觉得阴森森的,谁没事去偷那些死人用的东西啊,要偷你也得有点胆量,所以法官对于自己的仓库的安全是一点也不担心,没想到……

  等到消防队来了,也已经烧得差不多了,象征性的浇了点水,就结束了。再看整个仓库全都是黑乎乎的,到处是飞灰,连门框都烧没了,里面就剩下几块石碑估计打磨打磨还能用,其他的全都烧成灰了。

  法官呆呆的看了好久,一言不的坐回车里,疯狗赶紧帮着开车,这时可不敢让法官开车了。火势虽然对其他几家大马贼没有影响,但是看到这惨烈的现场,几个大马贼也是心惊肉跳。

  “这烧的真是彻底啊!也不知道下面是谁家的先人,一夜间就成富了!”丧尸摇了摇头叹道。

  “走吧,别看了,回去想想怎么安慰安慰老四吧!这一下子损失可够大的!”张霖冲着兄弟几个说道。

  “对对,快,快点回去!”

  ……

  回到军部,法官并不在店里,只有疯狗坐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老四呢?”张霖赶忙问道。

  “他让我直接把他送回家了。”疯狗回道。

  “哦!”

  张霖也没有觉得意外,估计现在法官的心情肯定好不到哪去。走到麻将桌旁,把法官刚才台面上的钱整理清点,总共一万六千四百金。

  第二天上午,伯爵就坐到了大本营,除了法官,所有人接到老大的命令都来了,气氛有点沉闷。

  “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就不能让我过两天太平日子啊?现在京城一有什么事,准跑不了你们几个!”伯爵冲着这几个货无奈的说道。

  “老大,昨天可是意外!”丧尸赶紧解释道。

  “我知道,你就不能让我说两句啊?该死的法官,平时花天酒地的,还不是被乌鸦的手下钻了空子。”

  “那法官呢?不会想不开吧?”机甲担心地问道。

  “屁!这小子一大早上就去烧香去了,还得我来帮他做善后工作,我真是欠了你们了,还要帮着你们擦屁股。”伯爵也确实是挺窝火的,从关外赶回来,就被拉了壮丁。

  “呵呵!要不怎么你是老大呢?哎,老大,话说法官最近也花了不少钱了,估计这回资金周转有点吃紧了,咱们是不是帮着凑一点?”张霖笑嘻嘻的问道。

  “嗯!你们几个一人二万金,我拿五万出来,就要清明节了,估计他马上就要再进货。”伯爵老大嘴里牢骚,心里面还是很为这帮兄弟们操心的。

  “啊?两万啊?这么多?”机甲有点舍不得了。

  “先借给他,又不是不还你?”伯爵瞪了机甲一眼。

  “呵呵!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我老婆……”机甲有些尴尬的笑道,说起来他还是和法官私交最好的。

  “少装大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次贩卖烟土的钱,才上交了一半!”丧尸毫不客气的揭穿机甲的底细。

  “你知道什么呀,就算是没上交的,我老婆也掌握的清清楚楚的!”机甲叫屈道。

  “我也觉得咱们该出把力,机甲要是有困难,我帮你出!”师爷想起了当初自己潦倒悲惨样子,当时多希望有兄弟朋友撑一把啊!所以这一会儿很有感触,也很仗义的说道。

  “嗯,算了吧,还是我来出吧,大不了被老婆骂一顿!”机甲也狠下心说道。

  “老丧,我等会把钱交给你账,你给法官送去,我先回‘幽州’去了,明天还有个重要的军事会议呢!”伯爵安排好家里的事,又处理好法官的事,急匆匆的又赶回去了。

  几个大马贼把钱都交给了丧尸,其他几个人组织人手都去仓库那里去打扫清洗了,一晚上的大火,其他几家的仓库虽然没有什么损失,但是门上墙上到处都是沾满了黑灰,麻烦得很!

  ……

  到了下午,丧尸才在田中信子那儿里找到法官,果然,法官又开始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了。丧尸把来意说明,又把几个人凑的钱和昨天晚上麻将上的盈利都交给了他,法官顿时眼睛一亮,一骨碌身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嘿嘿!还是兄弟们想的着我啊!啧啧,就是太少了,你们怎么不多凑点啊?”

  “娘的,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丧尸一听,顿时大怒,转身要走。

  “哎,哎,老丧,别走啊,坐,坐!你一送这些钱,我倒想起个事来!”法官赶忙拉住丧尸。

  “停,停!是借,听清楚了,是借给你应急的!”丧尸气哼哼的坐下来。

  “唉!就是呀,最后还是要还的,这就让我很不舒服了!进货倒是不急,我已经进好了,先赊账,下个月再还!”法官很殷勤的给丧尸点上烟,一脸的谄笑。

  “那就是不需要我们给你凑得钱了?那敢情好,这是你昨天麻将上赢的钱,其他的我去还给他们去,跛子为了拿出这两万金还担着挨揍的风险呢!”丧尸说着就要拿回那些钱。

  “不是!你倒是挺我说呀!你知道这次仓库一烧,我损失多少吗?”法官急忙拦住胖子说道。

  “多少?”

  “八十万金!”法官做出了非常心痛的表情。

  “你怎么不再多说点?”丧尸撇了撇嘴说道。

  “嗯!八十万是有点夸张,告诉你吧,六十万,真的!”法官貌似认真地说道。

  “哎!我说法官,你到底有没有一句真话?就你那些破玩意,都是纸糊的,还六十万?”丧尸叱道。

  “什么纸糊的,那些骨灰盒可是红木的,还有……”法官夸张的叫道。

  “假的!”丧尸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法官。

  “那也不便宜。这么说吧,至少损失五十万!”法官伸开五指说道。

  “我懒得和你算这些,你到底要说什么?”丧尸不耐烦的说道。

  “老五,你看!四哥最近吃下了老九的股份,又还给了信子二十万,还有其他的乱七八糟的开销,前前后后出去了一百多万了,再加上这次又烧掉了八十……哦,不,烧掉了五十万的货,真的没钱了!这批补进来的货,虽然货款可以拖一拖,可是下个月不还是要还的?这十几万也解决不了问题啊?”法官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

  “那你想怎么样?”丧尸问道。

  “要不然,咱俩到‘福州’放一次马,我今天早上刚烧过香,还算了命,本月之内必有大富贵!今晚就走,抢回来的财物咱两五五分。”法官游说道。

  “你祖宗的!你找死啊?擅自放马,老大知道了还不扒了你的皮?你要是失手了,连我也跟着倒霉!”丧尸顿时大怒的叫道。

  “你小点声!所以说咱俩悄悄地去,悄悄的回来。失手了也不为难你,你的部队军费我给你出。”法官解释道,同时和丧尸展开了拉锯战。

  “不行!这事没得商量,就算是我当初犯浑的时候也不敢这么做!”丧尸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大块头,到底行不行?你别以为我缺了你就去不成了,十五万人马我带不过去,五万人我还是可以带着走的!枉我一天到晚的照顾你的车马行生意了!”法官说到最后怒道。

  “嗤!你一个月才来租几回车马啊?还有一半的时候都是我请的!倒是我的各师团死了人都是照顾你的生意了!”丧尸不屑的说道。

  “你,你,好!以后你们16军的死人生意我不做了!到时候别来找我!”法官呼呼直喘的叫道。

  “嗤!我不能找别人啊?你当京城就你一家棺材店啊?”

  “哼!没我同意,我看谁敢接手?”法官威胁道。

  “我草!你个老货也太歹毒了吧?不就是为了去放次马嘛!”丧尸听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还真是被法官震住了。

  “哼!你同意了?你放心,这事保证没人知道,就咱俩悄悄地去,所有费用我来承担!你还能赚点外快。”法官换了副和颜悦色的表情。

  “真的?”

  “那当然,快快,连夜就走!!”

  ……

  晚上,机甲还是向老婆木羚交代了支援法官两万金币的事,没想到木羚对机甲的此举还是很赞成的,平时再怎么吵闹,但是到了关键时候还是要帮一把的,木羚还是很有气量的。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