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三百五十九章 独立寒宵

正文_第三百五十九章 独立寒宵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3264更新时间:2016-10-28 10:58:18
  张霖的军帐离此不过数步而已,帐中的声音不甚清晰,隐隐断续入耳的是一个女子的声息。

  以千面狐现在的修为,可以很容易地感知到周围的一切,张霖的小军帐四角,是狐部诸女的军帐,另外就是“樱花忍者”的十几个女杀手;再外围一圈,则是张霖的随身狼卫、妖族门下妖妹等一群弟子;最外围还有独自占据一隅,自行其事的“军刀”骑士,都是些喜欢独来独往,行踪诡秘的神秘角色;另外则还有从“雪狼谷”三十六堡和七十二寨等各堡寨中临时抽调的各路精兵约有一千人。当然,张霖急令调遣的人马绝对不止营地中这一千多人,光是行辕总部以及“西南军政府”派遣在各处活动以配合此次行动的“内务部”秘谍和“军刀”杀手就不知道有多少,可能就连张霖自己都无法准确及时的把握了解到。

  整个营地都在千面狐的感知范围之内,各个方向、各个角落的动静只要她想知道,就能立即予以感知。

  张霖军帐中的声息渐渐的有了些异样的声息,隐隐约约的时有时无,双颊羞红、俏立雪夜中的千面狐,在黑暗中忽然咬紧了红唇,狠狠的想:“臭爷!又在‘欺负’女人了!”

  嘴里低声嘟囔了一句,千面狐脸上有些发热,顺手在腰间荷包里摸出一块奶糖块,撕掉外包的油纸放进嘴里无声咀嚼,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这种奶糖块是“西南军政府”军需署所辖的军需作坊,牛油、蜂蜜、砂糖为主料,加入红参、牛黄、枸杞等药物专门配制而成,目前只配发给在夜间潜行哨探探马、轮值夜巡的军士、马贼大本营所属负有特殊使命的秘密部门等,在冬季一般还要加量发给。

  此次长途越境的秘密救援行动,派遣人员中的大多数都加量配发了这种奶糖块,用以保持旺盛的战斗力。

  奶糖块的滋味,令得千面狐精神一振,宁心静气,灵神空明,内息运转之间,立时感知到“狐宗”诸女的军帐中内息不匀气机紊乱,显然张霖军帐中的声息也明显影响到近在咫尺的她们,让这些狐女们有些噪动不安了。

  远处帐篷后,萧霓妃在阴影中无声的微笑,风雪不眠立中宵的何尝只有自己一位呢?

  ……

  搂着倦极而眠的玉魁,蜷曲在卧袋里,张霖却并无丝毫睡意,事实上玉魁的陈述,与马贼皇帝依据一些“内务部”秘报以及尚未能充分证实的迹象,仔细推敲得出的大胆假设相当之接近。

  其实,玉魁的事情很简单,他们夫妇二人在赶来“西南军政府”所在地“黔州城”的途中,一头钻进乌鸦率领一堆白银、青铜圣骑士设置的包围罗网而遭到生擒,尔后在乌鸦的高压****威迫下,担心未婚夫鬼影生命有威胁的玉魁选择了屈服。

  接着,玉魁便按照乌鸦方面的授意,布置了一连串的假像,意图引诱张霖自投罗网。

  甚至于玉魁被广州“光明圣会”圣骑士追杀也是一个假局;至于张霖预先有所提防,并非张霖先知先觉,说起来这应该与张霖在义父魔君的训导下,习惯于对一切看起来巧合、顺利、完美的事务都保持着怀疑和审慎的态度。

  玉魁的求援急讯所说的中伏、突围、逃脱、被追杀这一系列事故,在张霖看来,就是太过巧合,太过顺利,太过完美了。

  所以,当接到玉魁的急讯时,张霖就直觉有些不对,起了疑心——

  更重的是,龟龙的警告声犹在耳……

  但是不管玉魁的求援急讯是否可信,马贼都是要做出适当反应的,而张霖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考虑,于征尘未洗之际,又再次马不停蹄秘密出征,且由于张霖的亲自出手,马贼自然是精锐尽出,实力远远超出一般的预计,这是东南“光明圣会”的失算之处。说实话,连玉魁都没有想到会是张霖亲自出马,这以至于让变节投敌的玉魁羞愧无比无地自容,甚至想一死以谢。

  现在张霖综合了玉魁的陈述,情势就比较清楚了——

  乌鸦方面事先应是估计到了马贼肯定会有所行动,毕竟张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西南刚刚招揽的宗族首领被追杀殆尽,如果马贼对此事无动于衷,必定寒尽天下人之心,这是大马贼们绝对不肯做的事情。

  然而机会与风险总是并存的,乌鸦掌控的东南“光明圣会”似乎玩得过火了,并没有想到马贼的反应迅速而激烈,并且能够调动大大超过其事先预计的精锐人手秘密深入“雪狼谷”活动,这是他们失算之一。

  而且不仅张霖治下的马贼军团有了激烈的反应,甚至还不知道怎么的就惊动了其他各方势力或明或暗地纷纷介入其中,这样一来,导致东南“光明圣会”在“雪狼谷”的活动空间大大缩窄,一些原本的良好设想顿时变成了空想。

  张霖从玉魁的口中听到另外一路“妖宗”蝎子等人仍然安然无恙,放下了一些心事,不过同时和玉魁一起落到乌鸦手里的几个人,并没有全被杀死,只有五个人被杀,实际上鬼影等几个人还被乌鸦关押在某个秘密地点。

  想到这里,张霖再也无法坐视,悄悄起身,迅速的穿上衣裤,披上斗篷出帐。

  一眼看到阴影中站立的千面狐,张霖突然心中一热,走过去轻轻搂住千面狐,然后在千面狐身体轻颤的当儿,轻轻的勾起千面狐的狐狸也似的俏脸,在冰凉的嘴唇上狠狠吻了好一会儿,这才放手,柔声责备道:

  “已是深夜了,还不去休息?下半夜换个人值夜,这是命令!”

  “是,奴家知道了。爷,你打算怎么处置她?”千面狐咬着朱唇问道。

  “罢了,爷都有点下不了手。既然她已经有悔悟之意,又诚恳,就从轻发落吧,死者已矣,生者求生,这不正是你们修道之人一道想要的吗?夫妻本是同命鸟,大难来时尚且有各自飞的,何况连妻妾都不是的女人呢?经过这次,她也应该不那么容易反复了。说到底,她也是为了保全她丈夫的性命。”张霖意兴阑珊的道。

  “爷,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啊?”千面狐岔开话头说道。

  “我想着,还是让‘军刀’动一动,连夜动身去搜寻蝎子、细腰蜂她们那一路人;另外,玉魁把关押她丈夫鬼影的圣会秘密窝点给了爷,你设法通知附近的野牛和旱魃,让他们务必救鬼影出来。”张霖闷闷不乐的道,毕竟才睡了人家老婆,不做些事情补救似乎心里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千面狐会意道:“遵命,爷。”

  ……

  满天阴霾,雪积林莽。

  蝎子藏身在树后,从积雪的断崖陡坡向下望,远处群山起伏绵延,树干灰黑,树冠雪白,满山满野茫茫一片银世界。

  极目了望,可以隐约看到下面的情景,刀剑反映雪光在树林间时不时闪动,围困仍在继续。

  蝎子半个身子藏在积雪的大树下,扫视着山崖下连绵不绝的积雪稠林。事实上,雪地的反光强烈,并不能细细察看山崖下的动静,人都在山林中活动,视线所及非常有限,崖下山林中敌方的动静,只能纯凭经验估计、靠感觉测度了。

  山林太密,枝头低垂,有人穿林而走,难以避免与树枝碰擦,而现在树梢树冠都有不少积雪,人在林间走动难免积雪纷坠,从远处虽然看不到山林中的情景,但山林顶端的积雪不住震落,腾起阵阵雪雾,一用说也知山林下有活物掠走。

  蝎子所处正是“雪狼谷”中一处绝地的陡坡上沿,三面千寻断崖,一面陡坡,前临深涧,只有一条陡峭的狭道,坡上倒是有一大片的山林,要想登上这面陡坡,唯有这一道可通,蝎子等人只需要扼守住这条狭道,就算是千军万马也难以攻上山坡。

  饥饿和寒冷才是她们一干人困守于此的最大的敌人,饮水反而不是问题,这山坡上虽然没有泉水涌出,却有天上降下的积雪,十天半月没有焦渴的顾虑。

  蝎子一群人遭到东南“光明圣会”乌鸦圣主的人追杀,三十来个男女不得已之下,也只能在他们并不非常熟悉地形的“雪狼谷”中游走周旋,奈何山中根本就没有路,且冰封大地,雪积山林,即使有路也难分辨,人在冰雪覆盖的山林中行走,方向都难以把握,也只能循着山势奔逃,几乎一头就钻入乌鸦的包围圈,眼看就要全军覆没之时,却先后杀出两股神秘人,人数虽然都不多,却硬是出其不意的在乌鸦的包围网中撕开缺口,杀出一条血路,帮助他们暂时摆脱东南“光明圣会”的追杀,并在此后多次冷酷无情的搏杀中显示了他们令人战栗的威力。

  不过,乌鸦在西南经营的潜在势力仍然雄厚,高手众多,也颇有不少懂得行军布阵的将佐之才,以至逼得他们这几十人困守在这处绝地之中,饥饿、严寒迟早会让他们绝望,如果没有外来援救的话。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