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三百四十一章 雪夜魔踪

正文_第三百四十一章 雪夜魔踪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3299更新时间:2016-10-19 11:27:11
  “皇帝,金银也好,牛羊也好,战俘也好,六姐等情愿凭自己的一刀一枪换取,别人流血流汗打下来的战利品,我们就是接受了也没多大意思。”妖精高声笑道。

  “好!”张霖开怀大笑道:“咱家六奶奶长志气了!我心甚慰!”

  “皇帝,小桃的脾气您是知道的。”冲锋尴尬笑道:“我的军团就不参与到这里面了,让给其他军团的兄弟们尽情去挑吧!”

  张霖“哈哈”一笑,道:“将来也是个怕老婆的,罢了,六奶奶和十爷两部就暂时不考虑在里面吧!”

  “既然六奶奶、十爷都这样说了,恭敬不如从命,行辕秘书室把名单上的已分配名额划掉重新分配就是,这容易得很,不过是举手之劳。”火凤微笑道。

  妖精对冲锋嗤之以鼻,说道,“得了,你骑兵什么德性别人不知道,六姐还不知道吗?哼哼,你的营地里,可是有不少金发碧眼的美女,当六姐不知道吗?”

  冲锋也不示弱,反唇相讥,道:“难道你的警卫旅抢的壮男就比我们军团少?”

  张霖“哈哈”笑道,“好了,好了,这事情你们两个自己私下打官司去,我可不管这等事。现在吃肉喝酒才是正事。来,大家满饮此碗。”

  帐幕之中一干人,纷纷端起杯碗一干而尽。

  放下酒碗,啪啪,火凤击掌,吩咐将亲卫女军炙烤多时的烤全羊割切成块装碗上席,一时,帐幕中尽是扑鼻的羊肉浓香。

  旱魃吞下嘴里的牛肉,遂开口问道:“十三爷,现如今我方联军百万,士气正弘,不知何时可与猎豹小儿一较高下?”

  张霖“呵呵“笑道:“亲家翁何必着急,我在等!”

  旱魃、萧霓妃、玉魁夫妇闻言,眼中都是一阵精光流转,几位马贼将领也是若有所思,马贼皇帝在等什么?

  ……

  巴山,月黑风高。

  深入山岭的数队“燕州”战士,悄无声息地攀上绝壁,直取戎城。

  戎城的守军根本没有料到在大年夜会有人偷袭,大都窝在垒壁中鼾声连天,大作好梦,陡闻杀声大起,惊慌失措的跳起应战时,已经是一片混乱。

  摸上山顶的“燕州”战士既无旗帜,又无号角,也不大声喊杀,在民兵团长带领下,人手一口马刀,凶猛砍杀,当者披靡!

  为首之人手持一口唐刀,却是大马贼太子,一脸的杀气,浑身浴血,显然是攻进来时已经砍翻了不少圣教徒。

  圣教徒防守的优势,原在于居高临下之时,有磙木擂石强弓硬弩,加上火炮木石而已。如今被敌军突袭,近身搏杀,优势顿失,**裸的比拼武技和蛮力,如何是太子的对手?

  天明时,手臂上裹着箭伤纱布的少帅张良在魔瞳陪同下,表情严峻的走过战场,向对自己敬礼的太子等参战将士一一还礼。

  碎裂的尸块、残破的兵器、横七竖八的尸体几乎没有相对完整的,极其浓重的血腥味弥漫,满眼都是惨烈至极的景象!

  一片死寂的戎城,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满地狼藉。许多壁垒教堂被烧得一片焦黑,充塞其中的尸体已经烧成焦炭一般,阵阵黑烟还在缓缓的袅袅升腾,尸臭、焦炭、血腥,令人欲呕。

  ……

  帐外风雪交加,帐内已经云收雨歇,灯火重光。

  就在这时,远远的示警长啸一声连着一声传入营地,顿时整个宿营地都应声而动。

  “终于要动手了吗?”张霖喃喃低语,狐目狼眸中射出凌厉可怕的精芒,一种令人战栗的可怕气势涌动,浓浓的杀机悄悄弥漫,变得非常的阴森,非常的冷酷!

  “年夜来袭,倒是懂得挑时候,来敌绝非那么容易打发呢!”带着几分醉意的张霖暗忖冷笑。

  本要睡下的火凤又马上重新起身,更换上利落的骑装,张霖也不阻止,不过当她也要跟着主人出帐的时候,张霖阻止了她,指了指帐中昏睡若死的一干鬼母美奴,说道:“还有‘狐宗’的高手跟着爷呢,你就守卫在帐里好了。”火凤只得应命留守。

  雪夜里,一个妖魅的白袍男子的铁剑在风雪中呼啸击刺,奔雷闪电一般,近乎于疯狂,最终一刺将那悍不畏死又已经受伤的马贼暗桩穿心而过,肋下也被那暗哨临死反击,划开了一条长长的伤口,鲜血奔涌标射而出。

  “该死!”狠狠一脚踢飞那暗哨的尸体,妖魅的白袍男子恶狠狠的骂道。

  “你们‘光明圣会’的功夫,也不过如此嘛!”站在妖魅白袍男子身后的一个绿发金冠矮老者冷笑道。

  “哼!”妖魅白袍男子哼道:“总好过你们‘妖宗’的三脚猫功夫吧。”

  却听另一个五短身材、面目猥琐的汉子尖声笑道:“乌鸦,我小笠原和他们几位怎么说也是不远千里、万里从各地被你请来助你一臂之力的,没必要对妖公冷言冷语的吧?哈哈哈……”

  “他们中军已经动了,反应如此之快?看来我这个女婿的本事又有长进了!”将高瘦身形隐藏在雪丘后的一个金衣客道,口气中不无赞赏之意。

  “冥王爷,难道就这样算了?”最后一个身形高大,带着金丝眼镜,全身透着野兽气息的罗刹大汉不甘心的道。

  “呵呵,当然不会。你以为他们马贼损失了那么多的伏桩暗哨,能够咽得下这口恶气?看看那些被我们杀死的暗哨,都是相当的精锐善战,定然非同一般,每损失一个都会让皇帝心疼如绞啊。”金衣客寿山声音阴冷的道:“以我对我姑爷皇帝的了解,他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恶气,必定会亲自带队搜寻我们,到那时正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绿发金冠矮老者妖公发出夜枭般的笑声道:“今夜我们五大高手汇聚一堂,皇帝小儿想不死都难!”

  “华龙六宗”,圣宗一脉实力最强,其宗主乌鸦藏匿东南,以绝世毒功力毙义父神父,尽夺其部,取而代之;此人奸毒阴猾,假意与“鬼宗”玉魁交好,结为姐弟之亲,骗诱玉魁身体感情,更丧心病狂,屡次要挟****玉魁,可谓是坏事做绝,人神共愤。

  “妖宗”分布“滇州”,其宗主令狐老太被马贼团围攻而死,第二代门人以蝎子名头最为响亮,族中长老妖公兴风作浪,啸聚百万妖宗信徒于“滇州”,割据一方,算是魔界近年来风头最盛的佼佼者,这才瞒着蝎子女王有了此次之行。

  “黑龙会”行事作风近年来相较其为低调,出于对旧日盟友乌鸦的一再邀请,盛情难却的雄霸,却也只是敷衍地派了“黑龙四秀”硕果仅存的小笠原过来应个景,大有出工不出力之嫌。

  “龙宗”为冥王寿山直接掌握的一部分武力,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张霖,近年来越发显赫的声威和实力,让一心恢复萨满教廷辉煌的寿山感到了威胁和恐惧,尤其在张霖将包括西南在内的大半个华龙牢牢掌握控制在自己的手中时,寿山已经决定除掉这个危险分子,而他更直接参与了这次刺杀计划。

  “红胡子”在诸方势力中,势力最弱,几乎到了被无视的地位,在雪獒、双头鹰、胡狼、雪鹞、犬夜叉等前任领袖先后战死之后,罗刹人几乎偃旗息鼓蛰伏不出,但乌鸦圣主还是挖空心思请到了树袋熊出山助自己一臂之力;对于这位几次让自己灰头土脸、丢尽颜面的马贼皇帝,树袋熊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乌鸦、寿山、妖公、小笠原、树袋熊,这五位魔道顶尖的人物,在各种形式推动下,就要在着风雪大年之夜,击杀他们共同的目标——

  ——马贼皇帝!

  诚如冥王寿山所料,张霖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恶气,四十九名马贼精锐被无声无息的暗杀在“雪狼谷”外不同的岗位上,这等于是在自己家门口被人扇了一个老大的耳光啊!

  ——只有坚决反击,把那些偷袭者揪出来碎尸万段、以牙还牙才能平息胸中怒火!唾面自干可不是他马贼皇帝的风格!

  张霖开始下达命令,除了“樱花忍者”立即出阵,张霖只调遣了三百狼卫随时接应后援,其余各部坚守营垒,以免再布暗哨后尘被暗中的敌人一一袭杀,违令者斩!

  张霖趴在谷外四十里的一个雪坑里,身上覆盖着厚厚积雪,一动也不稍动。

  如果萧霓妃不是确切的知道张霖的位置,那儿就仿佛只是地面微微隆起的一小块雪丘,就是近在咫尺,怕也不能发觉有什么异常。

  离开温暖宜人的军帐和暖艳温软的女体,突然来到这凄风冷雪的荒郊野岭,可谓是冰火两重天,天壤之别;张霖却能安之若素,而且以其尊贵身份,在冰冷的雪地中无声潜行,没有丁点迟疑,够狠也够劲,却也是让“狐宗”美女们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张霖要让马贼将兵从心底里敬畏服从,岂是易事?但是他却真正做到了,也许眼前这一幕身先士卒的场景,勇为属下死难士卒出头就是个中原因之一吧!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