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三百一十九章 纵论时局

正文_第三百一十九章 纵论时局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3258更新时间:2016-10-08 11:27:24
  “大方向的协议基本已经没什么问题了,”火凤笑着回答道:“不过一些具体细节双方各有分歧,谈判陷入僵持之中,还有待于下一轮的交涉。”

  张霖冷然一笑,杀机陡现地道:“看来我们不在前面敲打出点动静来,那个老家伙是不会轻易妥协的!”

  ……

  眼见着华龙历一九一二年新年将近,“湘州”首府的大街小巷,卖糖人的、年画的、米糕的、果品的、鞭炮的,各色商贩卖力吆喝。

  平日很少露面的大姑娘、小媳妇,这个时候也穿着碎花布小袄,姑嫂结伴,婆媳携手,在胭脂水粉的摊子前驻足顿步,流连忘返。

  自从赤虎主事以来,整顿吏治,缉贼捕盗,兴修水利,发展农产,政绩卓然;“湘州”百姓的生活比以前冥王当政时代大为改观。

  “冥王府”,庭院里的湖水已然结了薄薄一层的冰,半池残荷,虽呈凋零残败之颓势,仍不减其傲然清香。

  在偌大莲池正中,以九曲回廊桥与岸边相连的是一座小巧精雅的三层阁楼,此刻在阁楼顶层之上,茶香四溢,宾主相谈甚欢。

  阁楼正中摆着一张紫檀圆桌,三位身穿华府的高官名士围坐品茗;红泥火炉里炭火正熊,一把大大的土陶提梁壶置于其上,凸显一种独特的古雅粗犷之美。

  另一边,摆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小方桌,其上茶具、茶叶摆得琳琅满目,一个清秀娟丽的少女默然恭立,等候着水滚以取水烹茶。少时水一滚,她便可取水温壶涤具,在茶具中置入烧开的清水,温壶温杯同时涤清茶具。

  专心致志冲泡茶水的少女,神情肃穆而又沉静,脸上还带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极浅极淡的微笑,熟练流畅地温壶、涤具、投茶、润茶、冲茶、浸润、分茶……

  她的动作流畅自如,有一种飘逸出尘的美感和韵律,不知不觉间使人清心忘俗,暂时把人世间各种机巧和烦恼都抛在脑后,只为着觅取在茶香中沉醉的短短一刻。

  冥王寿山在戎马倥偬,忙于军政善后之余,趁着今儿天气稍稍回暖,和两个至交好友偷得浮生半日闲,在自家大宅的后花园中偷闲品茶。

  “喜鹊姑娘这烹茶的手艺,可是越来越精进了,休说‘湘州城’里找不出对手来,就是华龙,恐怕也没有几个吧。”说话之人驼龙,又矮又胖,全身珠光宝气,一副土财主的模样,早年也曾入朝,官至内阁副大臣,退休后经营船业,累积资财巨万,为人也颇有见识,乃是“湘州城”的首富大户,与寿山交情莫逆。

  “你这老东西,今儿还不是借了黑鹰少将的光,才有了这口福眼福?等闲之辈我们喜鹊姑娘还不一定肯见呢?”襦袍长袖,意态潇洒的寿山打趣老友笑道,那奉茶少女浅浅一笑,煞是迷人。

  “寿王爷此言差矣,小将此番奉义父之命来湘戡乱,人地两疏,以后还要多多仰仗驼龙老爷这般的地方贤达呢!”客座上龙眉细目,长身英武,气势不凡的黑鹰抱拳寒暄道。

  “说来倒是纳罕,黑鹰少将可是十三爷身边第一亲卫重将,旦夕不离;可这是如何派了这‘湘州’的公干?‘湘州’军务再大,也大不过南征吧?”驼龙不解的道。

  对于这般不着痕迹的奉承,黑鹰暗中也是不禁极为受用,口中道:“驼龙老爷有所不知,如今‘湘州’民乱四起,大股数十,小股上千,纷纷攻郡夺县,杀官抢粮,已经到了不可收拾之地步。小将奉命清剿乱民,宁靖地方,也是不知从何下手啊!”

  在座三人相交多年,自是不用避讳言语,况且这些个掌军大吏、地方豪强私底下也从未把民乱放在眼里。

  喜鹊已经把在紫砂壶中冲泡好的茶水分,在几盏青花瓷盖碗茶盅之中,用填漆小茶盘端了,上来奉茶。

  良久,从沁人心脾的沉醉茶香中回味过来,寿山这才笑着道:“黑鹰少将统领狼卫军与民兵南下戡乱,与两路乱军苦战不克,且小有挫败,连黑鹰少将这等久经锋镝的沙场宿将都不能当其锋锐,可见乱军势大矣,非朝夕之功可平。”

  “民兵营积弱已久,营帅或为无能纨袴,或是贪财好贿,只知道占役买闲之辈,小将受命整顿军马未久,能够保持行伍不乱,完整退军固守已属不易;但一旦与乱民接仗,除了‘狼卫军’进退有序,余部顿做猢狲散,简直不堪一击。”黑鹰喟叹说道。

  “从军报上看,‘湘州’各郡县遍地乱民举事造反,风起云涌,他们在山谷间据险立寨,攻打郡县府衙,围攻城池粮仓,遥相呼应,声势甚盛啊。”驼龙面带忧虑地道。

  “如今天下,正道衰微,人怀异心,雄豪虎视,乱局纷纷,而乱局眼下说定犹未定,圣会与狼骑争得不可开交,各宗在这事上又是态度暧昧,左右摇摆,令人琢磨不定啊。”寿山星眸微合,喟叹道。

  “乱民猖獗,波及‘龙宗’乃迟早之事,不知王爷可有何打算?”黑鹰转入正题道。

  “现下‘湘军’在编边军六万九千七百,再加上驼龙老爷叔侄出资筹建的乡勇团练民壮,七七八八也有十五万之众了。”寿山胸有成竹的道:“此外,本王已与‘狐宗’的萧师姐正在接洽,有了‘狐宗’的支援,小小乱民  ……哼!”

  “难道‘狐宗’的势力要从‘凉州’向江南转移发展吗?”黑鹰不由浑身一震,心中虽是有此疑惑,但也不好细问,转回话题道:“前日乌鸦诏命‘荆州’天狗整顿军备,又派圣骑士猫嫣巡边传教,当此马贼精锐几乎倾巢而出远征之际,我们的大本营怕是又要担惊受怕了?”

  “这样下来,西南铁定是落入十三爷之手了!令尊若无后顾之忧,下一个要对付的目标必是东南乌鸦无疑啊!”驼龙惊诧失声道。

  寿山“呵呵”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西南形势复杂,各方力量错综交叠,掣肘者众多,军政民教千头万绪,要安抚整合成铁板一块也非易事,就算得了西南,我看没个几年功夫,皇帝根本腾不出手来插手东南事务;

  再看北方,不说马贼新贵之掣肘难施如何安顿管理,光是数十个种族混杂聚居,各种地方势力龙蛇混杂,豪强大族林立,南、北又有雄霸和树袋熊这两大劲敌虎视眈眈,皇帝如果想一帆风顺的坐稳江山,怕也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

  可以断言,在数年之内,马贼不会有太多力量全力投入东南腹地,最多是向周边拓展蚕食一点地盘而已。”

  “王爷看我军南征之事能不能成气候?”黑鹰双目精光一闪,质疑道。

  “不好说。”寿山答道,“西南诸族在他以强大武力相威慑之下,不好说会不会反叛,但即使没有反叛,要使那些强悍难制的西南部族,全部心服口服也不是旦夕之间就可以办到的。如果有反叛不服的情形,恩威并施驯服这些部族和豪族都是需要时间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马贼用兵东南,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主宾三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圣会的危机已经越来越明显了,离心倾向已经越拉越大,四边十八州的藩镇与豪强财阀想来都是在暗自蓄力,努力定位和寻找着自己将来的位置和霸业。

  那么掌握“湘军”数十万军民的寿山,又该在即将到来的历史大潮中争取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呢?

  光明教会在边境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内务部”无孔不入的密探的耳目,很快,布置在“江州”和“江口”的第17军两个马贼两个整编师团,进入二级战备状态。

  这个消息宛如一石击起千重浪,很快就传遍北方,顿时将无数人的注意力引到了“天京”,无数双眼睛都在看国府内阁如何动作。

  在北方士绅官民的密切关注下,十一月十九日,摄政夫人寿敏颁布“军管令”,这就意味着将在狼骑治下的“全境”实行全面的军事管制。随同军管令一起颁布的,还有一份相当详尽细致的军管章程和军管细则。

  高效协调的政府运作效率,使得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自关外与京畿诸郡抽调的预备役民兵开赴“江州”前线,先后共计十一万之众。自此,第17军军团长画眉可调控布防的战力达到二十万,拥有足够强大的军事实力作为支柱,明摆着是在宣示武力,对蠢蠢欲动的圣教徒确实充满**裸的威慑意味!

  光是几乎一夜之间就出现在眼前、一望无际的幽燕重甲骑兵,就有七、八万骑兵,号称十万,让巡视边关的猫嫣圣骑士和随员暗地里直吸冷气,在与“荆州”黄金圣骑士天狗交换意见后,两位圣骑士联名上书陈情,力谏神之团北方之事实不可为。

  与“军管令”同时进行的,还有内阁“政务省”颁布的“选吏令”以及具体细则。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