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二百三十六章 东窗事发

正文_第二百三十六章 东窗事发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3314更新时间:2016-08-27 14:29:40
  就在距离“天京”南方三百里外,宽而平坦的新修公路上,一队满载着货物的客商,被阻拦在巡防哨卡关口前,正在焦急等待着接受马贼例行的检查。

  “应该没有什么违禁品吧?”明显是华龙人与罗刹人混血的马贼巡防军中校,目光搜寻着商队长龙。

  “当然没有,当然没有,长官,我们可是奉公守法的商人,可不会干那种违法的事情。”商队的队长陪笑道。

  “车里是什么人啊?”马贼少校在打开的车门口,扫视着车内的戴着面纱的年轻女子和中年人。

  陪在京畿巡防军少校一旁的商队队长一脸笑容地指着车内的女子解释道:“是我的内人和父亲,路上不小心受了风寒。”车内蒙着面纱的女孩儿和中年人适时地轻咳起来,看起来很严重。

  关上车门后,传来少校与队长的对话:

  “劳驾,后面的车辆上的货物我要抽查一下。”

  “当然,当然。”

  ……

  车轮粼粼,车内的女孩子听到声音远去才松了口气。

  “爵爷,只要过了这里,再穿过那边开阔地带,就是圣会的秘密教堂了。那时就安全了。”蒙着面纱的女孩儿故作紧张的道。

  “想不到貔貅那个肥猪竟然把我们都出卖了!”露出本来面目的山口犬养子爵,恨恨的道:“要不是鱼鱼姑娘搭救及时,我这条命怕是早就丢在‘天京’城了。”

  “现在你我都是同坐一条船上的人,说这个就太见外了。”鱼鱼道:“我一收到‘华龙商会’貔貅无端失踪的消息后,就知道我们的计划有人败露,这才马上去‘外使馆’通知阁下一道化妆潜走,过了这最后的关卡,就会进入由圣会控制的教区了,外面掩护我们的都是我们圣会以商队为掩护的潜伏密谍,阁下尽管放心。”

  “本爵不是担心这个,只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山口犬养子爵自打一出“天京”城,浑身上下就有一股异样的不舒服感觉。

  “不好!”车外商队队长的警觉低呼,打断了山口犬养子爵的思虑,这名公开身份为“商队领队”的队长,是圣会中“白银”一级的强者,也是此行由乌鸦自下令派遣而来接应鱼鱼的高手骑士首领;不仅如此,整支商队的三十余名护卫都是“光明圣会”武技高强的精锐圣骑士。

  车马停止下来,接下来是不同寻常的安静,仿佛就在一瞬间,连马匹的嘶叫也停止了。

  沉重的脚步声走到这辆马车前,对方还轻轻的叩门示意。一名上身穿着集团狼卫军少年教导旅军服、五官端正的少年马贼军官,一动不动的站在敞开的车门下,他的头颈要害处,一把阔剑正顶在那里。商队队长一手持刀,一手持枪,正对向另一边车门外的人影。

  “鱼鱼。”少年马贼以一种奇怪的神情盯着鱼鱼问道,仿佛他颈旁的锋利阔剑不存在一样。

  “少帅。”鱼鱼古怪地笑着叫出了来人的身份,几乎与此同时,她手里的怀剑,准确无误的刺进了商队队长的心脏,后者在不可置信的惊讶中仆倒在地。

  带着满头雾水的山口犬养子爵从车厢中出来,看到接应自己的圣会骑士们,全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由得问道:“鱼鱼,你?!”

  “不错,皇帝对我是有杀父之仇,但同样也有养育之恩。为了尽早的结束华龙的战乱、为了不让更多的孩子和我一样失去父母和家园,我答应了公爹皇帝,做集团的谍中谍,以圣会间谍的身份,利用乌鸦挑起的这场‘灭天’计划,推波助澜,尽可能的将集团潜在的敌人纠合在一起,然后再一网打尽,早日实现国家统一、百姓安定。”鱼鱼自然而然、深情款款的站到了英俊少年张良的身畔。

  “原来泄露计划出卖我们的人是你?!”山口犬养子爵一脸灰败之色的坐到了地上,再也说不出话来……

  “请吧?子爵阁下。”漂亮男孩儿张良用手一引。

  佩带着与张良同样标志的马贼少年独立师有三百多人,为子爵阁下准备的车辆,是一辆集团装甲部队指挥官配备的汽车,六辆战斗摩托车和两辆八轮装甲战车及少年教导旅一个连队的学生兵,组成了新的护卫队。

  “父亲大人特意吩咐,押回这个山口,你和我就马上会军校继续完成学业。”坐在副驾驶上,张良手掌中的军刀刀鞘,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车座后被五花大绑困成死猪状的某子爵阁下。

  “哼哼!千畑烟那个沧浪女人又能教授我们什么?”鱼鱼毫不领情地冷哼。听到少女直呼总教官的名讳,同车护卫的一旁的教导旅学生兵都投来异样的侧目。

  “看什么看,就算见到了那个女人我还会这样叫。”鱼鱼喝斥道。

  “鱼鱼,教官是我们的师长,你要给予晚辈应有的尊敬!”一直和颜悦色的张良神态转冷的逼视对方道。

  女孩儿一时之间被少年压住了气势,不再嚣张顶嘴。小小的武装护卫队穿过官道,一路上,当遇到一个路口时,鱼鱼发现这条她一个小时刚刚走过的路卡,此时像变魔术一样出现了大量的马贼军队。

  在刚才来时路上那位京畿巡防军少校的旗语指挥下,从拉载着重炮的车辆到默默行军的马贼,正在大踏步、有秩序地在夜幕中向后撤退。

  行军过程中,不住有经过车辆的马贼士兵向车上的少帅行礼致敬。一身戎装的张良一丝不苟的还礼。微哼一声,鱼鱼道:“是‘狼卫师团’的人!他们不是奉命跟着火凤那个讨厌女人去讨伐叛乱的‘燕州’兵了吗?怎么队伍前进的方向是往‘天京’方向回返呢?”

  “这是父亲的命令。”看着飞快走过车旁的队伍,张霖向车内的女孩儿提示道:“我们的任务是马上飞往‘天京’,回到‘军事士官学院’继续深造。”

  “哼!父亲这次的计划貌似庞大的很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部分任务,而又无权知道其他人的行动部署和目标。要做到所有的分支计划配合丝丝入扣,完美到无懈可击,谈何容易?这要有多大的实力和运气啊?!”鱼鱼难以消化的摇着头。

  “我相信老爸。”张良阳光的笑了一声,道:“可以肯定的是,‘衮州’的那边已经动手了!”

  ……

  “目中无人!简直是目中无人!这些该死的异教徒。我一定要向乌鸦圣主告他们,一定!”

  副将和卫兵们看着直属长官天狗黄金圣骑士怒气冲冲的推门而入,也不敢多话,小心翼翼的跟着长官回到“江州”指挥部专属的休息室。

  充满南国风情的豪华房间,几乎使人忘记了这里还是军事重地;也只有回到这里,房间的主人才撕下掩饰谄媚的平静面容,破口大骂。

  声色俱厉的怒吼只维持了一阵子,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天狗圣骑士自知受到的羞辱,却也只能暗暗咬牙吞下。原因无它,那些领章上佩带着圣火标志、直接听命于圣主乌鸦的总部年轻教徒们,要处理掉他一个“旧朝元老”,也不过是事后到“内务府”补办个手续的小事。

  乌鸦的亲信情妇海螺姑娘,此时全权接管了“江州”的指挥军权。直接指挥总数高达三十余万圣教徒的人,正是这名柔弱无依的姑娘。

  随同海螺秘密到“江州”前线的高级圣会干部还有一人,正是乌鸦的另一位情人猫嫣,她率领的圣会部队仍在后方跟进中。

  “‘福州’方面还没有回电吗?”天狗圣骑士望着心腹副官询问道。

  “还没有。不过……”副官欲言又止,最后在长官目光催促下继续说道:“圣骑士,属下认为‘福州’方面,也就是野牛圣骑士那没有回应看来,实际上他老人家的意思实际上已经很明白了。”

  “哦,你的意思是,那头野牛已经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了?”天狗沉静下来道。

  “圣骑士,您想想,换作别人也就罢了,马贼皇帝可不是什么易与之辈,野牛圣骑士不表态是不想授人以柄,我们只需要服从乌鸦圣主命令就是了,这样谁也怪不到您的头上。”副官小心翼翼的道。

  “嗯,嗯。”故作深思的在房间中来回走了两步,习惯于计算个人收益的大脑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最后,天狗决意道:“你立刻把这份命令交到炮台那里。记住,这是绝密!一定要把亲手交到台长的手中,让他签收后拿回来。”

  一如既往的表示服从,副官离开指挥使房间,顺着通道向电梯走去。几名女圣骑士大步流星从电梯中走出来,面对副官主动的敬礼仿佛没有看到一般离开。掩饰着眼中一闪而过的怒意和冷笑,副官走入电梯。

  “江州”中枢控制着炮台群中最大的一门火炮,以可升降平台为核心,四周散布着动力机关室,城关指挥堡垒及地下水过滤室等重要的防御机构。

  电梯在上升过程中停止,在电梯门口的圣教徒确认无异状后,副官走入一座副炮台的控制室。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