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二百一十四章 剥夺军权

正文_第二百一十四章 剥夺军权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3255更新时间:2016-08-15 09:20:05
  所有的不利的消息,都指向了“十三狼骑”。

  先是约好的“沧浪帝国”山口犬养子爵发来电报,借口使船在途中遭遇狂飙,被迫进入海港避难,双方会晤暂时押后。显而易见,这个曾受过大马贼援助之恩的帝国爵爷,是嗅到了“天京”方面的政治风向,有意借口天气等原因,后发制人,先置身漩涡之外,静观“暗黑魔宗”父子两代政治军事派别分出胜负再说;

  罗刹方面,更是风云突变,“红蒙巾”女王雪鹞恼恨大马贼绞死干将双头鹰,公然亲率精锐,陈兵“营州”畔,向马贼集团示威,大菊腹背受敌,处于极端不利的局面。而集团接收的消息,此前,雪鹞女王的密谍胡狼曾经和魔君方面的人有过秘密接触!其中的猫腻,不言而喻;

  外事不宁,内况更加堪忧。

  短短的两天之内,魔君接二连三的发出调令,马贼的部队被一支支调离“天京”。被誉为“十三省”的十三个正规军师团,被魔君陆续派至尚远在冀、晋、衮、中等新占领土之上,维持当地的占领;

  铁头的十五师团则有大部及龟杰十四师团亦以“剿匪靖边”的名义,被强行调离了“天京”。而唯一在城中留驻的正规军十三师团,也在今早奉命开拔,前往与罗刹境内接壤的边界驻守,在那一地区,据说有少数的罗刹红胡子频频生事;

  瓜哥洛的十八师和窖刺的十七师等所有成建制的师团全部调离了“天京”,这其中也包括了分散在“天京”邻近州省郡县的几十万名战力强大的新军奴隶部队,他们的任务是看押集中在“山海关”地区、人数与他们几乎对等的战俘,用红狸夫人的话说,为了预防可能的暴动,被他们视为最恐怖部队的狼卫直属师团,亦暂时归入指挥官瓜哥洛将军的指挥下,一体离都执行任务。

  就这样,不到千人的城防马贼警备队和近百名忍者武士,成为了“十三狼骑”被留在“天京”中唯一的战力,仅仅只是这样的战力,压制京都风云聚会的地方诸侯、军阀豪强已是不足,更何况,能够割据一方的人物至少还有水准以上的警惕性和战斗力,他们与魔君夫妇一样明白,“招抚”不过是权益之计,但更清楚这是漂白身份的唯一良机。既然魔君在华龙北方统冶权的确立,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事实,顺从魔君的统冶获取与以往一样的特权和利益固然很好,但也同时担心所谓的“赐封”是一个圈套。

  漫长的华龙上古历史中,“请君入瓮”的前例举不胜举。如果“天京”仍是在那些嗜血大马贼们手中主政,除了几名世代的华龙贵族还有讨价还价的自信,那些出身盗贼和人口贩子的集团首领,则肯定是被剿灭的目标。

  但是,如今的“天京”,一切都改变了,北方的主政者换成了卸任交权已久、不甘寂寞的老牌魔头魔君。

  魔君刻意针对马贼兵力的大幅度弱化及外城城墙拆毁动作,从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割据势力方对魔族圈套的担心,由魔君亲手签名的招抚文书,更使接受招抚的一方认为事实的可信度值得冒险一试。但这并不意味着完全的相信,从这些人那多如千人以上的卫队和迫不及待的暗中联络联合就可见一斑。

  在红狸夫人多方撺掇联络下,由魔君遥控、外部敌对势力参与谋划、地方各大豪强具体联合实施、针对“十三狼骑”的阴谋行动,渐渐浮出了水面。

  对于集团旗下的嫡系精锐部队,被魔君借用职权一支支从自己的身边调离,伯爵等人有表示出丝毫的违抗和抵触情绪,安然的像一潭静如死水、波澜不惊的古井。让红狸夫人更加始料不及的是,接受调令的马贼高级军官将领们,竟也没有丝毫的怨言,纷纷顺其自然地领命行事,就连出了名的暴脾气疯狗,在接到调防命令后,二话没说就率部出发了。

  难道张霖和他的兄弟们放弃挣扎,准备接受命运了?

  “事情绝不可能这么简单!”

  密室里,端着酒杯的蟾蜍,面带倦容的道:“以我对伯爵的多年了解,他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放弃抵抗,引颈待戮!不要忘了,他们是马贼!大马贼!!”

  蟾蜍一反平日绅士儒雅之状,最后两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这样身旁两名密会者,同时动容。三人中唯一的一位红狸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道:“可是,问题出在哪呢?我们的计划……到底哪里出了纰漏……”

  “是不是……我们都多虑了?”财神偷偷的嗅着红狸夫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试探着缓和一下密室里静张压抑的气氛,道:“你看,我们的计划,不是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吗?二位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哈哈,喝酒!”

  “不。”蟾蜍越想越怕道:“就是因为太顺利了!顺利的有一点不可思议……”

  红狸夫人深有同感得道:“皇帝一定有一张决胜的底牌没有露出来,会是什么呢?做他的敌人真可怕……”

  密室内的两男一女,良久无言。过了半晌,红狸夫人才向两个同谋者道:“我们的计划都布置得怎么样了?”

  “夫人请放心,拥有一定武力的兽魉和千面狐,业已发誓效忠夫人,共同参与行动;剩下的树袋熊和和野渡本就是咱们的强援;与马贼有明显倾向来往的海马和细腰蜂,已经被我女儿如意带领圣光骑士控制起来,掀不出什么风浪来,不足为虑。”财神不无得意的道。

  “嗯,那就好。”红狸夫人兴奋激动的举杯与两名合作者相碰道:“天就快亮了,乌鸦先生已经在张霖身边伏下了两记杀招,马贼皇帝的死期不远了!为了我们明天合作的胜利完成,干杯!”

  “干杯!”“干杯!”

  ……

  清晨,洗漱完毕,妻妾内眷帮助张霖换好参加“立国大典”的全套行头,揽镜自照,张霖笑道:“怎么样?你们的爷,今天还算精神吧?”

  听到主人打趣,年纪最长,一面打理主人的军领,山雉一面笑嘻嘻的道:“我的爷何止是精神,还帅气的很哩!”

  “就你小嘴甜。”张霖心情不错的捏了捏爱婢的粉嫩小脸蛋。

  “爷,要我们一起跟过去吗?”半蹲在地上为主人清洁军靴的夜莺,眨着一队好看的闪亮大眼睛,仰脸问道。

  “不用的,画眉一个人陪爷去就行了。”伸手忍不住把玩夜莺透明的耳垂,张霖道:“又不是什么大场面,爷就是去露个面,走走过场形式就回来。”

  “画眉姐姐就是吃香,爷到哪里都带着那小妮子,亏得我们这些命不好的丑妮子,被丢在家中守空房。”蜘蛛动作温柔的将主人心爱的黑色披风系好,娇嗔的道。

  “又不是到地主老财家吃酒坐席,这有什么可争风吃醋的?”张霖故作生气的狠狠掐了一把蜘蛛对着自己的丰肥美臀,后者笑嘻嘻的也不躲闪,很是受用。

  青春貌美的画眉羞答答的道:“死妮子又来欺负人家,爷哪次不是先可你宠幸,没来由吃饱了玉露琼浆,嘴巴还没擦干净,就巴巴的来挤兑我这个候补的苦命人儿。”

  “你这个小蹄子,牙尖嘴利的,看我不撕了你这张巧嘴!”拙于口舌的蜘蛛,争辩不过,便笑着来撕画眉的小嘴,后者身体灵便的躲在老实的蛤蚌身后,吐着舌头道:“好姐姐,替我挡那泼妇一阵,若是撕了我的嘴,看咱们的爷不扒了她的皮。”

  “越发没大没小了,莫不是起了做奶奶的心?前面可是有敏格格和蛤蚌姐两位奶奶坐着呢。”在蓝鸽的眼神示意下,火凤从后面说笑间猛地将画眉拦腰抱住。

  “你也有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小浪蹄子。”撸胳膊挽袖的蜘蛛,上来就扒画眉的军装短裙,后者大呼:“蛤蚌姐姐救我!”

  “老好人”蛤蚌憨笑道:“谁让你平日里‘持宠而娇’,嘴上不饶人的,我可救你不得。”

  被火凤和蜘蛛蹂躏得笑成一团的画眉,求告无门,只得连声告饶道:“蛤蚌奶奶饶了我吧,下次不敢了,最多我做个不说话的哑巴也就是了。”

  “都别闹了。”笑着摇摇头,张霖轻轻揉着蛤蚌滑嫩温暖的柔荑,轻声道:“爷走了之后,你们姐妹收拾好的行装细软和盘缠路费,今天‘立国大典’一结束,明天我们就跟义父请辞回‘海城’老家。”

  “爷,我……我们真的要……要回乡下吗?”一紧张就口吃的蛤蚌,结结巴巴的问道。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张霖动情的俯身亲亲蛤蚌性感的红唇,一旁的美妾爱婢们见状,纷纷停止嬉闹,撅着圆圆的小嘴凑过来讨亲索吻。

  蜻蜓点水般的在蓝鸽、火凤、蜘蛛、山雉和夜莺的唇上轻柔而快捷的吻过,张霖向正在整理被姐妹们弄乱的衣衫头发的画眉正色道:“我们走吧!”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