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二百零七章 恩威并施

正文_第二百零七章 恩威并施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3245更新时间:2016-08-12 09:19:53
  ——下手好快!

  张霖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张霖一向明了自已兄弟的优势和弱点,对马贼的绝对权威统帅是他们唯一可以依持的砝码,但同时也是他们最无法掩饰的砝码。尽管张霖在心中相信那些跟随着自已渡过艰险和赢得胜利的集团各师团高级军官,但当法官提出来有必要派出狼卫成员秘密监视诸位掌兵权的外系师团长们时,自己并没有阻止。

  而事实证明,这样的措施非常的有之必要。

  年轻的马贼皇帝实在不愿意相信自己最倚重信任的四大师团长,会和魔君夫妇有所勾结,但事实却摆在眼前。一旦做为马贼外系的四师军团和“圣光骑士团”站到“十三狼骑”的对立面,自己兄弟手上直属的马贼部队,将全面处于极为不利的态势。

  “要不要派魔瞳和太子马上出动、将如意夫人、龟杰等五人全数刺杀?”咬了咬唇,伯爵最终说出了心里的念头。

  心中陡然一惊,张霖仍然愿意相信这五人对自已兄弟的忠诚,可心中的那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一直在脑海中盘旋。

  思虑了好久,年轻的马贼皇帝始才长长吸了一口气,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冷笑道:“不,先别动他们,我要和自己赌一把!”

  “小霖,请您过来一下,干妈给您介绍一位贵客。”红狸夫人魅惑的声音从众人的外围传来声音。

  将油然而生的一抹被欺骗后的愤怒之色默默隐去,张霖转过身,便看见曾经与自己鬓角厮磨的美少妇,引领着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秃顶罗刹客人,从官员们让开的道路上接近自己,道:“特使阁下,这位便是犬子皇帝。”略停了一下,又向其年轻权重的义子引荐客人道:

  “这位树袋熊大人,是专程奉了雪獒统帅……”

  “不久之前在‘京话俱乐部’,我见识过特使阁下不俗的球技。是吧?特使大人。”少年粗鲁无礼的打断了美少妇的话语。

  树袋熊特使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打着外交官腔道:“十三爷,久仰您的大名。本官这次来,一是恭贺魔君大人立国继华龙帝位;二来是受吾主雪獒统帅之命,来与贵国达成友好军事同盟条约,诚请您从两国长远利益出发,多多费心。”

  “小霖啊,老爷子已经与特使阁下交换了初步的意见,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听取你和伯爵的建议。”红狸夫人假笑道,

  “吾主雪獒统帅的意愿,只要十三爷肯将在‘红胡子山’一线的重甲骑兵撤回华龙国内,不支持铁头的边境军事活动,统帅大人愿与十三爷结为异姓兄弟,共同富贵,永……”

  “这绝不可能!”张霖冷然的话语,无情的浇灭了自诩为“天才演讲家”的树袋熊特使。

  “你……”树袋熊特使伸出手指,气愤得说不出话来。

  “特使阁下,请不要激动,一切都好商量,我们心平气和的坐下来从长计议……”红狸夫人试图缓和气氛的出言,却被张霖又一次斩钉截铁、毫不留情面的打断:

  “干妈,您听不懂我的话吗?绝!不!可!能!!!”

  “可恶的马贼小子!”红狸夫人恨得心底直痒痒,事实上作为晚辈下位者,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断长辈上位者的讲话,这是不应该和不能被容许的,无论是在辈分上还是在地位上。

  “十三爷,您这是向我‘罗刹帝国’宣战吗?”脸色都瞬时苍白的树袋熊特使,面部肌肉抽搐跳动个不停。

  “是。”张霖一字一顿的道:“你这头罩着红蒙巾祸害华龙边境百姓的蠢猪,可以滚了!”

  扭曲着因激动而变形的油亮面容,树袋熊特使不发一言的推门而出,在他的身后,红狸夫人本人一路碎布紧跟的劝说毫无作用,原本一团和气热切的宴会在这插曲下凝固,远处的诸多官员面面相觑,不知为什么只短短的数分钟发生了什么事情。

  矮胖的树袋熊特使身形没有一丝的停顿,气冲冲地消失在门外,劝留无意义的红狸夫人,在愕然了一会后终于想起了引发这种难堪局面的罪魁祸首,一反笑吟吟的神情,红狸夫人的脸色足以让胆小者望而却步,压缩着怒火,声音阴沉地唤道:“皇帝,你……”

  “儿在。”张霖一如平常,神色平静的躬身施礼。

  “你疯了吗?你眼里还有你义父……”红狸夫人终于忍不住当着呆立群官的面,表达出了上位者的愤怒和威严。

  “叭!”

  突然,张霖猛地将手里的酒杯跃过数米的距离,掷碎在美少妇的脚下,清脆而突然的瓷器破裂声,更将上位者的一腔怒火嘲讽的阻拦。

  不可置信的看着脚前反映着灯火的酒杯残片,红狸夫人颤抖的手指刚要指向那个桀骜不驯的马贼小子,就在准备发出怒吼的同时,突然本能的意识到自己即将发生的行为,是一个愚蠢到外婆家的举动,在她的面前,嗜血的马贼,只不过轻露了微许狰狞的爪牙。

  整齐的马贼脚步声伴随着女客的惊呼涌入大厅,全幅武装的狼卫少年中,清一色是自“十三省”起步、久经战阵的最强战士,在黑鹰的带领下,与其马贼皇帝同样年轻的狼卫们,脸色严肃的出现在一支支黑洞洞的枪口后,冷冷的盯视着大厅中衣饰鲜明的官员贵妇们。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场中反映最快的还是一众武将,即使是出席宴会也从不离身、被视为军人第二生命的武器,迅速的握在了武将们宽大粗糙的手掌中;相比之下,一众来自魔族的文官表现,则令人贻笑大方,多数人都躲进了只有一层薄布掩护的桌底,不敢冒头露面。

  如意夫人、阿鼹等一些原圣会的归降官员神情安然,在她们看来,那位年轻的马贼皇帝,会采取这样激烈的举动是理所当然的;只要她们保持安静,不碍着这位十三爷的事情大致就可保平安了,反正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这个时候避让示弱只能让我们的情况变得更糟糕,爷,您应该让某些人明白,只要军队是忠于你的就别试图想玩花样,同时还可以震慑一下你那些摇摆不定的部下们。最不济嘛也不过是撕破脸皮,我们提前下手。”耳畔吹气如兰,寿敏附在狼王耳近,压低声音道,后者深以为然的重重点头。

  当黑鹰一脸杀气的提着两口马刀走到义父面前时,他凌厉的目光还游离在那些惊慌颤抖的目标们身上。

  “黑鹰,谁让你带人冲进来的?这里是魔君大人与红狸夫人的住所,你不知道吗?我就是失手打坏了一个杯子,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真是太放肆了!”张霖佯怒喝问道。

  “大哥,兄弟们早就看这群王八羔子不顺眼了!先下手为强啊,大哥。”法官和丧尸、疯狗一群大马贼,煞有介事的喊打喊杀,更让现场的一群京官,有不少人失禁在桌子底下。

  “简直是胡闹!你给我滚出去!!都滚!!!”伯爵勃然大怒,戟指门外,演绎得有模有样,一副怒不可遏的架势。

  “可是,大哥……”作为配角之一的丧尸,似乎还没演过瘾,试图给自己额外加戏份。

  “滚出去!”做为掌握导演权的伯爵,理所当然的结束了蒙古人的戏瘾。

  第十四师团的龟杰首先收起了手里军刀,他对视着张霖审视的目光没有任何不安,在龟杰的领头下,其麾下直辖的两名旅团长和四名团长,同步收起武器随着龟杰一起,在张霖的左手侧站立一排。

  第十五师团指挥官铁头、第十八师师团长瓜哥洛,紧随着龟杰的动作,收起武器并肩站到张霖的身旁,他们辖下十数名军官亦采取了同一动作。

  在这番动作中稍显犹豫落后的是第十七师的窖刺,他与麾下出身魔族的六名旅、团级部属,明显是迟疑了一会儿才采取了与僚友们同样的动作;不过,一旦作出决定,他们表明忠诚的态度反是最明了的,整个师团的七名高级将官解下军刀放在脚下后,才再按序列回到张霖身右站定。

  面对张霖捉摸不定不可猜测的目光,曾经在“长春郡”结下出生入死考验友谊的魔将窖刺,不可抑制的颤抖着,从精神最深处的恐惧支配着他的控制能力,此刻他最后悔的即是适才的犹豫和心中产生的动摇。

  张霖一一审视着眼前的四名部属,其中三人平静镇定的神情和安然无愧的态度,使他为之欣慰,他对他们的信任并没有错,至少是大部份没有错。至于产生了动摇的那个家伙,应该给予怎样的裁决呢?

  “窖刺,把你的刀拿稳了,十三爷不是每一次都这样宽容的。”张霖将窖刺的军刀递到胆颤心惊的魔将面前。这表明他宽恕了窖刺这次动摇的同时,更给予了当事人最后一次的警告。这样的恩威并施的效果,令被赦免者激动万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