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二百零八章 图穷匕见

正文_第二百零八章 图穷匕见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3189更新时间:2016-08-12 09:19:53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在场众人,已多多少少了解了其中的内幕,即使是不了解的蠢材,也嗅到了其不寻常的味道。最为懊恼的人自然是魔君的代理人红狸夫人,事实上美少妇完全低估了义子的决断力和超乎寻常的思维模式。

  原想初步的分化这个马贼小子的实力,却不想弄巧成拙,在根本没有反击余地的境地中,被对方这一次如闪电般的突击中打得溃不成军,不仅仅是对马贼军方的介入不再有可能,就是那些刚刚有意向倒向自已的如意夫人等“天京”文官们,也如墙头草一样的顺着强力的风,吹向了自己的另一边。

  “都退下去吧。”张霖若无其事的向四周黑色身影摆摆手,少年马贼们,犹如来时一样迅速地从大厅中退走。

  “先生们,女士们,干杯!”

  随着伯爵的一个响指,一旁惊讶中呆立的侍从连忙低首敬上手中的托盘。从中拿起一杯酒,伯爵高高举参加红狸夫人欢迎晚宴的大小宗人们,都心惊肉跳的对应着举起杯子,纷纷看向了事件的另一位主角,现场职权最高的红狸夫人。

  只见美少妇脸色青一块、红一块,像一只斗败了的骄傲凤凰,愤怒而无力着微喘。

  以完全不符合胜利一方的谦逊语气,伯爵向面色铁青的上位者赔罪道:“实在是抱歉,兄弟们实在是太血气方刚了,惊扰了夫人,伯爵就此用这杯酒向您赔罪了。夫人,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有大量,一定要赏鄙人这个薄面才好,回去伯爵一定好好管教这些没有礼数的混帐东西。”

  一句话仿佛被提醒到了羞愤恼怒中的红狸夫人一样,出身高贵,自命不凡的的美少妇,到了这个时候,才从适才的凶险中,明显的感觉到,在这方北方大陆的土地上,虚假礼仪和宗族权威都没有一枚大子的作用,这里唯一的规则即是那些马贼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和明晃晃的马刀。

  这位美少妇很难以相信,就是在不久之前,那名杀气腾腾年轻的马贼皇帝,还是那么驯服乖巧的枕在自己的**上喃喃软语,浑然不似一个人截然不同的两张面孔,竟是出现在同一个躯干上,形成了剧烈而尖锐的反差效果。

  “干妈,您莫非觉着我大哥的诚意不够吗?”见兄长高举的酒杯停顿在半空中,对于被敬一方的毫无表示,张霖表现出了森森的冷意。

  冰凉的手掌在额头上掠过,红狸夫人从对过去的缅怀里恢复过来,同时,一连串的念头开始急速运转。伯爵的举动适可而止,证明了这些胆大妄为的大马贼,对魔君也不是完全没有顾忌的地方,这也说明自已对马贼外系的试探正是击打到了他们的要害,看来在日后的介入手法上还要更加隐蔽才对。

  心中盘算着,红狸夫人嘴上已客气道:

  “小霖真是说笑了,我们都是一家人,理应齐心合力,一同为伟大的‘黑暗之神’代言人、魔君大人戮力效忠才是,贱妾又怎么会认为伯爵先生的诚意不够呢?”

  短短的数句冠冕堂皇的客套话语,在出言者仍无法压抑的愤愤中、可以保持完整性传达出来,着实耗费了美少妇不少的心力。如果有可能的话,红狸夫人会毫不犹豫的将面前的这些大马贼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以解心头之很;只是她还算有自知之明地清楚了解到,在目前和未来一段时间的北方,这一洗刷耻辱的设想还不能实现。

  “干妈真是宽鸿大量,实乃我们兄弟等人之幸。”张霖侧首问道:“妞说呢?格格。”

  做为事实上的“龙宗”代言人,寿敏轻笑的道:“我的爷,干妈宽鸿大量,才不与你一般计较,可是你这种莽撞的行为和不加克制的事件,还是不要再有第二次了。”

  看着他们小夫妻两见招拆招地一唱一和,红狸夫人暗中连声冷笑,面色如常的微微躬身,连称:“不敢当,不敢当”。

  张霖趁机装模作样的向唯一的上位者,微一施礼后告辞道:“今晚干妈和义父想必都累了,小霖和内子改日再为您和义父接风洗尘,在此,我等兄弟等就先行告退了。”

  张霖的出言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包括红狸夫人本人和那些想走不敢走的宗员们,可谓皆大欢喜。

  按照社交场合应有的礼节,张霖先将一同前来妻子送上的专用马车回旅馆,嘱咐着护卫的狼骑卫队军官小心注意保护敏格格后,男女二人激吻片刻,依依惜别。

  目送爱妻的马车的离去,张霖正也要从黑鹰的手中接过军用披风,准备上自已的车辆时,从后方传来马贼少年命令“来人止步不准接近”的呵斥。

  “十三爷,请留步。”一个女孩儿声音,阻挡住了张霖登鞍的动作。

  这个声音的主人相当熟悉,顺着声音的方向,转过身的张霖注意到在对方军服领衔上闪亮的“妖宗”那独特的军衔肩章,表明了佩带者的身份地位。

  “你们让开,请细腰蜂姑娘过来。”这个值得张霖注目的“妖宗”女孩儿,正是“妖宗”的细腰蜂。

  在女孩儿那美丽曼妙的身体上包裹一套紧身的军人制服显然有失美感,但细腰蜂其本人的能量却使张霖不敢小觑。在她的指挥下,包括四名高级妖师在内的八千六百六十八名妖人,以朝贺使臣卫队的身份,进驻京畿。

  没有任何决绝的理由,张霖不得不接受这支随时可能指向自已的利刃进入自己的地盘,这批能力和战力都可媲美马贼的“妖宗”军队,将有意识的分散进驻到京畿各中枢,从实质上把对京畿地区的控制权,牢牢地抓在她们的手里。

  “有什么问题吗?美丽的姑娘。”张霖以调侃的方式,开启了两人的对话模式。

  “爷,起哦想我有必要让您了解,妾身的使命,想必您非常清楚,蝎子的意思,是支持魔君大人重掌魔宗大权的,”端详着眼前这个又爱又恨的男子,细腰蜂有板有眼的道。

  “谢谢亲爱的提醒,我想这一点我非常清楚。不过,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宝贝能站在我的一面,那样你会更有前途。”张霖带有试探性的话语,稍许刺激到了妖魅女孩儿某些敏感的神经,细腰蜂不无戒备的提醒道:

  “爷,请允许贱妾提醒您,家师的在天之灵和蝎子大师姐不会对您的‘希望’感到高兴的,相反,他们会很生气、很生气的。”

  “我想宝贝是误会我的意思了。”微一沉吟,张霖试图换一个角度,问道:“你了解北方目前的大体形势吗?亲爱的。”

  “愿闻其详,亲爱的爷。”细腰蜂颔首道。

  “确切地说,我们魔宗方面,虽然是控制了北方的绝大部分领域,但受到兵力的限制,一些并不在集团发动攻势路线上的偏远州省郡县、以及我方无力驻守军力的一些地区和城市,仍是是处在各种地方诸侯势力、甚至于是被掌控在胡匪盗贼组织的手中。由于马贼战力重心的不平衡,既以‘天京’和‘盛京’两个重兵集团的牵制分布,一些中间地区难免的出现了权力真空;而在这些零零散散的地区,沧浪流军、罗刹散勇、萨满‘宗社党’旧贵族等等势力,盘根错节,割地称王,这绝非一朝一夕短时间所能平息收服的,姑娘以为,将我们兄弟一脚踢开,留下那位魔君老朽,就不会出什么大乱子吗?”少年颇有自负的话语中,更多的是满满的嘲讽意味。

  “爷,以您的武威和‘十三狼骑’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能力,荡平这些地方势力不是轻而易举、不用半月就可收功的事情吗?”细腰蜂抿唇反问道。

  似乎是被将了一军的张霖,淡淡的轻笑一声,少年笑容里感觉不到任何一点意味地道:“试问是杀一头大象容易、还是杀一万只老鼠容易?宝贝儿是个聪慧过人的女孩子,应该一定很清楚是不是?”

  “爷也是个聪明人,您也该清楚,魔君大人根本不可能给您留余那么多的时间去处理军务上的事,外使这一关,您无论如何是要过的。”细腰蜂看似无奈的耸耸香肩,善意的提醒道。

  “在宴会上,我已经和‘鬼宗’的兽魉接触过了。”张霖意味深长的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有自信,八位外使代表中,将有半数或是半数以上的代表,站在我们兄弟的阵营这一方。宝贝儿何去何从,还请自断。”

  可以按自已的喜好结束对话,是上位者的权利,留下若有所思的细腰蜂,张霖策马信僵而行。

  马鞍上的太子,停止梳理长发的“妩媚”动作,不解的询问道:“魔君一直没有公开露面,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大动作,要不要先把红狸那骚狐狸先控制起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