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十九章 舞厅血案

正文_第十九章 舞厅血案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2799更新时间:2016-08-10 19:47:29
  “啊——”

  张霖大叫一声,从恶梦中乍然惊醒。

  又是一场噩梦,梦境里,披头散发、浑身赤条条的未婚妻二菊,被全身毛茸茸的毛狼毛警长和他的傻儿子轮流糟蹋着、折磨着,二菊一直在尖声呼喊着“张霖”的名字……

  惊醒后的张霖,满头大汗,只觉得隆冬的夜寒又添几分。

  张霖披衣而起,他带着倦慵昏昏沉沉走出房门,就看到了太子。

  太子笔直的人影伫立在楼梯口,跟窗外暮色一般无声无息,甚至他整个人已经成了这压抑暮色的一角。

  “太子,谢谢你,这次为了我的私事,麻烦你和十二姐陪我大老远的跑这县城一趟,老十三欠你们一份人情。”张霖看到了太子,也就看见了他握在手里的唐刀。

  “魔瞳已经出发了,该我们做事了!”太子按刀下楼,就像一座会移动的冰川。

  天色蒙蒙亮,“海城县”的居民大多都沉浸在梦乡里,只有城西“皇后歌舞厅”里面,灯火通明,不时传出男女嬉戏的打闹声。

  “梆!梆梆!!梆梆梆!!!”一阵有节奏敲门声响起,屋子里传出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妈的!谁啊?大半夜敲门?”

  “我是毛警长的干老,快开门!”张霖提高音量道。

  “草!”门里响起一声骂,房门即使被踹开,一个毛脸少年冲了出来!

  “哪个王八蛋赶来消遣我爹?!”毛少爷刚冲出来,突见张霖杀气腾腾的立在门口,他情知不妙,转身便跑!

  张霖从衣服里抽出狼牙军刀,不容分说,追上前对着毛少爷就是一顿乱砍,那傻少爷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倒在了血泊中。

  张霖没有做丝毫的停留,直接冲进舞厅里,见人挥刀就砍,一时之间,屋子里十数个黑衣警察,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杀得措手不及。有几个家伙还在抱着舞女疯狂的扭动,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身上已经稀里糊涂被张霖剁了数刀。

  不一会的功夫,十多个黑衣警察,被张霖砍得全身都是血口,躺在地上,哼哼唧唧,不死即伤。

  这些警察,都是县城警署警长毛猿的手下,加入教廷纠察大队之前,多半是一些乡痞流氓,欺负平头百姓倒是绰绰有余,实力委实一般。

  毛猿好色成性,这间“皇后歌舞厅”就是他本人投钱开设、并经常带着手下来猎艳的渔色场所。此刻,他正左搂右抱着几个新来的年轻舞女,在内厅里寻欢作乐,他那一对猿爪子不停地在其中最漂亮的一个和服少女光滑的身上游走,喷着臭气的嘴里,不住的发出在那意犹未尽的淫笑。

  “早上好啊!警长大人!”一个痞痞的声音,透过毛猿的笑声和喧嚣的音乐,传到他的耳朵里。毛猿一震,放开怀里的和服少女,站起身来,寻找说话之人。

  只见一个年纪二十岁左右的小个子血衣少年,穿过十几个愣神的手下,流里流气的走了进来,随意的神态,就如同回到自己家一样。

  毛猿盯着对方,说道:“小兄弟是?”

  少年一屁股坐在毛猿前面的太师椅上,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狠狠的咬了一大口,道:“我是皇帝。”

  “哈哈!你是‘皇帝’?老子还是‘太上皇’呢!哈哈!哈——”毛猿身后的一个歪嘴手下,笑了两声,就被毛猿脸色一沉,给瞪了回去。

  “皇帝?”毛猿雷公也似的脸上带着疑问,他从没有听说过这一带的道上有这么一号人物。他向一旁的独眼龙手下暗中使了个眼色,那歪嘴警察不着痕迹的缓缓向厅外退去。

  然而,对方这个小动作,没有瞒过张霖狐狸般的眼睛,他歪着小脑瓜儿,瞧着淫猿,笑着说道:“你也不必去喊你的弟兄了,他们现下都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呢!”

  毛猿心里大吃一惊,面色巨变,他大声说:“难道他们全被你……”

  张霖吃着苹果,认真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毛猿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他用手一抹,问道:“皇帝,你我之间有仇?”

  张霖点头,这次点得很用力。

  “什么仇?”毛猿脑海里反复思索,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何时开罪过这么一个煞星。

  丢掉苹果核,张霖站起来,恶狠狠地道:“毛猿,老子明白告诉你,你做人不地道,强娶强买,抢了老子的女人二菊,今天我就是来要你狗命的!”说着抽刀就向毛猿和他的十几个手下扑过去。

  “原来是那小贱货在外面养的野男人!”毛猿两手一挥,气恼恼的道:“兄弟们,给我狠狠的招呼他!”

  毛猿的手下虽多,可出来舞厅玩耍大多没带枪械,张霖砍起人又不要命,手里的狼牙军刀刀刀向对方的要害上招呼。不一会儿,那些警察已经倒下一片。

  张霖一路砍倒十多个教廷警察,大吼一声,举刀直扑毛猿。

  毛猿见这小个子凶猛,自己未必是他的对手,他从后腰上拔出一把小型的黑色左轮警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张霖。

  张霖吓了一跳,马上顿下了冲势。

  毛猿“哈哈”大笑,道:“小杂碎!你倒是上啊!来杀我啊!本警长看是你的刀快、还是老子的枪快!哈哈哈!”

  数滴汗水从张霖脸上滑落,他握刀的手,也微微有些颤抖。就当毛猿得意万分的时候,他握枪的手腕,突然一阵巨痛,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毛猿拿枪的断手落到地上,他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去,只见刚才被自己轻薄猥亵的和服少女,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滴血的匕首,像个怨灵似的,静静的站在自己身后,女孩儿那双妖瞳里,带着一丝凄寒的笑容。

  毛猿大叫一声,将和服少女魔瞳一把推开,转身就逃。

  张霖一见不妙,飞腿踢起一张檀木椅子向毛猿砸去。椅子带着呼啸声落在淫猿的后背上,椅子撞的粉碎。毛猿“哎呦”一声,一个踉跄,马上又爬了起来,忍住后背的撕裂搬的疼痛,向后门逃去。

  毛猿跑到后门,心中一喜,只要跑出去,凭他对四周环境的熟悉,没人能找得到他。他一把将门推开,突然便怔住了,毛脸上不停的淌着汗水。

  一个俊美的白衣少年,像一尊邪神似的立在门口,手里挽着一把三尺多长的唐刀,在他开门的一瞬间,深深刺进他的小腹,深红的鲜血从淫猿的小腹中流在刀身上,又顺着刀身滴在地面。

  毛猿死死抓住那少年的大手,用心有不甘,还有些难以置信的濒死目光看着对方。

  少年邪魅一笑,抬脚蹬在毛猿的前胸。毛猿被踢得退出数步,摸了摸小腹上的伤口,说道:“你……你是谁……”

  “我叫太子!”白衣少年上前用他的衣服把手里的红色刀身擦干净,然后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转身离开。

  毛猿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小腹伤口中流出的血液,随着他后仰的身体,在半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血色弧线。

  内厅里,毛猿的手下,已经没有几个能够站起来的了,强硬的几个警察,还能勉强站住却也是强弩之末,身体摇摇欲坠,毫无战斗力可言。

  太子从后门进来,看了一眼阴影里的魔瞳,胜利的笑容挂在脸上,他向着张霖一点头,扑向那几个奄奄一息的可怜虫……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