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贼 > 正文_第一百四十六章 众叛亲离

正文_第一百四十六章 众叛亲离

小说:马贼作者:安东野分类:女生字数:3452更新时间:2016-08-10 19:47:37
  “皇帝好大的火气,吓得奴家好生害怕!”火凤做作的拍拍心口儿。

  魔瞳冷笑:“火凤圣骑士说笑了,这‘断亭’方圆十里之内,都是‘光明圣会’的杀手和高手,有何可怕的?

  乌鸦将邪淫的笑容毫无保留的迎向魔瞳:“我们‘光明圣会’这点过家家般的小小布置,又怎么能入‘狼骑集团’诸位高手的法眼呢?‘断亭’前方的官道驿站中,左面的林子里,乃至右方河面的渔船上,不也莫不是你们的人嘛……从这儿看过去,那几个打鱼的渔夫藏在腰间的短刀还泛着光呢。”

  魔瞳冷哼:“我家老幺是魔宗的当家人,身份特殊,底下的小的们不放心偷偷跟出来也是有的;不过我们却没有违背约定,入亭赴会的仅为我们三人,倒是贵方,除了开始招待我们的三位,还有一位躲梁上始终不肯示人,可不是什么英雄行径啊。”

  魔瞳说这句话的时候,毒舌才注意到亭盖梁下多了个阴影。

  那道阴影一动,亭子里的杀气立即陡的升腾、膨胀、充斥了整个“断亭”,就连亭子四周的六百八十九棵树树叶和四万六千七百朵花都一起在突如其来的猛烈杀气里,簌簌地在抖动作响。

  张霖曾以为对方隐藏的第四个人是淫猴,但显然不是。

  淫猴有的是淫气,但不是杀气。第四个人,到底是谁?

  来人一跃下来,就站到微弱不足的阴影里,好像这种人,天生就喜欢生活和生存在黑暗里。

  他的怀中平端着一具弩箭,他的全身都散发着凶气、厉气、杀气和煞气。

  ——“光明圣会”,“十二黄金圣骑士”之一,箭猪!

  看到了箭猪,毒舌下意识的瞳孔收缩,叹息道:“原来你们‘光明圣会’早已经准备武力相逼了。”

  精卫将剥掉糖衣的糖果,轻巧地用中、食二指捏着,送进火凤嘴里,不依不饶地道:“三位是不肯合作喽?”

  张霖起身抱拳,大义凛然的道:“与贼为伍,恕难从命!”

  精卫不夷不惠地叹道:“贤弟这是要拂袖而去了么?就不再饮一杯‘普洱’么?不喝茶,也不吃花生么?”

  张霖长笑数声,虎目炯炯,望定精卫,怫然道:“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怎能去给害民奸佞伪神驾鹰走狗?!”

  乌鸦只笑语盎盎地对暗弱阴影里的人道:“箭猪,看来皇帝不领咱们的情哩!”

  乌鸦说完这句话,箭猪就开始看自己的手中的弩,和箭。

  那是一具平凡无奇、却射杀无数成名英雄好汉的利器,丑恶无伦的箭猪,饱含深情的看着自己的杀人武器,就像在注视自己的情人,目光热切而热烈。

  “皇帝,你做了太多违逆神父的事情,今日你若不答应联盟,休想活着走出‘断亭’。”箭猪毛丛中的小眼珠投射出骇人的兽芒。

  张霖反去问精卫:“这就是你们‘光明圣会’的待客之道吗?”

  精卫不喑不聋地道:“身为‘朋友’,我自是不会对你动武,但我可没说,我的手下不能动手。”

  张霖盯着精卫的手,无可奈何之极的问道:“阁下当真不准备动手?”

  精卫不猧不魀的道:“精卫虽然不才,但总算有一个优点是众所周知的,那就是——言而有信!我说不打,就不打!”

  “那就好。”张霖忽然爽朗的笑了,然后背负双手,悠然自得踱步到精卫身前,那休闲的举止,那惬意的神情,就像一个踏雪赏花的吟游诗人,在午后小寐醒来吟风弄月一般。

  当少年走出第七步时,他突然暴喝:“你不打,我打!”

  暴喝的同时,他暴然出手!势若雷霆!!雷霆万钧!!!

  没有人会想到名震天下的马贼皇帝,会在这个时候主动发起偷袭!任谁也料不到如此状态舒然休闲、身份地位那般尊贵重要的“暗黑魔宗”宗主,居然会主动发起攻击!!而且是以偷袭的方式!!!

  更而且还是那么狠、那么绝、那么凶、那么毒、那么可怕、那么算计、那么不要命以及那么要人命的偷袭!

  张霖动的不是手,他动的是脚。

  他一出脚,就直接飞踢、直踢、狠踢!精卫猝不及防,他失了先机,他来不及出招,他甚至来不及招架,他只能后退。

  精卫一退,张霖一脚踢空。

  可是张霖一抬腿,第二脚又跟到!

  精卫只得再退,他还没来得及缓过一口气,张霖“连环踢”又至。在不算宽敞的亭子内,张霖行云流水般踢出六十四退,一脚快似一脚;精卫电光火石似退开六十四步,一步急于一步。攻者猛如关东猛虎,避者疾若海上蛟龙,一进一退,倏忽难测,险到毫厘,煞是惊奇好看!

  “断亭”之战一开始,火凤就盯住了魔瞳,因为这位“狼骑集团”女马贼,也同一时间盯上了她。

  两个人谁也没动。

  亭外,电光如蛇,闷雷隆隆,雨很细,细如牛毛。

  魔瞳不去看火凤的剑,她只看圣骑士的眼:“听闻你的‘火凤剑法’系神父亲传,无招无式,以斩杀敌手为原则,毫无章法可循,招招拼命,招招致命,挡者披靡,天下无对。”

  火凤不去看魔瞳的眼,她只看忍者少女的刀:“据说你的‘千叶斩’改编于‘沧浪’大豪雄霸的‘七旋斩’,刚猛之中带着凌厉诡辩,就连沧浪第一用刀高手长谷川,昔日也自愧不如。”

  两名绝色少女还没有任何动作,场上又起了新的变化——

  当精卫退开张霖踢出的第六十五腿时候,凉亭的雨伞形状的亭盖,突然破了个大洞,一个人破洞跃落,带着雨点和弹影跃落!

  精卫大吃一惊!

  他一向胆大心雄,他一直放任生死,他但此时此刻,还是大吃了一惊!

  原来对方也有第四个人!

  这个人一直匿伏在凉亭顶上,然而,在场所有的人,包括精卫在内,竟然是一直未曾察觉到。

  那人身材颀长,肤色白皙、轮廓峻刻,面目冷峻,他身上一袭风衣,带着一顶竹斗笠,脑后长发束着青色发带,几缕散发,搭落于额中眉间,眼神还有点忧郁。

  是枪火!

  他怀抱长枪,他人未落地,子弹已出膛,在尘埃里出手!在风雨里出枪!

  一弹射向精卫的眉心!

  快而准!

  准而狠!

  精卫只觉眉心一寒——

  他正在躲避毕生大敌魔君的唯一传人皇帝,他完全没料到他的头上会掉下来一个绝顶高手,在他变招的最关键时刻,给予他当面一枪,致命一击。

  张霖正全力攻击精卫,似乎还在表面上稍稍占了上风,恰在此时,亭外风雨里,一个白色人影一跃而入!

  来人戳出一棍,急如星火,摄魂夺魄——

  ——淫猴!

  张霖横移,滑出半步,避开淫猴的一棍,但是,箭猪的弩箭,后发先至,那是一把青色的箭。

  箭一拔出,通色皆碧,也映得张霖眉发皆绿。

  箭厉青。

  锋幽碧。

  精卫与张霖的生死,同时处于千钧一发的须臾之间!

  “谈亭”之外,风大,雨大。

  四周突然人影纵掠,喊杀震天。由猫嫣带领的上千余名圣会杀手,抢攻着冲锋率领的数百马贼;而在外围,木羚率人与刺猬带兵也同时见阵。

  大风大雨里,两队人马,一伙人在拼命的往亭子里冲,另一帮人在舍命的分头拦截,两群人在雨中亡命的厮杀。

  两路人马接到的命令很接近:一旦亭内有变,全力扑杀敌人!

  亭内,带着寒意的雨丝,从枪火留下的那个破洞随风刮进凉亭,在光柱间斜斜地形成了一道五彩缤纷的雨幕。

  毒舌一按文明棍把柄的机括,棍端陡地伸出一截锋利刀尖,刀光映着乌鸦的白眉青眼。乌鸦冷喝一声,拔刀格档!

  几乎在不可能的角度下,精卫挪动了数寸方位。子弹擦着精卫的头皮掠过,卷走一条带着毛发的血皮。

  精卫的疼痛感才起,张霖又出手!

  少年一出手,就仿似聚合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暗黑之气,这是魔君亲传的暗宗魔功!

  黑气一涌,精卫掌中的圣会神兵“日月圣剑”光芒便陡然乍现,那剑气精华四射、起伏无定,莫之能御。

  张霖自知不敌,飞身速退——

  魔瞳双手遥遥一招,长袖中飞出数不清的忍器。她打的却不是正面的火凤,而是格挡毒舌的乌鸦!

  乌鸦就护在精卫背面,他却闪开了,忍器雨全部射入精卫的光幕,一声低哼响处,精卫中了两枚忍器,也同时中了忍器上淬的毒药!

  毒发之余,精卫仍清醒地想起一个疑窦:“以乌鸦之能,应该可以抵挡住敌人的忍器袭击!他却把致命的毒器间接地送给了自己!”

  精卫猝受暗算,初时还防范乌鸦是有份参与或策动的,但毒舌却突然攻向乌鸦,他这才大胆的把自己的后门让给乌鸦保护,然而,乌鸦此时的表现,却又让他疑云顿生!

  精卫已在“断崖”崖边摇摇欲坠,但他并没有倒下,他左手还及时接住了毒舌的刀杖,右手圣剑架住了张霖的“狼牙军刀”。

  只要精卫不倒下,他就有反抗、反击、反胜的机会!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