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缠魂乱 > 第121章

第121章

小说:缠魂乱作者:一纸信笺分类:女生字数:4144更新时间:2017-01-12 03:47:01
  不见她的回答,她歪了歪脑袋,将目光移到她的身上,只见绿篱已是泪流满面,红肿的眼眶中泪水与血水夹杂着,几乎要看不清她的眼眸。

  绿篱哭跪着向她爬近了几步,求道:“公主,你别再问了,我不会说的。公主这些年从未亏待过绿篱,是绿篱良心被狗吃了才做出伤害公主的事。但,求公主看在绿篱尽心尽力服侍了公主十年的份上,放绿篱一命,绿篱死了不要紧,但我的妹妹,她在外间孤苦无依的,是不能没了我的。”

  说着,一把抓住了付葭月的裙摆,手指颤抖,再说不出一句话般哭噎着。

  付葭月仿佛没看见眼前狼狈的场景般,兀自揉着手腕,缓缓道:“所以,你妹妹的命比我重要吗?”

  “世间没有哪个女子的性命比得上公主。”

  闻言,付葭月忽然笑道:“你错了,这世间,没有哪个人的命比谁更重要,在死亡面前,每个人所能去维护的,只会是自己和自己所最在乎的人。”

  绿篱有些不明所以,道:“公主?”

  付葭月没有应她,重又将手肘靠在桌上,以手掌扶着脸颊,慵懒道:“你走吧,我不怪你,若是换做我,我也会这么做。”

  绿篱抓着她裙摆的手都有些失了力道,愈加不解道:“公主?”

  付葭月缓缓垂下了眼眸,轻声道:“我会给你一笔你下辈子都用不完的钱,你不用为生计担心。”

  “公主,我……”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再留你在身边了,你去福管家那把这笔钱领了,便出府吧。你没了利用价值了,他想来不会再为难你了。”

  闻言,绿篱眼中再不是那副任人揉捏,软弱无能的目光,犹如瞬间长大般,她挺直了背脊,以不卑不亢的话语道:“公主,绿篱感谢你的大恩大德,绿篱无以为报,只能给你磕这三哥响头。”

  随即,结结实实地在地面上又磕了三个响头。力道比刚才每一次都大,只这一瞬间,地面便是又被染上了一片鲜红。

  “嗯~”付葭月只懒懒地应了声,便再未说话。

  便如绿篱所说,这三个响头是她所应得的,她受之无愧!

  随即,绿篱扶着桌面踉踉跄跄地至地面上站起,膝盖因长时间地跪拜而酸痛地令她打颤。她强忍着疼痛,挺直了肩膀,一步一步缓缓地朝门口走去。

  走至门口处时,脚步忽然一顿,并未转头,坚定道:“公主,不是他!”

  随即,也不管付葭月究竟是何表情,便转身离去了。

  不是他吗?那又会是谁?可卫柯明明便是知道她中了毒药这件事。

  看来,还有一个人视她为眼中钉,竟是连她十年前的人都算计到了。

  好,很好!

  付葭月冷笑一声,目光朝深邃地看向门外幽黑的一片,不知在想些什么……

  每个人都是要有每个人的秘密,如谢白未告诉她那男子的真正身份和她未告诉他她在暗中为找寻哥哥所做的事。

  每每入夜,她都在害怕,害怕有一天,它们会逐渐汇聚成为二人之间的一道坎,一道如何都跨不去坎。

  所以,她希望,大婚之日快点到来,至少,若是真有那么一天,她还有值得念想的回忆。

  而,付朝虽不是封建的典型,但,若是为外人得知二人要重新结一次婚,怕是又要引来无数不必要的揣测。

  于是,两人美其名曰,结婚半年纪念日。

  而,为了将婚礼办得至善至美,两人还是决定在这之前举办一场类似于订婚宴的宴席。

  自然,皇上皇后皆是要出席的。

  时间定得不算快,定在一个月后冬至日的前一天。

  别人都叫她月娘,自她记事起,她便随姥姥住在这四面环海的小渔村中。

  她长得并不漂亮,满脸都是小麻子,只一双硕大的桃花眼炯炯有神,就像暗夜中的一颗闪烁发亮的星星,照耀着人心中温暖。

  姥姥时常朝着她脸上的这些麻子叹息,说一些类似后悔什么的话,她听得半知半解,也不想去烦恼,反正这麻子是小时候的一场病中所落下的,据说是病根难以清除,就算她烦恼也是无济于事。

  再说,这皮囊外像她也不在乎,于是,除了在刚得知这结果时暗自神伤了一阵子外,她活得倒是潇洒自在。

  只不过,这村子里的人却并不和善,他们喜欢在背后嚼舌根,说什么她是灾星降世,克死了父母,好在姥姥怜惜她,独自带着即将被族人浸猪笼的她来这避难,甚至还说姥姥也迟早被她克死。

  她讨厌他们,见着那些表里不一的大人们只哼一声便别过脸去,招呼也不打便是离开了。于是,她便成了众人口中没有教养的野种。

  不过,这些姥姥是不知道的,不然依照姥姥的脾气,定然吩咐了家丁们将他们虎揍一顿。就凭上次她把村里野小子的老大狂揍了一顿后回来被姥姥瞧见了手臂上的擦伤,姥姥二话不说就派人赏了那小子好一顿的竹笋炒肉才罢休。

  按照姥姥的话,那就是被欺负了,就要加倍地欺负回去。自然,这句话加在月娘身上,就有种恃强凌弱的意味。

  月娘虽嘴皮子比不上那群油嘴滑舌,能将死人吹活的野小子们,但拳上功夫还是没话说的。自那次她一人将野小子们的老大硬生生打趴下,鼻亲脸肿地对他爹妈直哭天呛地,他们便不敢再像之前一般肆无忌惮地欺负月娘。

  就算在老大实在心里不平衡之时也只敢在相离一丈远处仗着有一群小弟壮胆,来给她一个耍嘴皮子的下马威。

  无非就是嘲笑她是野种,有娘生没娘养的罢了。

  刚听之时她也是很生气的,怒气之下又把那小子虎揍了一顿。不过逐渐地,她也不想再搭理他们,她越是表现出愤怒,他们就越是开心,说的也越是肆无忌惮。

  不理久了,他们也自知无趣,便也不再来叨扰她了。

  只不过每当独自一人待着时,她脑中也时不时地会回荡出它们所说的话,脑中连父母的模样都不清楚,自然没有恨的缘由,只是心中隐隐地酸楚。

  她根本想象不出父母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是像王二娘那般凶悍,还是狗蛋娘那般爱贪小便宜?

  不过若是像这般,她倒是想就这般生活着。这样想着,心中便也好受开阔了不少,也逐渐不再纠结这些有的没的,虚无缥缈的事了。

  不过她在这个村子里也不孤单,因为她有阿柯。

  阿柯从不在乎她脸上的麻子,也不会嘲笑她是个野种。在月娘偶尔心情低落,祸及到想要抠脸上的麻子时,他总会阻止她,还说她的脸就像麻子饼,虽然不美观,但是吃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每每到这时,月娘总是会被逗笑。

  阿柯长得极是清秀,特别是他的那一双大眼睛极是好看,就像映衬在火把之下的明珠,闪耀着能够抚平伤口的温暖。

  自然,他也是不喜同那群野孩子一同玩的。

  夕阳下,两个小小的身影坐在沙堆之上,斜晖衬着半边脸,在金黄色的光亮中有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阿柯知道月娘今天有心事,便也不着急相问,只静静地陪她坐着。

  果然,在几次欲言又止后,月娘终于说道:“阿柯,姥姥昨晚忽然问我一件事。”

  “什么事?”

  她有无心事从来就瞒不过阿柯,见阿柯漠不关心般的神色,她也不恼怒。

  “她问我想不想和父母一同生活。”

  “你怎么回答?”

  “我当时蒙掉了,脑袋里一片空白,姥姥便叫我先去休息了。”

  “你想离开小渔村?”

  阿柯眸色闪过担忧。

  月娘没敢看阿柯的眼睛,只将头摇得像拨浪鼓般道:“我不知道,但姥姥从来不会无缘无故问我一些问题的,这次这么说,没准——”

  阿柯第一次觉得他似乎摸不准月娘的心思了,心急之下打断了月娘的话:“你回答我的问题!”

  声音也不知觉中放大。

  月娘咬着嘴唇:“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他们到底长什么样——”

  “要是和姥姥只能选一个呢?”

  “姥姥!”

  她的心思他还是了若指掌的。

  阿柯重新绽起笑颜,揉了揉月娘的头道:“那你便不要瞎担心了,姥姥什么时候强迫过你?”

  见月娘眸色仍旧晦暗,他安慰道:“别不开心了,就算没有他们,我们这些年在小渔村不是也生活得很开心吗?”

  “来,闭上眼睛,我有样东西要送你。”

  “什么?”

  “你闭上我才告诉你。”

  月娘不解地嘟起嘴:“好了,你到底要干嘛?”

  只感觉手掌被缓缓地打开,塞进了一块冰凉的东西。

  月娘迫不及待地睁开了眼睛,只见手中躺着一块五彩的鹅卵石,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着斑斓的色彩,有那么一瞬间月娘似乎辨不出她究竟是处在真实还是虚幻中。

  而仔细盯着它,里面似乎还住着一只小鹿,在夕阳的照射下逐渐暖了身子,缓缓地移动起来,极是新奇。

  月娘将鹅卵石举高对着夕阳处,五彩的光芒更加耀眼,反射着月娘的眼睛闪着光芒。

  小鹿似乎伸了个懒腰,月娘惊喜道:“好漂亮啊,你这是哪来的?”

  “喜欢吗?送你的。”

  月娘简直高兴坏了,将之前的阴郁一扫而尽,道:“喜欢!谢谢阿柯!”

  不过很快却又想起什么,疑惑道:“不过你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鹅卵石?”

  阿柯的父亲不过是村中的一名郎中,怎么会有这般新奇的东西?

  阿柯却嗔怪地弹了下月娘的额头:“你收好就是,问这么多干什么?难不成我还能去偷去抢啊?”

  月娘疼得捂住了额头,却重又恢复收货礼物的欣喜道:“哈哈,说得也是。”

  阿柯她向来是最了解的。

  然而,总是有些煞风景的人看不得别人好。

  这不,本来打算去那头捉螃蟹的野小子老大瞥见这么一副场景顿时不乐意了,双手环胸,蔑视地朝着二人笑道:“瞧瞧,快瞧瞧,这两个小野种在这里干什么呢?”

  一旁的小喽啰掐媚地顺着他的话道道:“老大,还不明显吗?”

  另一人顺势搂住了旁边人的肩膀,捏尖了嗓子道:“在打情骂俏呢?”

  滑稽的动作配上这话惹得众人哄笑。

  “果然是野种啊,就同狗改不了****一样地下贱!”上次被打的仇没这么容易消!

  月娘本不予置理,却见阿柯的眼中投射着寒意一字一顿道:“你再说一遍!”

  老大没见过这么神态的阿柯,顿时有些征愣,但又碍于面子,将声音又拔高了几分道:“你耳朵里塞了牛粪吗?我说你们下贱,有娘生没娘养的,和你们爹娘一样下贱。”

  右手紧握,指节因受力而咯咯作响,月娘瞥见了阿柯左手上的一枚银针,忙出声阻止道:“阿柯,他们不过是一群没胆识只有本事耍流氓的野小子,没必要和他们置气。”

  她是亲眼见过阿柯用这样的银针把一只大狼狗给扎死的,几乎是一击毙命。虽然她很讨厌这群人,但总归是不至于要他们命的地步。

  见阿柯仍旧呆在原地没有动静,老大也料想这不过是一只纸老虎,再想想他平日里的所作所为,心中的顾虑也顿时淡然无存了,抖着腿道:“哟,还是个怕老婆的。”

  “王二,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月娘翻过沙堆,上去就给了老大一拳。

  小屁孩们见暴躁女又要打人了连忙一哄而散:“母老虎又来啦,快跑啊!”

  月娘抬拳又要落到他脸上:“我今天不把你打得连你爹妈都不认识,我就不信付!”

  老大抬手就握住了月娘的手,满眼通红,怒目圆睁道:“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刚刚不过是他没留神才被这小野种给揍了。

  月娘冷哼一声,甩开握着她的手道:“好了伤疤忘了疼,看来你是忘了上回被我打得哭爹喊娘的场景了。”

  然而男女的气力总是有差距的,现在老大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又比月娘大了整整两岁,月娘哪里可以挣脱他,月娘又使劲拽了两下,腾出的另一只要打他的手也被拽住。

  月娘顿时也恼怒了,却又挣脱不了,只得恶狠狠警告道:“你——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