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欢 > 第102章 踏青

第102章 踏青

小说:娇欢作者:春春姐姐分类:女生字数:4089更新时间:2017-01-12 00:20:01
  过了三月,柳氏开始张罗起杨文康的亲事,却没想到遭到了他的反对,言明暂时不考虑这件事,等等再说。

  这可急坏了柳氏,他已经十七岁了,不小了,等定亲再到成婚差不多也要十八,更何况杨文德已经成亲,杨文华已经定亲,而且都是不错的人家,怎么能让她不着急?

  况且你想在再等等,可好姑娘家都是被人踏破门槛的,谁会等?再拖上一两年,适龄的女孩子都嫁人了,难道要找个年岁更小的?那得多少岁才能成亲,多少岁才能有孩子?更何况他在二房是长子啊!

  杨文康听了只是沉默,却死活不松口。

  柳氏没想到一贯好说话的大儿子突然倔了起来,一时不由傻眼,只好让杨启安去跟儿子好好谈谈。

  自己却在女儿的房里急的直转转。

  “你说,你哥这是怎么回事?都多大年岁了,居然不想成亲?”

  乐怡看着母亲的样子,默默摇头:“娘!哥没说不想,是现在不想,再说了,才十七岁呀,本来就还很小。”

  “还小?人家十七岁都当爹了,你哥还没订亲啊!”柳氏突然觉得她最近是不是太忽略孩子们了,怎么他们在想什么,她都不明白了?看着眼前已经快有她高的女儿,突然心酸起来:“怡儿,你跟娘说说,娘是不是最近做的不好,对你们关心不够,怎么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想呢?

  乐怡哭笑不得,自家娘还要怎么关心她们?只不过从大哥成亲到二哥定亲,再到过新年,大家也没闲下来倒是真的。

  她拉着柳氏坐在贵妃椅上,将放了一会,温度适宜的花茶端在她手上,见她喝了一口,又接过来放回去,这才挨着她坐下,缓缓道来:“娘,你想多了!三哥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之前您和爹不是还担心他心软吗,怎么现在三哥想拿个主意,你们偏生又拦着,这不是让三哥难做嘛!”

  “可是,那不一样啊,这是婚姻大事,岂可儿戏。”

  “就是因为是这么大的事,说明三哥这么做才更慎重。”乐怡见娘亲不为所动,只好再接再厉:“而且我听三哥说,他和太子还有沈世子年中的时候还要出远门,人家太子殿下和沈世子都没订亲呢,三哥比他们年岁小,再等等也使得。”

  “这…这你哥订亲了也不影响出远门吧。”柳氏有些犹豫。

  “是不影响,但是万一到时因为这事儿而影响了出门,岂不是很可惜?”

  “唉…”柳氏叹口气:“这不能啊,要不这样,我先帮着相看,有合适的再让你哥瞧瞧,再慢慢议婚也不迟。”

  “娘,这事儿怎么着也得哥哥心甘情愿,您记着这个就成。”乐怡虽然不明白三哥为什么不想订亲,但总是会去支持他的想法,可又不能让娘亲太难受。

  “记得呢,哪能不记得,你祖母也说了,要给你们呀,都找到合适中意的。”

  “就是祖母和娘亲最好了。”乐怡拍着马屁。

  “这就好呀?”柳氏难过的瞪着她:“离开家,离开娘亲就好吗?养这么大的孩子迟早还是得被狼给叼走,偏生还得笑着送出去。”看着女儿越见长开的容颜和身高,想着也就再过几年的事儿了,也得给她考虑,怎么心里就这么难受呢!

  “哈哈,明明是娘先开口的,最后偏生怪起女儿来,好没道理。”乐怡不依的扭着她的胳膊:“我若是说一辈子呆在你们身边,你和爹又来瞪我。”

  柳氏笑了,摸着女儿的小手拍着。

  经过杨文康的坚持,杨文林和乐怡的劝说,杨启安夫妇两人好不容易点头同意他再晚一年,也就只有一年,到明年十八的时候必须定亲,最迟不超过十九成亲,杨文康答应了。

  最后,柳氏去给老夫人说起这事,老夫人将文康叫了过去,好生的问了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这边的事儿刚结束,没想到那头郑云的婚事也颇为坎坷。

  郑母意向中有好几户门当户对的人家,都是精挑细选的,但有个共同点,家风很不错,不宠妾灭妻的,至少从外面看起来如此。只是没想到事情到了后来,总是会爆出各种郑母不能接受的内幕。不是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妹,就是有个一起长大的丫鬟,有个更离谱,连庶长子都已经生出来了,只不过藏着掖着而已。

  另外有两家倒是没有,但最后人家思量了一下不愿意了,说什么郑夫人如此善妒,害的郑大人所有的小妾生不出孩子,自己也就只得了一儿一女,这万一郑大小姐也学得了其母的作风,那自家儿子娶了过来,岂不是也要受到如此待遇?这可万万使不得,遂都给回绝了。

  气的郑母病了一场,想她一辈子刚强,自认没做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后院的小妾生不出来关她什么事,她只是气郑大人是个耳根子软的,待她不好,贪花好色而已,谋人性命的事还干不出来。谁知道就有这样的风声传出去,她倒是不怕,可现在影响到女儿的婚事,怎能不气?

  看着郑云憔悴的脸色,静月几人也生气、着急的紧,又心疼她,只好各种劝慰。

  郑云笑着摇头:“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和你们说实话,我还真不想这么早定亲,在自己家多轻松快活,想出门找你们就出门了,嫁了人有什么好?伺候公婆立规矩,还有麻烦的妯娌和小姑关系。再说,我要是出嫁了,我娘亲得多寂寞。”这才是她最担心的。小弟才十岁,一个月有大半个月时间在书院,回家了也不能总待在后院陪母亲。而父亲,就更不用说了,眼不见心不烦。

  “那你的婚事怎么办?”

  “哼,你们也看到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要都是这样,还不如不嫁。”郑云赌气的说道。

  “怎么可能都是这样,你看静蓉姐多幸福。”若翎不同意。

  “有几个武平侯府?”郑云也叹口气。

  “我姐和姐夫是很好,可现在她也很着急,都大半年了肚子还没个动静。我祖母和娘亲都去拜了几次了。”

  静蓉的幸福她们都知道,只是现在也有个难题摆在她面前,成亲大半年了,她的身子还没有动静。

  “静月姐姐回去一定告诉祖母和伯母一声,让她们千万不要着急,我祖母和大伯母都说了,这才成亲多久,那么快要孩子干什么,两个人好好的在一起,多培养培养感情,孩子该有的时候自然就有了。姐姐也请放心,我回去会好好和大嫂说的。”乐怡最近出门出的少,也就去了书店三次,然后送白沐走又出去一趟,已经很久没和她们聚在一起了,所以还是第一次知道静月说的永乐侯府也那么着急。毕竟在自家,她听到祖母和大伯母这么和大嫂聊过天,只不过她没有太在意而已。

  静月听了,高兴的笑,猛点头,

  “真好!”若翎长叹一口气。

  乐怡看着郑云,实在是想不起前世她的情形,那么至少说明她一定没嫁个特别显赫的人家又或是特别不堪的人家,因为这两种人家都是能够让人记住的。

  自家三哥目前又不考虑亲事,要不郑云还挺不错的,不如?她突然有了个想法,都是她最亲近的人,最好的朋友,能做些什么也说不一定。

  “大家都不要太悲观了嘛,现在不成不代表以后就没有更好的!这样吧,过几日,我们约了我大哥大嫂,还有其他的哥哥,以及你们大家一起去郊游如何?若翎也可以带了弟弟过来,静月将泽儿带上,我便带飞儿一起,他们也有个玩伴。现在的天气正正好,郊外的花儿都开了,一定很美。我们让静蓉姐出来放松放松,还有郑月姐姐,你们看如何?”

  “好哇,好哇...”小霜拍掌:“这个时节最好不过了,就去城北外吧,那儿倚着山,还有一条大河和很宽阔的草地,沿着河边还有很多的桃树,这会儿桃花应该都开了。”

  “好,我约了小弟一起。过几天刚好学院休息。”

  “我肯定没问题,到时带着泽儿过来。”

  大家都很高兴,见郑月没说话,但明显不感兴趣的模样,不由得个个都过来抱着她的胳膊磨蹭。

  郑月失笑,虽然没心情,但还是答应了。

  回到家后,乐怡先和大哥大嫂说了,杨文德知道静蓉最近心情不是太好,能出去走走最好不过,于是大加赞成,静蓉知道静月和林泽也一起去,很是高兴。然后她又和长辈们说了声,自然没人反对,正是春日好时节,就该多出去走走。

  之后乐怡又请其他三个哥哥也可适当邀请自己的朋友过来一起踏青,他们一听,当然是非常乐意。乐怡见他们如此,抿了嘴笑。

  到了约好的那日,他们顺路去接了孟飞一起,孟飞高兴的大呼小叫的。

  等到了目的地,果然是个山清水秀、桃花遍地开的好地方!

  而最让乐怡想不到的是,不仅之前说好的人来了,连太子殿下,三皇子和四皇子都来了,当然还有沈业。

  他们说是因为燕子轩听孟飞说的,便要一起来,而他们是陪着燕子轩的。

  乐怡倒不是说不欢迎他们,只是这样一来,大家不免拘谨了很多,她担心不利于这变相的相亲不是,只不过幸好别人都不知道她的想法。

  她想着大家都是年轻人,以郊游的名义这么出来三四次,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呢?尤其是对郑月。

  而和若翎沈浩一起来的居然还有郭书燕和郭书呈!

  到最后最戏剧化的是杨文康带来的朋友里面除了李寓和西南指挥使家的陈路,以及蒋宜婷和聂小茜。

  看着这么多的人,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千丝万缕的将来的关系,身为组织者的乐怡简直是哭笑不得。

  燕子桢看着小人儿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各个事项,谁搭架子,谁找柴火,谁生火,谁去河边清洗带来的蔬菜和肉食,谁又来负责调和各位调料,都在她的安排下欢欢乐乐的进行着,不由得唇角含笑。

  今天这个是事先就说好了的,不可以让下人帮忙,来郊游的人不管你是公子还是小姐必须自己亲自动手。

  其实,这是乐怡想的小招式,而且每次的安排都做了男女搭配。

  起先大家还扭扭捏捏的不好意思,时间一长,好了许多,大家的配合也默契了起来。

  可还没等她观察到郑月的情况,她三哥杨文康的异状就被她发现了,之所以能这么快的发现,也是因为她本来安排了三哥和郑云一组,结果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们这组和另外一组对换了!

  变成了三哥和蒋宜婷一组,而郑月和李寓一组。

  她家三哥那不同于平常的样子让她吃惊了起来,虽说别人看不出来,但乐怡却瞧的分明。

  他脸上那隐隐的笑容,以及发亮的看着蒋宜婷的眼睛!

  天啊,不会是...三哥瞧上了蒋宜婷吧?

  蒋家大小姐!未来的侧妃!

  不对,现在好多事情都变了,太子也没有定亲,还有两年的时间,要到二十岁以后,也就意味着以后的太子妃和侧妃什么的一定会有变化,可...还是怪怪的...

  她忍不住朝燕子桢望过去,却发现他正含笑看着自己,心不由的打了个突,一个奇怪的念头一闪而过,却又让她觉得荒谬,她甩了甩头。

  就在她发呆之际,燕子桢已经走到了她身边:“想什么这么出神?”

  乐怡抬起头楞楞的看着她,见她这幅样子,燕子桢的手不由的背了过去,因为很想敲她的脑袋一下,此刻突然对她的哥哥们能够做这个动作产生了很大的不满。

  “没想什么,嗯,就是担心菜式够不够大家吃。”乐怡不由自主的撇过了脸,看向一旁正在忙碌的大家。

  “你吃饱了就行,不用管他们。”

  乐怡笑笑没有说话,转过身准备自己手上的事情,只是燕子桢是她的搭档,自然两人一同做着分工好的事,恍惚间,她在想,她不是和沈浩一组吗?什么时候变成太子殿下的?

  时光荏苒,一晃又过去了一年。(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