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叩天门 > 第三百四十一章 龙吟

第三百四十一章 龙吟

小说:剑叩天门作者:无头D分类:武侠字数:2452更新时间:2017-10-26 00:17:31
  食梦蛾啃噬神魂的痛苦,就算是黑使这等人物也无法忍受,一声声刺耳的嚎叫如同金属摩擦之声在白石山头回响。

  甚至连他那残破的躯体在这份疼痛之下都颤栗着爬了起来,那满身碎肉内脏白骨森森的躯体跪在地上,跪在李云生面前,半颗脑袋晃晃悠悠如同祈求一般地朝李云生磕着头。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秦柯,目光已经只剩下狠戾。

  “放是不放?”

  他怒道。

  “砰!”

  回答秦柯的,是李云生机会没有犹豫的一剑。

  只见他手中的青鱼,寒芒一闪,一剑朝着那黑使当头刺下,连同他那半颗头颅一起钉在了地上。

  黑使的哀嚎声戛然而止,在食梦蛾的帮助下,他的神魂与血幡之间的角力以失败告终,血幡成功地将黑使的神魂收了进去,然后飞回了李云生手中。

  食梦蛾也在此时从黑使的嘴中飞出,落到李云生的肩头。

  “三师兄,我帮你报仇了。”

  他望着黑使那已经碎成一滩污秽的脑袋呢喃了一句。

  对于秦柯的话置若罔闻一般的李云生,缓缓地从黑使身上抽出青鱼,轻轻一抖掸去上面的血污归入鞘中。

  “轮到你了。”

  他这才转头看向秦柯,目光锋利地说道。

  自始至终,李云生便没有哪怕一丝逃离的念头,特别是在见到三师兄死在黑使手上之后,他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让眼前这些人血债血偿。

  纵使他没有体内这徐鸿鹄所赠予的金色真元,他也依然会这么做,就跟大先生明知是死也要守住天井关一样。

  不过跟大先生的大义不一样,李云生所遵从的仅仅是他的本能。

  “蝼蚁般的人物,谁给你勇气如此放肆!”

  李云生此言一出,秦柯一脸傲然地说道。

  话音方落,就见他周身鬼气如同匹练般四溢而出,全然不顾缠绕在他周身的符箓,纵身冲向李云生。

  而秦柯这一动,就像是推到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一样,缠绕在他周身的那几百道符箓,先是猛地散开继而三三两两聚合。

  一道道犹如虎啸一般的破风声一声接着一声响起。

  秦柯那才不过走出去十来步的身子顿时停了下来,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周身仿佛挨了十几记重重的拳头。

  不过因为周身有鬼气保护,这十几记拳头对他来说,跟隔靴搔痒也没什么区别,心里反倒是觉得自己刚刚谨慎过头了。

  “雕虫小技!”

  他冷笑了一声脚步猛地一蹬,再次飞身而起。

  “风声鹤唳。”

  就在此时,远处神色泰然地看着秦柯的李云生,忽然低声念了一句,而后手指一勾,只见混在在那一片片低阶符箓之中的几十张二品符箓骤然飞了出来,然后开始以一种奇异的形态组合在一起。

  足足九道风声鹤唳符眨眼间,以不同的方位在秦柯跃起的一瞬在将他包裹其中。

  “不好,这些低阶符箓怎么变成了三品符箓?不,这是准四品符箓!”

  感受着眼前那些组合成一个个奇异形状的符箓中蕴藏的天地威能,秦柯内心诧异无比地想道。

  对于符箓一道,作为阎狱鬼王的继承者自然不会不了解,像是刚刚李云生将几道不同品性符箓相容,来提升符箓威力的术法他也曾听说过。

  可是像这样将几种低阶符箓重新组合来提升符箓品阶的术法他听也没听说过,所以这才大意了。

  但很显然,李云生不会给秦柯留太多思考对策的时间。

  九道风声鹤唳符在他神魂的操控之下开始依次爆裂开来。

  随着一道道鹤唳之声炸响,整个白石山上头一片狼藉。

  随着尘埃落尽,一个半边身子只剩下白骨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

  许多人嘴巴都合不拢地看着眼前虚像中的这一幕,看着他们从未想象过的这一幕。

  他们从未想过,这短短一刻不到的时间,这阎狱的黑白二使居然殒命与那不知名秋水少年的剑下,而现在更是眨眼间重伤这名鬼王继任者。

  “同时控制百余道符箓,这般坚韧的神魂,你们可曾听说过?”

  “不止如此,很显然他还掌握了一门提升符箓品阶的秘法。”

  “能领悟四式秋水剑诀,还有如此强大的神魂……此子若是早生三十年,恐怕如今秋水便不是这个局面。”

  “现在来得也不算晚!”

  ……

  “还早的很呢,黑白二使好应付,那年轻人可不好应付。”

  同样的,就在南宫家院子里,一群年轻子弟被李云生这般酣畅淋漓的复仇举动感染得有些激动之时,南宫烈咳嗽了一声。

  “那年轻人到底是谁?”

  三子南宫文问道,黑白二使身份特殊,他们几个还算认识,但是对那年轻人他们就一无所知了。

  “能让黑白二使俯首还能有谁?”

  南宫烈道。

  “你是说,那年轻人是阎狱鬼王?阎狱除了那名已经陨落的鬼王,其余三人我都见过,绝不是此人!”

  南宫文不解。

  “阎狱自古至今一直只有四名鬼王,而每一任鬼王都是世袭产生,死了之后都会将其实力尽数传给继任者,这年轻人不出意外应该是那殒命鬼王的继任者。”

  南宫烈叹了口气。

  “我没看错的话,秋水这小子差不多黔驴技穷了,而那年轻人到现在还没真正的出手,可惜了,若能再给秋水这少年几十年功夫,恐怕这十州又要出现一名徐鸿鹄那样的怪物,不过阎狱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哪怕是逃过了此劫,这十州恐怕也再无他容身之所。”

  他摇了摇头一脸的惋惜,

  南宫烈话音方落,虚像中的白石山上异变陡升。

  只见原本已经无比狼狈的秦柯忽然抬起了头,他四周的鬼气浓稠得如同墨水一般漂浮着。

  “你就这些手段了吗?”

  他看着李云生道。

  “如果你只有这点手段,很遗憾,你的剑到此为止了。”

  说话间,他额头正中的位置,无形之中像是被什么切开了一道口子,一股股浓稠的鬼气从那口中流淌下来,而紧接着这道细口突然毫无征兆地一张开,一颗没有眼瞳的眼睛出现在在他额头,一道道奇异的符文顺着这只眼睛如青筋一般布满他的额头。

  “你的这条命正好拿来献祭我荣登王座。”

  说完就见那秦柯化作一幅恶鬼模样带着滔天鬼气扑向李云生。

  而李云生却像是根本没有看到这秦柯的变化一般,只是手一挥再次扔出几十道符箓,然后又是几道风声鹤唳符挡在秦柯的面前。

  “可笑!”

  看着面前那几道风声鹤唳符,秦柯周身的鬼气瞬间凝聚成一道厚墙挡在了身前,他只是身形停滞了几息,身体毫发无损,甚至周身的鬼气都没被炸散。

  “昂!!!”

  可就在他视线脱离锁定李云生的短暂几息时间。

  一声充满了威严的高亢嘶吼之声出现在了他的耳畔。

  这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能够震慑人的心声,让包括秦柯在内的所有人身子不由自主地僵直在了原地。

  “龙……吟!”

  一个众人有些难以置信的词出现在他们脑海中。

  瀛洲秋水为何会有龙吟?

  而下一秒,他们的视线齐齐锁定在了李云生的声音,因为他们发现,发出这一声龙吟般长啸的人正是李云生。

  一个人为何会龙吟?

  n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