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叩天门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剑佛年轻时候最强的一剑

第三百二十二章 剑佛年轻时候最强的一剑

小说:剑叩天门作者:无头D分类:武侠字数:2210更新时间:2017-09-22 23:59:12
  不过,这些看客们的皱着的眉头还没来得及舒展开来,他们的瞳孔开始骤然扩大。

  他们只看到,那飞蛾般扑向仙盟几百米天骑的秋水小弟子,在即将与那些天骑相撞的时候,身形忽然如一道鬼魅般从那几乎密不透风的人马中闪烁穿行而过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然出现在这群仙盟天骑的身后,只剩下那一张张在天空中还未完全燃尽的符箓昭示着他那复杂的行走诡异。

  “那是秋水的行云步吧?”

  一些年岁较长些的宗门中,有人认出了李云生刚刚的步伐。

  “可是秋水的行云步不是只能算地面吗?”

  “那是你没见过百余年前秋水那些老家伙们的行云步,那真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纵使秋水行云步可上天可入地,但这少年的修为怎么看都不足以驾驭这步伐吧?”

  同样有这个疑问的还有南宫家院子里的那些人。

  “他的修为的确做不到御风而行,不过他用了一个十分巧妙的法子。”

  解释这个疑问的还是南宫烈。

  “以行云步的基础步子演算出准确的步伐,然后用神魂控制一个个破风符作为立足点。”

  他嘴角勾起慢悠悠地说道。

  “这,这得要多大的演算量跟神魂控制力?”

  满院的人皆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过马上,这些人的表情慢慢地由惊愕转变作了沉默。

  特别是南宫炎他们,此刻看李云生的眼神,已经不再是那么轻松了。

  “他这身法纵然巧妙,但仙盟这几百米训练有素的天骑,还有许家那一队狮鹫可都不是吃素的。”

  南宫文依旧有些不甘看着头顶的那虚像。

  他本就是一个善妒之人,看自己爹爹的对那秋水弟子评价如此之高,心中如何能够痛快?

  正如他所言,也就在他说话间,许家的那一队狮鹫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般,带着声声尖锐的咆哮之声围向了李云生,而这一次许道宁吸取了先前仙盟天骑被李云生身法闪过的教训,每一头狮鹫跟上面的修者皆是战力全开,道道罡气跟刀锋将整片天地覆盖得密不通风。

  而李云生身后,那群反应过来的仙盟天骑,则显得有些恼羞成怒地跟着调转了头过来,一个个拔出长剑如一阵咆哮着的狂风从李云生身后席转而来。

  几息之间,原本就要从包围中冲出的李云生,再次陷入了包围。

  “束手就擒,可饶你不死!”

  许道宁仰着头得意地笑道,他对秋水的行云步有些了解,所以见到李云生闪过仙盟的人马之后,立即让自己的狮鹫天骑锁死所有可能的立足点,而且他也发现了李云生是利用符箓借力而行,让这些狮鹫早早释放出罡气,将空中李云生放出的符箓尽数销毁。

  所以在他看来,李云生已经是瓮中之鳖无处可逃。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李云生对他的警告非但置之不理,反而身形毫无停顿地继续踏着破空符朝他这边冲过来,甚至对身后就要追上他的仙盟天骑看都没有看一眼。

  “找死!”

  看着李云生冲向这边时,那直勾勾地望着自己的眼神,许道宁莫名地涌出一股惧意,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敢拿这种眼神看着他,这让他十分不快。

  但这话才刚说出口,马上一个令他周身皆寒的画面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许道宁的目光清晰地看到,那眼神坚定地看着自己这个方向的李云生,忽然双手飞速捏出了几道法印,然后嘴巴张合了几下,接着一个清晰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耳畔:

  “山字符。”

  话方落音,就只见一前一后,两道山字符的血色的符文分别出现在了他那队狮鹫天骑跟追击中李云生的仙盟天骑头顶。

  砰!

  一声极度沉闷嗡鸣之神炸响。

  两道凭空出现的山字符,就像是那传言中古神的五指山一般直接拍打在仙盟的天骑跟许家的狮鹫天骑头顶,措手不及之间狮鹫跟仙驹被砸得猛地下坠,最后受了惊吓失了平衡纷纷坠落地面。

  而李云生眼睛都没眨一下,身形没有任何停滞地就绪踏着符箓往前冲着。

  从一开始,他就计算好了这一步,甚至是计算好了这一步需要消耗的神魂数量。

  “很好,很好!”

  气极反笑的许道宁一脸狞笑地怒道:

  “给你生路,你不走,那我只能送去地狱了。”

  这许道宁也算是一个果决之人,看到李云生再次绕开了自己的狮鹫跟仙盟的天骑的夹击,没有选择继续这么你来我回的追逐,而是直接拿出那一方锦盒。

  “虽然并不是老头子巅峰时期的一剑,但也是堂堂剑佛少年时最强的一剑!”

  他将锦盒上的封印撕掉直接打开,瞬间一股令人寒毛直竖的凌冽剑意冲出锦盒,道道剑气如实质一般猛烈地抽打着周遭的空气。

  而这造成这般异象的源头,只不过是锦盒中那一张老旧的符纸。

  ……

  “畜生!”

  看到这道符箓,坐在书院中剑佛浑身颤栗着地站了起来,他破口大骂道:

  “你居然偷了我这道符!”

  对于这道飞剑符,剑佛再熟悉不过,那是他少年时寻了当时最好的一位符箓大师绘制的,他用这张符将自己少年时最强的一剑封印在了里面。

  其实这道飞剑符中存着的那一剑并不是剑佛最强的一剑,但却是他最难忘的一剑,因为这是他遇见许悠悠奶奶时赠予她的礼物。

  而剑佛此刻之所以如此愤怒,也跟许悠悠的奶奶有关。

  因为当初许悠悠奶奶过世的时候,剑佛就把这道符与许悠悠奶奶的棺冢一起下葬了。

  可是此刻这道符居然在许道宁手上,那说明他曾经打开过许悠悠奶奶的棺冢……

  这叫剑佛如何不愤怒?

  “爷爷,怎么了?那道符很厉害吗?”

  并不知道内情的许悠悠神色有些复杂道,一面是自己的大伯,一面又可能是自己的师父,她此刻十分为难,只希望两方都相安无事。

  “唉……”

  气得脸色发白的剑佛长叹了一口气,他并不想自己这个孙女知道许道宁做的这些龌龊事,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在他心里,却是不太看好李云生,并非他自负,而是因为自己那一剑虽不在巅峰,但却已然有了今后剑道的模样,威力还在其次,若是解不了其中剑意,只要不是真人境以上的修者遇之非死即伤。

  一念至此,他心头的悔恨便愈发浓烈了起来,暗自恼怒道:

  “当日若是狠心杀了这个畜生,今日他就不会造下这许多孽障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