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叩天门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围剿秋水

第二百六十九章 围剿秋水

小说:剑叩天门作者:无头D分类:武侠字数:2138更新时间:2017-06-22 00:00:56
  “你知道多少?”

  听到李云生的这句话,徐鸿鹄睁开了他那微醺的双眼,放下酒杯并不意味地笑看着李云生。

  “隐约,猜到了一些,经过烽台山的事,还有之前鬼差的事情……”

  李云生道。

  “不止一些吧。”

  徐鸿鹄又笑了笑。

  “虽然我不知道是何缘由,但是有人告诉我,仙府应该在谋划围攻秋水,不知是真是假。”

  李云生没打算继续隐瞒。

  “谁告诉你的?”

  徐鸿鹄追问道。

  见李云生在犹豫,他看起来有些生气道:

  “你的秘密,难道比我这叩天门的秘密还要重要?”

  “这两者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闻言李云生愣了愣,干笑了一下。

  “是剑佛。”

  李云生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如实相告。

  “是他啊……”

  很显然,这个名字让徐鸿鹄也有些意外。

  “剑佛,还让我给您带一句话。”

  说都说了,李云生索性一口气把话都说完。

  “让你带什么话?”

  徐鸿鹄好奇道。

  “他让你在天门那头等着他。”

  李云生道。

  “啧啧啧……”

  闻言徐鸿鹄摇了摇头。

  “这老家伙,也就剩下嘴皮子了。”

  他笑道。

  “不对啊,他在长州,你在瀛洲,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徐鸿鹄忽然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太虚幻境。”

  李云生简明扼要地吐出四个字。

  “太虚幻境?我印象中,他不怎么喜欢待在太虚,不对最近我好像听说他去过一次……”

  闻言徐鸿鹄先是自言自语地说着,继而一脸愕然地看着李云生道:

  “那个帮他解开天道残局的人就是你?”

  “是我,不过并不算解开,毕竟这局棋还在烂柯棋院。”

  李云生点点头然后再摇摇头。

  “你莫要自谦。”

  徐鸿鹄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

  “这老家伙,为了记下这盘棋,不惜得罪烂柯棋院,然后又花了近百年的时光,满世界地找人解棋,一直都是一无所获,他既然能够认可你,说明你的确有解开这残局的能力。”

  他说道。

  “天道残局,天道残局……”

  说完他突然认真地打量了李云生一番,然后在嘴里不停地重复着天道残局这几个字,过了一会儿他犹如恍然大悟一般地大笑道:

  “我知道,我知道断头盟的那帮疯子想做什么了!”

  “掌门,你在说什么?什么断头盟?”

  李云生一脸愕然地问道。

  而这时,徐鸿鹄的神色恢复了平静,他将酒壶中剩余的就一饮而尽,然后一脸认真地看着李云生道:

  “记住,如果这次安然无恙的活下来了,一定要去一趟烂柯棋院。”

  “我已经答应过许慎前辈,我会去的,可是掌门你为什么要让我去?”

  李云生疑惑地问道。

  “不是为了那许慎去,是为了你自己去!”

  徐鸿鹄再次无视了李云生的问题,然后斩钉截铁地纠正李云生道。

  “你不是一直想问,你体内那诅咒到底是什么吗?去烂柯棋院,那里一定有你要的答案。”

  看到李云生满脸疑惑,徐鸿鹄面色平和地补充道。

  “好。”

  被徐鸿鹄这一串连珠带炮的话说得有些发懵的李云生僵硬地点了点头。

  这之后,两人一言不发地沉默了许久,直至李云生快要将船撑到两条水流的交汇处时,徐鸿鹄看了一眼眼前的水面然后转头看向李云生。

  “你觉得他们若真是想要围剿秋水,最好的时机是什么时候?”

  他问道。

  “应该是您叩天门之后。”

  李云生想了想说道:

  “这个时间,您无论成败都不在秋水,他们也就少了最大忌惮。”

  “没错。”

  徐鸿鹄点点头然后问道:

  “那你觉得秋水与仙府之间,谁的胜算更大?”

  “秋水。”

  想了想之后,李云生回答道。

  “哦?为什么?”

  徐鸿鹄问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李云生认真地说道。

  闻言徐鸿鹄一愣,继而笑了笑。

  “你听说过天诛之刑吗?”

  他没有反驳李云生,而是问了这个问题。

  “就是那个曾经一夜之间毁去流州望天宗的天诛之刑?”

  李云生问道,他在书本上的确读到过天诛这个词,但奇怪的是大多数的典籍都没有具体的记载,顶多只描述说这是一种极端恐怖威力巨大的刑罚。

  “没错。”

  徐鸿鹄点点头。

  “我听说过,但没看到过具体的描述跟记载,关于毁掉流州望天宗也只是传说吗,也有说法是流州府毁于天祸。”

  李云生摇头道。

  “天祸?”

  徐鸿鹄摇了摇头。

  “天诛是太古时期的一样古老阵法,之所以叫天诛是因为其威力巨大,不过这阵法几千年前就已失传,直到三百年前才重现与世,然后直接毁去了流州府望天宗,这个当年在十州足以与昆仑抗衡的宗门。”

  他冷笑道。

  “掌门你难道是想说,让这天诛之刑重现人间的正是仙府?”

  李云生皱起了眉头。

  “没错。”

  徐鸿鹄十分干脆地回答道。

  他的这个回答,让李云生顿时心头一沉。

  “三百年前,望天宗接纳了断头盟那几个疯子,公然与仙府对抗,最后惨遭仙府天诛之刑,宗门之内无一活口,甚至百年之内望天宗遗迹寸草不生。”

  徐鸿鹄接着道。

  闻言李云生撑船的手放了下来。

  “仙府想对秋水进行天诛?”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徐鸿鹄道。

  “不出意外的话是这样。”

  徐鸿鹄神色淡然地说道。

  闻言李云生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徐鸿鹄问道:

  “你能阻止天诛吗?”

  “能。”

  徐鸿鹄道。

  “那我掉头。”

  李云生说着就拿起那根长长的竹竿准备把船往回撑,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这船就是纹丝不动地停在水面。

  “回不了头了。”

  徐鸿鹄看着李云生淡淡地说道。

  “你早就知道会这样。”

  李云生放下竹竿然后问道。

  “差不多吧。”

  徐鸿鹄道。

  “那为何要弃秋水而不顾。”

  李云生问道。

  “因为秋水根本不需要我来救,而需要救的,现在我的还救不了,所以只能去别的地方找找。”

  徐鸿鹄道。

  闻言冷静下来的李云生重新拿起了竹竿。

  “不下船了?”

  徐鸿鹄问道。

  “先送你过去。”

  李云生道。

  闻言徐鸿鹄笑了笑,他看到李云生那握住竹竿的手在颤抖,于是安慰道:

  “别急,秋水终究不是望天宗,既然让你来送我,我自然不会让你白跑一趟。”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