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叩天门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血源

第二百二十五章 血源

小说:剑叩天门作者:无头D分类:武侠字数:2073更新时间:2017-04-30 23:57:16
  “一口气放进去六道低阶符箓,这云生小哥哥,到底想干嘛?”

  赵铃铛愈发的看不懂李云生了。

  在她看来,能一边操纵山字符,一边同时操纵六道符箓而且相互不抵触,的确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但同样的,在她看来,就算是六道低阶的符箓,一同释放威能,无法伤害到韦二两的根本。

  像韦二两这种魔族修士,皮肉上的伤害,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对他们造成不了什么影响,跟不要说杀死他们。

  别说杀了他,这样子乱搞,很可能造成山字符灵力紊乱,让韦二两拜托山字符的控制。

  不过,就在她想要开口提醒李云生的时候,李云生突然开口了。

  “你魔族血源能力,应该是普通的苦修之力吧?”

  只见他一面操纵着六道符箓慢慢聚合,一面对韦二两笑问道。

  “……”

  韦二两没有说话。

  李云生的话,似乎戳中了他的什么要害。

  他只是一声不吭的死死盯着李云生,他脸上那道被烧伤的疤痕,让他此刻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魔族的力量来自于他们的血脉,对于跟他们交战了几千年的人类修者而言,并不算什么秘密。

  不过每一位魔裔,血脉中蕴含的力量就大不相同了。

  在李云生看过的许多典籍中,正史也好野史也罢,在人类修者与魔族交手的记录中,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这一点。

  许多人类修者,甚至是一些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都曾经因为魔族这诡异的血脉能力而吃了大亏,有得甚至殒命与此。

  因而面对魔族,当务之急便是弄清楚对方的血脉能力,否则你所做的一切,都有可能在对方血脉能力施展之时前功尽弃,更不要说面对缔结了魂契的魔族了。

  好在,那一道火蛇符,还有韦二两脸上那没有及时愈合的伤,让李云生终于确定了这韦二两的血脉的能力。

  韦二两的沉默,并没有让李云生觉得意外。

  因为他能感觉到到,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正在慢慢的积蓄力量,试图接下来一举冲破山字符的束缚。

  “这种能力在魔族下等血脉中很常见,激发血脉的能力之后,会让你们肌肉骨骼增殖,力量倍长,之所以说这是苦修之力,那是因为这种能力往往受伤的次数越多就越强,不但力量会越来越大,对于身体损伤的恢复力也越来越快,甚至这种血脉能力进化到极致之后,只要没有灰飞烟灭,哪怕只剩下一丝的血肉,身体都会自动恢复如初。”

  只见面不改色的李云生,依旧慢悠悠的说着。

  不过此时,韦二两面前的六道符箓,此时已经聚合到了一块,只是六道符箓像是在角力一般,谁也不愿意“臣服”于谁。

  在一边控制着山字符的情况下,神机符的融合速度,远远低于往常。

  “不过,这种能力有一个缺陷……”

  随着李云生的再次开口,终于有两道符箓“啪”的一声,按照一个特殊的形状,彼此契合到了一块。

  “当血气使用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恢复力跟增殖力只能二选其一,就比如现在,你将你所有血气都化作了气力,来抵御挣脱我的山字符,这种情况之下,你的身体如果再受到伤害,哪怕连一品火蛇符这种低阶符箓造成的伤害都治愈不了。”

  李云生话音才落,随着“啪、啪”两声脆响,这道神机鹤唳符终于完成了。

  “你,看样子知道得不少。”

  这一次韦二两的脸上,既没有愤怒,有没有嘲讽,格外的冷静。

  “哪里,哪里……”

  李云生笑了笑。

  “关于魔族的东西都很隐晦,我知道的不多,只不过是因为很早就决定要杀你,所以向一些老前辈请教了不少。”

  他淡淡地说道。

  神机鹤唳慢慢漂浮到了韦二两的额头。

  这里是魔族最为脆弱的一个部位,也是魔族血核所在的部位。

  “虽然我还是不太明白,你为何这么想要我的性命,但是……”

  韦二两抬起了头,看向李云生的眼神里,满是讥讽。

  “用六道低阶符箓来杀我,这难道也是你那老前辈教你的?”

  他笑问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李云生神色淡然地说道。

  他已经察觉到,一道有些炙热罡气,正渐渐地在韦二两周身凝聚,想必这正是他刚刚乘着山字符松动之时积蓄的。

  于是李云生毫不迟疑地捏出了一个手印,解开了神机鹤唳符。

  因为收到山字符的压迫,神机鹤唳符解封时的姿态,看起来好似一团迸射出一道道蓝色流光的花朵,一点点地悠悠盛放。

  就在神机鹤唳开始“盛放”的那一刹那,赵铃铛跟韦二两几乎是同时察觉到了,这神机鹤唳的端倪。

  “这是什么鬼符箓!”

  自认为对符箓还算了解的赵铃铛一脸愕然,她从没想过,有人能把六种属性完全不一样的符箓柔和在一块,关键是还能释放出这么骇人的威能。

  如果说赵铃铛能够察觉到这神机鹤唳符的异常,是因为她对于符箓的了解,韦二两能够察觉,则完全是靠的是生死之间的直觉。

  那神机鹤唳符,流光乍现的一刹那,一股令他不寒而栗的感觉,瞬间将他包裹。

  不过,等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他积蓄的那些力量,还未完全催发出来,那神机鹤唳符便在一瞬间“绽放”了。

  一声犹如云鹤般尖锐的嘶鸣声,穿透了这夜色中的迷雾,响彻这片荒野。

  刹那之间,只见无数道,散发着微光的白色风刃,化作一道道锋利的“镰刀”,在山字符的禁锢的区域,犹如暴风雪一样,带着一声声破空声飞速乱舞。

  听着阵外韦二两发出的那一阵阵哀嚎声,再看着眼前这幅“风刃”乱舞的场景,赵铃铛跟牧凝霜皆是一阵目瞪口呆。

  几息之后,风声停歇。

  山字符上血色的流光依旧刺目显眼,但是符下的韦二两已经几乎变成了一副枯骨。

  浑身上下血肉模糊,大片大片的白骨外露着,一些内脏甚至流到了地上,而头颅整整被切除了半边,嘴部以上的区域完全消失。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