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叩天门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起跳?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起跳?

小说:剑叩天门作者:无头D分类:武侠字数:2253更新时间:2017-02-09 23:44:21
  “我?”

  一旁一直静静看着的李云生,一脸困惑地指着自己道。

  “是你,是你,就是你!”

  公孙晓闻言抓狂一样的连声道。

  说完对李云生趾高气昂的翘起了嘴。

  这公孙晓已经完全暴露了她原本顽劣的本性,已无半点方才想要魅惑李云生时候的淑女模样。

  “懒得理你。”

  白了那公孙晓一眼,李云生转头径直往回走去。

  “木叔,你看他,他拿眼睛瞪我!”

  那公孙晓见状,气得指着李云生在崖边跺脚道。

  “小哥,小哥别走!”

  那羊头怪赶忙一脸哀求地拉住李云生,丝毫也没有初遇李云生时那副威严的模样。

  “算我求你了小哥,先帮我稳住了这姑奶奶,听听她到底要干嘛。”

  羊头怪接着道,见李云生不为所动,他一脸紧张的凑到李云生耳边低声道:

  “小哥你来万兽谷是为了找我们谷主公孙梨对吧?那姑奶奶就是我们谷主的宝贝孙女,你说如果她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谷主肯定不会好受,你办起事来肯定也不顺利不是?咱们先听听她要干嘛行不行?如果实在是过分的要求,别说您,我也不答应啊!”

  听他这么一说,李云生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这姑娘在悬崖边上那么不安分,如果情绪再一激动,确实有摔下去的可能,尽管她摔不摔死跟李云生没有多大干系,但如果那公孙梨知道自己孙女死在自己面前,恐怕这债也不好要了。

  他也不是那么死板的人,如果这样能顺利地把孙武谋交代的事情做好,等一等又有何妨?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公孙晓道:

  “哪两件事?”

  “这第一件嘛,……”

  公孙晓想了想然后一脸坏笑道:

  “你先学两声狗叫,然后蹲到我面前,跟我说,‘主人我错了,刚刚都是我不乖,我不该惹你’……。”

  “那你还是跳下去吧。”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李云生面无表情的打断了。

  这话说完他转身又要走,却仍旧被那羊头怪死死拉住。

  “小哥,别激动,别激动,小妹在跟你开玩笑呢。”

  他满堆笑的跟李云生解释道。

  “木叔,我可没有开玩笑,他刚刚那般折辱我,若是不跟我道歉,以后我还有何脸面活下去。”

  只是他话音才落,那边的公孙晓就不满地嚷嚷着道。

  说完她刚刚往前迈了几步的脚,又后撤到了悬崖的边缘。

  “小妹,你!你别……”

  这羊头怪很明显刚刚也有了火气,你想他刚刚才好言相劝把李云生劝住,结果那公孙一个“巴掌”抽到他脸上,他能没有火气吗?但一看到那公孙晓背后的悬崖,他脑门的冷汗便立刻渗了出来,语气也跟着软了下来。

  “人家小哥是代表秋水来我们万兽谷的,他要是那么做,就是辱没了秋水的名声,别说小妹你,就是万兽谷也承受不起啊,你总不能让你爷爷在秋水的掌门们面前为难吧?”

  他一边试着走近公孙晓一边劝道:

  “咱们换一个好不好?”

  “你别过来!”

  他的意图被公孙晓一眼就看穿了。

  “他既不愿意学狗叫,那道歉总是要的吧?”

  她一脸不情愿地,像是退了好大一步一般地说道。

  “只有做错事情的人应该道歉,我没做错什么,为何要道歉?”

  对于公孙晓的话,李云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木叔!你看他!”

  公孙晓这次没有辩驳,而是一脸委屈的喊了一声那羊头怪。

  “小哥,算我求你,你就跟她道一声歉,这事情就算了了好不好?”

  几乎要给李云生跪下的羊头怪一脸哀求道。

  “只要她从那边过来了,回去我定让谷主教训他,你这次就算卖我木不凡一个人情面。”

  他继续小声哀求道。

  “我没做错为何要道歉?”

  李云生还是那句话。

  “而且你我又不熟,何来情面?还有她。”

  他把目光看向公孙晓接着道:

  “我既不是你亲友,更不是你爹妈,你的死活与我何干?你喜欢跳,那你跳便是。你死了,我大不了过些日子再来找你爷爷。”

  他这番话让那羊头怪跟公孙晓都愣住了。

  李云生是个理性大于感性的人,他做事考虑得更多的是合理性,而不是这拐弯抹角的人情世故。

  “做错事情不肯道歉,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这么没教养的秋水弟子,我还是第一次见!”

  李云生转身要走,身后的回过神来的公孙晓却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卑鄙、无耻、小人!”

  任凭他怎么骂,李云生依旧头也不回。

  “你来我万兽谷难道不是为了偷我爷爷的东西?有爹生没娘教的臭小子!”

  公孙晓的声音越发的歇斯底里起来。

  而她的这句话,成功的让李云生停下了脚步。

  听到这句话的李云生,脸阴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他转身不顾那羊头怪的阻拦,一步一步地走到公孙晓跟前。

  像是感觉到了李云生身上那股冰冷的气势,刚刚骂得很凶的公孙晓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云生也没有急着跟她说话,而是看了一眼她,然后再往那悬崖底下看了一眼,然后一把拉住公孙晓的手道:

  “不如我陪你一起跳吧?”

  他作势就要往下跳。

  “不!”

  “不!”

  木不凡跟公孙晓异口同声地喊道。

  而那公孙晓更是一把蹲在了地上,奋力地想要甩开李云生的手。

  “你刚刚不是口口声声说,不想活了吗?怎么?现在怕了?”

  李云生冷笑道。

  说完他用力拽起公孙晓继续往悬崖边拖。

  “我不跳了,不跳了!”

  公孙晓死命地拽住地上的草皮拼命地摇头。

  “小哥,你别鲁莽,她一个小姑娘家,不会说话,还望小哥原谅!”

  另一头的木不凡也是一脸慌张的哀求道。

  “拿自己的性命,来威胁你最亲近的人,这就是你自认为高尚的修养?你不过是躲在你爷爷,躲在你木叔后面的一个胆小鬼。”

  李云生看了一眼那公孙晓冷冷地说道。

  说完他放开了公孙晓的手。

  “你说的没错,我一直是个胆小鬼,我怕死,我不敢跳。”

  李云生才迈开步子,他的手就又被公孙晓拉住了,公孙晓低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我们一起死吧,我死了,你死了,我爷爷就能好好活着了。”

  还没等李云生反应过来,公孙晓突然一把抱住了他,奋力纵身一跃跳入那,如恶魔张开的巨口一般的幽深悬崖之中。

  “小妹!”

  冲到悬崖边的木不凡一声嘶吼,但已经无济于事了,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他视线中,落入崖底。

  他的耳边只听到两声若有若无,巨鲸一般的吟啸声,从崖底传上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