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叩天门 > 第三十九章 群峦咆哮

第三十九章 群峦咆哮

小说:剑叩天门作者:无头D分类:武侠字数:2268更新时间:2016-11-05 11:26:36
  “我这可是……”

  桑小满刚想说,我这虽然品阶不高,可是地地道道的符笔,但是她乌溜溜的眼珠子突然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主意,便话锋一转道:

  “没事,不就是笔吗,我多得是。”

  说着,她又凭空拿出一支笔来。

  “这支笔看起来比刚刚那支要好些。”

  李云生看那笔上的雕花跟配饰,跟先前那支相比,简直精细太多。

  但是他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这支笔放到市面上,至少价值千斤仙粮,这是桑小满最珍惜的一支笔。

  “你刚刚画的时候在想什么?”

  桑小满一边给李云生换纸,一边旁敲侧击般的问道。

  “想着把后山的寒气多聚些过来。”李云生老实的答道,他听桑小满的语气闪闪烁烁,于是问道:“是不是做错了?”

  “不,没错,你做的很好,但是还不够,你的气慨要再大些,不要只想着后山,你要想着整个秋水,甚至整个青莲仙府。”

  说这话的时候,桑小满的目光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你说得对,只想着后山,我的目光还是太短浅。”

  点点头,李云生对桑小满的话深以为然。

  桑小满想干什么?她当然不会害李云生,她只是起了玩心,李云生刚刚那番搅动后山寒气的壮举,足以证明李云生会是一个了不起的符师,但是就算是了不起,也有高低之分,桑小满想看看小师弟的到底能够高到哪里去。

  李云生当然不知道桑小满的意图,只是经过桑小满的提醒,他脑内原本后山这片狭小的空间陡然开阔了起来,他尽可能的去想象整个秋水群峦,甚至青莲仙府的场景。

  一个深呼吸之后,他睁开了眼,手中的毛笔在砚台里沾了些墨,然后很果断的下笔。

  桑小满眼神热切的看着李云生,内心比她自己当年第一次画符时还紧张。

  符头的第一笔,李云生画的很完美,甚至笔桑小满自己画的都要工整,但周遭的寒气并无异动。

  第二笔,第三笔,一直到画好了符头,依旧没有任何异动,周遭安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桑小满不由得有些失望,李云生画的虽然工整,也没有任何差错,作为初次接触符箓的弟子,他做的非常好。

  但这不是桑小满想看到的,她看过太多功课优异的弟子,这种人大多日后都是些平庸之辈,但李云刚刚的举动,让她在李云生身上看到了怪才的影子。

  她有些不甘心的继续丝丝盯着李云生的笔尖。

  李云生开始画符胆,浓稠细腻的宣墨,一点点的在雪白的宣纸上滑过,勾勒出一笔漂亮的弧线,这一笔之后,李云生不知为何突然停笔。

  “来了。”

  桑小满正准备提醒李云生的时候,李云生突然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来了,而后眉头舒展,笔尖再次在白纸上游走。

  而就在这一句来了之后,桑小满看到两扇玻璃窗户外面,秋水原本被白雪覆盖宁谧的山峦,突然风声鹤唳,漫天的风雪好像在随着李云生的笔尖起舞。

  “够不够?”

  符胆初成,但李云生有还是些担心的问道。

  此时的桑小满早已目瞪口呆,听到李云生这句够不够,她愣了一下然后嘴角扬起道:

  “还不够,你要让这秋水的群峦为你咆哮,这符方才能成!”

  闻言李云生一脸纳闷,心道不是说这是一道很简单的符箓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复杂?他手上还拿着笔,也来不及细想,只得一咬牙,一闭眼。

  进入二寂境!

  风雪的呼啸声顿时在这一刹那突然停止,而下一刹那,白云观附件的几座山峦,覆盖其上的白雪,毫无征兆的的轰然飞起,像是被掀开了被子一样,那层厚厚的白雪就那么停滞在空中,这场景既震撼又诡异。

  不过这只维持了一刹那。

  李云生只觉得大脑突然一片空白,然后像是被无数的钢针疯狂的扎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剧痛,让他扔下了笔,抱头在地上翻滚着。

  被刚刚那番场景震撼得愣住了的桑小满,这才反应过来,然后一脸紧张的跪地抱住李云生,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入李云生的口中,然后吓得都快哭出来了道:

  “你怎么不早说你已经二寂,怪我,怪我,都怪我,早知道你进入二寂,我怎么敢让你这么操纵神魂。”

  她把李云生抱的紧紧的,虽然已经给李云生喂了药剂,但依旧是一脸自责道:“不要怕,不要怕,马上就不疼了,哎呀,我真的该死,该死。”

  李云生是真的疼,这是一种让你哭都哭不出来疼,他根本听不见桑小满的话,他感觉自己的精神跟意志,都快要被这股疼痛刺激到崩溃的边缘了。

  但桑小满那瓶药剂一入喉,李云生便觉得自己的脑袋好似久旱甘霖,那钻心的疼痛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刚刚是怎么了?”

  恢复过来的李云生,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他一脸疑惑的问桑小满道。

  “我本想试试你的神魂强弱,就让你尽可能的搅动天地灵气,但我没想到你已经是二寂境,最后让你神魂消耗过度……”

  桑小满一脸的歉意。

  “为什么二寂境反倒会伤害神魂,二寂境不是代表神魂更强大吗?”

  李云生对未知事物的好奇,让他丝毫没有责怪桑小满的意思。

  桑小满看李云生没有怪自己的意思也就松了口气,然后耐心的解释道:

  “二寂境的神魂虽强大,但很危险,这就跟脱下盔甲的士兵一样,看似解开了束缚,但也增加了受到伤害的机率。你刚刚就是因为毫无保留的运用神魂,最后导致神魂枯竭……不过我已经给你喝过了镇魂的药剂,那可是我一年的份额。”

  桑小满撇着嘴突然觉得肉痛,但越说越没底气,毕竟李云生刚刚那么做,都是自己诱导的。

  “这可不怪我。”

  李云生笑着拍了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然后接道:

  “刚刚既然你都试过了,现在还是教我画点正常的符箓吧。”

  桑对李云生是越发的另眼想看了,眼前这十四五岁的少年,经历了刚刚那般痛疼之后,居然没有半点埋怨跟牢骚,反而非常冷静的询问自己事发的原因,最后还要继续练习,这般坚毅的心性就连一些成年修者都做不到。

  还有就是,刚刚虽然凶险,但桑小满已经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少年拥有传说中的天授神魂,这是魔界对神魂的一种描述,也是唯一可与魔界皇族血脉媲美的神魂。

  经历了刚刚的那番骚乱之后,小木屋又恢复了平静,屋外的风雪也回归了静谧,大槐树原本摇曳着伸向窗户的枝桠收了回去,那一刹那的骚乱像是根本没发生过一般。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