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叩天门 > 第二十八章 老婆子

第二十八章 老婆子

小说:剑叩天门作者:无头D分类:武侠字数:2070更新时间:2016-10-26 23:58:57
  李云生从场内众人的神色上来看,对于眼前的状况,除了严寻梅,桑小满跟宋怀玉似乎都早有预料。

  “博文兄,你太冲动了,我早就说过,这头狌狌已有灵性。”宋怀玉有些恼怒的说了许博文一句,而后在他嘴里塞了一粒丹药道:“稳住内息。”

  说完他冲桑小满点了点头,桑小满心领神会的拿出一壶酒冲那狌狌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可不是坏人,我们是来请你喝酒的。”

  李云生一看,桑小满手上拿着的正是当日从白云观偷的白酝酿,暗道,“原来她偷白酝酿是为了在这时候用啊!”

  刚刚李云生就从这怪物的相貌上猜出了几分,现在桑小满拿出白酝酿,也算是坐实了李云生的心中的猜想,这怪物正是山海奇谈中的灵兽“狌狌”,有知晓过去的能力,一旦通灵,修炼起来一日千里,刚刚宋怀玉既然说这狌狌依然通灵,也就表示在场的所有人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传说这狌狌嗜酒如命,桑小满这时候拿出白酝酿,显然是早有预谋。

  “小,女娃,狡猾,心肠,坏,我,不会,上当。”

  那狌狌像人一样的冷哼的一声。

  “真是冤枉,亏得我还带了这秋水最好仙酿,罢了,你不喝,我就把它到了。”

  桑小满一脸无辜,然后将那白酝酿的壶口朝下,清冽芳香的白酝酿从壶口流出,顿时这小洞天里酒香四溢。

  “罪,过!”

  那狌狌见状,如一道黑色的旋风出现在桑小满的面前,一把夺过她手里的白酝酿,然后退回到洞口傻笑道:“我的,了。”

  说完他直接掀开壶盖一饮而尽,当真是嗜酒如命,先前的戒心在闻道就香之后一滴也不剩。

  “这么,一,小壶,就想,灌醉我?嘿嘿嘿……”

  一壶白酝酿下肚,那狌狌却好似喝了一壶白开水般清醒如常。

  “怎,怎么办?白酝酿这等烈酒也灌不醉他。”

  严寻梅有些焦急的问道,他家学不浅,对于狌狌这种灵兽自然知晓,见白酝酿没法灌醉它,心里不由得有些着急,因为他知道面对一头通灵的狌狌,就算有宋怀玉这灵人境界的高手在,也不见得有胜算。

  “这位狌狌前辈多虑了,我可没想过能够灌醉您。”

  宋怀玉一副后备的模样恭谦道,不过马上他神色一冷接着道:“因为我从一开始想的就是杀了你,这才是对您这种灵兽最好的尊重。”

  “你,你们,下毒,人类,无耻!”

  就在他这话说完的时候,那头狌狌突然抱着肚子蹲在地上不停的翻滚锤地哀嚎,巨大的身体撞得地面一阵震颤。

  “怀玉哥哥,你真的在酒里下毒了?!”

  似乎这件事情桑小满都不知道。

  “你这个傻丫头,白酝酿再怎么烈,哪里能醉倒一头灵兽?”

  宋怀玉没有直接回答桑小满这个问题,但是既然没有否认就是承认了,他看起来不想深究这个问题,于是摸了摸桑小满的头道:“走吧,它死不了的,能杀死灵兽的毒药很贵的。”

  宋怀玉说的没错,毒药这种东西在仙府跟俗世都一样,虽然为人不耻,但是也有其用武之地,不过不同的是,在仙府能够毒杀上人以上级别的修者,或者灵兽的毒药不但稀少而且贵得吓人。

  “嗯。”

  闻言桑小满心头释然的点点头。

  “按照《十州洞天福地名录》的那页残卷记载,这头狌狌应该是这小洞天里最难应付灵兽了,之后我们只要小心应付一下里面的机关阵法,就能进到这洞天主人的内府了。”

  宋怀玉一脸自信的说道。

  闻言桑小满也很兴奋的说道:“虽然《福地名录》没说这洞天主人是谁,实力如何,但是看这狌狌的实力,想必这洞天主人实力也不会弱,府内的密藏定不会少,我们要发财了!”

  《十州洞天福地名录》李云生也听说过,据说上古时期这本典籍很常见,但如今已经只剩下零星的孤本残卷,看起来桑小满是得到了几页残卷,然后从上面发现了秋水门的这处洞天。

  听到两人谈论洞天密藏,李云生明白了先前桑小满为何会说带他老点好处,不过他也没多想,这次权当来游玩,没想过得到些什么宝贝。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在丹药的帮助下,许博文已经恢复了许多,看到地上的狌狌就要提刀将它砍杀,被宋怀玉拦了下来,倒不是宋怀玉心肠比许博文好,只是这些灵兽可不同一般妖兽,每头灵兽死亡都会触发天地异象,如果这头狌狌真的死了,这处洞天不就暴露了?马上洞天密藏就要到手,宋怀玉可不想在最后关头失手。

  “老婆娘,老婆娘……我痛死了,我再也不喝酒了。”

  李云生走在最后面,当他经过那头狌狌的旁边时,只见那狌狌泪流满面的捂着肚子痛哭流涕地喃喃自语道。

  “老婆娘?”李云生闻言一阵警觉,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放大了胆子的凑近那狌狌问道:

  “老婆娘是谁?”

  “老婆娘就是老婆娘。”也不知道那狌狌是否听清了李云生的问话,只见他头也不抬的继续痛苦呻~吟着。

  “你告诉我老婆娘是谁,这颗果子给你吃。”

  李云生想起今早随手拿的一颗一直没舍得吃的仙枣,在狌狌鼻子前晃了晃。

  “你这人烦不烦……”那狌狌本来要发怒,嗅到了仙枣的香气,顿时来了精神,舌头一舔嘴唇道:“让我吃一口。”

  “呐,吃吧。”

  李云生也没有迟疑,直接将仙枣扔给了它。

  “你,人,不错,言而有信。”

  那狌狌一脸幸福的眯眼嚼着仙枣,吃完了突然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道:“老婆娘就是我老婆。”

  “你老婆?”李云生一愣,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一脸惊愕道:“你是说,这里不止你一头狌狌?!”

  “没错。”

  那狌狌突然盘坐了起来,哪里还有方才那般痛苦的模样。

  几乎是本能,在那狌狌坐下的那一刹那,李云生的身体,如一道残影般撤出十丈有余。

  “好灵动的身法。”

  那狌狌若有所思的惊叹道,说完他看着一脸惊恐的李云生狡黠的笑道:“我戏演的如何?”

  他边说着边将李云生拦在那洞府的入口,“看在你这一颗仙枣的份上,我告诉你,你留在这,便可活。”

  李云生没有哪怕一秒理会他的话,脚下踏出行云步,身形如一道魅影从那狌狌的身上穿过,直奔桑小满那边的方向而去。

  “怎么有股恩公的味道?!”

  那狌狌没有去追李云生,站在原地嗅了嗅身前的空气,一脸的不解。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