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造化之王 > 第1400章 自己作死

第1400章 自己作死

小说:造化之王作者:猪三不分类:玄幻字数:3416更新时间:2016-08-08 23:12:31
  “住手!”

  一声怒叱,西巡狩从事池靖山带着近百号人从天而降,还没落定,池靖山就指着叶真的鼻子不分清红皂白的怒骂起来。

  “叶真,擅捕边军统帅,你眼里,还没有没王法,还有没大周律?”

  “马上给我放人!”

  池靖山嘴上说的是让叶真放人,但是不容叶真分辩,一挥手,就命令身后的巡天神猎冲上去,意欲解救陈克平。

  叶真身后的巡天神猎,立时就将陈克平团团围住,包括巡天神将风九陌在内,各个祭出了魂器,一脸的紧张。

  池靖山的人真要硬抢,叶真手底下的这点人马,还真不够看。

  也就在此时,叶真猛地一步踏前,后天灵宝雷光珠陡地浮现,诛邪神雷陡地轰出,当先冲过来的那名巡天神猎就惨叫着倒飞了出去,半边身子眼看着被轰成了焦碳!

  叶真伤人立威之时,不用叶真吩咐,柳枫也猛地踏前一步将手中的圣旨再次高举起来怒吼道:“圣旨在此,谁敢造次!”

  不过,意外的,西巡狩从事池靖山对于突然出现的圣旨,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似乎早就知道这回事一般。

  这让叶真吃了一惊,这种直接下给叶真的秘旨,西巡狩衙门竟然也知道的如此之早,看来,这西巡狩在洛邑的力量,绝对不小。

  见叶真亮出圣旨,池靖山也不着急,照规矩行足了礼仪之后,这才重新开口。

  “叶巡风使,本从事正是为此事而来!”

  “叶真,你可知罪?”池靖山端起了从事的架子,冷眼轻叱道。

  叶真神情一动,面无表情的向着洛邑方向拱了拱手,“本官履行职责,奉旨缉拿犯官,何来有罪?

  从事大人,哪怕是你本官的上官,但就凭这一条,本官也可以奏你一个藐视圣旨,污蔑属官之罪!”

  这一次,从事池靖山却是学乖了,再也不跟叶真来口舌之争,反而慢条斯理道,“首先,你身为巡天司西巡狩属官,越级上报,这属于暨越,罪一!”

  “再者,巡天司奏事,讲究证据,绝不可风闻奏事。你上奏陈大帅玩忽职守,丢失重械,有关水妖入侵、陈大帅血战缉凶斩杀血魔、追回重械一事,却选择性的遗漏,蒙蔽圣听,其罪二!”

  “还有,明知陈大帅已经斩杀血魔,追回重械,却不立即上报,此乃公报私仇,其罪三!”

  说到这里,从事池靖山突地冷笑一声,“有此三罪,我西巡狩当清理门户,将你送往洛邑,交由陛下处置!”

  “来人,给我拿下叶真!”

  “慢着!”

  叶真怒叱一声,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从事大人,你莫非了几日前接到过的秘旨,这秘旨本官可是随身携带的,难道要本官再向你宣读一次?”

  “秘旨?”

  从事池靖山冷笑起来,“本官当然记得,陛下秘旨只是让我们放权给你,让你尽快的重建第二路巡风使,却没有让你为非做歹!

  你如今为非做歹,我们西巡狩衙门,自然有清理门户的权力!”

  闻言,叶真的瞳孔骤地一缩,不对,今天这池靖山,如此有理有据,几句话就将叶真逼到了死角,怕是得到了高人指点。

  “池从事,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有陛下秘旨,可直达天听,暨越一罪,乃是无中生有!”

  “至于蒙蔽圣听,更是一派胡言,陈大帅玩忽职守,我录有灵影.......”

  池靖山却不给叶真任何分辩的机会,猛地指着大营门口吊杆上那具暗褐色的尸体道,“铁证如山,你还敢狡辩?”

  “那血魔的尸体,陈大帅追回的军国重械残骸,你为何视而不见?你这不是蒙蔽圣听那又是什么?”

  此言一出,眼中已经变期翼不已的陈克平,也趁机大吼起来,“池大人,末将是冤枉的啊!池大人要为末将做主啊。

  这姓叶的因为平水妖军功之争,这是在公报私报,大人,你一定要为末将做主啊!”

  事实上,从池靖事历数叶真的三大罪的时候,陈克平就知道,他得救了,这是西巡狩衙门发力了,他得救了。

  此时,陈克平已经开始思忖着脱困之后,如何报复叶真,如何一洗今日之辱!

  他的脑海中,最少已经转过了上百种的报复方法。

  “陈大帅,你放心,我们巡天司西巡狩,一定会给你一个公正的!”池靖事扫了一眼陈克平,目光灼灼的盯着叶真喝道,“叶巡风使,还不伏首认罪,难道你还想敢顽抗不成?”

  “来人,给我拿下叶真,敢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一声喝令,池靖山身后的巡天神猎再次围涌而上,就欲当场捉拿叶真。

  巡天神将风九陌等人的生死荣辱与叶真息息相关,自然不会坐视叶真被池靖山这样捉拿,纷纷护持到了叶真身边,魂器飞舞,一副誓死护卫叶真的模样。

  “平宜边防大营大军听令,听从巡天司西巡狩从事池靖山池大人命令,擒拿犯官!”眼看着双方要对峙,有些捏不准叶真实力的陈克平忽地下达了军令。

  这份军令一下,一部分边防大营士卒,目光就看向了池靖山。

  主要是从表面上看,西巡狩的池靖山占据了道义,他们自然会听从陈克平的命令。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既将被全军围殴的叶真,却没有任何惊慌失措的神色,反而看向了大营中吊着血魔尸体旗杆的方向。

  说实话,这池靖山的表现,这一次实在是厉害。

  一上来就用身份压人,给叶真狂扣帽子,瞬间就占据了政治上的制高点,将叶真逼得无处可退。

  叶真要是再没什么手段,这一次轻则被灰头土脸的赶回洛邑,重则丢掉性命。

  叶真怜悯的看了一眼陈克平,“这可是你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几乎是同时,叶真神念微微一动,隐在远方的云层中做策应的魔帅分身,就有了动静。

  在进入平宜边防大营之前,叶真为防万一,就悄悄的放出了魔帅分身,隐到了附近的云层中,万一有事,以魔帅分身那玄宫境九重巅峰的实力,也可以策应一二。

  只是如今却用在了赶来救陈克平的西巡狩从事池靖山的身上。

  “一帮鼠辈,大爷我活的好好的,竟然敢声称已经斩杀了爷爷我,简直气煞我也!”一声惊雷般的怒吼,从天空中响起。

  下一刹那,一道千米长的血色刀光,陡地从天空中劈下,径直将那具悬挂着的血魔尸体还有旗杆,给劈成了粉碎。

  一刀劈旗杆,叶真的魔帅分身就骂骂咧咧的冲进了大营正中,再次大开杀戒!

  也是平宜边防大营的士卒倒霉,此前在野外被一个血魔高手杀的大乱就不说了,如今因为叶真圣旨和大帅陈克平被缉拿一事,大营乱成一团,再次被这个血魔高手杀入。

  上品镇器血影长刀暴出长米长的刀光,整个大营之中,立时就叫连连,血气冲天。

  几乎是魔帅分身出现的刹那,平宜边防大营统帅陈克平的一张脸,就血色尽失,变的比白纸还白!

  这一刹那,陈克平直有一种放声大哭、大骂苍天不公的冲动!

  太他娘的欺负人了啊!

  之前他带人威逼叶真强抢军功,眼看着就要成功了!

  就是这个家伙横冲出世,杀得他的大军大败大乱功败垂成,还害他担上了玩忽职守、丢失重械的大罪!

  好不容易靠着西巡狩的人马翻盘了,眼看就能够脱罪了,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又杀出来了!

  而且,更要命是,这个曾经出现的血魔再次出现,意义完全就不一样了!

  第一次突然出现,只能给他带来玩忽职守、丢失军国重械之罪。

  但现在,在他宣布已经斩杀了这个血魔,并且追回了丢失的军国重械的情况下,再次出现,那可就了不得了。

  伪报战果自辩,这可是欺君重罪啊!

  欺君之罪,最轻,怕都要抄家啊!

  是以,陈克平才如此的恐惧,如此的愤怒!

  与陈克平心情一样的,还有西巡狩从事池靖山。

  看着在大营之中肆虐的血魔,恨不得扑上前去将这个血魔碎尸万断,太他娘的能坏事了啊。

  关键时刻,就让他们变得极其的被动!

  而且,这样一来,不仅陈克平的罪名无法洗脱,他这个西巡狩从事,怕是也有不小的麻烦!

  因为现在,蒙蔽圣听的人,变成了他!

  这里毕竟是平宜边防大军的大本营,十几息之后,反应过来的大军复用大军的防御工事,很快就逼住了叶真的魔帅分身!

  “敢坏大爷我的名头,这事,没完,走着瞧!”

  几息之后,叶真的魔帅分身留下一句狠话,一刀劈出,破天重围,冲天而起,化成一道血光远离!

  魔帅分身离开的刹那,西巡狩从事池靖山就猛地盯向了叶真,双眼中凶光爆射。

  几欲马上下令将叶真一行人等尽数斩杀灭口,彻底的掩盖此事。

  他唯一的担忧,就是能不能留下巡天神将风九陌!

  可惜的是,叶真的反应,也是奇快无比!

  魔帅分身离开的刹那,叶真就转头厉喝道,“柳枫,速速将方才的留影送往洛邑,平宜边防大营统帅陈克平欺君罔上,这是重罪,必须马上报知洛邑!”

  同一刹那,四道符光就从叶真手中飞出,分射大营外的四个方向,“这等重要情报,必须要数路齐报,才能力保不失!”

  这一幕,直接让西巡狩从事池靖山张嘴结舌,彻底的失去了方寸。

  叶真的反应太快了,甚至料知了他杀人灭口的可能,竟然将情报第一时间送给了外边接应的人马!

  那么除非池靖山不想活了,想被族灭,才会干出杀人灭口的那种蠢事!

  池靖山的心头陡地升起一无力感,叶真的布置太周全了,算计收拾叶真,他办不到啊!

  “大人,方才灵影还有此间一应情形的情报,已经送出,最快一刻钟之后,洛邑就会收到!”柳枫的声音响了起来。

  闻言,陈克平就像是一截木桩子一般,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眼神中,满是绝望,他明白,至此,他已经没有任何生机!

  池靖山的神情,变得比吞了苍蝇还要难看!(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